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m164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最後的三國2興魏 起點-第1589章 桀驁不馴看書-kgyeg

最後的三國2興魏
小說推薦最後的三國2興魏
“朕不走,你们谁说了也没有用,朕必与洛阳共存亡!”曹髦斩钉截铁地对劝他赶紧离开皇宫官吏道。
那几个官吏是奉命来协助曹髦迁徙的,遭到了曹髦的拒绝之后,他们是一脸的尴尬,尽管他们也清楚如今这朝廷之中,真正是话事人是司马师,眼前的这位天子不过是一个傀儡。
但即便是傀儡,那地位也不是他们所能轻易擅越的,虽然在曹髦拒不配合的情况,这些官吏还真是无可奈何,毕竟他们可以驱赶老百姓,真没办法对天子用强。
就在此时,殿外突然传来一道冷厉的声音:“走不走,可由不得你说了算!”
曹髦及众官吏抬头去望,只见一身戎装的司马昭出现在了大殿门口,他披挂整齐,斜挎着一口环首刀,手按在了刀柄之上,盛气凛然,昂首阔步地便迈上殿来。
曹髦脸色攸然一变,剑履上殿、入朝不趋、参拜不名那是司马师的特权,满朝文武也只有他才享有这样的殊荣,司马昭虽然是司马师的亲弟弟,现在还担任着卫将军的职务,负责着宫廷的禁卫,但不代表他就有剑履上殿的权力,这分明是赤果果地对皇权的蔑视。
司马昭丝毫不理会曹髦的愤怒,上前只是朝着曹髦大喇喇地拱了拱手,傲然地道:“陛下,臣身为卫将军,担负宫廷宿卫重责,如今大敌将至,臣不敢卸甲,请恕臣之无礼。现今洛阳城危在旦夕,兵祸临城,还请陛下速速登辇,远离这是非之地,以保陛下龙体金安。”
曹髦脸色阴沉,司马昭纵然是无礼之至,但他却对他丝毫没有办法,周围的那些内官外官一个个也是对司马昭唯唯诺诺,这便是做傀儡皇帝的悲哀吧。
司马昭的态度越强硬,曹髦内心之中便越发地抗拒,他冷冷地道:“曹氏列祖列宗的陵寝就在这儿,朕宁死也要死在洛阳,绝不会背弃先祖先帝。”
司马昭凑上前去,阴阴地一笑道:“陛下,你有什么心思打算臣可是一清二楚,曹亮要来了,你觉得自己翻身的机会也来了,是不是?哈哈,可惜你是没有机会见到曹亮的,收起你的小把戏,老老实实地配合迁都,否则的话,我们不介意换一个愿意听话来当这个皇帝,反正曹家子嗣遍地都是,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也不少!”
曹髦银牙微咬,怒目而视,沉声地喝道:“司马昭你好大胆子,竟敢来威胁朕?其实你们司马家什么居心,天下谁人不知,今日朕便血溅五步,成全你们!”
司马昭看到曹髦不肯就范,脸色顿时沉了下来,手按在刀柄之上,刷地拉出了半截,喝道:“你以为我不敢动手吗?”
曹髦针锋相对,傲然地道:“朕的头颅便在此,有种你就去砍!”
司马昭原本是想吓唬他一下的,没想到曹髦竟然如此地傲气,难道这家伙当皇帝久了,自以为这天下是由他说了算吗?不过曹髦这一硬气,让司马昭有些骑虎难下了,周围的官吏都在这儿盯着呢,但一个个都是鸦雀无声,似乎都想看看,今天这局面,是谁先怂了。
司马昭的刀拨了一半,他此刻手按在刀柄之上,看看对面怒目圆睁的曹髦,司马昭还真是拨也不是,不拨也不是。
就在此时,贾充上前拦阻道:“二公子,切莫动怒,陛下乃一国之君,社稷根本,岂可妄言杀之,请二公子三思而后行。”
司马昭就等着这个台阶下呢,一听这话,悻悻然地将刀给撤了回去,贾充上去冲着曹髦躬身施礼道:“陛下,卫将军性子急,如有冲撞,还请陛下海涵,如今大敌逼近,社稷倾危,还望陛下以大局为重,迁都长安吧。”
贾充是司马昭的心腹,曹髦如何能瞧得起他,他和司马昭,一个唱红脸,一个唱黑脸,无非是想要胁迫自己迁都长安的,但曹髦心中早就打定了主意,死活不走。
“你们都不必说了,朕意已决,誓死不走,尔等且退下吧。”
司马昭当然不敢在这个关键时刻弑帝,尽管他现在杀死曹髦,和捏死一只蚂蚁没有任何的分别,但弑杀天子的后果却不是他可以承担的,本来迁都一事,已经在朝廷及民间引起了纷攘,假如这个时候再杀了曹髦,只会让混乱的局势变得更为地混乱,所以司马昭充其量也只是吓吓曹髦的,真没打算把他如何。
但曹髦此刻却是吃了秤砣铁了心,软硬不吃,让司马昭有些进退两难,如果曹髦能率先离宫,那必然可以给洛阳的臣民起到很好的表率作用,这也是司马师特意派他来督促曹髦迁徙的重要原因。
本以为这不过是一个极为简单的差事,但没想到却因为曹髦的态度而僵在了这儿,这不禁让司马昭恼羞成怒。
当初定天子人选的时候,司马师便有意让曹操的儿子曹据来当这个皇帝,最主要的原因便是曹据这个人老实木讷,比较听话,也容易管束。但郭太后那老娘们死活不同意,说曹据是她叔叔辈的,如果曹据当了皇帝,那郭太后岂不就成了皇帝的侄儿媳妇吗,这让郭太后颜面何存?
所以在天子人选上面,郭太后是竭力反对曹据来当皇帝的,司马师也没办法,毕竟虽然他掌握了朝中大权,但还做不到一手遮天,需要跟郭太后合作,所以便同意了郭太后提出来的曹髦这个人选。
曹髦是东海王曹霖之子,在曹丕诸孙之中,以他为最长,是为庶长孙,正是因为这一点,才被郭太后看中,立了为新君。
起初司马师也觉得没什么,毕竟曹髦一个孤家寡人的,能掀起多大的风浪来,但谁也没想到曹髦看似柔弱的外表之下,却是有着血性和傲骨的,这样司马师也是很头疼的,这换天子也不是过家家,不合适了随便再换一个,废立曹芳已经是引起了轩然大波了,如果再废曹髦的话,还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呢。
但曹髦的桀骜不驯,已经让司马家的人确实感到头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