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1g1c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大明墨客-第0953章 希望-qrtk8

大明墨客
小說推薦大明墨客
自古以来社会越阴暗的地方,越容易滋生人渣。
本来是都穷苦人,可是却偏偏穷苦人欺负穷苦人。
雨花特区的这片贫民窟远离富人区,自成一片天地,居住的都是下苦力的底层百姓。
自身的日子过的本来就已经捉襟见肘够让人唏嘘的了,可是还要忍受地痞的盘剥,本已凄苦不堪的生活更增添一层冰霜。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这话不假。
一旦无法忍受,又有合适的机会的话,人们是不会吝惜胆量的。
偷儿老齐、瘸子、瘦子三人壮着胆子悄悄的拉打开了栅栏门,准备去见搜索的锦衣卫大兵举报秃头一伙强人。
偷儿老齐探出了脑袋,看着一队队手持火把,把贫民窟包围的水泄不通的锦衣卫大兵们。
他不禁有些腿肚子转筋,民怕官,更怕这些杀气腾腾的兵老爷。
如他这般四十多岁的人都是经历过元末战乱的。
当年,那些如狼似虎的**,烧杀抢掠无恶不作,至今想来都心有余悸。
正在他犹豫着要不要上前的时候,远远的就看到一队手持火把的骑兵快马奔来。
马儿嘶鸣,蹄儿嘚嘚,吓的老齐一缩脖子,哧溜退了回去。
“老齐,啥情况?”瘸子、瘦子二人异口同声的问道。
“来了俩大官,看来今天这事儿小不了,也不知道秃头他们拐了哪家王公贵族的孩子。
看这架势,貌似不用我们在举报什么了。
真是老天有眼呀!匪遇到兵,老子敢打赌,秃头那帮家伙一定会遭报应的。”
瘸子点点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老齐,我感觉还是要举报一下来的更好。
官兵们漫无目的的搜索,恐怕会惊动秃头他们。
要是他们溜了的话,那可就前功尽弃了。”
瘦子趁机附和:“对啊,老齐我感觉瘸子说的很对,干巴小五说瘸子据点里有一条暗道,要是他们顺着暗道跑了,那可是黄瓜菜都凉了。
还有,如果是官兵搜索到了秃头他们的话,干巴小五也不能幸免。
说实话,我们这些年没少受小五的接济,如果不是他的话,我们这些生活在这里的人恐怕要饿死一多半。
要是他受到牵累的话,我们的良心也会不安的。
话说回来,我们举报的话,就说是小五提供的情报,这样小五就不会受到株连。”
老齐点点头:“二位说的在理,就照你们说的办。”
说完,老齐一把拉开栅栏门,毅然决然的头也不回的冲着郑长生走去。
~~
~~
郑长生跟着任伯寒快马赶来,他担心闺女遭受不测,心里急的都要发疯了。
这片贫民窟是他最后一点希望了,如果再找不到的话,他都不知道回去怎么交代了。
婉儿都哭晕过去三次,母亲重新又进了佛堂,家里都要鸡飞狗跳了。
孩子真出事的话,家里再也不会有好日子过了。
翻身下马之后,郑长生招手叫过来一名锦衣卫小旗:“什么情况了?”
“回郑伯爷,正在搜索,不过这片区域很复杂,还没有消息传回。”
任伯寒沉声道:“加大搜索力度,这里的一草一木都不要放过,哪怕是个耗子洞都要给本将军翻出来看看。”
“是,将军!”
锦衣卫小旗飞奔着通传命令。
任伯寒安慰郑长生道:“郑伯爷,不要焦虑,这么多人下去搜索,很快就会有消息的。”
郑长生苦笑一声:“但愿如此吧!”
正在这个时候,老齐的身影出现在郑长生的视野里。
“站住,什么人,再敢往前一步,格杀勿论!”
十几个锦衣卫大兵,钢刀出鞘,呼啦一下就把老齐围在中间。
吓的老齐扑通就给跪下了,口中大声喊道:“官爷,小人有重要事情要说,我要举报!”
郑长生快步上前,喝退拦阻的官兵:“你要举报什么?你可曾见过一个小女孩?”
老齐惊魂未定的看着郑长生,“小人不曾见过,不过小人知道我们这里有拐子,专门绑票勒索的强人。”
郑长生的心一下子就提起来了:“速速道来!”
老齐就把秃头那伙子人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讲述了一遍。
郑长生的肺差点气炸了,怎么世上这么多的宵小之辈,像这种人枪毙五分钟都不能解除他的心头之恨。
任伯寒的眼珠子也瞪起来了,咬牙切齿的道:“找死!来人,火枪队准备!”
话音未落,一队火枪兵站了出来。
任伯寒犹豫了一下,改口道:“且慢,枪弹无眼,还是上刺刀吧,莫要伤了郑伯爷家的千金。”
“是!”
带队小旗官允诺一声,挥手带人冲了上去。
郑长生感激的看了一眼任伯寒:“任将军,小女的事情有劳你了,郑某无感名内,此事结束,一定要到我家喝上两杯,让郑某聊表谢意。”
郑长生现在心里已经几乎可以认定闺女若楠,是被秃头那帮强人拐走了。
他心里长出了一口气,最起码算是有了闺女的消息。
虽然还没有见到闺女,但是这个消息已经是大好之音了。
郑长生整理了一下衣衫,把长袍的下摆提起来掖到腰带之中,顺手从旁边的锦衣卫士兵手中接过一把燧发枪。
“任将军,你来坐镇指挥,郑某上去支援一下。”
任伯寒一把拽住郑长生,“郑伯爷万万不可,你要是有个闪失,我没法向皇上交代。你留在后面观敌瞭阵,我带人上去。”
说完,不给郑长生争论的机会,他一个健步飞奔着朝秃头那座小院跑去。
秃头的那座小院并不大,此刻悄然之间,锦衣卫大兵已经里三层外三层的把这里包围起来。
火枪兵打头阵,明晃晃的刺刀,在灯球火把的映照下,放着寒光。
所有人的呼吸都急促起来了,这是他们成军以来的第一次实战,对面这伙子强人可是一帮亡命之徒。
他们之前光是在训练场上练兵了,从来没有过实战的机会。
这次的机会来的是如此的突然,头一次真刀真枪的厮杀,对于第一次上战场的新兵们来说,无疑是一次心灵的洗礼。
郑长生被拦阻在三十步开外,再也无法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