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8dbq精华小說 《漫遊在影視世界》-第六百零五章 不妨搞個大新聞分享-tp0si

漫遊在影視世界
小說推薦漫遊在影視世界
林跃偏头让过钟晓阳打过来的拳,人往前一凑,抬脚提膝用力一顶。
咳~
钟晓阳腹部受创,胃中酸水猛地窜上来,张开嘴巴剧烈咳嗽。
“我最恨别人骂我妈。”
林跃抓住钟晓阳的后衣领往上一拉,又是一拳砸出,正中面门。
钟晓阳吃痛,噔噔噔退了好几步,两手捂着嘴巴,鼻梁红的像火烧,隐约可见鲜血由指缝溢出。
这时围过来的职员扶住他,有相好的想推搡林跃,被他二话不说一拳打翻在地,其他人登时火了,认为他太嚣张,上门闹事不说,还不分青红皂白见人就打。
几个年轻人冲过来围殴,谁想给他连踢带踹,看似毫无章法的动作,却把那些为钟晓阳出头的职员打得鼻青脸肿,有个人还被绊了一下,撞在斜后方办公桌上磕破了头。
“别打了,你们别打了,陈旭,陈旭……”钟晓芹在后面急得直跺脚,想上前去拉架,却不知道被谁撞了一下跌倒在地。
“停手,都停手!”
这时后方传来一声厉喝,弘远集团一方职员吃亏的没吃亏的全都停下来,往后退了半步。
是徐美娇,也就是那位徐总来了。
她的脸色很不好看,狭长的眼睛透着股子冷厉,生气时尤其逼人。
“怎么回事?”
徐美娇没有想到接个电话的功夫事态就恶化到动手的地步,而且看情况,办公室那么多人愣是没打过对方一个,钟晓阳、徐亮、陈正明等人全都挂彩,而那个上门闹事的年轻人脸上很干净,就T恤因为拉扯撕了道口子。
王经纬走到她身边,压低声音说了几句话。
徐美娇瞄了钟晓阳一眼,望林跃阴着脸说道:“我不管你是谁,你跟钟晓阳之间有什么矛盾,现在到这儿闹事,还打伤许多人,你必须赔礼道歉,并对弘远集团造成的损失负责。”
如果没有发展成打群架,她说话的语气会客气很多,尽量选择息事宁人,但是现在办公室好几个人脸上挂彩了,她要是还不拿出一点为员工主持公道的态度,那以后还怎么当领导?
“是你的人要给他帮手,我不反击站着挨打吗?”
林跃话一说完,办公室的门开了,一群穿着保安制服的人冲进来。
“叫保安了?”林跃说道。
“我还报了警。”徐美娇冷冷地看着他,意思是不管你跟钟晓芹什么关系,赶来弘远集团撒野,绝不会有好果子吃。
“赶巧了,我也报了警。”林跃看看腕表刻度:“差不多也该到了吧。”
说完转头看向跟保安一起进来的年轻人:“录下来了吗?”
“旭哥,放心吧,录下来了。”
林跃点点头,说声“好”。
徐美娇看向年轻人手里拿的手机,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做,等警察来了给警察看?明明是他上门闹事的好不好。
“谁报的警?”
说曹操曹操到,这边保安才把林跃围住,前门便被三名警察推开,领头的一杠两花走到人群中央,目光扫过徐美娇身边挂彩的公司职员,最后落到神情萎靡的车手身上,注意到大腿上的刀伤。
林跃说道:“我报的。”
“你报的。”
“对。”
“为什么报警?”
“……”
林跃说了一段话,一段弘远商厦物业大厅职员全部一脸懵的话。
徐美娇心肝儿一颤,知道事情大条了。
……
正当防卫。
严格意义上讲,别人拿刀砍你,翻手将对方捅死不应该被追责,然而实际处理过程中,除非事情闹得很大,需要考虑舆论影响,一般情况下就是谁受伤谁有理,对普通人而言,只要你做出有碍和谐的事,就要被敲打。
两名车手伏击林跃不对,但是林跃大闹弘远商厦物业是不争的事实,在法律上讲这叫寻衅滋事,扰乱社会治安。
于是车手给关了,他也给关了。
现在处理结果还没出来,但不管派出所这边的处罚决定是什么,弘远商厦物业大厅受伤职工的医药费是必须要赔偿的。
陈屿见到他的时候,林跃还在派出所蹲班房,没有转移到拘留所。
“你说你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干嘛跟人打架呀?”
“钟晓芹没告诉你为什么吗?”
“没有呀,她就打电话说你被警察抓走了,语气听起来不怎么高兴。”
林跃心想自己把她那位贴心的弟弟打成那样,还到她的公司闹事,她能高兴就怪了。
“这件事你别管了。”
陈屿说道:“你是我弟弟,我怎么能不管呢?”
不对呀,电视剧里陈旭因为卖假鞋给抓局子里去,陈屿一脸嫌弃的样子,怎么到了自己这儿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林跃很快醒悟过来,电视剧里陈屿是恨铁不成钢,他作为电视台新闻栏目编辑,自认为要做惩恶扬善造福社会的事,可是亲弟弟居然卖假鞋,还给警察抓了,丢人不?不仅觉得丢人,心里还惭愧。
但是现在情况不一样,自己闹事打群架,那也是想要讨个公道呀。幸好自己没事,万一昨天晚上给车手伤了,他这当哥的还不急死呀。
林跃把昨天发生的事情一说。
陈屿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他不是钟晓芹那种傻白甜,很清楚派出所还没有做出处罚决定意味着什么,关还是不关,关多久?赔钱还是不赔钱,赔多少钱?那就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了。
按照林跃的说法,钟晓阳是个有钱的富二代,那么跟他一起玩儿机车的人肯定不是一般家庭的孩子,有点儿钱还不算什么,要是家里有权,那就麻烦了。
他跟陈旭在那些人面前算什么?屁都不是。
“你说你怎么就这么鲁莽呢?去弘远商厦闹事前也不跟我商量一下。”
林跃说道:“跟你商量你还会让我去吗?”
陈屿不说话了,这事他要知道了肯定拦着啊,虽然陈旭昨天的遭遇是挺危险的,可最终结果有惊无险不是,现在可好,就为了揍钟晓阳一顿,事情整这么大,不值得呀……
“你不是说你拷贝了停车场的监控视频吗?这样,让你朋友把它发给我,我看看能不能提交上去做一期节目。”
林跃愕然:“你这样做不是更加激化事态了吗?”
陈屿说道:“没办法,现在事情已经这样,只有曝光度提上去,你才能得到最大限度的保护和关照。”
“民意是最大的保护伞吗?”
“天知道你惹的那几个富二代有多大能量,现在也只能这么办了。”
“我可不只惹了富二代哦。”林跃似笑非笑地说道,但是他没有多做解释,按照陈屿说的,将朋友张喜军的联系方式说了出来——他的手机被警察收走了,不过关于这件事的视频资料另有备份。
陈屿没有想太多,记下他说的号码后又找到负责警察问了一下情况,完事以最快速度返回电视台,同时跟张喜军取得联系,拿到相关视频资料。
一个小时后。
陈旭将整理好的视频与文字材料递了上去。
又过去一个小时。
他在办公室见到了栏目组制片人陈姐。
她把他花了将近一小时整理好的材料往桌子上一丢:“这个案子我不批。”
陈旭说道:“这也算是咱市发生的新鲜事了吧,话题性有,思考性有,矛盾冲突也有,而且贴近民生,反应群众生活中遇到的实际困难,为什么不能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