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a83x優秀言情小說 巫師的童話笔趣-第五百四十章 後來的我們看書-0sinv

巫師的童話
小說推薦巫師的童話
“砰”的一声,恩莱姆被重重甩飞,多条大腿被折断,蜘蛛身躯上也出现了多处露骨的伤害,绿色的鲜血直流,简直不成人形,哦,不,是不成蜘蛛形态。
一条命去了半条都不止。
一细长颈的水晶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
恩莱姆精神力一动,水晶瓶上的瓶口被打开,一根枝丫从中长了出来,在短短的几个刹那,便开放出一朵磨盘大小的紫红色花朵。
花朵一张开,里面是像蚯蚓一样蠕动的花蕊。
“嘶”的一声,这朵紫红色花朵喷出了粉红色的粘液,将恩莱姆庞大的蜘蛛身躯给笼罩住。
“呼呼呼……”白色的烟在它身上多处伤口上冒气,散发着一股鸡蛋腐烂后的怪味。
很快,烟雾散去,恩莱姆身上的伤势竟然好了大半,又重新恢复了战斗力。
而与此同时,威廉在血肉傀儡师愤怒引爆血肉屏障的时候,就精准地发动了如意斗篷,暗暗浮现在虎脸巫婆的身后。
血肉屏障的爆炸引起来的冲击波是全方面的。
虎脸巫婆虽然被制作成人皮衣裳了,但是还有基本的智慧在,也是瞬间发动了防守系巫术,召唤出了四面棱角铜镜将其包围。
爆炸的冲击波轰在四面铜镜上,上面顿时出现了一道道裂缝,但……好歹是防御住了。
威廉的身子就无声无息地缩在虎脸巫婆铜镜的后面,让虎脸巫婆帮他挡住了冲击波。
而他则再度发动起了命运诅咒术。
威廉的眼眸之中再度浮现一条神秘的长河,不祥的气息再度发散出来。
“我诅咒你,视线混淆,将短暂地失去自己的判断能力。”
威廉的身上瞬间不见了大半的魔力。
而这个时候,也刚好是爆炸的余波散去,虎脸巫婆撤掉了自己的“镜面之壁”的时候,威廉的声音就像冤鬼缠身一般,在虎脸巫婆的耳边幽幽响起。
没有任何声光特效,也没有任何能量波动,也许有所谓的波动,但在场的几个人都无法察觉到这一点,那是来自更高维度的伤害,无声无息地产生效果了。
在虎脸巫婆的视觉里,恩莱姆变成了浑身血肉蠕动的傀儡师,而控制着灵魂的血肉傀儡师却是变成了身形庞大的蜘蛛——恩莱姆!
“恩莱姆”此时正是身受重伤,奄奄一息的状态。
“趁他病要他命”这一点,是两个世界的共识。
虎脸巫婆“抓住时机”,第一时间发动了她最强大的攻击。
黑色的风暴降临,隐隐之中有血红色眼眸的虎魄在咆哮。
这是夹杂着风暴和诅咒的复合巫术攻击,被攻击者一旦被卷入风暴之中,就要遭受到来自于狂暴风刃不间断的袭击,还有虎魄诅咒带来的麻木,虚弱,还有混乱效果。
这是一个整体伤害超过80度的巫术,一下子就猝不及防的“恩莱姆”卷入其中。
所以真正的恩莱姆一脸错愕,感觉就像见了鬼一样,看着血肉傀儡师的人皮衣裳虎脸巫婆对血肉傀儡师发动了猛烈的攻击,就像杀父仇人一样。
虽然被制作成人皮衣裳的虎脸巫婆对血肉傀儡师的恨意却是应该有这么深。
毕竟血肉傀儡师不是杀父仇人,但确实她的生死仇人了。
是血肉傀儡师活生生地用巫阵仪式扒下了她的人皮,炼化她的灵魂,制成了这件人不人,鬼不鬼的人皮衣裳。
但恨意应该是来自于虎脸巫婆的前身。
被制作成人皮衣裳的虎脸巫婆,灵魂意识已经被扭曲,虽然拥有前身的记忆,但早已不是之前的那个人了,而且灵魂还受到它的制作者操控。
明明血肉傀儡师还能感应到虎脸巫婆的灵魂受到它的控制,但是虎脸巫婆却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攻击了它!
不管什么原因,都不能原谅。
被黑色风暴凌迟的血肉傀儡师,第一时间发动了它留下的后手。
顿时,虎脸巫婆就惨叫了起来,整个皮囊开始发红发烫,那是它的灵魂意识在被灼烧。
而这时候,威廉施加的命运诅咒也失去了效果,虎脸巫婆也发现自己攻击错目标了。
但覆水难收了。
“就是这个时候!”在施加命运诅咒之后,躲入镜像空间里的威廉,再度遁了出来,手里拿着变形魔杖,对着虎脸巫婆发出了变形光线。
虎脸巫婆此时正受到血肉傀儡师的“制裁”,意识处于崩溃的边缘,换句来说,就是对于变形魔咒的抵抗力变差了。
变形光线没有阻碍地落到虎脸巫婆的身上。
“嗖”的一声,虎脸巫婆变成了一朵玫瑰花。
威廉打了个响指,火系能量粒子应招而来,落到娇艳的玫瑰花上面,瞬间就把它烧成了灰烬,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这一切都是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等恩莱姆回过神来,就发现整个战场的形势一下子大逆转,它和威廉,反而成为优势的一方,而作为尸骨林三级巫师血肉傀儡师分裂出来的子体的对手,此时还受到虎脸巫婆留下的复合诅咒风暴的攻击。
场面真是血肉横飞。
不过虎脸巫婆死去了,它控制的巫术也慢慢消停下来。
犹如被千刀万剐的血肉傀儡师重新出现在威廉和恩莱姆面前,但气势已经没有最开始那么威盛了。
魔镜也探测出它受了不轻的伤势。
威廉和恩莱姆一人一蜘蛛一前一后地将它包围住。
恩莱姆八只复眼里满是神采飞扬,它兴奋地不受控制地发出“吱吱吱”的声音,对威廉道,“威廉,我们必须碾灭它的意识核心,才能彻底消灭它。不然的话,不论受多重的伤,它都是不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