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g5g精彩都市小说 港綜世界大梟雄 萌俊-426 一哥!你求我啊!推薦-t1zry

港綜世界大梟雄
小說推薦港綜世界大梟雄
“呵呵。”
“没错!”
”你不用急!“
布朗抿下一口红酒。
非常赞同庄sir的想法。
而庄sir坐在幕后掌控一切的权谋,也让这位助理处长大开眼界!
大为折服!
“叮当。”
庄世楷举起邀酒。
两人再次碰杯。
不知不觉间。
一瓶红酒已经见底。
庄sir脸色红润。
根本不像要去一线的人。
而且他也没想过要去一线。
“叮叮叮。”
吧台上。
电话响到第三通。
布朗有些错愕的问道:“庄sir。”
“第三通了。”
“中国不是有个俗语,叫作事不过三吗?”
“大家都会拿捏着做事的分寸,在第三次给对方台阶下。”
看来布朗还是对中华文化比较熟悉。
知道华人间的说法。
规矩。
知道华人与华人的做事办法。
可庄世楷却笑着讲道:“这是华人与华人的默契,或者说华人给予敌人的尊重。”
“可韩国理先生根本不是华人。”
“从他来到港岛的第一天起!”
“他就没给我尊重。”
庄世楷摇曳着红酒杯讲道:“我也不会给他尊重!”
“我就是要等他第四通电话!”
“把他刮下一层脸皮来!”
庄sir轻笑一声。
举起红酒饮下一口红酒。
他用最平淡的语气。
说着全警队最嚣张的话。
一哥了不起啊?
警务处长就很威啊!
有一说一,你要真是个华人警务处长,那么全港华人上下都会卖您几分薄面。
可你只是一个鬼佬处长,需要用港人治港,有本事就让手下的走狗撑起门面,没本事就不要做的太嚣张。
我要的东西你不给,那我就自己拿!你想把手伸到我的地盘,那我就剁掉你那只手!你不想给我面子,也别怪我不给你面子。
这次庄sir布下的大局,不仅想要拿到总警司的位置,也想顺便让警务处长清醒清醒。
不说让韩国理变成和葛白一样的英奸,起码要完成行动部门对他的架空。
等行动部门把韩国理架空。
下一步就是插手管理部门。
最后两个部门都彻底被庄sir架空。
英方未来派港的每位警务处处长。
呵呵。
都得乖乖听话。
而庄sir先前只是警队华人内部的话事人,整合起整个华人力量,只算掌控大半个行动部门。
毕竟,华人力量基层最多。
上层比较少。
想架空整个行动部门有风险。
而架空警务处?
这需要上中下三个层级的配合。
庄sir先与前任警务处长合作关系良好,政治条件不需要,政治实力也达不到架空要求。
可这任警务处长却让他下定决心!一定要把警务处长架空!把“华人话事人”号变成港岛警务处长的“无冕处长”!
谁说不开着港岛的“一号”车牌就不能当一哥了?他就让鬼佬处长知道,同一栋大楼里,还有一位不配专车的“无冕处长”、“无牌一哥”!
彻底清洗陆系…掌控行动部门…
这只是他的第一步!
“我明白了。
布朗微微颔首。
只见他放下酒杯,双颊微红,心神也被庄sir的气魄震慑心神,眼神当中有些恍惚。
“叮叮叮。”
这时第四通电话响起。
庄sir终于站起身,拿起餐巾擦净双手,面带笑意的舒声讲道:“我先接个电话。”
“请便。”
布朗摊开手掌,礼貌请道。
“多谢。”
庄世楷点点头,迈腿离开椅子,走出餐桌,来到吧台前接起电话讲道:“喂?哪位。”
庄世楷仿佛不知道一切,真像是一个出来吃饭,偶然接到上级电话的客人。
布朗则是目光追随着他,嘴角带笑,静静看他演完这场好戏。
这时电话对面马上传来警务处长的声音:“庄sir!我是韩国理!”
此刻,韩国理站在办公室里,心底松出口气,用一种非常温和的口吻讲道。
这种口吻甚至有种下属向长官“报告”的意思。
庄世楷则是用手一拍额头,佯装恍然的讲道:“韩sir!”
“不好意思啊…”
“中午和布朗先生喝多了。”
“没听见电话。”
庄sir语气倒是很尊重。
只是…
他抬出的借口太过敷衍。
可韩国理根本不觉得的生气。
相反,他现在很开心。
因为庄世楷能接到电话,起码证明前线的行动还有救,市民们舆论不会发酵成暴动,港岛治安还能稳定在一条底线。
韩国理乐于接受这种敷衍!
而他心里刚开始憋着的火气,也被庄sir最后拿捏的分寸给熬没了。
调教大佬。
庄sir是专业的!
只听韩国理在电话里语气和煦,毫不在意的说道:“没关系。”
“您今天休假,有空多喝两杯也是应该的。”
“可是旺角发生一起金铺抢劫案,现在劫匪在一间公寓里挟持人质和警方对抗,行动正在电视上直播…您知不知道?”
