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xum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樓乙-第兩千九百八十七章 崮命血陣分享-lfoia

樓乙
小說推薦樓乙
楼乙立于北城上空,在他面前同样站着四位黑衣人,这四人不发一言形似枯槁,佝偻着身躯,双臂向下垂着,楼乙目光扫了这几人一言后,立刻便将目光看向了远处。
在这四人的后方,有着许许多多的黑衣人,只是令楼乙感到奇怪的是,他们距离这四人的距离都非常之远,这显然有些太过不合常理了。
虽说冲锋陷阵之时,往往将军带头冲锋,会极大的提振士气,身先士卒也被广为赞扬,但是真正的战场之上,作为主帅更应该有清醒的头脑跟判断,坐镇中军指点乾坤。
看那些远远避开这四人的黑衣人,给他的感觉就是这些黑衣人在惧怕着此人,那么这四个人身上究竟有着怎样诡异的秘密呢?
楼乙饶有兴致的扫过这四个佝偻着身躯之人,他们自身的修为似乎并不高,至少不如如今的自己,但是他们却敢直接出现在这北城之前,出现在自己面前,那么必然是有什么看家的本事了。
楼乙调整了一下呼吸,并在身体表层覆盖了一层由农神茶树灵气所包裹的护体罩,因为他觉得这四个如同干尸一样的家伙,实在看着有些危险。
咔~
咔咔咔~
就在这时那四个形如枯槁的家伙,突然一个个活动起来,只是那感觉看起来并不像是人,更像是傀儡机关的存在,他们的手臂以及脑袋都呈不规则的扭动,看着就让人不寒而栗。
但是楼乙很清楚这四个家伙都是人,并不是什么傀儡机关,因为他能够看到他们体内流动的魂息,只不过寻常之人的魂息乃是白色的,而他们的却是褐红色的,并散发着一股不祥之气。
突然这四人中的一个,抬起自己的手臂,放到了嘴边,猛地一口咬了下去,楼乙两眼一瞪,这家伙竟然在自己面前自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一口咬的极其狠,甚至楼乙都听到了骨头碎裂的声音,甚至那人将咬下来的血肉直接吞入了腹中,用极其沙哑的声音说道,“美…美味啊~”
咚!
咚咚!
咚!咚!咚咚咚!
楼乙听到那人的心脏发出打鼓一般的声响,这声音实在是太不寻常了,不仅响亮而且显而易见,楼乙看到那人的胸口位置夸张的起伏着,就像是煮粥之时冒气的那种巨大的气泡一般。
没多事对方的身躯就开始发生剧烈的变化,首先是他自己咬掉的手臂上的肉开始快速增殖,并从伤口处蔓延而出,反向包裹住了他的身躯。
那原本佝偻的身躯也在瞬间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就像是一个将死之人忽然化作了一头可怕的血暴魔猿。大夏中文网
不仅是他,就连其余的几个也做出了同样的事情,他们转瞬之间便彻底的改变了一切,四周狂气与血气交织弥漫,令楼乙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一阵腥风袭来,最先变身的家伙瞬间向其冲了过来,他那满是蠕动肌肉的手臂,便得比楼乙整个身躯都要庞大,尤其是那诡异的拳头,完全就是骨头在外肉皮在内的模样,且骨骼呈漆黑之色,看上去异常的坚硬。
腥风袭来夹杂着可怕的压强,从楼乙的头顶呼啸而过,楼乙躲过了这致命一击,却被紧接着袭来的劲风吹得身躯摇晃不停,他看着对方腹诽道,“怎么跟磕了药一样,变得如此威猛了……”
对方的攻击极为猛烈,楼乙尝试着用手中的兵刃转向对方身躯,结果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当其手中的月朗星稀将那家伙的手臂斩断之时,断臂之间竟然迅速增值再生,使得断臂重新接回到了远处,而且比之前更粗壮了一些。
楼乙看着对方明显长了一截的手臂,眉头微微蹙了起来,而就在这时另外三个怪物一样的家伙,也一并冲了过来,他们就像是不怕疼不怕死的傀儡一样,不进行任何的躲避,只知道追杀楼乙。
楼乙用手中的兵刃,斩断了他们的头颅,斩断了他们的身躯,切下了他们的四肢,甚至将他们的身躯分割开来,但是就是没办法杀死他们四个。
这些家伙明明身躯被切割开来,内脏都被切碎,心脏被分割开来,但是他们就是不死,脑袋被活活劈开,脑浆随之迸裂出来,但这些都没有用。
楼乙不明白这些家伙如此命硬的根本究竟是什么,一时间他陷入了迷茫之中,那四个家伙虽然修为不如自己,可是这种不要命的进攻方式,总还是给他带来了极大的阻挠。
楼乙尝试着甩开这几个家伙,但是很快他就发现,自己所在之地,不知何时被人布下了结界,他一个措手不及,撞到了结界之上,身躯瞬间被冲击力撞得倒退而回,恰好被后方赶上来的这四个怪物围在了中央,巨大无比的拳头,如陨石冲击一般,向着他的身躯狂砸下来。
这要是被击中了,即便是他这般的身躯,想来也还是要受伤的,不过楼乙本身拥有风灵脉,在这关键时刻他动用了柔风百褶,分风图的力量使得他在紧急时刻以极其刁钻的姿势穿过了这些家伙的火力网。
就像是一片落叶在面对数股狂风之时,能够在风中肆意翻滚躲避一样,他借由这几人的拳风最终安然掏出了对方的包围,顺变将其中两个家伙的脑袋给切了下来。
虽然这么做实际上并没有什么意义,但是至少能够暂时令他们失去行动力,毕竟他们恢复过来也是需要时间的。
他们所站的位置表面上看毫无章法,就像是马戏团里围观狮子老虎的人群一样,但是实际上如果仔细去看的话,就会发现其中的猫腻了。
这周围的人群之中共有六个点,是用来稳固这个阵法结界的,那里的人也要比其他位置的更多一些,而且站在最前排的那些人,始终保持着警惕,应该便是在防范自己或是有人会出现打破这个阵法。
只是有一点令楼乙始终都想不通,那就是这阵法结界看起来似乎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能力,只是感觉纯粹就是一种禁锢的结界,楼乙环顾四周之后,突然他意识到了什么,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原来是这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