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c7j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高武大師笔趣-822 完成分享-hj17i

高武大師
小說推薦高武大師
为什么投资《修行人日报》?
这个问题的答案,在小周记者第一次提问时,陆晚就已经尽可能坦诚的做了回答。
他投资《修行人日报》是因为君山,而更深层次的战略目的,不便作答。
这是非常坦诚的答案。
直接告诉股东小周,君山才是关键。
既然已经有了真的答案,那么第二次提问,想要的就不是真的答案。
小周记者想要的,是可以写出来让公众看到的说辞。
陆晚的回答,就是一个说辞,从投资角度表示自己看好这个行业。
这当然是假话,但假话之中却有真意。
真意是什么?
真意就是没有君山。
在第二个回答里,陆晚完全没有提及君山。
这也是在告诉小周记者和马虚海,不要透露报社与君山的关系。
作为人精,马虚海和小周记者当然懂。
小周记者立即拿起录音器,将第一次提问和作答的内容掐掉,以表示不会让别的人知道君山在此事发挥著作用。
看到小周的动作,陆晚笑了笑。
陆晚微笑,小周和马虚海也跟着笑了。
一切尽在不言之中。
之后,小周记者笑道:“下一个问题很尖锐,还是跟我们报社有关。我想问问您,对《修行人日报》的这笔投资,是财物投资,还是战略投资。”
这个问题挖掘得很好。
一般人还真想不到这个角度。
这个问题,作为股东想要了解,作为读者其实也很好奇——陆晚作为股东,对报社会有什么样的影响力。
财物投资,那就纯粹是赚钱。
战略投资,那赚钱就不是最重要的目的,而是有别的目的。
如果只是财物投资,陆晚对报社的控制就可以很浅,只要赚钱就行;如果是战略投资,那么,陆晚早晚会发挥第一大股东的权力,对报社加以控制,或者施加影响。
对于读者来说,通过这个问题,可以更好的了解陆晚跟报社的关系;而对于股东来说,这个问题就更加重要了。
毕竟,陆晚在报社是拥有绝对话语权的。
陆晚笑着道:“到目前为止,我没有干涉过报社的任何事情。对于我而言,这就是一次财物投资。”
这个答案当然不是真的。
君山都参与进来了,还屁的财物投资啊。
小周记者其实是明知故问,而陆晚则是顺着小周记者的思路,给社会大众、给股东吃一颗定心丸。
这叫做“合伙唱双簧”。
不得不说,小周记者是个能力很强的人。
有些事情并不在提前准备的清单里,但他却可以随机应变的给出完美的处理方案,甚至能够在采访过程中,尽可能的通过提问方式来美化陆晚。
采访的过程也很顺利。
陆晚对这次采访很配合,完全是有问必答,哪怕是一些尖锐的问题,他也给出了答案。
如此高度的配合,再加上精心的准备,再加上极高的社会热度,可以想象,当这篇采访稿放出去的时候,会引发多么大的轰动。
当小周记者和陆晚起身,相互握手的时候,旁边的马虚海就仿佛看到了报刊大卖的场景。
必火!
这是马虚海的判断,而且有望冲击新的纪录。
自从首刊火爆以后,《修行人日报》的销售就渐渐的下滑,虽然绝对数量依然很多,但下滑的趋势始终没有改变,而这次的访谈,绝对能够提振销量。
就在马虚海畅想之际,小周记者却对陆晚说道:“陆先生,感谢你的配合。这次的访谈非常的成功。回去以后,我会好好整理,争取在这周末时发布出去。”
周末?马虚海一愣。
今儿是周三,距离周末还有两天。
一篇采访稿而已,今儿做完,明天就可以发布了。
小周记者为何要拖到周末?
多拖几天有什么好处么?
马虚海满心的疑惑,但却没有立即发问,而是将疑惑放在心里,准备带回离开以后再问。
而陆晚对报社的流程不了解,完全不知道这时间其实有点拖,他笑着道:“周末发布也没问题。但有一点,你们需要注意。”
“陆先生请讲。”
陆晚:“我的师父许齐声的事情,你们可以多挖掘挖掘。”
小周记者和马虚海对视一眼,做了个眼神交流和确认。
显然,这是来自君山的意思。
这是在明白无误的告诉他们,往后的节奏,要往许齐声的方向去带。
小周记者和马虚海不太了解许齐声,这次采访中,许齐声也不是重点,所以,小周记者就说道:“陆先生能不能给我们讲讲许前辈的事情。”
陆晚哈哈一笑:“我讲出来的东西没价值。你们调查出来才有意思。好啦,今天到此为止,我还有别的事情,要离开雪鹿谷,就不留你们吃午饭了。”
小周记者和马虚海告辞离开。
等两人走后,陆晚也消失在别墅里。
瞬息之后,陆晚出现在长白山脚下的洞窟口,而唐部长就坐在洞口喝茶。
一个石桌石凳,再配上一壶雪山水烧融的茶汤,滋味隽永,惬意又闲适。
事实上,唐部长这是在等陆晚呢。
见到陆晚回来,他便问道:“还顺利吧?”
陆晚笑着道:“采访做得不错。小周记者的业务能力很强,该问的都问了,基本没有遗漏。我该回答的也答了。不仅如此,那小子还问了我好几个有点麻烦的问题。我也尽量回答了。”
唐部长:“他们知道其中的意思吧?”
陆晚:“采访结束的时候,我还额外的点了一下,特意让他们去了解下许齐声。这两个人都不是笨蛋,立即就知道,这应该是君山的意思。
他们会把这个节奏带起来的。”
唐部长笑道:“有个名句是这么说的,所有的历史都是当代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