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473b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我是佐助》-第803章 靈王 (完)分享-tr75y

我是佐助
小說推薦我是佐助
“不,桐生小姐,你不明白蓝染的为人,以他的性格,既然敢前往灵王宫,就代表他有着极大的把握。”
对于曳舟桐生看不起蓝染,浦原喜助和京乐春水也没有对此多解释什么,毕竟曳舟桐生也是刚知道蓝染,以零番队的高傲,看不起才正常。
而浦原喜助和京乐春水可不一样,他们可是亲自体验过蓝染的可怕的,尤其是这一次,蓝染几乎是把所有的人都瞒过了,如果不是前往灵王宫的动静太大的话。
这样的人物,没有把握,又怎么会前往灵王宫呢。
浦原喜助和京乐春水,其实还有一句话没有说,那就是零番队的人固然实力强大,但是在战斗经验方面,却是有些欠缺的,想一想零番队的晋升条件,这根本就是技术人员的晋升条件,战斗方面成为零番队的人一个都没有。
当然了,虽然其战斗经验有些欠缺,不过这点只有在面对同级别的对手,才会显现出来,而零番队靠着强大的灵压,以及其独有的能力,一般的对手,根本不是其对手。
“蓝染那个混蛋。”此时志波空鹤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很可惜已经晚了,花鹤大炮是可以把人送到灵王宫,不过前提是必须有天柱辇,这可之前通过灵珠核把一护等人送入静灵庭是完全不同的。
没有天柱辇,根本穿越不了灵王宫外层的那七十二道障壁。
”看来只能另想办法了。”既然志波空鹤这边不能提供帮助,一行人,包括志波空鹤在内,很快就再次回到了静灵庭。
“不等在继续耽误时间了,蓝染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看来只能使用那个办法了。”在一番考虑之后,浦原喜助立即下定了决心。
理论上虽然只有天柱辇可以出入灵王宫,不过只要静灵庭这边舍得付出代价,也是有办法绕过灵王宫外面那七十二道障壁的,那就是空间传送,通过开启空间之门,直接出现在灵王宫的入口。
“这个体验可不真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这么多年,零番队难道就没有想到过改进一下吗。”天柱辇的震动非常的大,实力不足者,在里面恐怕都站不稳。
要说尸魂界没有办法改良,是根本不可能的,只能说是零番队为了维持传统,故意不改动。
“这么浓郁的灵子,普通的死神如果来到这里,恐怕第一时间会被这些灵子给压死吧。”在踏出天柱辇之后,感受着周围的灵子状态,佐助心里微微叹了口气。
无论是死神,还是虚,灭却师,在灵子浓郁的地方修炼,都有着事半功倍的效果,但是如果灵子浓郁的过分了,那就完全不一样了,这个时候的灵子,完全就是毒药了。
蓝染能够凭借单纯的灵压,把人压的直接消散,事实上在灵王宫内也有着类似的效果,恐怕只有队长级别的灵压,才能在灵王宫自由的行走,至于副队长,那就要看各自的实力了。
“这样的地方,真是难为零番队的人住了那么久。”佐助在扫视了一下周围的环境之后,微微摇了摇头就向着灵王宫的本殿前去。
“没想到这里竟然也会有人入侵啊。”刚穿过两边都是巨大的白色柱子的表参道,来到石阶下面的佐助,就听到台阶上方有人开口说话,一个拥有黑绿色相间的头发,带着一个宽框太阳镜,肩膀上扛着一把斩魄刀的青年。
二枚屋王悦,浅打的创始人,静灵庭内所有死神的斩魄刀,都是有其打造的浅打觉醒而成的,其对刀非常的热爱,热爱到打造了一批美女斩魄刀作为其亲卫队。
在其所在的离殿内有着多把特殊的斩魄刀,而其中最特殊的一把,就是其现在握着的那把,鞘伏。
鞘伏并不是二枚屋王悦自己的斩魄刀,事实上零番队的成员,斩魄刀对他们的已经没有什么大用了。
