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oc32優秀都市小說 繼承兩萬億 線上看-第二千零九十一章 陰謀,危機看書-ue1gf

繼承兩萬億
小說推薦繼承兩萬億
雅米、娜迦莎离开后不久,白小升也离开了暴雨公司,不过却并不是回住处去准备晚宴。
晚宴的事,白小升交给林薇薇、雷迎去办,而他,有更重要的事去做。
明日,爱莎皇室商务访问团就要离开纳典。
今天,白小升要去见见查理小王子以及克劳德先生。
一来,是送行。
虽然商团明天才离开,但真到了那时候,再见面就会变得非常繁琐,非常的不方便,所以白小升想提前送别。
二来,白小升这几日从未断过与克劳德先生私下会晤,俩人已经谈拢了许多商务事宜。
今天,算是收尾。
白小升也把爱莎皇室也加入到了自己的商业计划当中,凭借爱莎皇室在全欧影响力,还有各种商政资源,足以让白小升在欧洲的商业实力如虎添翼,行事如乘风而起。
财力方面,算上白小升那些私人企业、商盟同伴、友好财阀家族,粗略估量,便是米卢特洛斯家族他都能正面硬钢!
除此之外,白小升希望在北欧的一切商业行为,明面上都打着爱莎皇室的旗号,如此一来,可以最大限度减少不必要的麻烦与阻力。
当然,幕后主持的,必然是白小升自己。
在最初见识过白小升能拉到的商界资源后,爱莎皇家商团团长克劳德第一反应就是震惊,深深震惊。
东方商业巨头,各洲华裔大族,遍及全球的商业团体……
白小升竟然都能驱动,这是何等可怖的商业影响力,便是爱莎皇室都没有这等能耐。
“既然白先生你有如此资源,为什么还要屈尊于振北集团,做一个小小副董呢?!”
克劳德甚至当面提出这么个疑问。
若是之前,白小升振北集团副董身份让克劳德高看,那了解过白小升暗中掌握的资源后,他便觉得振北集团一个区区副董,实在是配不上白小升的。
若是白小升自己站出来单干,凭借如斯资金、人脉、资源,他甚至能拉起一个世界级财团出来。
这等事,简直就让人匪夷所思,乃至骇人听闻。
白小升面对克劳德的疑问,只是一笑,给出的解释是:一切都是朋友抬举,他只不过在帮忙罢了。
这种轻描淡写的话,克劳德自然不信。
不过他也没有再问,当即表示会直接向女王递交报告,全力促成此事。
毕竟这对爱莎皇室而言,也是一场百年难得一遇的商业机遇。
白小升还表示,关于他的一切,请克劳德先生代为保密,非必要时刻,他不愿为外界所知,所累。
克劳德当时就拍着胸脯,以自己荣誉保证,绝对会守口如瓶。
……
今日,白小升独自一人到了皇室商团驻地,很顺利见到了查理小王子、克劳德先生。
与俩人一番道别后,白小升还把一部分对接工作亲自交给克劳德,涉及到的,都是一些暗中已经进驻欧洲的大集团、大企业,还有知名家族门阀。
克劳德粗略浏览后,心中也是吃惊,当即对白小升表示会尽快着手去办。
同时,他也转告白小升一个消息:
女王表示皇室会倾尽一切资源配合白小升的商业行动,自己也奉命成为白小升的专属对接人。
堂堂克劳德先生,北欧传奇商人,爱莎皇室爵位获得者,居然成了白小升的对接人,这消息若是传出去,足以轰动整个欧洲乃是世界商界。
不过注定,这是一个不会被外人知晓的机密。
“白先生,我给你的私人号码,会二十四小时开机,你可以随时随地联系我,我会为你提供皇室所拥有的一切资源!”克劳德甚至微笑着,如同老管家一般,一手抚胸致意,“愿意随时为你效劳。”
“这我可受不起,克劳德先生。”白小升赶紧闪开,一笑道,“愿我们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克劳德微笑中眼眸明亮。
