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4txj精华玄幻小說 《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第四百八十九章 生日快樂(下)鑒賞-uqbbx

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
小說推薦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
夏离冰走出院门后站定,左右看了一眼,没有任何人、任何生物,也没有任何异象发生。
手机又震动了一下,收到提示信息:“往前走几步。”
夏离冰依言走了几步,直接站到了门外那条路的边缘。
崇云村的地势并不平坦,他们所处的位置位于高处,从院子里出来站到路的另一边边缘后,可以看到下方的大半村落,看到刚刚修好没多久的村道从远处延伸而来,在两边明亮路灯的照耀下,空旷无人。
忽然,村里的路灯从他们所住的地方门口开始往村外方向熄灭,如黑色浪潮般迅速席卷而去。
很快,整个村子又陷入到了黑暗之中,只有各家各户里自己的灯亮着。
不过崇云村这些路灯本来也就刚建好没多久,村民早就习惯了没有路灯的情况,加上这时候基本都在家中,所以也没有太在意,并没有人出来查看。
在全村路灯熄灭大半后,远处村口的位置,一点白光由地面缓缓升空,至半空后炸开,发出十分柔和的噼啪声,点点闪光点缀夜空,组成了一个巨大的卡通猫脸图案。
接着,又是一个接一个光点升空,炸开。
每次炸开的图案都不一样,但不是卡通猫的图案,就是鸡腿、蛋糕的图案,甚至还有一圆硬币的图案,满满的小胖妞风格。
路灯熄灭村民没人注意到很正常,但奇怪的是,这接二连三、布满整个夜空的烟花大阵,竟然也没有吸引到人出门观看,就连夏离冰身后的院子,也没有任何动静。
对这种情况,夏离冰倒是早有预料,从第一颗烟花升天开始,她就意识到:
这并不是真实的烟花,甚至不是范围性影响的幻象,这是爱丽丝仅针对她一人的画面传输,因为在烟花炸开前,爱丽丝已经通过她留在餐桌上的那双“情注物”筷子,还有她手腕上带着的新腕带建立了感官链接。
也就是说,这场烟花秀,是唯有她能看到的“幻象”,是爱丽丝为她准备的专场表演。
这场烟花秀的来源,其实是老夏的新腕带,这个腕带除了能够携带大量“超联物”外,本身也是一件“情注物”。
而制作这个腕带的情绪,就是向坤从小胖妞那里转化来的、看星城元宵节烟花时的欢快情绪。
这样的情绪,老夏本身并不具备,所以即便这个“情注物”被激发,也无法直接共鸣感知。
爱丽丝是通过老夏能够产生情绪共鸣的那双“情注物”筷子,进行的转接——在崇云村内,因为周围大量“超联物”存在的原因,“情注物”的影响范围可以大大增加,整个村子区域都是爱丽丝的操作平台。
但转接后也只能让老夏看到腕带的情绪投影幻象,而没法让老夏直接感受到情绪。
烟花秀结束,夏离冰回过头,看向站在院墙边的爱丽丝。
这一瞬,整个崇云村中,能够拍到附近区域的摄像头,画面全部定格,暂停了工作。
一身白色公主裙的爱丽丝对夏离冰露出了一个灿烂而欢快的笑容,说道:“老夏,生日快乐,谢谢。”
爱丽丝俱现出来的身影随后消失,但那灿烂的笑容却映在了夏离冰的脑海中。
以她小时候模样存在的爱丽丝,却有了她小时候从没有过的笑容。
她知道,爱丽丝这个笑容,是源自她手上这个腕带“情注物”的欢乐情绪,是发自“内心”深处的真实感知,是情绪的真诚表达。
从无到有,诞生还不到一年的爱丽丝,都已经拥有了丰富的情绪感知能力,已经有了那样欢快的笑容,那她呢?
