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enmd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李逵的逆襲之路 ptt-第541章 搶他!看書-tdvyc

李逵的逆襲之路
小說推薦李逵的逆襲之路
国师死了。
这是大事件。
李秉乾是国师的侄子,这会儿功夫,谁也没人搭理他,他腆着脸假装代表了皇族。毕竟国师嵬名德源也是皇族,他的出现会让国师的离去不那么落魄。
而最风光的无疑是野利吉安,他不仅仅主持了嵬名德源的荼毗(火化)仪式,还在护国寺的二号大和尚的支持下,成为了护国寺的临时主持。只要等待朝廷的封赐抵达之后,就能成为新一代的国师。
当然,这操作起来难度不小。
谁知道梁太后是什么打算。听说梁太后的小儿子也出家当了和尚,这要是顾着自家的儿子,就绝对不能让野利吉安得逞。
但是野利吉安已经不想坐以待毙了,他在国师火化之前,就宣布了国师是因为受到了梁家人的攻击,才不幸遇难的。而他身为国师的衣钵继承者,自然要为国师讨个公道。而这个公道,需要黑水军司的帮忙。
黑水军司统制使花刺礳在看到了兵符的那一刻,并没有太多的犹豫,将兵权交给了野利吉安。
只不过末了,提出了一个问题:“王爷,我黑水军司自成立之初就是为了防备辽人。一旦离开黑水城,我大夏东方将无险可守,万一辽人进攻,我等将死无葬身之地。”
“这个……本王考虑一下。”
野利吉安离开统制衙门,李逵这时候的身份是李秉乾的家将,虽说临时担任保护李秉乾的家将,但很机密的谈话,他还是无法在场。
这是没办法的事,毕竟西夏表面上汉族数量庞大,甚至不可一世的外戚家族也是汉人。
可真正谈乱机密的时候,党项贵族还是相信他们自己人。
出来之后,李秉乾就和李逵谈论起来出兵的事宜,此事不能拖,必须要尽快集结军队,然后拉出去。
开弓没有回头见,就怕夜长梦多。
只有将军队拉出去之后,对于李秉乾来说,在算是真正走上了夺权政变之路。一旦军队没有集结起来,他还是掀不起半点浪花出来。可是让他为难的是,黑水军主将花刺礳并没有要离开黑水城的打算。原因很简单,黑水城不能空,这是大夏抵挡辽国的第一道屏障,也是最重要的一道屏障。一旦失守,大夏真的要成为辽国的蜀国了。
他如今获得了野利吉安的支持,也等于获得了护国寺的支持。
李秉乾自然有了和梁氏争夺西夏皇权的筹码。虽然和梁氏相比,还差很多,但要和他之前相比,简直不可同日而语。可黑水军司的实力比起他打就是米擒部落还是要强很多的,就算是不能全部拉走,但是带走三万大军没有太大的问题。
可米擒部落,恐怕要拿出一万大军,都有点吃力。
李逵倒是随意,他等到李秉乾出兵之后,就应该找机会去仁多部落,等待机会将仁多部落在前线拉倒大宋境内,给梁氏的统治以致命一击。
再说,他也不合适担任黑水军的统兵大将,李秉乾说这些话的意思,明摆着是手上无人可用。
李逵点头道:“七王爷,还是等军队集结起来之后,看什么时候出发吧?但兵贵神速,如今我估摸着西夏和大宋已经打起来了,前线的消息我们不清楚,但可以想象,驻扎在兴庆城的梁氏守军已经不多了,这是你唯一的机会,也是最好的机会。错过了,此生后悔莫及。”
“我明白!三日后,花将军表示三日后会将军队集结起来出发,到时候唯独缺少个能冲锋陷阵的将军。”
李秉乾抬头看向了李逵,没办法,身高差距让他不得不做出让他很不爽的举止。
李逵愕然道:“难道黑水军司就没有能统兵出战的将军?”
“黑水军司已经几十年没打过仗了,自从三次贺兰山之战之后,西夏对辽国低头称臣,但不听调遣,不隶属于辽皇,只是在国主交替之时,接收辽国皇帝的赐封。尤其是主将不想离开黑水城,没有足够威信和才能,如何能统领这支大军?”
李秉乾不无忧虑道:“再说了,我们将黑水军拉出去,可是黑水军的将领,我也不敢用啊!万一在关键的时候,他们不听我的,怎么办?我大舅子倒是能统领作战,但他如今在前线,肯定回不来。此事,缺少个能征善战的主帅。”
“你觉得这个人是我?”
“只能是你!”
李秉乾深信不疑,他笃定道:“李大人是否愿意屈尊,伪装成我党项男儿?”
“伪装?”
