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32f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港樂時代-第428章 知否世事常變鑒賞-taikr

港樂時代
小說推薦港樂時代
雨过天净。
香港,还是原来的那个香港。
在这座城市里,无论昨夜发生过什么风波,受过什么重创。
当太阳升起的时候,人们把伤口裹好,照样若无其事地投入工作。
数百万这样的人付出血汗,这座城市,它怎么会不繁荣。
卢东杰早上去接小女朋友上班,既然昨天答应,失言可不好。
钟小妹一上车就忍不住打了哈欠,“横风横雨还要上班,真是可怜呀。”
卢东杰笑了一笑,不做声。
钟小妹扬扬下巴,忍不住邀功地说,“昨晚我们全家都收看新剧呢。”
卢东杰不禁好笑,“你不看自己台的节目,还收看敌台的,想当叛徒呀”
钟小妹表情娇俏起来,“我爸妈是无线电视的忠实观众,要不是我,他们才不看呢。”
卢东杰随口搭了一句,“那你们看完后有什么感想?”
钟小妹嘻嘻笑起来,“一般般,不过我妈还赞你唱歌还可以哦。”
卢东杰一怔,随即笑道:,“是吗,就这样啦?”
钟小妹白了他一眼,“那你还想怎样呀?”
两人一路笑谈回到电视台,然后各自回到自己的岗位上。
今天有一场重要会议,他不想缺席,所以也要按时回电视台。
会议室里有一张长方圆形大桌子,一尘不染,各方人马陆续坐下。
今日参加会议的除了各部门负责人外,整个节目部的制作编导团队都在。
九点半开始,会议室的大门一关,所有人都有一种与外界隔绝的感觉。
今天召集大家来开会的议题,主要围绕着剧集制作的工作来展开汇报。
本身佳艺电视播映时间不多,还要除去一些电视教育节目和政府机构节目。
东占一段,西切一块,留给属于自己的节目时间段其实并不多。
尤其是电视剧集是佳艺电视当前的重中之重,它关系到电视台收视率以及广告收入。
在晚上7点到9点半,这是电视业内标准的黄金时间。
此时正好是下班吃饭休息的时候,一家人齐齐整整坐在一起。
换而言之,这个时候,正是全香港收视人数最多的时间。
谁能在这个时间段,以优质的节目吸引观众的收看,谁就能获得广告商的青睐。
三家电视台,无论愿意与否,都必须参与到这场争夺收视率的斗争中。
佳艺电视更是没有任何选择,这关系到生死存亡,容不得半分退让。
佳视总经理林秀容清清喉咙,微笑着说:“九月是我们改守为攻的开始,各位都是参与者和见证者。”
他停了一停,“昨晚新剧首映前风急雨大,也犹似我们面临的局面,一切惊险未知。”
林秀容的说话风格不紧不慢,给人一种稳坐钓鱼台的印象。
卢东杰坐在他的左侧,双手交叉合着,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
林秀容接着说:“但是在艰难中,我们终于打出了一记漂亮的还击,这是值得高兴的。”
他说完带头鼓掌,然后全场都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
昨晚佳视首播「义薄云天」剧集,终于结束了在黄金时段重播武侠剧的尴尬局面。
九月是过渡时期,内部人事变动未有明朗化之前,一切都采取守势。
甚至在晚上的黄金时间,以重播武侠剧来垫档,不推出新节目。
虽然佳视处于「挨打」的,丽的和无线仍未敢轻敌,仍然采取步步紧逼的打压态势。
电视台的暗斗激烈,生怕别人脱颖而出,便不惜想尽办法先行「按住」了
在无线电视和丽的电视的双重夹击之下,佳视的局面是如何严峻可见一斑。
在这种艰难情况下,佳视终于迎来了反击,总算是振奋人心消息了。
林秀容朝下面自信地说:“虽然具体收视率报告要等一段时间,以目前收到的反馈,我可以肯定这部剧足以挽回之前损失的收视观众。”
其他人听他这么言之凿凿,心里也终于可以稍微扬眉吐气一下了。
收视率报告至少要等一个月,这是一个持续性地的调查,不是一晚两晚就能决定。
以现在的调查统计手段,绝无可能在当晚播映,第二天就拿到收视率统计报告。
持有这种无逻辑的想法,完全是想当然了,只存在小说情节中,当笑话看。
林秀容站起来微微致意,“在此,我要对参与这部剧制作的台前幕后,所有的工作人员表示感谢。”
现场再度响起了一片经久不息的掌声,人人脸上都开始洋溢笑容。
林秀容的这番姿态做得很足,不少人都被这新任总经理的风度所折服。
还有人有意无意往坐在他下首的卢东杰偷偷打量,心里不由暗暗佩服。
要说目前幕后的最大功臣,莫过于是他了。
先抛开剧情不谈,这部剧其中的两首曲,确实给人非常深刻的印象。
一首磅礴大气的「义海豪情」,一首柔情感怀的「双城记」。
这么一刚一柔的血色浪漫,这么巧妙的首尾安排,给这部剧润色大半。
「义薄云天」才播映了第一集,故事剧情都没展开,谈不上有什么热度。
因此今日很多人在讨论这部剧的时候,更多只会谈及着两首歌。
毕竟卢东杰和徐小凤的歌迷可不少,很多人都冲着他们两人来支持的。
卢东杰脸上虽然也笑着,但心里并不见得有如此乐观的看法。
昨晚他也看完了第一集的剧情,按照他的推断,对此其实并不太看好。
在黄金时间,佳艺电视的「义薄云天」,要对标无线电视「家变」。
说实话,但要真正和无线电视争夺收视率,这部「义薄云天」根本不是一个重量级的。
无线电视凭借其强大的收视惯性,和大卡士制作阵容,完全可以甩对手几条街。
林秀容这番鼓舞人心的话,除了让他们重拾了信心,也有收拢人心的意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