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w24k好看的玄幻小說 寒門禍害-第1720章 暗鬥無處不在4熱推-ujawo

寒門禍害
小說推薦寒門禍害
众人的目光纷纷汇集到吴山身上,都是想知道吴山青睐的是哪个士子的试卷。
吴山面对着众人的目光,显得理所当然地道:“此次试题难度不大,故而难以彰显士子最真实的水准,今前十位士子既然难分伯仲,那么……当以会试的成绩进行排序!”
按会试成绩排序?
刑部尚书黄光升等人听到这个提议,却是不由得面面相觑,同时暗暗地佩服吴山的手段高明。
这个提议不仅有效地避开可能遭受到的攻击,而且这看似公允的决定,其实是偏向于林晧然。毕竟会试的排序是按林晧然的愿意进行的,而排在首位的无疑是会元陈经伦。
徐阶脸上的笑容却是僵住了,却是没有想到吴山竟然抛出了这个答案。
这个提议明显是有利于林晧然,一旦真让吴山得逞的话,那么他此次不仅不能“陷害”林晧然,而且自己这个首辅的威信亦要受到削弱。
“我同意这个方案!”
正是这个时候,一个显得虚弱的声音传来。
刑部尚书黄光升等人原本想要看徐阶会如此应对,这个时候纷纷寻声望过去,脸上又是一阵愕然。
咳咳……
坐在椅子上的袁炜脸庞带着病态的苍白,在进行表态后,却是连连咳嗽了好几声。经过今日的一番忙碌之后,整个人明显是萎靡不振的样子。
只是在这个重要的关口,他却是毅然选择加入这一场明争暗斗之中,显得旗帜鲜明地站到了吴山这一边。
此言一出,令到形势发生了巨大的逆转。
当朝次辅袁炜和吏部尚书吴山站到了同一战线,这已经是一个强大的同盟阵营,哪怕是徐阶亦需要好好地掂量一下了。
这……
刑部尚书黄光升等人看到如此的强强联合,却是不免担忧地望向了徐阶,事情已然是朝着徐阶不利的方向发展。
倒不是说徐阶不能一言而决,只是他一种给人营造的是“贤相”的形象,上台喊出的口号是“政务还诸司”。
若是徐阶不顾袁炜和吴山的联手阻挠,执意要将李一迪推上第一备选的位置,那么他一直以来所营造的形象怕是受到损毁。
不过徐阶若是此时选择退让了,那么这里的事情一旦传出去的话,他这位首辅的威信无疑受到一定程度的损害。
正是如此,徐阶此时已然是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处境,却是没有当初将严世蕃置于死地时候的云淡风轻了。
杨博看到了当下形势不利于徐阶,心知这一刻不能再继续观望,哪怕不能够成功,亦要站出来声援这位盟友。
正当杨博想要站出来公开支持徐阶的时候,徐阶微笑地对着众人道:“既然曰静和懋中都是这个意见,在场的诸位如果没有意见的话,那么咱们便按会试的成绩排序吧!”
咦?
刑部尚书黄光升等人看着徐阶像是没事人一般,却不知是就该佩服徐阶的大度,还是该学习徐阶的这一份隐忍。
吴山诧异地望了一眼徐阶,却是选择了沉默。
“我等同意!”
左都御史张永明等人看了半天的戏,知道这场戏到现在是要拉下帷幕了,听出徐阶询问的语气是例行客套,亦是纷纷进行附和地道。
只是经过这么一闹,大家亦是纷纷重新审视这位历来低调的吏部尚书吴山,今日可以说是“宝剑出鞘”了。
“呵呵……范应期的卷子写得太合老夫的心意了,他的卷子不按会试的成绩排序,给他第二的位置可好?”董份充分发挥起厚颜无耻的特性,却是主动讨好地对着徐阶道。
徐阶却是将皮球踢给了吴山,吴山对这个厚颜无耻的董份亦是没有脾气,却是恢复一贯的肃静神情道:“只要首辅大人同意,我个人没有意见!”