李逵猛然瞪眼道:“剃成秃头?你趁早死了这条心,门都没有。”
李秉乾却哭哭哀求道:“李大人,有道是送佛送到西,你都已经帮了我到这个份上了,眼瞅着要成功,就不能稍微委屈一下自己吗?再说了,等天气冷了,戴上帽子也看不出来。过个一两月,头发长出来,也不奇怪了。”
他但凡手上能有可用的将领,也不会琢磨到李逵的头上。
但问题是,谁能比李逵更合适?
李逵别的不说,就说他的战绩,能够在战场上欺负梁乙述这样的软蛋,已经很不错了。虽说,李秉乾非常看不上梁乙述这等水准的统帅,可问题是,他看不上,也得有啊!再说了,万一李逵在替他冲锋陷阵的时候遭遇不测,对他来说可是大喜。他在李逵手里的把柄,多半也不能见天日了。
他手上连梁乙述这样的废材都没有,除非他亲自带兵打仗。
可是,他之前一直是个生意人唉,隔行如隔山,如何能骑上战马作战?
面对李逵直截了当的拒绝,李秉乾很不甘心,追着李逵在后头一个劲的苦劝:“李兄弟,这可是难得的好机会,而且你想要什么,只要兴庆府有的,本王都可以做主给你。只要你暂时指挥大军,等拿下兴庆府之后,就算是你要梁家的女人,大夏的公主,本王都答应你。”
“不去,不去!倒霉催的冒充党项将军,你哪里知道你是不是按着别的心思?”李逵满口拒绝。
李秉乾看着李逵远去的背影,无奈不已:“剃个头就那么难吗?”
他摸着自己振光瓦亮的脑门,感觉有点拉手了。李秉乾在大宋自然是要蓄发的,要不然的,他顶着个党项人的秃头发,大宋的商人谁还敢和他做生意?
可进入西夏不久,他就恢复了西夏的秃头发饰,一开始是有那么点不习惯,但很快就体会到了便捷的好处——凉快。
李逵在黑水城内七拐八拐,走大街,穿小巷,很快就来到了一家小货栈前,进门之后,他抬眼看了一眼伙计,用生硬的党项话道:“老家来人了!”
“您里边请。”
伙计愣了一下,随即急忙用大宋官话招呼李逵。
他来过一次,只是之前国师还没有下葬。按照佛家的仪式,要修个塔来存放高僧的骨灰和舍利子。至于说出兵,还没有和黑水军接触,根本就不知道情况如何,所以只是见个面,没有深谈。
一晃,快一个月了,李逵这才想起来了这黑水城内还有一家大宋密探开的货栈。
他打算过来将消息告诉掌柜的就准备离开了。顺便问一下前线的战况。按理说,大宋如此兴师动众,不败是应该的。可问题是大宋的军事行动一直是个谜,往往准备越充分,失败就越大。这让李逵有点吃不准,前线的作战到底打成什么样了?
尤其是西夏的小梁太后,比起老梁太后,更刚。
老梁太后阴了一把李宪之后,把神宗皇帝气了个半死。但是小梁太后却没有学到她姑姑的手段,反而更像是个男人,你强,要我比你更强。
大宋的军队,打硬仗拉夸,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李逵总该做到心里有底,这才能有机会将卓罗军一部分主力带去大宋。
要不然,前线打了败仗,全线溃败,即便是仁多保忠想要投靠大宋,也恐怕没有多少机会。
“小人参见大人!”
“免了,我今日来,一是要告诉你,黑水局势三天之后集结,李秉乾南下已经成定局。至于是否能打下兴庆府,全看他的造化。二来,我是问你,前线战况如何?”
李逵也没用伙计送来的茶汤,煮茶要精致起来,宛如世上最精致的仪式。但要粗糙起来,就和煮猪草没多大区别。
在西夏边城的小货栈里,能够吃上热茶已经算是莫大的惊喜了。
可是李逵在喝茶方面是个讲究人,见不得胡乱乱炖,熬药剂般的手法做出来的茶汤。
漆黑的茶汤,他瞅一眼,就没有任何食欲。
掌柜是皇城司的密探,连李逵都不知道他叫什么,就知道姓王,干脆,他叫他老王。
老王掀开了屋子里的暗隔,将几封信件如数交到了李逵的手里:“大人,这些都是都知大人让小人转交给您的信件,还有战报。”
李逵凑近油灯仔细看起来,这间屋子是密室,是两间房子中的隔断,外面看不出来,但内有乾坤,只是空间相对逼仄了些。对李逵尤其不友善,伸胳膊,伸腿都要小心翼翼。还有就是光线,太暗了,就算是有油灯,看起来也不爽利。
“怎么回事?这还能被党项人抢回去?这郝随是干什么吃的?”
“好不容易拿下的龙州城,要是死守,至少能将党项人的锐气打掉。如今倒好,还没开打呢,就先让出去了。岂不是长他人志气?”
