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vad9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神魔書-第一百九十章 作死的洛蒙德閲讀-9q8o0

神魔書
小說推薦神魔書
九月二十八日。
天色刚亮,乔就醒了过来。
专列呼啸向前,钢轮摩擦铁轨,发出整齐有韵律的轰鸣声。钢轮从铁轨的接缝处碾压过去,伴随着‘轰隆’闷响,车厢就微微的晃一晃。
“水!”乔下意识的向床头柜的方向抓了一把,却抓了一个空。
专列套房,卧室床头的床头柜上,只有一张小巧的水彩风景画,出自某个不知名的画家之手。除此之外,就是一个小花瓶,里面插了几朵蔫哒哒的野菊花。
没有乔熟悉的水晶大水杯,更没有他每天早上必定要喝的那一杯温水。
乔晃了晃脑袋,小心的撑起了身体。
嗯,身下的床榻,也没有自己卧房里那张订制的大床、订制的床垫舒服,硬邦邦的床榻和床垫,哪怕乔身上肉很厚实,依旧感到硌骨头。身上的薄被也是铁灰色的军用品,质地很‘踏实’,也只能这般形容了。
掀起薄被,往身上看了看,乔无奈的摇了摇头。
身上没有穿舒适的丝绸睡衣,而是警局配发的制式大裤头,加上黑色的制式衬衫。难怪浑身紧绷绷的,每一根骨头都在发酸。
挪动一下身体,坐在床榻边缘,双脚踩着长筒靴,乔呆呆的看着床头柜上放着的五个金橡芬尼,即俗称的大芬尼银币,以及二十几个凯旋门苏,即所谓的大苏铜币。
“收获不错!”乔得意的抓起了面前的银币、铜子儿,放在掌心掂了掂,发出‘叮叮当当’的脆响:“虽然付出了三百金马克的成本,但是……起码我也有进账!”
昨夜的牌局,乔一共支付了兰木槿、兰桔梗、牙和司耿斯三张一百金马克面额的钞票。
而他收回的,就是这么五个金橡芬尼、二十几个凯旋门苏,兑换成金马克,大概能有两点五个金马克。
“真奇怪,我从戈尔金那里学会的打牌,无论对手是谁,他总是能赢,而我就……”乔将一大把银币、铜子儿甩在了被窝里,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这真和智商有关么?”
只不过,有了昨晚上的一局牌,嬉笑叫骂声中,乔心头的彷徨、不安消散了许多,对家人的思念也被压制了下去。此刻他的心情,还算不错。
站起身来,拉开套房内的几扇门看了看,乔找到了套房的盥洗室,认真的洗漱了一遍。
然后他服下了十支新式的力量药剂,盘坐在房间中间的地毯上,开始认真的修炼呼吸法。很快他的呼吸节奏就变得极其的悠长而怪异,身上一缕缕热气不断的升腾而起。
专列上空间狭小,乔只能修炼呼吸法的静功。
花费一个多小时,将十支新式药剂的药力消化一空后,又认真的刷洗了一遍,乔穿戴上全套的警察制服,昂首挺胸走出了套房。
和乔所在的这节车厢紧邻的,就是专列的餐车。
布置得典雅大方的餐车内,卢西亚公主洛夫娜殿下,已经端坐在了一张餐桌旁,端着一杯热茶,静静的欣赏着窗外一晃而过的景色。
两名女监察官坐在洛夫娜隔壁的餐桌旁,她们面前同样放着一杯热茶,但是她们并没有碰触茶杯,而是很认真的、毫不掩饰的监视着洛夫娜的一举一动。
餐车的前后出口,都有监察厅的监察官严阵以待;在这车厢两端最顶头的餐桌旁,则分别坐着四名来自嘉西嘉岛驻军,拥有少将军衔的军方好手。
乔步伐轻盈的走进了餐车。
洛夫娜扭头看了他一眼,举起了手中茶杯:“乔阁下,这边坐?”
乔呆了呆,看了看洛夫娜,丝毫不犹豫的大步走了过去,重重的坐在了洛夫娜对面的位置,然后举起右手,打了个极其响亮、犹如三十毫口径野战炮发射般的响指。
“早餐,谢谢……按照正常人十人份,先给我来这么多。着重是肉食和牛奶,谢谢!”
洛夫娜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上下打量了一下乔,然后‘噗嗤’一笑:“看得出来,您有一个健康、强壮的身体。”
刚刚结束修炼,乔全身正处于匮竭状态,洛夫娜打趣他的时候,乔的肠胃蠕动,顿时发出了牛鸣一般的沉闷声响。乔有点尴尬的向洛夫娜点了点头:“我从小饭量就大,开始修炼后,更是如此……尊敬的殿下,您起得这么早?”
兰木槿、兰桔梗一前一后的走进了餐厅,兄弟两无声的坐在了乔身后的餐桌旁。
洛夫娜端着茶杯,抿了一口热茶,然后拉长了声气抱怨起来:“起得早?不,我一晚上都没睡着……床太硬,枕头太硬,被子太硬……天哪,我感觉就像是睡在石板上。而且房间里的味道也不好,没有我熟悉的熏香,我完全不可能睡着。”
洛夫娜放下茶杯,双手放在餐桌上,目光炯炯的盯着乔:“尤其是,没有熟悉的侍女在身边陪伴,我同样是睡不着的。乔阁下,贵国应该给与我和我身份相匹配的待遇!”
