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7r6優秀玄幻小說 李朝萬古一逆賊 愛下-27.財政還需再整頓讀書-b2vu8

李朝萬古一逆賊
小說推薦李朝萬古一逆賊
修铁路是个花钱项,虽然回报也大,但是这不是还没回报呢嘛。
洪景来自然是回来找管勾宣惠厅的崔正基,朝廷现在还有几个银子?有钱才能启动整个济物浦铁路的项目,进而获利。
但是崔正基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朝廷以前穷的连兵饷官俸都发不出来,地方官靠自筹,京官靠收受赂收孝敬,吃拿卡要。那些在汉阳,还不在权力部门的小京官,一年到头也就是李王过年赏赐的时候见着点荤腥,平时穷的死去活来。
依附在李朝赋税这条线上的蛀虫太多,五倍十倍于正赋的实收钱款,最后到汉阳户曹和宣惠厅官仓的十不存一。
刚刚打掉的京商,别看抄家也老大一笔,不过是整条利益线上的蛀虫之一罢了。依附在这条利益线上面大吃大嚼的人太多了,况且这不才把京商按下去,新一年的赋税钱粮能解来多少,还是个未知数,但去年秋末冬初解来的钱款,却已经是开销的差不了多少了。
况且洪景来上台之后,奖赏诸军士兵,然后把汉阳收拢的旧军逐步解散裁撤,都是花了大钱的。人家本来就是世兵,虽说一年十二个月就发两个月饷,但那也是铁杆庄稼对不对。自己干点小买卖,过得挺好。
如果洪景来钱没给到位,他们暴动起来,那战斗力绝对比为李王,为金祖淳,为朴宗庆战斗的时候强上一百倍。为自己的利益拼命嘛,那可不得用尽全力。前不久征发汉阳旧军二千众跟着李禧著去济物浦,那场面别提多闹腾了。
要不是开了饷,怕是当场就能哗变!
别看他们打仗的时候和死鱼差不多,可闹饷的时候,那本事,就差把汉阳南门给你堵上,然后封禁交通,阻隔商旅,和你玩一场大的。
也就是当时李禧著上千水兵在旁边监押着,他们也就嘴上比比一阵,然后心不甘情不愿的,以龟速向“远离”京城汉阳的济物浦地方赶去。
虽然失败者受到处罚是很自然的事情,但是毕竟旧军上万,家属数万人,一个处理不好,还是会造成极为恶劣的影响的。他们还是受过军事操练,有一定军事素养和水平的封建军队官兵,更加轻忽不得。
“所以宣惠厅还能支出来多少银子?”洪景来也不看账,直接问崔正基。
“您要是现在就要,那么库里尚有前次抄没京商的二十万两,暂无需要应支的地方。”崔正基颇有些理财的本事,闪转腾挪,四面支应,反正洪景来一直没有接到说哪里拨款不足,有人闹事的报告。
“二十万?”算下来也有五万两白银了,可是整个工程的造价,不知道能不能支应的下来。
洪景来也没有修建铁路的经验,或者说现在整个世界都没有人有修筑一条长达四十公里的商用铁路的经验,更别说工程造价了。要是是个人就能会工程造价,将来也不用专门上大学学四年了,随便找个会计不就得了。
“但是现下虽然没有需要支应的款项,可是本次别试之后,尚需支应修缮宫殿,以及本场别试的开销,这一关怕是不好过。”崔正基翻着账本,略带一些担忧。
“往后八个月的兵饷和官俸能支应的出吗?”洪景来知道崔正基说的是实话,便也坐了下来,了解一下情况。
“其实不用支八个月,支五个月,本年度的秋税漕粮就解赴汉阳了,那时候国库充盈,一切开销尽可支应。”
“是了是了,只等秋税下来即可。”
“这五个月,兵饷大致无有问题,至于官俸,诸位堂上大监的俸禄由主上的司饔院发放,与下官无有关系,其余官吏的则最多只能支应一半。”崔正基掰着指头,和洪景来大致的估算着开销。
“这么说我的俸禄一直是主上在发?”洪景来这几个月就没歇过,确实一直没关注这件事。
“包括下官的俸禄,也是主上在发啊!”崔正基看向洪景来,心想你未免也太心大了吧。
“家中那点家私,我惯来是一概不问的,应该是娘亲在收纳。”
“虽说也无有多少,但每月支应,也是一笔颇大的款子。”
“主上流放多年,哪来的钱款?”洪景来别人不清楚,但是现在宝座上那位,以前穷的饭都吃不上,那是肯定的。
“主上有宫庄啊!而且您不知道宫庄有多少吗?”
崔正基虽然并不能染指到李王的收入,但是干了这半年的户曹参议、管勾宣惠厅,对于整个朝鲜八道的财政收入,都已经有了一个相对基本的了解。
李王有自己的宫庄田,这事情洪景来是知道的,当年洪景来担任宣惠厅常平佥正,也实际经手过对于下层官吏和士兵的饷俸发放。但是对于正三品堂上官及以上的官吏,也只是简单的知道另有机构发放俸禄。
老娘亲当时全身心都扑在洪景来和小白菜的婚事上面,在她眼里,除了这是正事以外,其他的都不算啥。收了俸禄就放库房里一丢完事,但凡做了堂上官的,还能因为没发那么点俸禄给饿死了?
朝鲜国的财政,就是一团乱麻,除了正经的三政田赋之外,各种东西不少,简直就是他隔壁亲爹大明的翻版。
这宫庄田,和大明的皇庄基本就是一个意思。只不过大明的皇庄没有夸张到随便一个得宠的妃子都能在地方上占据广大庄园的地步。可在朝鲜就是可以的,咱们的大王大妃洪氏就有自己的宫庄田,其他的后宫殿阁主人,概莫如是。
但是占据最多的,还是李王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