“本官早就说过,宦官从军,遗祸无穷。”
果然,李逵越看,心头越来越气,他好不容易煽动了龙州归宋的大功劳,一转眼,却被郝随这厮给送出去了。
站在郝随的立场上,与其在别人的城池里防守,还不如到自家的城池。
毕竟,龙州的城池修建的根本就和金明寨无法相提并论,更重要的是,进攻龙州的党项大军竟然有十五万。
郝公公也想要刚一把,无奈他心虚啊!
如今鄜延路虽然有禁军补充,还调拨了精锐,总兵力也就三万。
郝随觉得打不过,范纯仁也觉得难。
他们这一退不要紧,把人家章楶给坑了。洪州在环庆路的军队控制下,还没有捂热乎呢,就只能瞪眼将到手的城池让出去。
而且章楶退兵是无奈,洪州虽说在环庆路手中,但是补给需要从金明寨送过去,也就是说洪州的环庆路守军,需要鄜延路运送补给。
这是无奈放弃,并非章楶不想打一场。
只要洪州在他手里,他笃定这场大战,党项人就要分心。至少五万大军会被拖在洪州周围,不能动弹。这对于他来说,腾挪的手段和空间就大多了。
如今,洪州和龙州相继被西夏大军收复,这对于前线的宋将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尤其是梁太后出兵四十万,简直就是国战的规模。前线的宋军总数也只有十万人左右,兵力悬殊,士气受损,这样下去,会不会变成第二个永乐城,连李逵都说不好了。
老王在边上,吓得不敢作声,郝随,郝公公可是他上司的上司。之前是殿前押班的郝随,差遣虽然是已经足够高了。但他毕竟是宦官,在宦官圈里混迹,总少不了一个名头。而都知的官职,在宦官圈里已经走到头了。
虽说还是个六品官,但这个六品宦官权职很大。
皇城司的最高长官,就是都知。
说明,如今郝随的身份,已经可以独领一方势力了。
等到李逵说够了,也骂够了,王掌管这才将郝随的信递给了李逵:“人杰吾弟,见面当晤……”郝随的私信极具煽情。他也是没辙了,党项人头铁,且人多势众。眼瞅着鄜延路再次回到了去年摇摇欲坠的局面,他彻底慌了。
真要是前线溃败,他也不敢逃。
即便党项人不杀他,皇帝也饶不了他啊!
没办法,只能求到李逵的头上。也不是说求,而是写信催促李逵,你不是说要搞西夏人的政变吗?
只当做哥哥的求你,把西夏的那个疯女人给整下去!
呼——
李逵长处一口气,对王掌柜道:“你们在西夏境内筹备的粮食在什么地方,给我绘制一份舆图。我现在要带走。”
“大人,这是……”
密探的身份都是隐秘的,一旦被绘制成舆图,身份就有暴露的可能。但是王掌柜也不敢抗拒李逵,只能委婉的旁敲侧击。
李逵冷哼道:“本官就是个劳碌命,等回去之后商量一下,是否能尽快带兵南下。好帮你家公公度过难关。”
拿走了秘图,带走了信物之后。
李逵立刻找到李秉乾。
后者奇怪于李逵之前还直截了当的拒绝他,一转眼却答应了带兵的打算。当然,主帅肯定不是李逵,他只能充当李秉乾家将的身份,统领先锋五千人马率先开拔。
三天后,李逵带着大军来到了一座城池面前,抬头看着城池上竖的大旗,赫然写着一个楷书大字——梁。
李逵下令全军准备进攻,然后开始做动员。
李秉乾找了个翻译给他,好在他记性不错,将要说的写在纸上,翻译成羌语,硬生生的背了下来。
站在数千人面前,一开口就让人懵了:“兄弟们,前面就是梁家,大夏最富有的家族的封底。他们靠着外戚的身份,是大夏最大奸臣。他们霸占了本该属于你们的牛羊,女人和土地。让你们在黑水城这等边境小城自身自灭,你们说,该怎么办?”
鲁达在人群中,见李逵喊话遭遇冷场,突然举起手臂,卯足了力气大吼道:“抢他!”
几千人更傻眼了,他们一开始以为开拔是要去打大宋,后来发现不是,现在他们彻底明悟了,是要去做贼。
但是梁氏不是太后的娘家吗?
抢梁氏,真的能成吗?
“你们想一想,多久没有吃过羊肉了,多少勇士因为没有女子嫁来黑水城,只能当光棍。这都是谁害的,景帝的时候,黑水城可是一等一的富庶之地。你们的祖辈何尝遭遇过你们如今的窘境?你们还等什么,只要攻破了城池,城里的钱库,是你们的;城里的女人,也是你们的;城里的牛羊,还是你们的。”
抢他!
一开始,还只有少数几个愣头青喊,慢慢地数千人的愤怒汇聚成洪流,朝着梁氏的封地而去。更让他们兴奋的是,梁氏的封地还浑然不知,士兵站在城头看着黑水军司的士兵扛着军旗冲进了城池。
当刀子砍在身上的那一刻,他们才知道,大祸临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