meo4a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討論-第1051章 光佑:我真不想當戀愛導師讀書-l95jq

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小說推薦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有个为男朋友省钱的女朋友是什么感觉?
爽。
很爽。
非常爽!
说三次是为了强调一下。
“这妮子…”
没把他只是想和她聊聊包,并没想买的事情告诉她。
而是顺着她的话,接了下去:
“嗯。”
“不过要是你看中了哪款就跟我说。”
“我们家虽然比不上铃木财团,但给你买包肯定是够的,不用省。”
“钱么,赚了就是为了花。”
“我愿意给你花。”
他就是顺手这么一回,并不是刻意。
就像是在湖边走,却无意将一颗石子踢进了湖中,泛起圈圈涟漪。

喜欢包包的小哀的注意力并没有放在那句“看中了哪款就跟我说。”的上面。
她注意到了其中对她而言,比名牌包包更为重要的一个细节:
“我们家…”
这也不是光佑第一次这么说了。
然而,每当小哀看到这几个词汇,都会被触动。
她傲娇的性格再一次展现了出来。
就看她唇角微微上扬,眉眼里也有着笑意。
可她却撇撇嘴,用不满意的语气自语着:
“还少好几个步骤呢。”
说是不愿意,可她却满脸的愿意。
她毕竟不是那些恋爱中那些,会因为这样一条短信,在床上扭得跟某些生物的幼年期一样的女生。
她又看了几眼眼“我们家…”这几个字后,才回复了光佑。
没主动提起这件事儿,小哀换了个话题,和光佑聊了起来。
聊的时候,她的唇角始终挂着一道若有若无的笑意。

这几天,柯南想了不少个表白方式。
但光佑觉得都不怎么样。
他还是觉得约出去吃饭比较适合柯南。
实在。
那些过于浪漫的,柯南可能驾驭不住。
其实柯南…新一颜值挺高的,小兰颜值也高。
要是新一真用那些方法表白,还真有偶像剧的感觉。
但柯南是那种脑子里敢想,却不敢做的人。
这两天他闲无聊,就和柯南也聊过一些。
听柯南说:
在被喂下药那天,他和小兰去玩过山车。
看到一对情侣当众玩亲亲,他脑子里就脑补过表白的画面:
他一身白色西装,而小兰一袭白裙。
他深情表白,她微红着脸回应她也是。
在氛围的催动下,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
(以下内容省略五百字…)

想象很美好,现实很残酷。
他就是个脑补怪,仅此而已。
在他脑补的画面中,他能很坦然,毫不犹豫且深情的对小兰说出:
“小兰,我从很久以前就喜欢你了。”
可现实生活中…
就算是排练,他都说不出口。
扭扭捏捏的。
和他脑补出来的“新一”,简直就是同名同姓同样貌的两个人。
就比如此时,光佑正应柯南的要求,用小兰的声音,跟背对着他的柯南说:
“新一,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啊?”
言语中的期待,都通过声调以及一些细节,完美的展现了出来。
即便知道是光佑再说,但柯南还是有一种小兰就在他身后的错觉。
他目视前方,微红着脸,嘴唇嗫嚅了好几下,一句完整的话都没说出来。
就在那里“兰…兰…兰”的。
听得光佑万分无奈。
倒是说后半句啊?
就连对他这个冒牌货都说不出来,还想跟真小兰表白?
搞笑呢?
先不说别的,让他来假冒小兰这种馊主意,柯南是怎么想出来的?
确认完芙莎绘仍然是单身,他就回归了平时的生活。
放学之后要么和小哀出去玩,要么直接送她回去,他再回事务所。
今天刚回来没多久,柯南就神情不自然的把他拉进房间。
要不是知道柯南取向正常,也有喜欢的人,他就一拳过去了。
然后,柯南就让他用小兰的声音,来个情景模拟。
当时他的表情可以很形象的用颜文字来表达:
刚听到时他的表情是这样的:
(°Д°)
随后是这样的:
(-ι_-)
但凡情商在线,都不会想出这种馊主意。
要不是小哀说她要做研究,他实在没事儿干,鬼才答应。
他绝对不可能说是因为柯南答应回头请他吃饭的原因。

吃饭什么的不重要,他主要是想助人为乐。
既然答应了,他自然会很敬业的扮演“毛利兰”这一角色。
以目前他的情况,只能伪装成幼年小兰的样子。
不过,他懒得化妆。
就让柯南背对着他,他用小兰的声音问。
然后就发生了现在这一幕。
看着面前半天也没说出来的柯南,光佑用自己的本音给出了相当诚恳的建议:
“我觉得还是算了吧。”
“别搞什么排练了。”
“就算你排练的时候再怎么大胆,等真到了表白的时候,估计还是半天憋不出一句话来。”
他算是把柯南了解的透透的了。
别看柯南破案的时候有想法就去做。
大胆、果断的很。
可到了男女感情上,他就会犹豫。
让柯南不再犹豫的方法也有,不过这个方法还得让小兰来。
说来也相当简单,小兰在言语上刺激他一下就行了。
狗急了跳墙,柯南急了就表白。
这方法肯定有效。
他并未跟柯南说这个方法,毕竟说了就没用了。
听见刚才那番话,柯南心里有些不服。
不就表白么?
他还真…
有些不好意思说出口。
想到这一点,柯南顿时没了刚才想要反驳光佑的气势。
但他仍然嘴硬的反驳了一句:
“谁…谁说我说不出口的?”
反驳是反驳了,但那弱弱的语气,还真没什么说服力。
没有直接戳穿他那薄薄的脸皮,光佑笑着摆摆手:
“没人。”
“你能说出口。”
虽然没有直接拆穿,但效果比直接拆穿还猛。
说的柯南都轻咳了声,示意光佑别在说下去了。
他承认他很难说出口还不行么!
拍了拍柯南的肩膀以示安慰,光佑说道:
“要我看,你就别想太多。”
“你现在就想想,什么时候吃下解药之类比较实际的问题。”
“至于表白…”
“你就用我说的那个方法就行了。”
“虽然没什么新意,但很实用。”
“况且了,就你这样子,能驾驭的住什么表白方式?”
“方式有很多。”
“玫瑰花摆心形什么的我就不说了。”
“你在涩谷包下几分钟的广告屏幕,直接当众送花表白。”
“学校午休的时候,你用玩具直升机摆出小兰的名字,飞到你们教室窗户边上,让小兰看到。”
“然后你当着同学的面再表白。”
“方法很多,但不适合你。”
他再次跟柯南说道:
“我觉得我说的那个方法挺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