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isbr引人入胜的小說 在諸天實現願望 愛下-第六八二章 古薰兒暈倒了-6oxdy

在諸天實現願望
小說推薦在諸天實現願望
一行人回到萧家,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正好赶上萧家开饭。
当药尘拿出自己当年在炼药师公会考核得来的二品炼药师徽章,在萧战和三位长老面前晃了晃,萧家的高层立马就是一幅恨不得跪舔他的姿态,饭也决定不在家里吃了,要去乌坦城最有牌面的酒楼款待药尘。
在斗气大陆,炼药师就是牛!
原剧情中柳席区区一个一品炼药师,就能被有着大斗师的加列家当成菩萨一样的供起来,予取予求,还把另一个有着大斗师的萧家,差点逼上绝路。
更何况药尘拿出来掩人耳目的,还是二品炼药师的徽章。
“饭都做好了,何必再去外面吃?药尘是我和小炎子的朋友,伯父不必见外。”
蒋锋还要指导萧炎修炼,哪有时间花在应酬上面,就出面劝阻了萧战和三位长老。
看到是萧薰儿出来表示了反对,萧战四人对于一位二品炼药师是家族子弟结交的朋友,欣喜若狂之余,也是从善如流,不再坚持要去外面的酒楼款待药尘。
在蒋锋的设定中,萧薰儿可是古元按照当年与萧玄的约定,过继给萧家的,和原剧情中的古薰儿可不是一回事。
是萧家真正的自己人,也是萧家重返远古种族行列的希望。
三位长老和萧战不对付,可不光是萧家内部争权夺利,还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是萧薰儿和萧炎走的太近。
谁都希望延续了斗帝血脉的下一代,是从自己这一系的子弟开始。
除了萧战,谁都不想看到萧薰儿和萧炎走的太近。
而萧薰儿既然对萧家如此的重要,自然在家族里说话,比萧战这个族长更有分量的多。
毕竟萧家的族长又不是萧战一个人才能当,但萧薰儿却是唯一的,不可替代的。
飞快的吃完饭,萧炎心急火燎的窜回了自己的屋子,谨慎的关好门窗,就要在蒋锋和药尘的指导下进行修炼时。
古薰儿不放心萧炎,也来找他了。
她可不放心让萧薰儿这个厚脸皮的女人,和她的萧炎哥哥在一起。
哪怕有那个叫药尘的二品炼药师和他们在一起,古薰儿也不放心。
“老板,我要开始了,你和这个小妮子,能否回避?”
药尘吩咐萧炎准备好了一大盆清水,也不回避蒋锋和古薰儿,就把买来的各种药材一股脑儿的混合在一起,再用出神入化的炼药术炼出了品质优良,还在剧情中之上的筑基灵液,再放进水中进行稀释后,俊朗的面容忽然怪异了起来。
接下来的场面少女不宜。
萧炎需要泡在药水里进行长时间的修炼,有两位美丽的少女在场。
肯定是不行的。
“没有关系,你说呢,妹妹?”
蒋锋嘴角一翘,露出了显而易见的坏笑。
“嗯。”
被药尘露了一手斗气大陆巅峰级别的炼药术给镇住的古薰儿,这时才回过魂来,顺口说道。
话一出口才反应过来不对,看盆子里的一大盆水,萧炎哥哥明显是要泡在里面修炼。
自己是女的,这样的场合,应该回避才对。
“不不,我们这就离开,就不打搅萧炎哥哥修炼了!”
古薰儿慌里慌张的说道,一把拉住蒋锋,就要把他拖出萧炎的房间,但蒋锋一脸坏笑,纹丝不动。
“要走你走,我还要指导小炎子修炼呢!”
轻轻一把拍开自己便宜妹妹的白嫩小手,萧薰儿嚷嚷道。
“你不走,我也不走!”
想到自家便宜姐姐那不要脸的作风,古薰儿唯恐把她留下会占了萧炎哥哥的便宜,内心天人交战后也留下了。
“小炎子开始吧。”
药尘一脸古怪的笑容,对一脸尬色的萧炎说道。
“小炎子,你还在磨蹭什么?都说了,没有关系!”
看到萧炎浪费时间,蒋锋喝道。
“老板,我有关系!”
萧炎弱弱的回嘴。
要在两位漂亮妹子面前坦然回归人之初。
臣妾真的做不到啊。
“我来助你一臂之力!”
不由分说,蒋锋一记劈空掌,把萧炎全身的衣物拍的四分五裂,瞬间让他回归了大自然。
“啊!”
萧炎像个遇到流氓的少女,发出一声尖叫,双手捂住一辈子形影不离的好伙伴,跳进了药水里。
这时一旁的古薰儿俏脸涨的通红,也两眼一翻,流着鼻血的倒下了。
显然,在萧炎爆衣的那一刻,这妮子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受刺激过大,这才昏了过去。
“小炎子,没看出来啊,还是个少年,已经把腹肌都练出来了。”
萧薰儿走到泡在药水里的萧炎跟前,掩着嘴,娇笑着评头论足。
虽然因为药尘“偷气”,害得萧炎“漏气”,实力三年间被锁死在三段斗之气,但萧炎仍然每天坚持修炼,强身健体。
十几岁的少年,强壮到让女人流口水的地步。
雅妃会对一个比她小得多的少年产生爱慕之情,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在萧薰儿饿狼一样的目光注视下,萧炎缩在药水里瑟瑟发抖。
这还怎么开始修炼?
“老板,请你不要在捉弄小炎子了,我感觉的出来,你其实并不馋他的肉。”
药尘看够了热闹后,开口替被捉弄的够呛的萧炎主持公道了。
“知道就不要说出来嘛,那样多无趣?
不过药尘说得对,是我过火了,那我就不打搅小炎子修炼了。”
萧薰儿的神情恢复了平常,温和的微笑使人倍感亲切,安抚了萧炎几句,就一个公主抱抱起昏过去的古薰儿,把她送回了自己的房间。
把古薰儿轻轻放到床上,蒋锋又体贴的给她擦去了鼻血,这才关好门,回自己房间去了。
第二天,第三天……
加列奥的老爸并没有因为自家的宝贝儿子在萧家的地盘被暴打了一顿而上门兴师问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