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73u5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都市逍遙邪醫 txt-第4241章 不會兩敗俱傷閲讀-wl9bi

都市逍遙邪醫
小說推薦都市逍遙邪醫
墨子衡四面八方的空间,就像是一块巨大的豆腐,被剑气与火焰交织而成的大网,切割成一个个豆腐块。
网格之中,火焰熊熊!
这种情况下,别说是一个大活人,就是一只蚊子都不可能冲到墨子衡的身旁,想到冲到墨子衡面前,唯有以力破法。
撕拉!
火焰大网,被撕开一个巨大的口子,然而依旧没有见到林辰的身影。
墨子衡脸色变了变,眼神也变得警惕起来,对方虽然还没有施展什么强绝的手段,但眼前的一幕,已经说明对方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都不是自己能够小觑的。
轰!
他后方的空间炸裂。
林辰出现在他的身后,轩辕枪直指他的脑袋!
墨子衡仿佛早有防备,瞬间转身,一道璀璨的紫色剑光从他袖口飞出,与轩辕枪枪尖撞在一起。
轰隆!
剑光粉碎!
墨子衡倒飞出去,停下来时,他一张脸涨红,手中握着一柄紫金色长剑,长剑的剑尖在颤动,发出剧烈的嗡鸣声。
原来刚才的一瞬间,剑光被击溃,他只能选择出剑挡下林辰的一击。
想到刚才自己还说对方连让自己出剑的资格都没有,而眼下一交手自己就不得不出剑,墨子衡脸上一阵滚烫。
刚现身的林辰,背后的“太烛魔翼”扇动,施展“幽冥魔踪步”,瞬间出现在墨子衡的面前,轩辕枪怒劈!
轰隆!
简单的一击,却带着似乎要将天地毁灭的威势!
虽然不知道对方的实力如何,但既然对方能杀黎陌,林辰自然不会有半点松懈,若是阴沟里翻船,那是要赔上性命的。
‘这家伙好可怕的速度!’
墨子衡心神狂震,不过他的反应,也要远比寻常至尊境巅峰快得多,身体化作火焰极速后退的同时,一剑刺出,剑气与火焰齐出,化作一朵盛开的莲花,又像是一面巨大的盾牌,挡在前方。
“御魔剑莲!”
轰隆——
轩辕
枪砸在剑气与火焰交织而成的巨大莲花上,发出一声轰响,莲花粉碎,林辰倒飞出去,身影再次消失。
墨子衡连忙释放神念,想要锁定林辰的气息。
“这小子的气息消失了?不对!应该不是消失,而是我感应不到,是一种隐匿气息的特殊手段?”
墨子衡再次被吓了一跳,尽管不愿意承认,但这家伙的速度的确在自己之上,再加上自己竟是无法锁定对方的气息。
如此一来,敌明我暗,自己岂不是成了任由对方出手攻击的靶子?
轰隆隆——
他还没来得及思考应对的办法,四面八方的空间同时粉碎,无数道枪影把他笼罩起来。
“仙人荡天!”
墨子衡无暇去想其它,只能舞动长剑,抵挡林辰如狂风暴雨般的攻势,不知不觉中,已经陷入被动。
轰隆!
一道黑光从远处飞来,是缠绕火焰的轩辕枪。
魂焰弑神枪!
“吼——!混蛋!你以为就你会施展至尊神技不成?”
墨子衡憋屈到极点,如被逼到绝境的凶兽,一声怒吼,震动这方天地,狂暴的火焰从他体内狂涌而出,身后空间扭曲,衍化出一颗颗星辰,化作一方世界!
我为世界!
“剑气茫茫仙魔路!”
他手中的长剑飞出,瞬间出现无数剑影,似真似假,已经分不出哪柄剑是真的,又似乎所有剑都是真的。
任何一道剑影,都能杀敌,那么真与假又有什么差别?
飞出的长剑与剑影冲向轩辕枪,犹如一条长河,天地间凭空出现可怕的声音,似狂笑,又像是在大哭,诡异到极点,可怕到极点!
轰——!
轩辕枪与剑河相撞,产生可怕的爆炸,狂暴的能量余波涌向四面八方,地上的黄沙瞬间湮灭,就连空间都为之扭曲!
林辰抓住倒飞回来的轩辕枪,道:“你的实力,放在至尊境巅峰,的确算得上是佼佼者。但这点实力就以为同阶无敌,未免太看得起你自己,或者太小瞧
天下人!”
墨子衡恼羞成怒,冷冷道:“少说些有的没的!还有些什么本领,就施展出来给我瞧一瞧。我还有压箱底的底牌没拿出来,倒是要看看,你能不能逼得我全力出手!”
“就如你如你所愿!”
林辰身后空间扭曲,衍化出一颗颗星辰,一缕缕火焰飞出,在他头顶上空不断汇聚,他身上的气息狂暴炽烈,越来越可怕。
没一会儿,他的头上出现一座遮天蔽日的火焰大山,宛若一颗燃烧的黑色烈日!
墨子衡咽了口唾沫,这座大山出现的一瞬间,他心中涌出强烈的惊悸,色厉内荏道:
“这是什么级别的至尊神技?说出来,我施展想同级别的至尊神技和你交手!不然的话,我施展更强的至尊神技收拾你,估计你还不服气!”
林辰面无表情:“上品至尊神技——‘天焱冥王山’。你如果能挡下这一击,我自然会拿出真正的本事来和你交手!”
上品至尊神技?
墨子衡脸皮抽了抽,竟然还真的让自己给猜对了,怪不得气息如何可怕!
自己那么受“大自在神教”器重,才得到一门上品至尊神技作为底牌,结果呢,这小子竟然也会一门上品至尊神技,而且还说,自己能挡下来,才会拿出真正的本事和自己交手?
他吗的上品至尊神技都施展了,这还不是真正的本事?
眼见火焰大山就要朝自己飞来,墨子衡忙道:“等等!我觉得我们没必要打下去,不然的话,两败俱伤,对谁都没有好处!”
“两败俱伤?”林辰摇头,“你放心,不会两败俱伤,受伤的只有你一人!”
墨子衡心中破口大骂,我放个屁的心!
他见对方没有急着出手,也明白对方并不想和自己死斗,毕竟在没必要的情况下,谁也不想多一个来历不明的强大敌人。
沉默几秒后,他冷冷地说道:“你要搞清楚,可不是我怕了你,只是我觉得实在没必要和你斗下去。”
说完,他将手上的空间戒指摘下,扔给林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