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gu7x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迷途的敘事詩 ptt-第一百七十五章 姐姐來襲!雖然不太對相伴-y3r7s

迷途的敘事詩
小說推薦迷途的敘事詩
雪之下雪乃一瞬不瞬的看着他:“这个说法我好像看过。”
夏冉笑了笑,继续说道:“还有的就是听觉,鼓膜接收到的讯息远不止你听到的那些,不过那些杂乱声波会加重大脑的负担,所以就会被自发性的过滤了……”
这就是为什么会有人左耳进右耳出的原因,也是为什么有人能够在吵吵闹闹的环境里专注交谈。
就像是在迪厅或者酒吧之类的地方,明明四周都非常吵杂,但是只要愿意的话,人还是可以和特定对象进行交谈,而忽略掉四周的噪音干扰。
“这个好像是因为别的声波都被自发性的过滤掉了,他们的潜意识在自发的筛选掉无意义的垃圾信息?”
少女认真的想了想,不是太确定的说道。
夏冉点点头:“的确如此,因为不会把接收到的讯息全都反映到大脑里,那根本没有任何的意义,而且只会增加大脑的负担,所以过滤与限制都是有必要的……”
“……”
“……”
“我大概明白你的意思了。”少女思索了一小会儿,神色略微有些复杂,“所以你在平常的时候,就会主动限制自己的感知能力,就是这么一个原因?”
“这是一部分原因,主要还是我不愿意什么都看得太过清楚,总是接收太多垃圾信息……”
夏冉撇了撇嘴,他要是感知全开的话,真的是能够看见一片信息海,无时无刻都有各种各样的海量垃圾信息来袭,可能是这个时代永远都不会缺席的无线电波,也可能是四周人类的脑电波。
坦白的说,这种感觉一点儿都不好,并没有什么全知全能的快感,或许一开始的时候还会觉得很有趣,但是很快的就会发现只剩下心累。
“而且也不只是我,其他人也都是一样的,不会有人永远都能够紧绷着神经,平时都是关掉主动,只留下侦测危险的必要被动的……”
他解释了一下,为什么很多时候,那些超人或者非人也会被吓一跳,被整蛊捉弄到,被猝不及防的闹剧卷入其中,似乎和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
那是因为在那个时候,那些即将发生的事情并没有上升到足以带来威胁的恶意程度,他们自己又对相关的人并无怀疑防备,充满了信任,会被坑到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所以你怀疑现在就属于这种情况?”雪之下眨眨眼睛开始思考。
“应该是吧,不过反正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我其实还是乐见其成的……其实会发生什么事情,大概也能够想得到。”
夏冉摸了摸下巴,“这里已经很接近神社了,或许是那两位殿下已经察觉到了辉夜公主的位置?而辉夜公主故意让我不要用法术屏蔽她的存在感,应该也是存了这种故意的心思?”
所以接下来会有一番好戏上演?
毕竟很大可能这个就是事实,蓬莱山辉夜打的主意就是要让对方认清现实,搞明白是谁掌握主动权,同时打击对方的气势。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多来几次也就好了。
但是这还是第一次,除非那位依姬殿下没有回去,仍然是坚持在等着,否则就必然不会轻易罢休……想想她的性格吧,这样的一个人抱着志在必得的决心过来,结果却被无情戏耍了一番。
直接就能够气炸了肺不说,而且之后继续等待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她继续在一点一点的积蓄怒气的过程,从早上八点多直到现在黄昏傍晚……
就连夏冉都是想想就觉得牙酸。
“好了好了,走吧走吧,现在陪妾身去下一家……”
这个时候,充满欢欣的声音响起,却是黑长直的公主殿下已经回过头来,相当豪气的一挥手这么说道。
她准备奔赴下一家店面继续扫荡了,而在她旁边的柜台上,是堆积如山的选定货物。意思很明显,就等着夏冉付款然后充当搬运工了。
后者神色淡定的给边上的少女摆摆手,示意她们可以先走一步,自己很快就会跟上去,然后才走上前去准备结款。
同时,蓬莱山辉夜也是兴致勃勃的对雪之下打招呼:
“雪之下小姐,下一个地方你觉得要去哪里比较好?虽然妾身都笼统的看过了,不过感觉好像它们都差不多,各有优点的样子,所以还是请教你一下比较好……”
“抱歉,关于这个我也不是太清楚,我之前并没有怎么接触过这些东西……”雪之下雪乃无奈的回答,为什么要请教她这个事情,她同样也是在这方面常识为零好不好?
