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t8n1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平民神探 線上看-第1815章 一路西行,難如登天相伴-qq9pc

平民神探
小說推薦平民神探
这个世界就是这么奇妙,有人兴奋就有人愁。
就好像丁凡这边的调查,一路上虽然也少不了磕磕绊绊,但这都是小问题,顶多也就相当于马路上的减速带,虽然有点坎坷,但最后的结果还算不错,并不能绊住他太长的时间。
后面更是一路高歌猛进,不只是拿下周野手下的这帮人,甚至就连一直没有音讯的汪美琪都找出来。
反过来看看彭海那边,进展可就不太顺利了,自打他带着人离开了燕京城,麻烦事情就没有消停过。
买个车票没有买到,只能买了到临近城市的车票,这一点他也就认了,可车到站的时候,已经半夜了,一行人也顾不上休息,连夜找了一辆车,就往小仓庄出发,结果这几个人在车上晃悠晃悠的就睡着了,凌晨的时候被外面的冷风吹了一下,还是被冻醒过来的。
醒过来一看,几个人脸色马上就不好了,这哪是什么小仓庄啊,这是坟地呀!
之前带着他的过来的车子已经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他们几个人这会儿被人丢在坟地里面,身上的钱也不知道哪里去了,甚至就连证件都没了。
也幸亏他们出来的这一次,身上没有带着枪,这要是被人将配枪都偷了,他们几个可就废了。
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四个人只能沿着路往回走,只希望昨天那个混蛋司机没有将他们丢的太远就好。
四个人趁着天还没有亮就开始走,一路走到日晒三竿,才远远的看到了一点城市的影子,也幸亏是有一台拖拉机经过,四个人搭着拖拉机直奔城市,第一时间找到了派出所,说明了自己的身份,随后给上面领导打了电话,给他们开了一份证明。
有警察的帮忙,很快就找到了将他们半路丢在坟地的那个黑心司机,证件算是找回来了,但是从他们身上偷走的钱却没能找回来,不到一天的时间,就被这个司机花了个精光,最后也就是从他身上找出了四人丢了的证件算是一点心理安慰了。
而他们要去的小仓庄距离这里还远着那,四个外地人都不认识路,这才被司机骗了,有当地的派出所帮忙垫付了车费,给他们买了车票,坐着火车转去了小仓庄附近的县城。
这中间一下就耽搁了两天的时间,经过当地派出所的调查,这个司机偷了他们几个人,也是收了钱的,好像是有个什么人给了他钱,叫他这么做的,当时偷了东西往回走的时候,发现被偷的是警察,这才意识到自己惹事了,本想躲几天找个地方消遣一下,谁知道四个警察的手上也没有多少钱,跟朋友打牌不到一天就输了个精光,只能出车了。
结果这一出车,就被当地的派出所抓了回去。
这下事情的始末算是清晰一点了,彭海也发现了问题有点不对,从自己带人出门开始,好像就异常的顺利。
一开始他还没有注意到,只是以为运气不太好,可现在联系到派出所送来的消息,他才算是明白过来,这是有人专门跟着他们,甚至想在他们的行动中弄出点事情来呀!
这个时候,搞不好已经有人先他们一步,赶到汪美琪家里去了,这是打算在他们之前就将人灭口的意思啊!
