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m8rt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韓娛之我爲搞笑狂 ptt-第 1987 章 誰都不容易熱推-yi1on

韓娛之我爲搞笑狂
小說推薦韓娛之我爲搞笑狂
总算是看到解决问题的希望了,小凤的心情好了不少,虽说等权世烈缓过劲来,并不一定会像现在这么听话,但是小凤也不是没准备后手。
忽悠是很好用,但是小凤无法保证无凭无据下只靠连唬带骗就能让权世烈放弃,毕竟根据刚才的观察小凤可以肯定这位软饭硬吃男不是什么善茬,这样的人可不会那么轻易的就认怂,今天之所以能这么顺利完全是因为这位对小凤的套路缺乏了解,不但一上来就进入了小凤的节奏,而且还被小凤给先发制人了。
当然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并不是小凤很行更不是权世烈不行,而是因为信息上的不对等才造成的。
小凤不说对权世烈了如指掌吧,但是至少做了很多功课,算是对权世烈有个比较全面的了解,而权世烈对小凤的了解却浮于表面,基本上都是在网上能查到的东西,或者说在心里权世烈根本没把小凤当回事。
罗凤恩在韩国的地位和人气是高,但是那是在民众心中,在圈外人特别是有一定身份地位还不清楚小凤的背景的这类人心中,罗凤恩不过是个戏子而已,就算背后有个C-jes,也顶多让他们把小凤摆在平等的地位上,根本就不会多重视。
小凤是个实用主义者,只要达到目的就好,至于达到目的的方式和手段小凤根本就不在意,只要权世烈放弃甘为工具人,那么至少短期内郑秀晶就无法作妖了,郑秀妍不被郑秀晶烦,小凤就不会被郑秀妍烦,不被郑秀妍烦小凤才有心情去处理其他事。
虽说从工具人身上下手是治标不治本的办法,但是这种办法是可以循环利用的,而且小凤怎么那么不信郑秀晶还总能找到那么合适的工具人。
没了工具人,郑秀晶开发出来的新的作妖方式就作不下去,而且就算真能找到也要花费郑秀晶不短的时间不少的精力,小凤还真不信郑秀晶愿意用她自己的人生跟他这个敌人死磕到底。
至于应付权世烈的后手,小凤准备拿他岳家的悲惨经历做文章,虽然小凤手里是真的没有证据,无法用常规手段来收拾权世烈,但是别忘了这世界有种死亡叫社会死亡,有种法庭叫舆论法庭,而小凤需要做的就是把事情比较真实的曝光,然后适当的去引导一下舆论风向。
只要能引起够多的关注,那么权世烈会面对的就只有两种情况,事情跟他有关,在那么多人关注以及舆论的压力下,他无论做过什么都会被扒出来。
其实世界上有那么多没破的案子,很多情况并不是不能破,而是人力物力有限,都是案子也要分个轻重缓急,在侦破技术十分发达的今天,只要引起舆论关注就很难出现破不了的案子。
另一种情况就是这些事真的跟权世烈没什么关系,但是一波关注和声讨也会让权世烈遭受极大的打击,这也就是软饭硬吃的权世烈心理素质一定过硬,要不然说不准这么一波舆论和民众关注就能把他送走跟岳父岳母去团圆。
虽然这种做法很不光彩甚至堪称卑劣,但是小凤并没有什么愧疚感,要不怎么说见得越多心越黑呢,从权世烈选择成为工具人就已经犯了错,如果还不识相的话那就是错上加错,小凤对死道友不死贫道这句话还是深有体会的。
说实话小凤觉得自己还是挺善良挺有底线的,要知道在郑哲秀知道这件事后,第一个想法就是让他名下的投资公司出手,去收购权世烈的公司,就算无法收购也要把他的公司搞垮,玩了这么久的投资郑哲秀已经习惯了用商业手段来解决问题,亦如他当初习惯用拳头来解决问题一样。