左都御史张永明等人看着董份如此做派,当真怀疑范应期其实是他的私生子。
有人取来了会试的榜单,很快就查阅起这十位士子在会试中的名次。
徐阶则是没有凑热闹,显得若有深意地望了一眼林晧然。
他的本意是想要给林晧然制造麻烦,给林晧然扣上一个徇私的帽子。只是却没有想到,吴山为了保护林晧然的声名,却是毅然决然地站出来护犊。
在吴山站出来的时候,他的阴谋其实就已经破产。当朝首辅和吏部尚书因殿试第一备选的事情发生争执,这是一个颇有市场的话题,很容易便引发京城的激烈讨论。
事情在扑朔迷离的时候,大家会引发各方的猜测,但事情经过了充分的传播,那么林晧然便能够轻松地自证清白。
纵使是李一迪成为了状元,大家不会再过多地指责林晧然徇私了,毕竟都已经知道是他徐阶强行将李一迪推到第一备选的位置的结果。
徐阶正是清楚这一点,在吴山站出来的时候,他便已经知道自己的算盘被砸了。只是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袁炜会站出来公然支持吴山。
现在事情发展到这一步,特别是看到吴山表现出罕见的强硬一面,他心里隐隐感到了一丝的不安,发现此人当真比袁炜更具威胁。
工部尚书雷礼站在不远处,却是一直注意着徐阶,在看到徐阶愁眉苦脸的时候,他的眼睛却是闪过一抹幸灾乐祸。
没多会,此次读卷官上荐的十位士子的名次排列完毕!
会试第一名,福建化州府陈经邦。
第试第一百九十三名,江浙湖州府范应期。
会试第三名,南直隶苏州府伊在庭。
会试第七十七名,江西南昌府陈栋。
会试第九十二名,北直隶河间府宋诺。
会试第一百一十六名,南直隶苏州府周铎。
会试第一百八十五名,江西南昌府徐渊。
会试第二百一十五名,北直隶池州府汤希闵。
会试第二百三十四名,江浙嘉兴李自华。
会试第二百七十三名,浙江杭州府冯子京。
……
从这前十名跟会试成绩的对比可以看出,除了陈经邦和伊在庭强势地杀入前十外,其他八位在会试的名次都是偏低,充分反映出此次殿试选人跟林晧然会试选人存在很大的分歧。
在敲定了所有人的排序后,除了徐阶和袁炜留宿于西苑外,其他十一位官员则是纷纷离开西苑。
次日上午,春光明媚。
众读卷官一起来到了万寿宫门,后面还跟着陈经邦等十位被选中的士子,他们显得又是紧张又是兴奋的模样。
虽然他们的名次还没有最终敲定,但只要在皇上面前不要表现得过于失礼,那么他们至于能得到一个翰林庶吉士的身份,而状元则从他们十人中诞生。
咳……
林晧然听到陈经邦和伊在庭在后面窃窃私语,便是轻轻地咳了一声,同时转过头给他们二人一个充满威严的眼神。
跟着年龄无关,他现在已经是名正言顺的老师,哪怕他真的打骂徐经邦和伊在庭,两人亦是不敢有半句怨言。
徐经邦和伊在庭在听到这个轻微的动静后,亦是惊若寒蝉般,老老实实地低着头望着自己的脚尖,担心刚刚的举动已经给老师留下了不好的印象。
按着殿试的流程,今日徐阶领着众官员前来万寿宫复命,先是在殿中进行“读卷环节”,而后则是按名引见的小传胪。
没过多会,身穿蟒袍的徐阶从万寿宫走了出来,只是眉头显得紧锁着。
董份见状,当即迎上前进行询问。
徐阶却是站在两级台阶处停了下来,对着众人神色复杂地道:“皇上口谕!”
“臣等领旨,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包括上前的董份在内的官员,则是规规矩矩地跪下来道。
林晧然心里还是惦记着自己的门生,却是故意慢半拍跪下,发现竟然还真有一个是站着的,差点没气得吐出一口老血来。
徐阶面对着跪在地上的人群,然后一本正经地负手朗声道:“今科士子满腹经纶,乃栋梁之材也,尔等臣工所选之卷,甚得朕心!读卷和小传胪乃繁文缛节也,金榜前十按臣工所拟名次即可,钦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