乔没吭声。
洛夫娜眯着眼,大声的抱怨道:“那么,在下一个大城市暂时停车,让我采购一些生活必需品,购买几个熟练可用的侍女,可以么?”
一大盘熏香肠被胖乎乎的厨子端了上来。
乔举起刀叉,‘哗啦啦’就将三根酸菜猪肉馅香肠干了个精光。他抬起头来,满足的喘了一口气,不满道:“忍忍吧,尊敬的殿下,我昨晚上睡得也不好,可是我既然能忍受,您就应该也能忍受。”
洛夫娜被乔的态度引得微怒,她低声吼道:“我可是尊贵的卢西亚帝国的公主!”
乔傲然昂起头来,大声嚷嚷着:“可是,卢西亚皇室非常穷……常年靠借贷为生。您从小受到的待遇,无论吃穿用度,肯定没我好,这是薇玛告诉我的,这小丫头非常机灵,她的话是靠谱的……所以,从小比您享用更奢华的我都能忍受,为什么你不能?”
乔的话犹如当头一道闷雷落下,劈得洛夫娜公主目瞪口呆,半天说不出话来。
饶是监察厅的监察官们,个个都好像天生没有表情的雕像,乔的这番话,依旧引得餐车两侧守着的监察官们面皮抽搐,差点没笑出声来。
而负责贴身看护洛夫娜的两位女监察官,则是直接没控制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乔没去看洛夫娜瞬间扭曲的表情,双手刀叉飞舞,他酣畅淋漓的一通猛塞,一大盘熏香肠没费多少劲就被他彻底消灭。
一大篮子白面包送了上来,更送上来一小桶鲜牛奶。
乔欢呼一声,继续埋头大吃大喝。
洛夫娜面孔痉挛,面色青红不定的盯着乔,她双手紧紧握拳,身体微微的颤抖着,看上去她随时可能在乔的大脸蛋上轰上一拳。
乔感受到了洛夫娜身上鼓荡的猩红色煞气,他抬起头来,很认真的看着洛夫娜:“尊敬的殿下,我实话实说而已。您牵涉到一件严重威胁帝国安全的恶性事件,您和数百名英勇忠诚的帝国军士兵的牺牲有关。”
“您现在享受的,是格外的优待。”乔毫不含糊的将一小桶鲜牛奶‘咕咚’几口喝得干干净净:“或者,您更愿意享受和那个什么……什么……洛蒙德一样的待遇?”
‘呛琅琅,呛琅琅’,手铐铁链的撞击声中,洛蒙德在几个牛高马大的监察官的包围下,慢吞吞的一步一步的走了过来。
洛蒙德身上,也只有双手被长链条手铐铐住,除此之外,并无别的禁锢器械。
乔回过头去看着洛蒙德,然后摇了摇头。
按照乔的想法,就应该按照龙格斯特少将的意见来处理——直接在图伦港崩掉洛蒙德,什么麻烦都解决了。
现在还要将他和洛夫娜一并带去帝都……真是平白浪费帝国资源。
洛蒙德慢吞吞的走进了餐车,在一张餐桌旁缓缓坐下,然后举起了双手,向身边的监察官们晃了晃:“先生们,不需要这样苛刻……相信我,这只是一次意外的外交事件。连边境冲突都算不上,只是一次计划之外的外交摩擦,仅此而已。”
“我必须得到和我的身份相匹配的待遇,而不是像一个卑劣的囚徒那样,戴着枷锁享用早餐!”
洛蒙德带着冰海王国贵族绅士们特有的倨傲,带着一丝丝骄横的语气,近乎向身边的监察官们发号施令般说道:“解开我的手铐,我需要一顿圣希亚风味的,匹配我身份的早餐!”
这趟专列的负责人,罗斯公爵派出的帝国军陆军中将,同时也是罗斯公爵的远房堂弟,帝国亨廷堡家族支系成员,奥托·冯·亨廷堡背着手走进了餐车。
身材高大,面孔犹如花岗岩雕像一样线条粗狂、硬朗的奥托中将点了点头,沉声道:“满足他的要求。早啊,乔!”
乔站起身来,朝着奥托中将欠身行礼:“早安,奥托将军。”
乔好奇的打量着奥托中将,这位将军在图伦港极少出现,极少有人认得他。作为罗斯公爵手上最锋利的屠刀,亨廷堡家族对嘉西嘉岛民的多次血腥报复,都是由他亲自出手。
能够在四十岁出头的年龄,挂上中将军衔,其中固然有罗斯公爵的大力举荐,奥托中将砍下来的那数以万计的头颅,同样功不可没。
作为罗斯公爵身边最得力的下属之一,如果不是帝都的老太太暴怒,罗斯公爵也不会让奥托做这次专列的负责人!
奥托中将走到乔身边,亲昵的伸手拍了拍乔的胳膊——他当然知道威图家族和自家的关系,嘉西嘉岛驻军能过得如此滋润,威图家做了多大的贡献啊!
洛蒙德手上的手铐被解下。
一声咆哮,洛蒙德抓起餐桌上的一柄牛排刀,一步冲到了洛夫娜面前,刀光一闪,直刺洛夫娜心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