夏离冰明白爱丽丝那句“谢谢”的意思,爱丽丝能够这么快地融入“超感物品体系”,主要原因之一,就是她的“梦中梦”能力,不论是与小胖妞的沟通,还是与小苹果的联系,最初都要靠“梦中梦”来开启,更不用说想要跨越数字世界在现实中出现,最核心的能力就是“幻想俱现”了。
而她也知道,爱丽丝送给她的“生日礼物”是什么了。
因为她没有办法像爱丽丝和向坤一样理解“超感信息”,所以那场专属她的烟花秀幻象,还有那个发自内心的灿烂笑容,是爱丽丝在用她能理解的方式,将那腕带上的情绪一点一点展现给她,帮助她从一定程度上明白这种情绪产生影响的步骤和方式。
这个礼物,估计是爱丽丝和向坤商量后送出的,他们俩确实是知道她想要的是什么。
夏离冰返身走回院子,在远门口微顿了一下,对爱丽丝刚刚俱现的位置轻道了一声“谢谢。”
下一秒,手机震动,夏离冰拿起来,发现是一个熊猫比心的表情——爱丽丝的回复显然已经深受她的影响了。
穿过院子,走回客厅,夏离冰却发现,客厅一片昏暗,灯好像被关了。
她知道这不是停电或是爱丽丝造成的,因为院子里和二楼的灯还亮着,而她已经隐约听到杨真儿在忍笑的声音。
果然,她一走进客厅,灯就被重新打开,然后门边左右各有人拿着彩花筒在她头顶炸开,一堆亮片洋洋洒洒飘相下。
其实她可以很轻松地躲开,但走进来后却改变主意,没有躲开,任许多亮片细屑落到了头发、肩膀上。
“老夏/冰姐/老妹/离冰/小夏!生日快乐!!”
一群人都是齐声用着不同的称呼,给老夏祝福。
就在夏离冰犹豫着要不要露出一个模仿的笑容来适应气氛的时候,向坤和唐宝娜已经把插好蜡烛的蛋糕摆了出来,然后客厅的灯又被杨真儿关掉。
接着蛋糕上的蜡烛被迅速点燃,大家让她过去许愿。
虽然不太适应这样的情景,但夏离冰还是很配合地站到蛋糕前,装模作样地许愿。
不过既然都过生日了,既然都许愿了,那就正经地许上一许好了,“来都来了嘛”。
于是夏离冰学着以前看过的其他人过生日许愿时的模样,闭着眼睛,在心里默默嘀咕:保佑保佑,年底前把实验室完全建起来,搞明白向坤变异的原因,找到情绪的感知方法,弄明白“超感物品体系”的深层影响方式,搞清楚“神行科技”和其他“变异生物”的情况……
“老夏?”看到夏离冰在蛋糕前半眯着眼睛一动不动站了快一分钟了,杨真儿忍不住唤了一声:“你不会睡着了吧?”
话音刚落,老夏就“呼~”地一下把蜡烛全吹灭了。
就在蜡烛吹灭,灯还没打开的当口,夏离冰感觉到了一股劲风往自己脸庞袭来。
她本能地想要抬手挡住,但马上意识到了袭往自己面庞的是什么,心头闪过一个念头,没有挡,也没有闪,微眯了眼睛,任由那东西拍到了脸上。
于是,当客厅的灯被打开的一瞬,大家便看到杨真儿手上裹着一团奶油,正正地拍到了老夏的脸上。
连杨真儿自己都愣了一下,显然她也没想到自己能偷袭成功。
不过下一刻,一团更大的奶油就pia地一下拍到了她脸上,老夏非常自然地给予了回击。
看到这表姐妹俩都被糊了一脸奶油,特别是一直性子淡淡的老夏,也变成这么滑稽的模样,大家都是开心地大笑起来。
不过旁边刚张嘴还没笑两声的夏添火却是笑声戛然而止,变成“嗷”的一声惨叫,因为老夏抓了一团奶油也pia到了他脸上,一大半还进了嘴里。
接下来向坤也被老夏pia了一脸,当然,他是故意没躲。
唐宝娜意识到不对,赶紧往小苹果身后钻,结果被旁边的猪队友杨真儿拉住,然后被奸笑着的向坤拿着蛋糕抹了一脸颊。
其他人看着那一团狼藉的蛋糕,也是知道吃不成了,干脆都趁机打起奶油仗来——事实上刚刚才吃完那无比丰盛的晚饭,也确实没人吃得下蛋糕。
自成想要偷袭向坤,却被自己的女朋友楚小婷拍了一脸。
就连小苹果,都很腹黑地挪到蛋糕旁,偷抹了一手奶油,回手抹在了李洋教授脸上。
“哇哈哈哈哈哈!啊呀呀呀!粘头发上了!呃,进鼻子里了……”杨真儿抹了把脸上的奶油,笑个不停。
“喂喂喂,别用我衣服擦啊!”旁边的唐宝娜擦着自己脸上的奶油,正乐呵着捏了一团奶油准备袭击老夏,忽然发现杨真儿揪着她里面穿的针织衫,把脸往上凑,吓得赶紧伸手推她脸。
“等下等下,老夏先别擦!大家都别擦,先拍个照,拍个照先!”死皮赖脸在娜娜针织衫下摆上把眼睛周围的奶油擦了一下后,杨真儿没有去洗手间清理,也阻止向坤拿湿毛巾给老夏,手忙脚乱地跑去拿手机,要记录老夏难得的狼狈时刻,也给大家拍个“惨烈的合照”。
不过她刚拿到自己的手机,却发现同样放在桌上的老夏手机有视频请求,一看发视频请求的人名,她立刻拿起来接通,然后递给老夏:“老夏老夏,是姑姑!”
