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31tw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繼承三千年 起點-811 掉包看書-n68oz

繼承三千年
小說推薦繼承三千年
方向早就已经想好了怎么说,态度认真的说道:“我有一个特别要好的朋友,担心我执行任务的时候会遇到危险,就送给我一枚平安符。平安符的作用是在佩戴者遇到危险的时候可以规避这种危险,正是因为有了平安符,所以我才多次在必死的情况下保住了性命。”
听了方向的解释,陈中笑和李少笑虽然依旧保持着严肃的神情,但他们那瞪大的眼睛却暴露了他们此时的想法。
现在是陈中笑主导审查,所以还是他开口询问,“你确定这就是你给出的理由?对于这一次审查,上级领导很关注,我希望你能够严肃对待,你所说的每一句话,我们都会以书面形式记录在案,这对你未来的前途会有很大的影响,希望你能够慎重对待。”
“我说的确实是实情,绝对没有撒谎,我愿意为我自己所说的这些话负责。昨天我没有第一时间把真实情况说出来,就是考虑到这件事情说出来有点太过匪夷所思,很难让人取信,所以当时犹豫了。我考虑了一个晚上,觉得不管别人信不信,我还是应该实话实说,因为事实就是这样。”
方向的态度和语气都很认真,陈忠孝觉得他不像是在撒谎。虽然方向给出的理由确实有点儿像是天方夜谭,但考虑到事件本身本来就无法用常理来解释,这样一个理由,说不定还真就是事实的真相。
略微思索了片刻,陈中笑继续问道:“你给出的这个理由,确实很难让人相信,不知道你有没有办法证明?”
“上次执行任务的过程当中,我的表现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
“确实有些道理,我们这次对你展开审查,就是因为你在执行任务过程当中的那些特殊表现。但这些还不足以充分证明,我希望你能够提交更加直观的证明。”陈中笑略微沉吟了一下,“你所说的平安符应该还在你这里吧?”
“我朋友送给我的那一块平安符,因为使用过度已经破碎了。”方向实话实说。
“那就太遗憾了,如果你那块平安符还在的话,完全可以用来做一个实验,这样的话,很容易就能证明你所说的是真是假了。”陈中笑的语气中满是惋惜。
“那你还能从你那位朋友手中再要一枚平安符吗?”陈中笑满含希冀的问道。
“前两天我去看望他,我那位朋友听说我的平安符已经破碎了,他又重新送给我一枚。”
陈中笑的眼中顿时露出了惊喜之色,“这么说,你现在就有这么一枚平安符是吗?这样的话,我们就能做一下实验,你说的是真是假也就能证明了。”
“虽然道理是这个道理,但我必须得事先说明,做实验的代价非常高。我朋友说了,他送给我的平安符是最高等级的平安符,能够让我避免9次死亡危机。如果用来做实验,那么9次保命的机会就变成8次了。我那位朋友说,最普通的一枚平安符只能让佩戴者避免一次死亡危机,而这样一枚平安符的价格是30亿人民币。”
这些话都是肖遥提前交代好的,方向遵照他的意思,如实讲了出来。
陈中笑在最初的震惊之后,心情已经很快平复了下来,现在还不能证明方向说的都是事实,但他个人认为方向说的这些很可能就是事实。
想要判断方向说的是真是假,原本很容易证实,只要做一下实验也就清楚了。但现在方向竟然给他的平安符定了一个价格,而且还是吓死人的价格,他就不能轻易做这个决定了。
不管一枚能救人一命的普通平安符是否价值30亿,这种能够救命的宝物,价格肯定低不了。那么珍贵的东西,以他的身份地位还没有权限去浪费。
能够从方向这里问明白原因,他这一次的审查也就可以结束了,至于更进一步的证明工作,等他向上级领导汇报之后,上级应该会有安排。
陈中笑正准备向方向宣布这次的审查可以结束了,李少笑突然插嘴道:“我不得不再次提醒你一句,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会被记录在案,希望你不要信口开河。且不说我们从来没有听说过有关平安符的消息,就算你所说的平安符确实有这种神奇的功效,那我想问问你,一枚普通平安符的价格30亿,这个价格你是怎么得出来的?”
李中笑语气中的讽刺之意非常明显,方向当然能够听得出来,他气愤的说道:“难道你怀疑我在说假话?”
“是不是说假话,你自己心里应该很清楚。”
方向理直气壮地说道:“我当然没有说假话,这个价格就是我那位朋友亲口告诉我的!如果不是因为做一次实验的代价太大,我还真不愿意把这个价格说出来,我就知道你们可能会对这个价格有所质疑,但这就是事实。”
李少笑还想要继续争辩,但被陈中笑给拦了下来,陈中笑说道:“好了,争论这些没意义,这次对方向同志的审查可以结束了。我们会把这次的审查过程如实汇报给上级领导,至于接下来领导还有什么安排,想必很快就会有指示,但这些已经不是我们权限范围之内的事情了。”
“还有最后一件事需要方向同志的配合,你所说的平安符现在带在身上吗?”陈中笑继续问道。
“我一直随身佩戴,您是想看一看吗?”
“我需要拍几张照片附在报告当中,还请你配合。”
“没问题,我乐意配合。”
方向当即把脖子中佩戴的平安符取了下来,放到桌面上。
陈中笑对于方向拿出来的平安符很是好奇,先是仔细看了看,然后又先后拍了十来张照片,这才把平安符交还给方向。
方向原本以为这次突然而来的审查已经过去了,没想到仅仅三天之后,他再次被队长喊到了会议室。
会议室中已经有两位陌生的军官在等待。
队长简单做了一下介绍,这两个人一位姓张,一位姓赵,都是上尉军衔。
队长做完介绍之后,还和上次一样回避了出去。
“请问两位找我有什么事情?”方向直接问道。
赵军官说道:“我们这次是奉上级领导的命令来找你,想要把你手中的那枚平安符借用几天时间,做一个简单的研究,很快就会还给你,不知道你同意吗?”
