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3ws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萬界武俠大冒險 txt-第八百一十一章 謝恩推薦-ti25n

萬界武俠大冒險
小說推薦萬界武俠大冒險
杨行舟之前箭射蛟龙之时,曾被钱塘县捕头李公甫看到,李公甫怀疑杨行舟是神仙在世,因此跪地求救,请杨行舟出手相帮。
盖因钱塘县里库银屡遭盗窃,李公甫等班头四处查访,都一无所得,眼看县令规定的期限就要到了,李公甫心中郁郁,不知如何是好,因此看到杨行舟的手段后,才向杨行舟求救。
只是杨行舟初来乍到,不知这是何方世界,不敢贸然掺和这个世界的事情,因此没有答应帮李公甫查案,只是给了他一把飞刀,以做防身之用。
他在各个小世界里修行了差不多千年之久,当真是杀人无数,说他从尸山血海里走出来的都不为过,他任何一个随身兵器都会沾染到他身上的恐怖杀气血气,生出启灵,成为宝物。
他给李公甫的那把飞刀虽然不是贴身之物,只是存在火焰战车里的备用暗器,但沾染了主世界和好几个小世界不同的道韵,却也成了了不起的神兵,能自动感应杀气和妖邪之气,如同传说中剑仙的飞剑,自动出击,击杀妖魔和一切来犯之敌。
之前在哪四川地界,观音禅院,观世音菩萨说西湖岸剑气冲霄,说的就是杨行舟身上的这股剑气,当真非同小可。
李公甫拿的那把飞刀,就被杨行舟灌注了剑气,成为了飞剑一般的神兵利器,斩妖除魔,不在话下。
现在杨行舟感应到飞刀有异动,心中好奇:“这小子是遇到什么妖魔鬼怪了?”
有心前去查看,却又觉得不应如此鲁莽,自己刚与敖鼓一场大战,又得罪了韩殿,要是再出去招惹了别的高手,实在是没有必要,想了想,还是静观其变为好。
他现在最羡慕的便是济颠那种能掐会算的本领,能从一件小事推溯出前因后果,能看十世轮回,这种神通手段,即便是以杨行舟如今的修为,依旧难以理解是怎么回事。
当初他看济公传时,最羡慕济公的法力神通,有种种法宝和神奇手段,可是到了如今这般境界,就知道法宝什么,都不是问题,只要功力深厚,自然就能修成,唯独那种会推溯命运,知休咎,懂福祸,乾坤摩弄,那才是真正的大神通。
单纯的法宝神奇,法力高深,其实算不得什么,真正的大神通还得体现在推算一道上。
就像传说中的齐天大圣孙悟空,本领是不赖,斗战圣法,少有敌手,可是最多只能算是一个合格的打手,跟真正的高手以乾坤为棋盘,众生为旗子的神通相比,却是差了太多。
遇到一个变态宠物,打不过是一回事,可是连那宠物的根脚都推算不出来,那才是真正要命,这就像是找人办事,连送礼的路子都找不到,他不吃亏谁吃亏?
是以杨行舟在见到济颠之后,他别的不羡慕,就羡慕道济和尚那种拍一拍脑袋就知道凡事因果的本领。
“不过这济颠算计的本领虽然强,但也有限,否则的话,也不会出现八魔炼济颠的事情发生,可见推算能力还是与法力高低有极大的关联。真正的高手还是背后的佛道高人,布局人间,随手挥洒,那才叫厉害!”
杨行舟思忖半晌,最后还是决定不要多想,沉下心来揣摩修行才是正理。
几天之后,他在湖边赏花,便听道脚步声响起,转身看去,只见李公甫带着一名青年快步走了过来,还未近身,便已经拱手行礼:“杨先生,小人拜见先生!”
来到杨行舟面前噗通跪倒在地,道:“多谢先生神物飞刀,救了我一班兄弟的性命!”
他说到这里,伸手拉了拉身边青年的衣袖:“许仙,还不快见过杨先生!先生,这是内弟许仙,有点木讷,不知礼节,还请恕罪。”
他身边青年想了想,弯腰行礼道:“许仙见过杨先生!”
这叫许仙的青年是一副读书人的装扮,身份比捕头高那么一点,可以见官不拜,不用行大礼,因此李公甫对杨行舟磕头行礼,他自持身份,只是弯腰行礼,没有行大礼。
杨行舟看了许仙一眼,只见这许仙长得唇红齿白,一张白净面皮,个头不高也不矮,一身书生气息,面上隐隐带有一丝清高孤傲之意,正是这个时代书生的形象。
“你叫许仙?”
杨行舟觉得这名字有点耳熟,看了许仙一眼,随后看向李公甫:“你叫李公甫?”