“嗯,为什么之前不接触?这不是很有意思的东西吗?”公主大人诧异的问道。
“我不这么觉得,而且御宅族并不是什么主流文化来着的,曾经有一段时间名声还很不好……”雪之下叹一口气,手扶住额头说道。“我之前也只是个普通学生,只知道念书,那时候要是碰这些东西,我会觉得自己已经踏进不属于人类的领域。”
“你这么说的意思是……妾身已经失去身为人类的资格了吗?虽然妾身的确不是人类。”
“……”
伴随着两人一边说着话,一边从店里走出来,密集的围观人群直接让开一条宽敞的道路,那整齐划一的动作,齐刷刷的一下子从中分开,简直令人怀疑他们是不是提前做了演习。
蓬莱山辉夜却是完全就毫不在意,视若无睹一般的迅速穿行过去,目不斜视也根本就没有多看任何人一眼,这让很多人顿时感觉到了莫大的失落。
即使是本来就知道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还是让他们失魂落魄,难过不已。
公主大人也没有任何要停下来的意思,而是目标明确的径直奔向下一个地点。
那华贵绝美的身姿,也吸引住了这个商场区域里无数人的目光,就像是之前在她走进购物中心的那个时候,沿途经过的路线都是迅速变得鸦雀无声,引得人们纷纷瞩目。
哪怕是女性也好,也是控制不住自己的为之夺目,甚至已经不是羡慕嫉妒恨之类的情绪了,因为当差距过于巨大的时候,她们只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在心底深处浮现。
然而蓬莱山辉夜本人却是丝毫都不在意,或者说对于这种场面已经是司空见惯了。她是真的目中无人,周围的这些人在她的眼里,就和游戏里的背景贴图一样。
值得在意吗?需要在意吗?
答案自然是很明显的。
只要他们不来打扰到自己,那么就直接无视掉好了。尽管这么说很残酷,但是作为永远的住民,这些朝生暮死的尘世蚍蜉,是真的就连时间长河之中的小小水花都算不上。
如果没有必要的话,就不用专门浪费脑容量了,就连去记忆都不需要。
这就是长生种的心态,并没有刻意去嘲笑短生种,但是却是发自内心的体现出了一种傲然。
——所谓「无视才是最大的轻蔑与傲慢」,虽然这个说法有些强词夺理,但是不可否认的就是很多人都是这么想的,尤其是那些认为自己受到了不平等对待的人。
不过蓬莱山辉夜从来就不是会在意这个的人,也不觉得自己无视了那些不相干的人,就是自己的错了。况且就算是知道了,她大概也只会觉得好笑吧。
……
……
在障眼法的遮掩下,直接当着店员的面将商品都给扔进泛着金色涟漪的虚空之中去,夏冉还是因此而略微纠结了一小会儿的工夫。
尽管很久之前就知道,自己不可能重现「王之财宝」,用无数的珍贵的道具塞满黄金之都的空间,但是当黄金都真的被当成杂物仓库来使用的时候,还是让他觉得有些郁闷。
输了啊。
居然在这种地方输给了金先生,实在是拉低了人类的平均值。
抱着这种微妙的心情,他也是两手空空,脚步轻快的走出了门店,只是驻足稍微张望一番,就知道两个女孩子到底是往什么方向去了。
这个很好辨认,毕竟月之公主刻意不掩饰的结果就是,在拉到她的好姐姐的仇恨,打击对方的心气之前,首先无差别的让很多无辜群众中招了,豁免检定大失败……
“咦?”
脚步微微一顿,夏冉下意识的挑了挑眉毛,他发现貌似蓬莱山辉夜的计划已经是成功了……唯一的问题就是,吸引来的并不是她的姐姐。
而是雪之下雪乃的。
艳丽的黑发,细致透明的白皙肌肤,端正的五官,即使全身散发出一种独特的清纯感,亲切的笑容还是增添了不少华丽,像阳光一样开朗的年轻女性……
“快点从实招来!你们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姐姐怎么不知道你在学校还有其他的朋友,等等,话说回来这个也是学校的学生吗?”
雪之下阳乃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冒出来的,正在不断用手肘轻轻的顶着雪之下雪乃,跟她开玩笑一般打听着这些事情。
但后者却只露出冰冷的表情,貌似相当头痛:“这个跟姐姐你没关系吧,而且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出现?”
“巧合哦,只是正好碰见了而已……”雪之下阳乃面不改色的解释道,同时那惊诧的视线还是禁不住的在黑长直的公主殿下身上来回流连。。
而辉夜公主也是好奇的打量着这个突然杀出来的女人,一点儿也不怯场,反而是使得阳乃小姐下意识的有些压力,她同样也不例外的感受到了月球公主的那种气质。
这到底是哪家培养出来的大小姐?现实之中真的会有这样气质的人吗?她也是禁不住的这么惊叹着。
“真的是巧合吗?你该不会是一直尾随自己的妹妹,或者在她包里放了定位器吧?”
略显古怪的语气传来,阳乃小姐回过头去,同时也是禁不住的一窒,脑海里几乎只剩下一个念头:怎么又一个?!
不过她很快就回过神来,目光不着痕迹的在四周那些突然散开的人群上划过,略显诧异与惊奇,笑容却是始终挂在脸上:“怎么可能呢,我可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雪之下雪乃却是头痛似地轻轻按住额头:“……姐姐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她虽然语气也很是不耐,但是却没有将夏冉刚刚的怀疑放在心上,也不认为自己姐姐真的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就是来看看小雪乃你啊,毕竟昨天晚上根本没有回家,姐姐我当然要担心一下的吧?”阳乃小姐轻松地笑笑,丝毫不在意妹妹的不耐烦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