这枚平安符毕竟是肖遥送给他的,方向有些踌躇的说道:“这是朋友送给我的礼物,我确实有一些顾虑,不知道你们需要研究多长时间,研究过程当中平安符会不会被损坏?”
“最多一星期时间就够了,就是做一下简单的研究。我们知道这是属于你个人的私人物品,研究过程当中肯定会非常在意,绝对不会有所损毁。退一万步说,就算有所损毁,我们也会给予你相应的赔偿,绝对不会让你吃亏的。”赵军官把早就想好的承诺直接讲了出来。
“只要你们能够保证不会损坏这枚平安符,那我倒是愿意借给你们一段时间。”虽然方向心中不太乐意,但面对上级的要求,他也只能妥协。
“方同志尽管放心,最多一星期时间就能给你拿回来了。”赵军官答应的很痛快。
把平安符交出去之后,方向心中一直很担心,没想到时间仅仅过去三天,那位赵军官就把平安符给他还了回来,这倒是让方向很意外。
他原本以为7天时间能够给他还回来就不错了,如果研究不出个名堂来,说不定一两个月甚至更长时间也不一定能够给他还回来。
重新把还回来的平安符戴在脖子上,方向终于松了一口气。如果这一枚平安符是他自己的,就算借用的时间再长,他也没有意见。万一研究人员真的能够研究出一个名堂来,就算让他把平安符捐献出去,他也是可以考虑的。然而平安符是肖遥送给他的,虽然原则上来说,这已经是他的东西,但他绝对不能辜负了肖遥的一片心意,他不能在没有经过肖遥允许的情况下,就弄丢了他的平安符。
重新拿回了平安符,方向心中很高兴。恰好三天之后,他有一天休息时间,趁着这个机会,他再次来到了肖遥居住的酒店。
看到方向过来,肖遥很高兴,说道:“我正准备给你打电话呢,我这边的事情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过两天我就准备回汉州了,临走之前,正好咱们还能聚一聚。你有没有特别想吃的东西?今天我请你吃大餐。”
“这么快就要走了,我还准备多宰你几次呢,既然这是最后一次,那我可得选一家高档饭店才行。”方向想了想说道,“听说上个月刚刚开业的听海阁非常火爆,要不今天咱们去那里吃怎么样?”
“没问题,正好我也没去过这家听海阁,要不要再把你的那些战友们喊几个过来?”
“那我就把他们都喊过来,毕竟是给你送行,人多一点也热闹。”
方向一通电话打出去,最终确定了有三位战友能过来。
他遗憾的说道:“有几位战友出不来,只能拉来三名战友。这几位都是上次你见过的,同时和我的关系最好,其他人我就不通知了。”
“上次见过的你的那几名战友都不错,有这几个人陪我喝酒,那就足够了。曹记者还在不在?你怎么不把她也邀请过来?”
“她去海岛采访了,最快也得明天回来,今天是来不及了。”
方向说着话,突然发现肖遥的脸色微微一变,问道:“你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间神情变得这么严肃?”
“我送给你的平安符呢,你是不是今天没戴出来?我不是告诉你必须随身携带吗?这一点你可要记住了。”肖遥说道。
“你一再告诫我的这些话,我当然不会忘记,这枚平安符就在我的脖子上戴着呢。”
方向说话的功夫,把脖子上戴着的那枚平安符掏了出来。
“你这枚平安符是假的!”
肖遥的这句话,一下子就让方向呆住了,“这怎么可能呢?这不就是你送给我的那枚平安符吗?”
“肉眼看上去确实差距不大,但这并不是我送给你的那枚平安符。我送给你的那枚平安符,所用的材料是百年桃木心,很罕见的一种材料,平常时候难得一见。而你这枚平安符所用的材料,仅仅是普通的桃木,虽然看上去差不多,但效果差远了。另外就是桃木上面雕刻的符纹也是有区别的,你这分明就是机器雕刻的,虽然外观上看不出区别来,但这种机器雕刻的符文根本就不能发挥符纹的真正功效。”肖遥耐心的解释。
“也就是说,我的这枚平安符被人调包了是吗?”
“应该就是这样,这段时间是不是有人把你手中的平安符给借走了?”肖遥问道。
“上级对我的审查结束之后,又派人把我手中的平安符给借走了,说是研究一段时间很快就会还回来,我实在是不好拒绝,就同意了。平安符毕竟是属于我个人的私人物品,我真没想到竟然会出这种事情。研究部门怎么能这么做呢?这也太让人失望了。”这一刻,方向无比的懊恼。
“这未必是研究部门掉的包,就算他们想多留一段时间进一步研究,应该也不会采用这种调包的方式。这无异于巧取豪夺,我觉得这应该是某个人私下里办的事情。平安符太珍贵了,一旦有人相信了你说的那些话,生出独占的心思,并不足为奇。”肖遥分析道。
“那该怎么办呢?我现在就向上级反映,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把平安符给追回来?”方向现在也就只能想到这一个办法。
肖遥摇摇头,“我估计不会有效果,这枚假平安符仿制的非常精细,其他人只能通过照片来分析真假,就算你向上汇报,也很难让人相信你说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