李公甫道:“是啊,杨先生,我就是李公甫啊。钱塘县的捕头!前几天您还送了我一把飞刀,也就是您的飞刀,在前几天救了我的性命,还斩伤了蛇妖,替我们守住了库银!”
他看着杨行舟,一脸的感激与尊崇:“要不是我有您这飞刀傍身,恐怕早在前几天就被妖怪抓走了!”
杨行舟示意李公甫起身,对二人道:“路上不是说话之地,咱们去府内再聊!”
当下领着两人进入自己的宅院,三人坐定,仆人奉茶,待到将茶水啜饮几口之后,杨行舟方才将盖碗放下,看向有点局促的李公甫:“到底怎么回事?”
李公甫和许仙一起进入杨行舟的宅院时,两人脸色都发生细微的变化,李公甫是觉得仙人所居之地,本就得是豪宅大院才行,若是连神仙都住不起好房子,那谁还想当神仙啊!
因此进入杨府之后,见到院子里丫鬟仆人,穿着绫罗绸缎,一应所用都是世间少有,李公甫并未感到有太多惊讶。
而本来有点清高孤傲的许仙,却在进入杨行舟的豪宅之后,感到了自身的渺小与极大的不适。
杨行舟买下这个院子之后,就从小世界里拿出不少家具、摆件将整个院落重新布置,大多数东西都是皇宫用品,制作精美,世上少见。
在这个世界里,别说平民百姓难以拥有,便是大富之家也没有见过如此精美的家具摆设。
不客气的说,便是如今大宋官家,皇宫中的摆设也比不了杨行舟院内的东西,而许仙和李公甫都是平民之家,见识有限,乍一见到如此富贵陈设,心中不自禁的涌出自惭形秽之感。
听到杨行舟询问,李公甫急忙放下茶碗,恭谨站起,道:“先生,这件事其实得从一个月前说起……”
原来一个月前,钱塘县一万两库银不翼而飞,李公甫等人奉命查案,却根本没有查出一点头绪,后来县内富户也有银两失窃,手法与之前的一样,都是连开锁毁坏的痕迹都没有,那些银两便已经不翼而飞。
李公甫身为公差,遇到的案子极多,但是像这次的失窃案这样,毫无半点头绪的事情,还是第一次。
他之前来西湖岸散心,也是怀疑杭州城内的一帮匪徒所做的案子,后来与那些匪徒打了一场,仔细审问了一番,才发现那些匪徒虽然犯了案子,但却与银两失窃无关。
别看他只是钱塘县的捕头,官小位卑,实则武艺超群,等闲江湖高手根本不被他放在眼里,只是无心官场,只想平淡度日,这才甘心当一个普通捕头。
在从杭州返回钱塘县之后,李公甫因为见识到了杨行舟箭射蛟龙的本领,脑子登时活络开来,将银两失窃案联系到了鬼神妖魔上面。
有了这个思路之后,他便组织人手,满城搜集桃木剑、柳条枝、黑狗血、童子尿等等镇邪辟邪之物,悬挂在银库和各家富户附近,用来震慑妖魔。
这些事情做好之后,果然好安宁了好几天,但是几天后,县太爷却开始闹鬼,夜间院子里不住有人扔砖头瓦块,伴有种种男女声音,阴风阵阵,便是连院内狗子都被吓的夹着尾巴不敢叫唤。
县太爷由此被吓病了,让班头和捕快前去除妖,前两次李公甫因为追查库银没有掺和,以至于众班头和捕快全都被莫名力量打的鼻青脸肿,昏迷不醒,三天后才醒来。
到了第三次的时候,李公甫拼死前去保卫县令,半夜里在院内遇到了一名青衣女子,结果刚看清青衣女子的样子,腰间的飞刀便倏然飞出,斩向青衣女子,那女子惊声尖叫,化为一股狂风消失,只留下一截蛇尾在院内,腥臭扑鼻,熏人欲死。
李公甫到那时才明白刚才的青衣女子乃是一条蛇妖,幸亏有杨行舟的飞刀救命,否则自己很有可能命丧蛇妖之手。
那天之后,钱塘县终于安稳了下来,再也没有失窃案发生,李公甫抽了个时间,带着自己小舅子,前来杭州。
一个是寻找杨行舟,答谢救命之恩,另一个则是带着许仙在西湖玩上几天,让许仙放松一下心情。
他这个小舅子天天读书,都读傻了,屡试不中,可偏偏就想要考取功名,这次大比再次失利,搞得人都快要魔怔了,因此特意带他散散心。
“青衣蛇妖?许仙?李公甫?”
杨行舟端着茶碗看向李公甫和许仙,忍不住摇头失笑:“原来济颠僧跟白蛇的故事是一个大背景啊!有点意思!许仙来了,白蛇还会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