小凤选的是逼权世烈认怂,别自己都没顾好就参与别人的事,而郑哲秀则是想让权世烈失去蹦跶的资本。
小凤让郑哲秀别总带着那么大的戾气去做事,虽说商场如战场吧,但是也别总想着今天弄死谁后天逼死谁,而且钱永远都是赚不完的,小凤提醒郑哲秀要考虑下个人问题,人家都跟你那么长时间了,再不给点保证就说不过去了。
为了督促郑哲秀能尽快有个家,小凤不但保证了会送上一份大礼,还许诺了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帮郑哲秀操办婚礼。
郑哲秀其实很想告诉他的好大哥,不是他不想而且对方不愿意,女人的事业心强起来还真没男人什么事了,郑哲秀真的很后悔当初居然找了一个这样的女人,现在人家在投资公司说话比他都好用,他们的关系也从男女上升到家人了,分开是不可能了,郑哲秀只能用陪伴的方式来等待。
有郑哲秀帮忙盯着,小凤觉得他可以高枕无忧了,相比于郑哲秀,小凤更喜欢跟铁憨憨宋大虎接触,跟聪明人交流太累,还是跟憨憨的人待在一起轻松。
事情有了眉目,但是小凤并没有选择立刻跟郑秀妍汇报,不是小凤知道了郑秀妍的别有目的,而是小凤对郑秀妍的做法有些不满意。
事情能到今天这一步,足以说明郑秀晶已经谋划很久了,说郑秀妍一点端倪都没看出来,小凤是绝对不会相信的,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郑秀妍又犯了老毛病,那就是喜欢逗妹妹玩,结果玩脱了不得不找人帮忙。
再者身为甩手掌柜达人的小凤居然被甩锅了,这种感觉真的很糟糕,特别是郑秀妍求助那天跟小凤交流了一次外,之后就不管不问了,就好像这件事跟她没关系似的,这让小凤难免生出一些怨气。
郑秀妍和郑秀晶的事他是该管,但是不该被这么对待,他在担惊受怕下殚精竭虑的好几天,就怕一个没处理好就炸了,现在也该轮到郑秀妍着急上火几天了,这才能让小凤能平衡一点。
泰妍没时间,小凤准备去应约见见朋友,一开始小凤对权志龙的定位是酒肉朋友,但是时间长了,小凤还真被权志龙的真诚给打动了,虽然权志龙玩的那一套还是还是不敢苟同,但是见见面喝酒聊天打屁小凤还是能够接受的。
见面地点不出意外的还是夜店,据说还有权志龙的股份,自从努力了一把仍然无法阻止BB成为过去式后,权志龙就更加的放浪形骸了,一来这就是他的本性,二来BB出的那些事已经当他们没什么形象可言了,不折腾他也不是好人,那么何不尽情的折腾,也不枉那些人送给他的那么多标签。
看到权志龙又换了朋友,感慨这位被冠以韩国小李子的称号一点毛病都没有的同时小凤的老毛病又犯了,他想劝权志龙别这么厮混下去了,好好找个老婆过日子,虽然娱乐圈给予了他荣耀和金钱的同时也给予了他很多恶意,但是那不代表他就可以这么厮混下去。
但是最终小凤还是什么都没说,为别人的人生负责责任太大了,而且万一人家权志龙喜欢的就是这样的生活呢,反正他现在就算什么都不做都可以折腾一辈子了,有的时候朋友也不能做的那么耿直。
对于小凤能想着他,一回到韩国就想着跟他聚一下,权志龙还是很高兴的,在开喝之前还给小凤道了歉,原因就是之前BP跟少时闹出的矛盾。
小凤根本就没有怪权志龙的意思,除非杨贤硕重新掌权,要不然权志龙在YG就相当于是一个吉祥物,算是对YG最辉煌时期的鉴证,虽然权志龙有能力单飞但是谁让他是杨贤硕的人,而且在YG有不小的影响力。
权志龙的道歉也只不过是做做样子,要不是有感而发没管住嘴,权志龙甚至觉得他根本就没有道歉的资格,BB承受了太多无法承受之痛,如果权志龙不知道那些事件的真相,也许他还会继续努力下去,甚至在成员接连出事的情况下试着以一己之力抗着BB前行。