从爱莎皇室商团那边离开,白小升这才直奔自己住所。
眼下距离晚上与雅米、娜迦莎约定的吃饭时间,只剩下不到两个小时,事情办完,白小升也是轻松多了……
……
在白小升忙碌的同时,远在大洋彼岸的集团总部,同样也有人没有闲着。
温言坐在自己办公室的办公桌后,伸手轻轻揉捏眉心。他看上去脸色憔悴了许多,也似乎很乏累。
阮语从门口走过来,来到温言身后,伸出一双纤白柔荑,轻轻帮着他按揉太阳穴,舒缓精神。
刚刚,阮语代温言送走了罗勒。
这位新副董本来是在“负伤”休息中,结果白宣语、白小升他们一走,他又“活”过来重新上班。
这背后,自然是董事局主席佩罗斯的逼迫,罗勒也没得办法,坐轮椅也得来。
温言其实不愿意跟罗勒这种人共事,见识过太多的聪明人,总是觉得这种人的智商不够。
不过好在,罗勒不过是个传声筒而已,传达董事局主席佩罗斯先生的意思。
就在白宣语、白小升他们离开之后,温言暗地里见过佩罗斯一面,密谋了许久,敲定了一个可以说耸人惊闻的计划。
长期以来,白宣语以及各位副董,就是董事局入主管理层最大的阻碍,不过温言卧薪尝胆这些年来,已经取得了其中大半的支持者,最硬的骨头也就剩下白宣语还有李韵元,以及一二位副董。
这里面,李韵元等人还好对付,毕竟是副董,不能硬撼规矩。
但白宣语绝对是最难搞定的对象!
董事局想要进管理层,温言想谋董事长的位子,白宣语都是最大阻碍,他必须被移开!
可是动一位代理董事长,没有正当的、足够的理由,便是董事局都做不到。
毕竟谁也不能保证那位失踪已久的白振北老董事长,也是集团最大股东,什么时候会再度出现干预。
所以,温言跟佩罗斯敲定计划,利用这次世界商界震荡,搞掉白宣语!
只要白宣语犯下重大失误,或者让集团陷入巨大麻烦,就有借口弹劾他,要么激他引咎辞职!
温言甚至跟佩罗斯敲定了一个可怕的共识,必要的时候可以利用米洛特罗斯家族、弗克林家族力量,引外力来驱逐白宣语。
就算集团遭受一定损失,也是可以接受的!
自打那番密谋之后,温言就越发变得有几分不似他了。
整日沉默、发呆,眉头时不时会紧锁一处,目光也时而深沉,时而发狠。
阮语其实很担心温言的精神状态……
回归眼下,一番头部按摩之后,温言向后一扬手,示意阮语可以停手了。
阮语便顺从地住了手,轻声问道,“你要喝点什么,红茶安神,怎么样?”
温言点点头,看了看阮语,挤出一个笑容。
他的神情都有几分憔悴,想来这些日子也是吃不好睡不好。
有些决定一旦下了,非但伤神,也伤身。
阮语有几分担心地看着他,目光温柔,旋即一言不发去那边的吧台沏茶。
这屋里没有外人,隔音又极好,阮语又是温言绝对放心之人,对机密知之甚多。
故此,温言轻声道,“你觉得……我这一次是不是有些过了?”
这句话说得很轻,轻到更像是在喃喃自语,轻到如果阮语一不留神,甚至可能听不到。
在吧台操作的阮语动作微微一顿,旋即又恢复正常。
就在温言以为她没有听到,而自己又不打算再说之际,阮语温柔的声音传来,“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
温言看向阮语的背影,目光呆滞片刻,挤出一个笑容道,“你不觉得我这个人太功利,为了目的不择手段吗?”
这句话,温言更像是在叩问自我。
如果说跟董事局合作,谋求代理董事长职位,他还可以告诉自己是为了理想。
那么不惜借用像米卢特洛斯家族、弗克林家族这般外力,来算计白宣语,算计自己人,这就确实有点超越底线……
有些事,温言做了。
现在他有些后悔,觉得不应该,可他又控制不住自己,停不下来。
为什么代理董事长不是自己?
