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qyuw超棒的都市异能 元始諸天 起點-第六四六章大日扶桑看書-gamvg

元始諸天
小說推薦元始諸天
————
为帝为皇者的自私自利,为王为霸者的刻薄寡恩,都是这些帝皇、圣主们,之所以最后功成名就的关键所在。
在东皇太一的心里,祂自身安危的优先地位,是凌驾于妖族整体之上的,这一点本就无须辩驳,是必须的底线。
只有东皇太一最后得胜,妖族的得失对祂才有意义,要是被妖皇镇压,就是妖族再为‘主角’,对东皇太一没意义。
用未来看不见的得失,换取现在看得见、摸得着的胜负,说到底还是东皇太一赢了一手,将妖皇彻底的压了下去。
“你,为什么就不能干净利落的去死,何必苦苦的挣扎,妖族三成的气运,就因为你的不甘,才会有如今的结局。”
东皇太一眸子中混沌色的神光,流溢着惊世的气象,混沌三足金乌高悬大日扶桑,扶桑神木灼灼金焰沸沸扬扬。
嗡——
太阳真火金焰汹涌沸腾,一息之内洗炼太阳神宫,将太阳神宫内的无数禁止中,烙印上东皇太一的元神烙印。
这一座太阳神宫自此易主,有着新主入驻神宫,太阳神宫十万八千殿,殿殿生辉耀,座座显毫光,一时大放光明。
“妖皇,你就在归墟深处,好好地看着吧,看着吾如何振兴妖族,那三成气运就是吾的付出,吾必会千百倍拿回来!”
祂抬眼太阳星内外,看着三清至高神圣的投影,看着一位位大神通者无奈退去,看着时光长河深处的妖皇元灵。
“你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即将开始的,将会是吾东皇太一的时代,吾会大兴妖族,让妖族再现兴盛之世。”
东皇太一豁然张开双臂,金色帝袍垂落在紫金宝砖铺就,依旧跳动太阳真火的地面上,面容少见的带着一丝凝重。
“妖皇……吾会让你知道,只有朕……才是妖族真正的天命之主,只有吾……才能大兴妖族,完成你毕生未竟功业。”
“吾要统一妖族,壮大妖族,兴盛妖族,吾会向所有反对吾的妖族证明,只有吾东皇太一,才能再度振兴妖族。”
说实话,东皇太一的心绪极为复杂,祂为了彻底压下妖皇,可是悍然割舍了整个妖族的三成气运,这是一笔惊人的气运。
以妖族曾经作为‘主角’的体量,这三成气运几乎能与某些顶尖大族的全部气运相比,就连三清祖师都不敢小觑。
以东皇太一的作为,妖皇叫骂的那一句‘妖奸’,还真是没有骂错,三成的妖族气运,已足以让妖族伤筋动骨。
不说至此以后一蹶不振,但往后妖族的日子也会艰难的很,甚至可能连太古时代就衰败的四海龙族都远不如。
要知道,龙族到底是有始祖二龙在世,而且根基底蕴尚存,不似妖族一般四分五裂,还丢失了三成的妖族大运。
这可真是一下要了妖族的命根子,一旦妖族真的失去了三成的大运,要是还不能迎难奋进,便只能就此沉沦衰亡。
虽然,这一切有一个前提,东皇太一要是不能压下妖族众多势力,真正正位妖族至尊之位,自然没有权利分割妖族气运。
所谓的三成气运就是一张空头支票,一张大大的画饼,是要东皇太一成为妖族之主后,才能给予三清祖师结算的。
除非是东皇太一被西皇母、东君等镇压,不然这三成的妖族气运,东皇太一就是想赖也赖不掉,也不可能赖掉。
摆在东皇太一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是因为失信被道门三清碾死,二是统一四分五裂的妖族,让妖族成为仅次‘主角’的存在。
事实上,在东皇太一击败妖皇之后,得到太阳星大运加身,就有了统御妖族的法理,乃至于执掌妖族的名分。
妖族珍宝之一帝流浆,唯有妖皇才能炼制,妖皇既没之后,就只有承接太阳宫的东皇太一,能再现帝流浆的神妙。
所谓的帝流浆就是日月精华凝聚,只是经过了妖皇以太阳星混合太阴星的精炼,将其炼成对妖族大有裨益的帝流浆。
在上古妖族统治太虚宇宙的时代,妖皇每一元会都会大降帝流浆,届时寰宇之间群妖起舞,是为妖族一大盛事。
每每在盛事结束之后,受帝流浆福泽进而化形的妖族何止亿万之数,妖族也因为妖皇的帝流浆才会强盛如斯。
而帝流浆对妖族的作用毋庸置疑,其开启妖族灵慧、神魄之功,几乎是妖族存世之基,是妖族兴盛的先决条件。
可以说,帝流浆就是妖族正统的一部分有力支撑,而能炼制帝流浆的东皇太一,必然会有一大批妖神作为拥趸。
毕竟,炼制帝流浆手法极为容易,可是有着执掌太阳星作为先决条件,除非三足金乌一脉根本无法染指帝流浆。
东皇太一低声自语:“有帝流浆在手,执掌妖族权柄不难,可是大兴妖族却不易,三位老祖师这是吃准了吾啊!”