庄世楷拿着电话,扭头看向电视机,语气非常惊讶:“啊?”
“还是这回事?”
“那警队进攻一定很顺利吧!”
这次行动直播闹的全港沸沸扬扬,从开始舆论爆发再到进攻失败,整个全港都没几个人不知,一名警队的高级警司怎么可能不知道?
庄sir知道的事情,民众不一定知道,民众知道的事情,庄sir肯定知道!或许连警务处长不知道的事情,庄sir说不定都会知道!
韩国理明白庄sir是在故意装傻,可那又能怎么办?这件事情还不是要求人!
韩国理只能苦笑着说道:“行动受挫了。”
“我想请您到前线负责指挥。”
“唉呀?韩sir!”庄世楷听见电话里的要求,忽然惊叫一声,抬起手表看着讲道:“我今天休假呀!喝多了,不能参与行动!”
韩国理咬咬牙道:“请庄sir为大局着想,警务处长正在考虑对您的升职决定。”
“从高级警司到总警司是很重要的一步。”
“这意味您将进入警队决策层。”
韩国理讲话时心里一阵肉痛。
因为,他在打出电话之前就猜到庄sir的要求,现在对方既然推脱不做,那么在等他开口了。而庄sir需要的东西很明确,那就是权利与地位!
把高级警司升成总警司!
以此来提升庄sir手里的权利!
至于其他东西庄世楷肯定看不上,与其说出来遭遇冷嘲热讽,还不如直接亮出最大筹码。让庄世楷看到警务处的诚意,替他把黑锅补好。
补不好。
他就得扛锅了。
“呵呵。”庄世楷拿着电话轻笑一声,突然质问道:“还要考虑吗?”
韩国理脸色一黑,马上答道:“我将在下周提出任命。”
“签字完成。”
“月底生效。”
“您可以动手了吗?”
而韩国理先前说考虑给他升职,其实只是一种政治说法的习惯,只要庄世楷按照约定把事办好,肯定会履行对庄世楷的承若。
庄世楷一定让韩国理说清准确时间,也并不是不信任韩国理。而是因为在政治说法上,“考虑升职”是上位者对下位者的习惯,以此表达上位有权利给你,也有权利不给的强横姿态。
可庄sir步步紧逼的态势,完全就是在告诉韩国理。东西是他拿的,不是你给的!你是以下位者的姿态求我办事,给我好处,可不是在老子施恩!
韩国理也屈服了。
这时庄世楷却很不爽韩国理的小倔强,面带微笑的说道:“你求我啊!”
“还有五分钟…给你五分钟考虑……”
庄世楷低头看着手表。
觉得韩国理应该没那么快会放下面子求他。
决定给韩国理五分钟考虑要不要求。
“啪嗒!”
听筒里响起挂断电话的声音。
韩国理一下把电话挂断?
这么倔强?
庄世楷有些错愕。
那算了。
总警司不要了!我等你下台!
然而,韩国理却只是把座机话筒打在桌面上,搁置在座机旁边,根本没敢挂断电话。
正当庄世楷满脸惊愕的看着话筒,准备挂断电话的时候,韩国理深吸两口气,重新把电话讲道:“庄警司,求你了。”
“哈哈哈!”庄世楷听见话筒里传来的声音,当即发出一阵大笑,再度把话筒靠在耳边讲道:“等我消息。”
“一个电话就够了!”
庄世楷朗声大笑的率先挂断电话。
韩国理则是有些愣神道:“一个电话?”
“真的只要一个电话就够了?“
这么大的行动。
一个电话?
韩国理有些不信。
庄世楷却没有给他置喙的机会,挂断电话以后,按照自己来办,直接把电话拨到前线指挥车。
韩国理还以为行动要庄sir亲自上场才能解决,可他们太高估罪犯的战斗力,不对,是太低估自己有多弱鸡了。
庄sir从未想过要亲自上场…否则,他怎么还有心情在餐厅喝酒,打着电话逗乐“一哥”?
杀鸡焉用牛刀!
这种小劫匪不够格的!
“嘟嘟…”一阵盲音响起,电话由总台转接,苗志瞬接起电话马上问道:“哪位?”
此刻,警务处已经给前线下令,让陆明华重新把指挥权重新移交九龙警署,机动部队暂时在楼上不撤,地面人马作出相应调整,李树堂与苗志瞬也重新带下属坐进指挥车。
“是我。”庄世楷靠着吧台柜台,双腿交叉,抬头看向直播画面。
“庄sir!”苗志瞬表情凛然,出声问候。
旋即,他马上把电话叫给旁边的李树堂长官,庄世楷则是对着李树堂只有一句话:“五分钟内!换上军装搞定劫匪,救出人质!”
“啪嗒!”庄世楷直接把电话挂断,信步走回餐桌,向着布朗笑着摆手道:“小事一桩。”
“等着看吧….”
“看看我下属怎么表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