他明明可以带着集团走上新的高峰!
过去几年里,这两个念头无时无刻不在折磨他。
他可以伪装,可以表现的自己无所谓,表现的自己毫无功利心,但无数个夜晚之下,独自躺在床上,在关了灯的黑暗里,他还是会睁开眼睛,盯着黑暗中的房顶,再问“为什么,不是我!我可以做到的!”
想的多了,他也开始控制不住自己。
而今走到了这一步,温言是焦虑、懊恼、悔恨,同样也是兴奋、期望、心火炽热。
如此往复的情绪,让他变得神经衰弱。
面对温言的问题,阮语没有急着回答,而是端了一壶茶回来,轻轻放在温言手边。
随后,阮语面对温言的目光,方才笑道,“我的眼里没那些世俗对错,只要你喜欢的,什么我都会支持你!”
对错又如何,是非又怎样。
一个女人眼里,她喜欢的男人要怎样便怎样!
如此一句话,一个眼神,暖了温言的心。
他伸手握住阮语的柔荑,放在自己额头上。
阮语温柔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
下一刻,温言松开了阮语的手,眼神坚毅明亮起来。
他站起身,走到落地窗前,俯瞰大都风华。
“不喝茶了,阮语,给我倒一杯酒来,威士忌!”
“好。”阮语一笑,柔声道,迈步走向酒柜去倒酒。
温言看着窗下风景,川流不息的车水马龙,小如蝼蚁的过往行人。如果甘于平庸下去,跟他们又有何异,那自己站的这么高又是为了什么。
“走出第一步,已经没有回头路了!我会赢的!”
温言抬眼看到玻璃上倒影出来的自己的身影,与自己对视,继而自言自语道,“第一手棋,应该已经有结果了吧。”
……
与此同时,南美上空,一架私人飞机上,白宣语正在看堆积如山的文件。
他已经有了很重的黑眼圈,甚至时不时地会打呵欠。分派出去的几人里,他的工作最多,最累。
白宣语刚刚解决完一地的危机,现在马不停蹄要赶赴下一个地点。
就在这时,他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
白宣语眨了眨有些酸疼的眼睛,拿起电话接通。
打来电话的,是刚刚离开那座城市的集团产业总联络人。
“董事长,事情不妙了!”
短短一句话,瞬间让有几分疲乏的白宣语精神提了起来。
听完事件缘由,白宣语不由得眼神凌厉起来。
“你说什么,咱们的计划安排被外泄了!”
这可不是小事情,而是大问题,甚至是大危机,便是白宣语都不由得心脏一顿。
在刚刚离开的城市里,白宣语布下一子,关乎着整个南美事业部在此番动荡中形势走向。
一旦泄露出去,外面那些商界老狐狸怎么可能看不出!
这就是让振北集团南美事业部千百家大企业暴露在群狼之口,在如此动荡之中,旁人岂会放任这种便宜!
白宣语额头的汗也沁了出来。
“这是怎么回事,那计划怎么可能被泄露!”白宣语对着电话惊怒喝问。
“董事长,是我办公室的一个秘书……他人已经失踪了……”打电话的人有些紧张,结巴道。
白宣语脸色铁青。
有些布局已经开启,难以瞬间刹车,不管缘由是什么,这初步损失是跑不掉了,首批牵连企业不下百家!
在电话里说不清,白宣语只沉声道,“启动紧急预案,进度方面能暂停多少是多少,我马上回去!”
挂掉电话,白宣语直接呼喊自己秘书。
秘书刚去茶水间为白宣语泡茶,就听到一声声疾呼频频传来,吓得他赶紧跑回来。
“董事长,什么事?”
“让飞机回去!”白宣语脸色铁青沉声道。
“啊?”秘书闻言一愣。
他们可是刚飞入一国,这还在半路上,回去?怎么回去?
“我说,让飞机备降,往回飞!”白宣语厉声大喝。
秘书这才知道事态严峻性,赶忙跑去找机组。
白宣语脸色铁青坐在那里,眼神微眯,口中低沉自语,“怎么会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