想到这一点,彭海在也坐不住了,赶到县城之后,第一时间当地的警局联系了一下,希望能得到他们的帮助,最好能在第一时间赶到汪美琪的家里。
这一次的出差,彭海都算是郁闷的想哭了,以前出差,经费都不是很多,紧紧巴巴的勉强够用就不错了,好不容易这一次经费能宽裕一点,想不到还没有走完一半的路程,连钱带手机就全都叫人给摸了,他们四个都是老警员了,被一个黑车司机给摸了,这件事说出去都有够丢人的。
要是最后汪美琪在出什么事情,他们算是彻底将脸丢到九霄云外去了,一点都别想剩下。
可他心里着急,有些事情却不是他急就能办成的,沉灵县确实在小仓庄附近,中间的路程也就是百十公里。
说不上有多远,这要是在燕京城,百十公里也就是一两个小时的事情,来回这点路程都用不上半天的时间。
可沉灵县到小仓庄这段路,几乎全是山路,中间很大一片路面泥泞难走,刚好到了深秋这个雨季时间,山上的滚石不算,就这一段路几乎将这两个地方隔开了,想过去要么等天气在冷一点,要么徒步从泥巴里过去。
当时彭海想都没有多想就选择了后者,他一个小时的时间都不想在耽搁了,直接叫当地派出所给找了一个向导,百十公里的路也不是没有走过。
而事实证明,他彭海还是将事情想的太简单了,那百十公里的路他不知道摔了多少跟头,等他从这段路走过来的时候,已经看不出来他原本长什么样子了,全身上下除了鼻孔和双眼之外,几乎全都被黄泥沾满了。
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关键的就是他身上沾满的黄泥,在当地也是十分有名的,听说这种黄泥以前还是专门做茶壶茶具用的粘土,粘性极高粘在身上绝对不能干。
一旦干透了,这种泥土在将很难清洗下来。
所以四个警员,浑身上下沾满了黄泥,走上几步就要在身上浇水,生怕这种泥土完全干涸,身上的负重也在不断的增加,好不容易走到了附近的派出所,在将身上的泥土都清理干净,四个人已经累虚脱了,直接靠在澡堂子里面睡着了。
等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原本想着四个壮实的小伙子,走这一趟应该不成问题,当彭海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却发现,倒霉的事情依旧没有就此停下,眼看着汪美琪的家就在眼前不远处了,手下的警员却病倒了,高烧一直不退,只能叫医生给他打了针,在留下一个人在这里照顾。
彭浩带着一个老警员出发,继续前往汪美琪的家,希望这一次不要走空就好了。
结果汪美琪的父母虽然在家,可汪美琪却根本没有回来。
为了确认,汪美琪究竟有没有回来过,彭海带着人在她家附近问了个遍,生怕有人捷足先登将人抓走了。
可最后的调查结果,却几乎叫他崩溃了,汪美琪自从五年前离开了家之后,就在没有回来过,她父母只是知道汪美琪跟村里人借了钱,好像是到燕京上大学去了,但是后来就在没有一点消息了。
听说汪美琪在燕京混得不错,前几年的时候,还叫人带了钱回来,将之前借的钱一分不少的还了,甚至还多给了不少。
但是就是没有给家里送钱,这一点汪美琪的父母一直耿耿于怀,甚至找了同村外出打工的邻居一起去燕京找过。
可惜燕京城实在太大了,根本就找不到他们的女儿,汪美琪在没有回来过,更加没有跟家里有过丝毫的联系。
汪美琪的父母也认了,就当没有生过这个女儿,对外面也从来不提起这件事。
彭海觉得这件事或许有什么疑点,当面没有说,却在私下里找了不少人调查这件事,就连当初汪美琪上学的学校,他都没有放过,还有她哪些同学,以及当初跟她住在同一个村的朋友全都问了一遍。
结果还真是没有人见她回来过,也就是说,他们这一趟算是白折腾了。
那个跟着自己,一直给自己找事的人,显然也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东西。
白跑一趟,彭海已经能想想到自己回到燕京之后,古少钦那张不阴不阳的脸和嘲讽的语气了。
但是人家没有回来,自己现在又能怎么办?
这一趟出来,损兵折将不说,还闹得这么狼狈,简直赔了夫人又折兵,他都没脸在回去了。
就在他为了这件事犯愁的,一个人男人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视线之内。
这人看上去不像是本地人,从他的穿着上看,应该也是来自某个大城市,整天背着一个画板,到处乱走,还跟他们住在同一个小旅馆里。
彭海跟旅馆的老板打听了一下才知道,这个小子也是前几天刚来的,好像是从燕京过来的,这旅店的老板以前在燕京打过工,说着小子也是一嘴京片子味儿,跟彭海应该是同一个地方的。
但是他来的比较早,比彭海要早上一天左右,说是学画画的,到这边来写生的。
彭海也没有学过画画,但是这个小仓庄也不是什么山清水秀的地方,写生按说也不会选择在这个地方吧!
这一刻开始,彭浩对这个人开始留意了起来,每天不定时的,彭海都要出去转转,跟当地人闲聊几句,其实也是想了解一下这个整天背着画板的年轻人,究竟都去过什么地方。
结果问了一圈下来,发现这个小子每天画画写生的地方,竟然都围绕着汪美琪的家。
说实在的,汪美琪的家在整个村子里面几乎是最穷的几家了,周围更没有一定点值得画下来的风景,他写生为什么要选在这个位置?
唯一的解释,就是他所谓的写生,不过是为了观察汪美琪的家罢了!
可就在他临出门的时候,无意间在房间里发现了一个漏洞。
房间里面没有画纸,也没有画板,那个年轻人身上出门只是带了一个很薄的画夹子,那东西彭海见过,里面顶天也就是装三五张画纸,可学画画的人,出门写生击就只带着三五张纸好像不太够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