杨真儿的姑姑,自然是老夏的妈妈了。
在视频摄像头稳定后,另一边的夏离冰妈妈愣了两秒钟才反应过来,那个脸上一堆奶油的女孩是自己女儿。
“小冰……你这是……和你表姐在一起?”夏母有些不太确定地问道,这种状态的女儿,她确实……没见过。
杨真儿主动把脑袋凑进了镜头里,对夏母打招呼:“姑姑好!我们在给表妹过生日呐!娜娜、大块头夏添火也在!”
“好好,谢谢真儿啊。”夏母笑着说道。
而后再看到夏离冰接过旁边人递来的毛巾,把脸上奶油简单擦了一下,脸上带着还没消散的笑意,夏母不由得愣住。
她并非没见过女儿露出笑容,事实上在小时候接受李医生的治疗后,女儿就开始主动地尝试和模仿各种各样的笑容,只是一直以来,女儿那些明显是模仿、伪装出来的笑容,在她和丈夫看来都有些不太习惯和别扭,反而不如干脆自然点没表情。
但现在残留在女儿眉眼和嘴角、脸颊上的笑意,却是明显不同,是能够很明显感受到,发自内心的、开心的笑。
于是,在夏离冰一句话都还没说的时候,夏母就已经有些泪眼迷蒙了。
而看到母亲的反应,夏离冰也是微怔了一下,也意识到了刚刚自己的反应,她下意识地转头看向旁边拿着毛巾的向坤,后者对她含笑微微点头。
夏离冰马上知道,刚刚在玩闹的时候,向坤的“情绪同化”发挥了作用,她也成功地感受到了欢快的情绪。
这种情绪和当初她和向坤一起看各种搞笑视频时的开心情绪比较类似,但又有些许不同,只是连一向善于用数据归纳和总结的她,也无法准确描述出不同的地方。现在回想,就好像炎热的跑得浑身是汗口干舌燥,然后喝下一瓶冰饮一样舒爽。又像饿了好几天,终于得到了一桌脆皮猪肘大餐任意吃的痛快。
其实在从外面收到爱丽丝“礼物”,回到客厅的时候,她就有了一些隐约的计划。很显然,虽然没有事先打招呼,向坤却也准确地捕捉到了她的意图,并且非常配合地成功完成了“情绪同化”。
不仅是她,刚刚客厅里所有人其实都受到了影响,连李洋教授都不例外,小苹果脸上那一堆蛋糕,就是他的“杰作”。
当然,能够“情绪同化”成功,也有一定的运气成分,毕竟向坤得真的感觉到快乐,真的产生这种强烈情绪,才能够产生“情绪同化”。
向坤拿着毛巾让大家分批去二楼、三楼的洗手间清理蛋糕,被pia的比较惨的,可以顺便洗个澡,换下衣服。
同时也是给老夏和她母亲一点空间。
夏离冰拿着手机到了院子里,跟对面的母亲,还有刚刚过来和母亲坐在一块的父亲,讲述今晚生日的事情。
讲有哪些朋友来给她过生日,讲朋友们都送了什么礼物,讲晚上吃了什么,虽然语速还是和往常一样不疾不徐,语气、表情也很平淡,但夏母和夏父都察觉到了一丝不同。
本来夫妻俩还有些担心,女儿忽然不在医院工作了,没有了她三婶的看顾,跑到乡下去,会不会变得更孤僻。但现在看来,女儿和那个据说做饭很好吃的光头程序员一块做事后,发生了很正向的变化。
结束了和父母的视频聊天后,夏离冰没有立刻回屋里,而是继续坐在院子中,眯眼看向夜空。
刚刚收完爱丽丝的“礼物”,对向坤情绪注入到腕带里的情绪投影影响模式有了一个初步了解后,立刻又接受到了同一种类型的“情绪同化”,这让她对这种情绪的机制有了更加完整的体验和了解。
她要趁着这个感觉,尽可能地总结出能够应用到自身的方法论或模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