“不过,妖族有三宝,一为混沌钟,二为河图洛书,三为扶桑祖木,吾掌先天混沌钟,河图洛书则遗落伏羲氏之手。”
“最后的扶桑神木,不仅是太阳星镇压气运的至高神木,也是三足金乌一脉造化孕育的根源,唯有三足金乌才能执掌。”
“扶桑祖木啊!!”东皇太一眸光轻轻闪动,自至尊宝座上缓缓起身,脚下太阳真火流溢,渐渐消失在神宫宝殿之内。
“若有扶桑祖木在手,再加上先天混沌钟镇压大运,妖族三宝得其二,就是失去了三成的妖族气运,也只是难过一段时间。”
一尊混沌三足金乌的异象浮现,灼灼无边的金焰,包含着无量的大光明,东皇太一嘿然一笑:“或许,不碍事!”
…………
自盘皇辟地开天,宇宙造化始成,神目化为日月,太阳星高悬太虚宇宙,恒古岁月无有更易,为万界光明之源。
任大千诸天广大无穷,世界寰宇无量无极,都在这一颗高悬宇宙虚空中央,永恒绽放大光明的太阳星照耀之下。
太阳星为万界光明源头,关乎宇宙亿万万京兆数众生福祉,太阳星倘若寂黯,则一方宇宙沉沦,这是太虚宇宙最根源的法理。
如此干系重大之所在,便是先天混元世界都比其低上半格,若非重要性不可替代,也实难承载宇宙无穷功德、无量气运。
正是太阳星独一无二的特殊性,作为上古时代的‘主角’,妖族一帝一皇皆为太阳星孕育,是真正意义上的太阳之子。
当然,在太虚宇宙偌大格局中,占据如此重要位置的太阳星,自是不可能只孕育一帝一皇,成就妖族辉煌这般简单。
须知,妖皇三宝中的最后一宝,分化先天五行火行一道,位列先天祖木之一的大日扶桑,就是在太阳星上扎根生长。
“太阳神木,火行一道至宝,大日扶桑!”
