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9hl5超棒的玄幻小說 四重分裂 愛下-第八百五十八章:再睹絕色-z53aa

四重分裂
小說推薦四重分裂
“极端手段?”
“保镖?”
“保险?”
完全没听明白季晓鸽刚才那番话的卡塞娜、米卡和露西艾异口不同声地发出了质疑,而克里斯蒂娜与塔蒂安娜两人尽管没有说话,却也是同样用四分纳闷五分好奇外加一分期待的目光看向面前这只有翼美少女,希望等到更进一步的解释。
而以墨檀为首的汪汪小队成员则是在第一时间GET到了某个点,纷纷露出了安心与纠结五五开的扭曲表情,其中以墨檀的扭曲程度为最。
很显然,他们都猜到了季晓鸽那所谓的‘极端手段’是什么意思,并打从心底里觉得这招十有八九能够收到成效,却同样担心这份成效会不会造成一些不好的后果,毕竟……
“那可是随随便便就能倾掉人城的禁术啊。”
早已得知季晓鸽某个天赋具体效果的达布斯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半步,低声嘟囔了一句,然后开始脑补身穿教师制服的陈老师、小口嘬奶茶的陈老师、周末‘偶遇’时穿着碎花洋裙的陈老师、被杨主任勒令在学校开放日画了美美的妆的陈老师、毫无城府被学生耍得团团转的陈老师、自己陪表妹买衣服时在某个转角真·偶遇到的,旁边跟着田老师的陈老师……
半分钟后,达布斯忽然变得面如死灰,成功地让自己的心绪平静了下来。
“达布斯这是……呃,算了……”
墨檀下意识地想关心一下那颗满脸写着‘丧’的脑袋,却又在直觉的驱使下硬生生地刹住了车,随即便有些僵硬地转头看向旁边笑眯眯季晓鸽,迟疑道:“要不还是再考虑一下吧,咱不能总是依赖那个……嗯,你懂得。”
季晓鸽翻了个白眼,嘟着嘴哼道:“我不懂啦,而且什么叫依赖呀,那明明就是本色发挥而已,现在才是故意低调,你可不要搞混了哦!”
虽然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劲,但少女的话确实很有道理,墨檀无言以对。
不过一头雾水的卡塞娜等人可不是墨檀,显然她们还是有话要说的——
“从刚才开始就在打什么哑谜呀?”
卡塞娜皱了皱眉,一脸不爽地说道:“是秘密的话直接说就好啦,这样不上不下的让人很难受诶。”
米卡也抱着胳膊点头道:“就是就是,这种大家全都知道唯独自己完全听不明白的感觉超糟糕啊,既然都已经决定合作了,你们也好歹体谅一下这边的心情嘛,人家已经觉得自己被排挤了!”
“虽然米米偷换概念的试探方式很下作,但是我没有意见。”
露西艾十分严肃地看着季晓鸽,认真道:“因为我也很好奇。”
克里斯蒂娜有些尴尬地拽了拽露西艾的袖子,低声道:“小茜,前面那句话太多余啦。”
汪汪小队全体:“……”
短暂地沉默后——
“好吧,我知道啦。”
季晓鸽有些尴尬地拢起翅膀把自己变成了一个羽毛球,纠结道:“虽然本来也没有打算瞒你们,不过解释起来确实是有点麻烦,所以我干脆直接演示一下?”
“演示啥?”
“是技能么,还是天赋?”
“这个形态……难道你要给我们表演传说中的【无我境界·千锤百炼之极限の暴风旋转抽击球Z】?”
“小茜你这是在说什么啊!再怎么说用杀人网球的梗也太……”
“那就是人生恶听、宝牌收集、气息遮蔽、海底捞月?”
“听不懂,但是海底捞挺好吃的。”
“是麻将。”
“诶?是麻将吗?”
……
“这几位不去说相声还真是可惜了啊。”
险些被人误以为身怀网球必杀技的季晓鸽叹了口气,解除了自己的羽毛球状态,冲旁边的墨檀做了个鬼脸。
后者轻咳了一声,低声道:“既然你要向她们展现‘那个’的话,我就跟老贾、达布斯一块儿回避一下吧,感觉还是挺危险的。”
“你就算啦,反正一会儿也得看到,真是的,这说法就好像我会变得多吓人一样,不开心!明明是加分来着!”
