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zcu人氣連載小說 大唐再起-第七百五十四章複雜展示-3xs8u

大唐再起
小說推薦大唐再起
对于江华湾,周奎算是领教到了。
各种的明礁,暗礁,漩涡,不计其数,哪怕海龙军面对无数的复杂环境了,老手掌舵,但稍有疏忽,依旧避免不了船毁人亡。
这一趟下来,毁于礁石的船只,竟然达到了十二艘,哪怕打捞了,依旧死去了数十人,令人震恐。
张辰则一脸赞同地说:“少府寺早有准备,不然损失更是惨重,这也是为何高丽商贾难行的原因,开京所依赖的,就是这里!”
“如今咱们离船上岸,怕是高丽国慌了!”
周奎笑着说道:“咱们打仗一向是先礼后兵,来人,去往开京,与他们说一说我们的条件,只要答应了,咱就免走一趟了。”
“喏——”
对于自身的优势,周奎自然是一清二楚,水手们虽然跳板是个好人,但排兵布阵却是困难船上并没有那般的条件。
即使他麾下依旧聚拢了五千余名的禁军,但他的信心来源,却是那几门青铜炮罢了。
所以,这场仗对于他而言,能不打,就不打,最好不战而屈人之兵,再不济,就用青铜炮,让高丽人屈服。
随即,上岸后,他连忙派人出使高丽。
然后就有条不紊地开始搭建营地,开始学习禁军的做派了。
“为了一群贱民,唐国竟然不顾两国多年情谊,派遣军队而来,真是不知所谓!”
王昭挥挥手对于使臣愤愤不平地说道。
“国主息怒!”使臣微微一笑,心中不以为意,认真说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燕云汉民自然也就是我们唐人了,其在辽国饱受辛劳,谁知南下,误入贵国。”
“贵国竟然不顾吾国的意见,直接交还给契丹人,根本就没把我们大唐放在眼里,如今大军前来,既是为汉民而战,也是为了大唐尊严而战!”
使臣的话,自己说着都感觉有些过不去,完全是强词夺理,但只能硬着头皮说下去。
另一边的王昭,则更是气恼,这根本就是无理取闹,为了一群汉民,竟然导致两国交战,天底下从来就没有这般道理。
窗外不知何时闯进来几只麻雀,叽叽喳喳地叫唤着,打破了这份沉静。
这唐国人,不正如这麻雀一般,惹人烦厌,宽敞明亮的房间,也因此显得肮脏了。
“哼!”王昭冷哼一声,强行抑制心中的愤怒,作为国王,他需要涵养,双手无意识地抓紧,好汉不吃眼前亏。
他沉声问道:“贵我两国一向邦交友好,如今些许误会,自然需要解开为好,这般,那些汉民,某就交与你们了!”
“汉民自是要交还与我们,但吾军千里迢迢而来,也不能白跑一趟,贵国须断绝与宋国的来往,朝贡与我国!”
“另外,贵国须得断绝与契丹的榷场,并且允许我国商人开采矿山!”
这四个条件,简直是丧心病狂,不仅要求高丽成为属国,而且支使高丽的外交权限,还要求采矿,简直是太过分了。
王昭脸色涨红,自从当了国王以来,他从来没有受到这般的屈辱,这般,他还是国主吗?
“既然如此,贵国是毫无诚意可言咯?”
“并非如此,我国陛下正想与贵国化干戈为玉帛,些许条件,简单至极!”
使者笑着说道。
“前唐时,高丽可是化为三国,高句丽不自量力,妄图挑战大唐,自然身死族灭,新罗反而一统三国,坐拥天下,前车之鉴,还望国主仔细掂量!”
“你在威胁我?”王昭双目睁大,身体前驱,好似猛虎扑食一般,想要将其撕碎。
“外臣不敢,只是实话实说罢了!”
“等打了这一仗再说吧!”王昭不想再理他了,挥挥手,让其离去,然后坐在王位上,恨恨地说道:“唐国欺人太甚!”
“陛下息怒——”大臣们连忙跪下,口呼不止。
“罢了罢了!”王昭叹了口气,小国就是这般悲哀,只有战胜了唐军,才算是暂且摆脱了威胁。
“忆往昔,高句丽之时,战隋,战唐,屡有大胜,声势烜赫,威慑天下,如今北有契丹,南下唐国,不知何时才能恢复旧势啊!”
面对大王的言语,两班大臣们只能无言以对。
此时的两班贵族,并不是后来的士大夫两班,而是通过血亲、投降的新罗豪族组成的文武两班,到后来田柴科制施行,才算确定朝鲜半岛千年的两班制度。
区别在于,贵族两班依靠世袭做官,士大夫两班,则依靠科举出仕,更加有学问,垄断。
“希望皇甫晟不要令朕失望啊!”
江华湾边,唐军开始驻扎与此,并没有一鼓作气直入开京的想法。
建造营地这是禁军强项,辎重营对此可谓是再熟悉不过,基本上不用指挥,不过一下午的时间,粗糙而不简陋的营地就搭建好了,宛若一座小城。
“禁军不愧是天下强军,那么快就搭建好了营地,这下兄弟们有地方住了!”
周奎哈哈大笑,满意地点点头。
“兄弟们,明日咱们进击开京,今日就好好休息,岗哨也要尽忠职守,勿要懈怠。”
“也不知如何了,希望高丽王识相一些!”
望着远处,周奎表情严肃。
水师不擅长陆战,所依赖的,无外乎五千禁军罢了,但高丽本土作战,兵源不绝,难以对付。
……
而这边,皇甫晟得到高丽王谕旨,连忙去往军营开始整编,数万的大军,多年不习战阵,也是极为松懈的。
幸亏他带来了许多钱财,才算是让大军动弹起来。
只是,无论是开拔,还是辎重等,都需要时间,至少,今日是动不了。
贵族们这几年一直忙着争权夺位,对于军队一向忽视,老弱病残极多,让皇甫晟头疼不已。
钱财刚发下,突然又涌现了数千名兵卒,他们都说自己也是京兵,只是没有饷钱,所以不在军营中,听到发钱饷,立马又跑来了。
这般讨要钱财,皇甫晟也不能不给,只能去找国主了,希望再拨些钱财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