但是正因为他知道不少真相,才会让权志龙没兴趣在努力下去,他没有身为棋子的觉悟,更无法接受他就是一个赚钱的工具是个玩物,他索性就选择了逃避,选择用纸迷金醉来麻痹自己。
小凤不认为他能解开权志龙的心结,而且就算能小凤也不会做那么费力不讨好的事,往大了说小凤没兴趣去趟YG这摊浑水,往小了说小凤也不想给C-jes的对手起复一员大将,还是让权志龙继续在模特堆里醉生梦死吧,说不定他还能以这样的方式在娱乐圈留下特别的一笔。
喝到半夜,权志龙去赶下一场了,对小凤的离开权志龙也没挽留,他知道小凤不喜欢参加剩余的活动,能陪他喝酒就是小凤的极限了,对小凤的做法权志龙真不知道是该羡慕还是该嘲笑,明明这么好玩小凤却弃之如草,但是小凤却有一个温暖的家可回,这让权志龙有些纠结。
因为跟泰妍报备过,满身酒味的小凤并没有遭受泰妍的语言攻击,当然指望泰妍能伺候小凤也不太现实,谁让少时明天还有行程,小凤只能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就去了客房休息,小凤可不想去重新体会下泰妍的起床气。
第二天一早,泰妍又问起了小凤什么时候去应付一下林允儿,小凤没回来的时候还好些,现在一回来允儿基本上一见泰妍的面就没有别的话可说了,三句话不离泰妍的承诺,这让泰妍有些苦恼,要是再不兑现承诺的话,泰妍真的怕自己会被允儿烦死。
小凤考虑了一下,又询问了一下允儿的行程,准备三天之后跟允儿好好谈一次,小凤自认没能力带着允儿飞,甚至小凤都不能给允儿指明未来发展的道路,小凤唯一能做的就是让允儿知道她目前处于什么情况,而未来又可以走向哪里。
不能带允儿飞一方面是小凤怕麻烦,另一方面也是小凤觉得他能力不够带不动允儿,当然更关键的还是怕麻烦,整个少时能跟sunny竞争一下脸皮厚度第一宝座的也就是允儿了,如果一开始就松了口帮了允儿,那么不管效果如何被允儿赖上是一定的。
这才是小凤顶着压力对允儿不管不顾的根本原因,允儿的野心太大了,大到了小凤都必须敬而远之。
但是不给允儿个交代还不行,就冲这位好几天在直播的时候**仍然能坚持自己是女神的做法,不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一下允儿是不可行的,也就是小凤人在米国,要不然允儿绝对会每天都上门拜访,逼着小凤帮她一把。
从小凤这里拿到准确的时间,泰妍总算是能轻松一下了,她十分不理解允儿为什么对演戏那么执着,做自己不擅长的事在泰妍看来是最傻的行为,虽然允儿也不擅长唱跳吧,但是至少在这两方面可以通过少时成员之一来弥补一下。
不会像演戏那样能力一般天赋不行还总被区别对待,说实话泰妍有些时候还是挺心疼允儿的,当然这份心疼因为允儿经常性的臭屁虽然出现的频率不低但是却很难维持。
之所以定在三天之后,也有小凤要去上节目的原因,兵役近在眉睫,现在舆论对全民义务兵役十分的不利。
虽然小凤觉得那些大佬们指望他能力挽狂澜是想瞎了心,但是作为交易的一部分,小凤还是要承担应尽的责任的。
想为兵役说话太难了,这东西牵扯的东西太多了,也太复杂了,沾上边一个弄不好就有可能被千夫所指,特别是近些年工作压力和生活压力越来越大,节奏也越来越急,兵役带来的影响也越来越大。
特别是一些深受兵役之害的行业还起到了带头作用,如果不想办法缓解一下绝对会行程有史以来最激烈的反对兵役的浪潮,特别是有一部分想作秀的政治家还参与了进来,用一份为民请命的架势想达到自己的目的,这么复杂的局面说心里话小凤真心想有多远离多远,但是身在局中小凤只能接受身不由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