东皇太一身处于无边太阳真火之中,无有东、南、西、北之分,无有上、下、前、后之别,唯有一株黄金桑树垂立。
这一株黄金桑树沐浴无穷太阳真火,被纯金色的太阳真火,洗炼为金黄色泽的桑叶,每一片都犹如金铸的一般。
金光闪烁之中透着一股难言的灼热气息,简直就是太阳星最炽烈之所在,滚滚热浪翻滚不休,带着阵阵呼啸之音。
“虽然妖皇无法归来,可是吾以先天混沌不灭灵光铸就大罗道体,也算是执掌混沌钟,在妖族中必会引起轩然大波。”
“西皇母、东君、妖师鲲鹏这三位,可都不会看着吾坐稳妖族至尊之位,尤其是东君这位妖帝太子,更不会甘心。”
东皇太一帝袍猎猎作响,仰望着这一株通天彻地的祖木,大日扶桑之上游弋着无穷神性,演化一轮黄金大日盘桓。
这一轮黄金大日犹如一颗小太阳一般,散发着无穷无尽的光辉,只是远远的看上一眼,就能感到瞳孔的刺痛感。
待到东皇太一走进一看,这一轮高悬大日扶桑树头的黄金太阳,实际上就是一处黄金鸟巢,其上太阳真火沸沸升腾。
纯金色的稻草沐浴着太阳真火,每一根纯金稻草都流溢着惊人的太阳神力,是太阳之精华凝炼无数载的造化所成。
以这等神物作为筑巢之物,三万六千缕金黄稻草编织为巢,这黄金鸟巢‘奢侈’不言而喻,远非一般的大神通道场可比。
这是三足金乌之巢,昔日妖帝子嗣十大金乌,就是在大日扶桑上筑巢孕育,以大日扶桑的无边伟力,无穷神性。
最终造就十大三足金乌的无上根基,东君能有今时今日的成就,大日扶桑的金巢对三足金乌的作用不可估量。
“哼……不甘心,都是不甘心,东君不会放弃唾手可得的帝位,吾也舍不下妖族至尊的宝座,两方你死我活。”
东皇太一帝袍鼓荡之间,一尊混沌三足金乌法相在周身凝聚:“可惜,东君占据绝对优势,吾纵然有帝流浆在手。”
“但,想要让手里的帝流浆发挥作用,让妖族的众位妖神看清楚,谁才是妖族的天命之主,还是需要时间酝酿。”
东皇太一很清楚自身的优势与劣势,祂如今虽有了一手的好牌,可是如何能淋漓尽致的发挥效用,确是需要慎重。
东君、西皇母可是有一批死忠拥趸,妖师鲲鹏手上也有一大批的死忠,这些都是祂们上古时代就积攒的家底。
如今东皇太一手上,不能说是空空如也,可祂手中的筹码绝对不如东君、西皇母,便是妖师鲲鹏也多有不如。
这是软实力上的欠缺,要想名正言顺的坐上妖族至尊的宝座,有着这三座拦路大山,东皇太一不能急于求成。
“坐上妖族至尊之位,修为是最主要的,至少要有‘万劫不磨’的道业,其次是有着妖族妖神们拥护,这都非一时之功。”
“哪怕,吾炼就先天混沌道体,执掌恒古太阳星本源,在妖族之中论及继承权的序列,还要在东君这位妖帝帝子之前。”
“然而,能否坐上妖族至尊的宝座,看的不只是继承权,妖族弱肉强食的妖性,可不会容许一位弱者称帝称皇。”
如今东皇太一最是欠缺的就是时间,不仅是祂与先天不灭混沌灵光的磨合,还有等待妖族妖神们最终的决定。
东皇太一压过妖皇的手段毕竟不光彩,而且祂在硬实力上还有欠缺,妖神们认不认东皇太一这位妖族至尊还两说。
“所以,吾需要等,需要等云开雾散,时局明朗,在此之前对吾最重要的,就是以混沌金乌之身证就‘万劫不磨’。”
“这是至关重要的一步,只要吾证入‘万劫不磨’之道,以混沌金乌之姿,众位妖神自会看清谁是祂们真正的主家。”
东皇太一抚摸着大日扶桑神木,眸子中流溢着惊人的光芒,现如今的东皇太一,在妖族内部中已是锋芒过盛。
祂最需要的不是立刻走出太阳星,收服那些摇摆不定的妖神,祂现在最欠缺的就是盖压一切敌手的法力神通。
没有这一份硬实力傍身,就算东皇太一对那些妖神说的天花乱坠,妖神们也不可能买他的账,妖性本就崇拜强者。
没有镇压一切不服的绝对力量支撑,莫说东皇太一是世上绝无仅有的混沌金乌,就是妖皇复生也不能让祂们买账。
只要东皇太一立身于中央太阳星,不说是立于不败之地,但想要让东皇太一落败,却必须要付出惨重的代价。
在太虚宇宙三千大神通之中,就是天尊古佛也万难闯入,一般的‘混元无极’大天尊面对东皇太一都必须要止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