季晓鸽气鼓鼓地按住墨檀的肩膀,然后转头冲贾德卡和达布斯问道:“你们要不要回避一下呀?”
“要的要的!”
贾德卡二话不说,转身就走,尽管身为老魔法师的他意志坚定得不得了,更不会对季晓鸽这种岁数能当自己孙女的少女产生任何非分之想,但就算如此,要是不小心看呆了也非常丢人,所以已经猜到季晓鸽想做什么的老贾第一时间选择了回避。
“我的爱有多蠢,是我太笨……”
达布斯也表情木然地点了点头,哼着墨檀应该听过但记不清名字的歌跟在贾德卡身后一起回避去了。
真别说,唱的还挺好听嘿!
“我也滚了,大姐那招的杀伤力确实有点大。”
王霸胆也选择了退避,慢慢吞吞地去追贾德卡和达布斯了,毕竟季晓鸽是他破壳后看见的第一个女性,尽管嘴上不说但无论是她也好还是墨檀也好对王霸胆的意义其实都很特殊,所以就算不会产生任何奇奇怪怪的情愫,但这王八依然觉得看大姐看到发呆是一件很羞耻的事。
就这样,除了因为一会儿还要当保镖而被季晓鸽强行留下的墨檀之外,在场的所有雄性全都跑到了几十米之外的小土坡后待机了。
“从某种意义上很幸福呢。”
露西艾对墨檀点头致意,浅笑着说了句大实话:“毕竟我们都是女孩子,而且长得也都还蛮漂亮的,就算是大哥这种人,只要不说话……”
“不要说多余的话啊!”
卡塞娜一把捂住露西艾的嘴,很是好奇地看着季晓鸽和墨檀:“所以,你们到底打算给我们表演个啥?福利向的那种吗?一定是吧,一定是因为会发福利才让那几个爷们儿非礼勿视的吧!”
墨檀扯了扯嘴角,从表情到声音都有些僵硬:“我也是个男人来着。”
米卡耸了耸肩:“或许你是她男朋友呢?就是游戏里让不让做的事在游戏外全都……”
“不是!”
墨檀颇为强势地打断了米卡,罕见地用严肃乃至严厉的表情认真道:“还请不要过度解读了。”
尽管他并不介意别人开自己玩笑,但连季晓鸽一起开这种事还是需要遏制的。
“呃,我就是随便一说啦,不是就不是嘛。”
被墨檀骤然强势起来的气场震慑到,米卡立刻下意识地说了一句,然后才发现自己好像有点太怂了,立刻满脸通红地梗起脖子准备撂两句狠话,结果……
“多谢理解~”
墨檀亲切地笑了笑,莞尔道:“我以后也会在这方面多加注意的。”
尽管在这次误会中他完全没有任何理由背锅,但他还是这么说了。
“呃,哦,那……那就行。”
然后米卡也就没脾气了,毕竟这姑娘也不是什么得理不饶人的类型,何况她还没理。
“好了,时间宝贵。”
露西艾深吸了一口气,目光忽然变得犀利起来,直勾勾地盯着墨檀和季晓鸽沉声道:“就让我们见识见识吧,所谓的千锤百炼之极限……”
克里斯蒂娜抬手捂住额头,低声呻吟道:“明明人家根本就没有说过这种话啊。”
“嗯嗯,那就让你们见识见识吧,我的千锤百炼之极限!”
季晓鸽一本正经地挥了挥小拳头,摆了个让人觉得不明觉厉的POSS。
“真的假的?!”
克里斯蒂娜当时就惊了,立刻将困惑的目光投向墨檀这个知情者。
“假的。”
墨檀苦笑着摇了摇头,然后……
平时都跟发卡一样被季晓鸽扣在头上的【大工匠护目镜】被少女轻巧地扯了下来,无声地落到了地上。
或许并不是无声的,但至少在这一瞬,无论是墨檀也好,还是美少女佣兵团的五位姑娘也好,统统都没有听到半点声音。
他们就这样如此突兀却又理所应当地僵在了原地,愣愣地看着那位仅仅只是少了一副护目镜,却宛若换了个人般的少女……
不,更准确点说,应该是少女自始至终都没有任何变化,只是墨檀等人刚刚才注意到她那本就存在,却被自己下意识忽略掉的部分。
举个并不算恰当的例子,就好像刚被做完外科手术的人忽然在某一瞬间免疫掉了麻药效果般,后知后觉地发现了那始终存在的、刻骨铭心的痛楚一样。
区别在于,季晓鸽呈现出来的并非‘痛楚’那种肤浅的事物,而是更加纯粹的——美。
绝美!