按照王悦自己对鞘伏的理解,那就是这是一把失败的斩魄刀,因为其太过于锋利了,锋利到不能有刀鞘的存在,会让以磨刀为生的人没有饭吃,因为鞘伏的特殊性,在平时其只能放在里面有着特殊液体的箱子。
不过虽然是失败品,但是王悦却很喜欢用它,因为其太锋利了,锋利的无坚不摧,王悦曾经凭借这把斩魄刀,一个人解决了友哈巴赫的四个亲卫队。
如果不是友哈巴赫能够复活自己的手下,这四个亲卫队,可就真死了。
“怎么能够话说入侵呢,我只是来参观一下而已。”面对二枚屋王悦,佐助一脸的笑容。
“这里可不允许陌生人参观。”王悦同样满脸笑容的看着佐助。
“客人还是请回吧,这里不允许参观。”王悦紧接着说道。
“我想参观的地方,没有人可以阻止我。”佐助说着脚步就向前迈出,踏上了向上的阶梯。
“那很抱歉了,请回吧。”王悦说着其空着的左手,在空中迅速的挥舞了一下,之后两道白色的灵子光圈,就向着佐助的身体套取。
啪啪。
这两道光圈在飞到佐助的身边的时候,直接被佐助右手上的黑剑,给直接斩碎了,“想要我离开,就凭你一个人可做不到。”说着佐助继续向上走去。
“真是的,怎么不听人劝呢。”王悦说着左手在脸上的太阳镜上轻轻调整了一下,之后其身影立即就消失了,瞬间出现在佐助的身前,右手的鞘伏向着佐助横扫而去。
当。
就在鞘伏要斩中佐助的时候,突然其前方出现了一把黑剑,在王悦一脸不敢置信的神情之下,黑剑正面挡住了鞘伏,二者相交溅起的火光,在周围跳跃着。
“这不可能。”此时在王悦的心里,只有这四个字,对于自己亲手打造的鞘伏到底有多锋利,王悦可是非常清楚的,这可是连友哈巴赫的四大亲卫队都挡不住的攻击,四大亲卫队的静血装可不是摆设,但是在鞘伏面前,静血装就好像豆腐一样,没有丝毫的作用。
但是现在鞘伏却被挡住了,被一把不明的黑剑挡住了。
“无坚不摧,只不过是没有遇到可以抵挡他的事物而已。”佐助手中的黑剑自然就是求道玉了,以求道玉的防御,那怕是鞘伏也没有办法斩开。
希尔的帝具还号称万物两断呢,也没有看到其真的把所有的东西都剪开。
噗。
在王悦因为鞘伏被挡住愣住的时候,佐助可没有愣住,其直接荡开鞘伏,黑剑一剑斩断了王悦的右臂,随后左手向前一抓,把鞘伏抓在手中,然后反手一击,在王悦震惊,迷惑,惊讶的目光中,一剑斩下了其脑袋。
斩下了王悦的脑袋之后,佐助并没有立即停手,左手挥舞着鞘伏对着其身体的周围连续斩了数刀,随着这些刀光闪过,佐助的身体周围突然落下了大量的看不见的丝线。
在这些丝线落地之后,在佐助的后面,一个身材高挑,穿着白色的羽织,身体两侧一共有着六只骷髅手臂,眼神冷淡的女性,其神情异常的平静,就仿佛死去的二枚屋王悦是一个陌生人一样。
修多罗千手丸,尸魂界死霸装的开创者,死霸装,在绝大部分死神的眼里,和斩魄刀完全不是一个级别。
事实上这不过只是片面的认知,能够以死霸装成为零番队的一员,就可以知道死霸装的不凡了,死神没有灭却师的静血装,没有破面的钢皮,其防御方面主要靠的就是死霸装。
而论起对死霸装的应用,修多罗千手丸是当之无愧的第一。
某种方面来说,千手丸对于死霸装的应用,就好像线线果实一样,其可以在敌人毫无所觉的情况下,在其身上缝制一套死霸装,从而把敌人束缚起来,并且其手中的针也是强大的武器。
甚至不只是死霸装,其甚至还可以利用其能力,达到类似幻术的效果。
“你也来拦我吗。”看着修多罗千手丸在自己身后出现,佐助立即转过身看着对方,同时其左手再次挥起鞘伏,对着一边斩去,在鞘伏强大锋利的剑气之下,灵王宫的建筑好像被斩开了一样,顺着那斩开的画面,赫然会发现,那竟然是一个巨大的灵王宫幕布。
这就是千手丸的能力,那幕布可不只是制造假象,一旦陷入幕布中间,幕布就会收缩,把人束缚起来。
其实如果换一个角度来看,赫然就会发现千手丸的能力,简直就是手动版的镜花水月,镜花水月靠的是完全催眠,而千手丸靠的是她的极致之衣。