……
十五分钟后
暂时与伙伴以及临时伙伴们兵分两路行动的墨檀和季晓鸽走在通往那位狗头人聚落首领,简单来说就是村长家的路上,前者目不斜视,高速默背着《摩诃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节选,后者哼着小调,一副没心没肺的德行。
“你确定要这么做?”
终于,在马上就要抵达村长家的时候,墨檀还是有些不安地转头向季晓鸽再次确认道:“说实话,你在没有【遗世而独立】的情况下真心太……太……”
“太太?”
季晓鸽眨了眨眼,歪着脑袋好奇道:“这个称呼,算是在向我表白吗?”
“太惹眼了。”
墨檀没什么气势地横了季晓鸽一眼,干笑道:“耍我很有趣吗?”
“很有趣呀!”
“我……”
“而且你先叫我太太的!”
“我只是结巴了!”
“那你为什么结巴了?”
“因为……唉,因为你好看,行了吧。”
“呀!好害羞!”
“夜歌你这人真是……”
“超可爱超萌超讨人喜欢对吧?”
“……”
时隔许久再次被季晓鸽那【一顾倾人城】的常驻被动天赋给震到的墨檀自知不在状态,所以干脆闭上了嘴,不接话茬也不继续劝对方三思了。
一是因为季晓鸽显然并没有丝毫动摇,二是眼下除了这招之外,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了。
“达布斯马上就要走啦。”
少女忽然没头没尾地说了这么一句。
墨檀愣了一下,然后微微颔首,嘴角翘起了一抹弧度:“嗯。”
“达布斯还说,这很有可能是他作为‘冒险者安东尼·达布斯’的最后一个任务了。”
季晓鸽翘起翅膀,沐浴着殷红的夕阳轻声道:“他说他希望能有一个圆满的收尾。”
“我知道。”
墨檀敛起笑意,认真地点了点头:“所以这次就好好努力一把,尽量做到不留半点遗憾吧。”
少女吐了吐舌头,伸出自己白皙的小拳头冲墨檀晃了晃。
后者心领神会,抬手轻轻与季晓鸽对了下拳。
“是不是觉得我有点矫情?”
“就算多少有点,矫情的也不只是你一个人。”
“诶嘿★~”
“想卖萌的话,还是留到一会儿见到那位村长大人后再卖吧。”
“不解风情!!”
“真不解风情的话就不会这么说了。”
“啊?”
“没事……”
……
同一时间
狗头人聚落北部某处
霍格·黑皮挣扎着从冰凉的地面上爬起,并在下一瞬间感到一阵剧痛从自己的四肢百骸传来,这种整个身体都几乎要散架的感觉立刻让他痛呼出声。
“啊————”
“啊———”
“啊——”
回声在耳边激荡,把当事人……狗……狗头人下了一跳。
年仅十二岁,昨天下午偷偷离开村子的霍格打了个哆嗦,在惊吓中忘记了疼痛,猛地从冰凉的地面上弹了起来,并在下一秒被同样冰凉的什么东西再次绊倒在地。
“啊!”
他发出了第二声惊呼,慌不择路地向后跑去,几秒种后,连滚带爬的狗头人少年总算凭借着种族天赋勉强适应了这份黑暗,并借助不知从何处透出的昏暗光源做出了‘周围似乎暂时没有危险’的判断。
这一判断让他找回了一点冷静、一点勇气以及九十八点暂时被屏蔽掉的痛觉。
“可恶,这到底是哪儿啊……”
重新跌坐在地的霍格小声骂了一句,然后便将手伸进了腰后的口袋里,很快便找到了现阶段对他来说最重要的东西——蜡烛。
蜡烛是狗头人最好的朋友!
霍格第一次觉得大人们经常挂在嘴边的口头禅并非扯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