不要以为是手动的破绽就多,在原著里面,千手丸可是依靠这个手段制造出来的假象,把友哈巴赫和其手下的四大亲卫队,都瞒过了一段时间。
“看来你的运气真是不怎么好啊。”展开了幕布之后,佐助立即脚下一动,人就向着千手丸攻击过去,在路上,其左手的鞘伏不停的挥舞着,把挡在前方的丝线全部斩断了。
千手丸的丝线可不脆弱,事实上其强度远超过钢铁,但是面对无物不斩的鞘伏,其优势立即就消失了。
“你是线线果实的能力者吗,应该让你去打明哥才对。”看着倒在鞘伏刀下的千手丸,佐助微微摇了摇头,靠着自己身边的六条骷髅手臂,在佐助攻击她的时候,其一边后退,一边迅速的在空中布置着丝线防御。
不过其虽然应对十分合理,可惜面对的是佐助,还有鞘伏。
“对死亡毫无畏惧,是因为肯定自己不会死吗?”零番队的人,拥有只要呼唤其真名,就可以复活的能力,原著里最终在战胜了友哈巴赫之后,牺牲的零番队人员,都被和尚唤回来了。
“真不愧是灵王宫,物体还真是坚固啊。”在如此浓郁的灵子之下,灵王宫的一草一木,都和静灵庭有着非常大的区别。
“只剩下你一个了。”继续前进的佐助,在前往灵王所在的本殿前的平台上,遇到了抱着一个巨大的毛笔,脖子上带着巨大的红色佛窜,零番队五人当中的首领兵主部一兵卫。
零番队的其他四人,都是有着可以考究的来历,但是兵主部一兵卫不一样,其好像一出场就是零番队的成员,并不是依靠什么创造尸魂界独一无二的事物升上去的,毕竟尸魂界一切事物的命名者,可不是创造出来的,更像是掌握了里面的某种法则。
“你不是友哈巴赫,你到底是谁?”面对佐助,兵主部一兵卫十分的谨慎,毕竟之前佐助干掉王悦和千手丸的经过,其可是看在眼里,虽然佐助当时并没有使用什么手段,只是依靠鞘伏的锋利而已,但正因为如此,才让兵主部一兵卫更加的忌惮。
“我是谁,你就没有必要知道了把持了灵王这么多年,到此为止了。”佐助说着就鞘伏就横了起来。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是想毁了这个世界吗。”蓝染曾经这么说过浦原喜助,明明知道一切的真相,偏偏屈服于灵王这个死物。
这倒也怪不得浦原喜助,毕竟灵王的存在关乎着整个世界的生死存亡,蓝染,友哈巴赫或许不介意世界重启,但是浦原喜助是不可能做这种事情的。
事实上佐助也做不出这样的事情,不过做不出,不代表不可以取巧,在从友哈巴赫那里得到了获取灵王的力量的方法之后,佐助就准备好了。
“这是我的事情,兵主部一兵卫,该送你上路了。”一共只有五人的零番队,其他四人死不死其实无所谓,但是这位兵主部一兵卫是必须死的。
“染黑吧,一文字。”在佐助这边准备动手的时候,兵主部一兵卫直接解放了其斩魄刀,作为尸魂界最古老的死神,其斩魄刀是没有始解,卍解之分的,只有真打,随着其解放斩魄刀,其手中的巨大毛病,前方的笔头变成了刀刃。
随着其斩魄刀一挥,佐助手中的无物不斩的鞘伏,立即就变成了一把钝器。
“很强的能力,就是限制有些大,只能在这个世界使用。”鞘伏失去了作用,佐助立即就把其扔到了一边,求道玉再次化成了一把黑剑。
兵主部一兵卫,其实在某种程度上,有着和友哈巴赫全知全能类似的力量,虽然仅限于斩魄刀,不过这已经非常厉害了,佐助的斩魄刀在面对王悦和千手丸的时候,还呢个动用,但是之后就没有办法使用了,不出意外,应该是被和尚给封了。
“虽然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不过无所谓,变成黑蚁吧。”如果说平时的兵主部一兵卫是非常和气的人的话,那么其动手的时候,其就像完全变成了一个人一样,其气质变的看起来十分的邪恶,有些类似蓝染的发胶手。
双眼冒着诡异的红色光芒,嘴角挂着有些残虐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