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小說

ge5py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輪迴之道友留步笔趣-第四百一十七章 青衣姑娘很厲害閲讀-zjff9

輪迴之道友留步
小說推薦輪迴之道友留步
“这是武魂殿创立以来就存在的规矩,没有任何人敢违背,看到侧面的那些尸骸了么?”胡列娜顺手指了指长老殿一侧的白骨,严肃道:“这些便是前车之鉴。”
“我有一个想法,如果老师想要进去看看的话,武魂殿会怎么办。”玉天恒抖了一个激灵。
胡列娜阴沉了片刻,终究还是无奈:“那估计武魂殿就该灭亡了吧?”
众人闻言先是稍稍一愣,随后才想清楚了其中的关窍。
这毕竟是武魂殿定下的不可逾越的规矩,如果他们的老师确实想要冒犯,那么武魂殿便只有拼尽全力维护自己的威严,而最后的结果就是他们的老师将武魂殿推平,武魂殿灭亡。
并不是所有的参赛选手都有玉虚七侠这样的闲情逸致,还有心思来旅游,毕竟在路上才受到了来自武魂殿的埋伏,虽然菊斗罗作出了解释,但依旧选择来参赛的他们,自然不敢放松警惕。
如果这个时候武魂殿真的会对他们有什么不善的举动,其实他们根本毫无反手之力,无疑是羊入虎口,甚至有一些学院已经后悔跟着继续来参赛。
所以一些参赛学院便组织了一次线下的会面活动,来分析中的一些关键。
苍晖学院领队时年说出了自己看法:“其实大家根本不必惊慌,你们也知道,我们苍晖学院在武魂城还是有一些的门路,也知道一些确切的消息,前次长老殿魂师的伏击,确实是一次引蛇出洞的肃清活动,效果显著…现在武魂殿已经是教皇一家独大,而且教皇比比东一向与人为善,并且注重人才…这一次比赛只要各位表现出最好的水平来,也未尝没有被教皇陛下看中的可能性。”
弗兰德院长也跟着说道:“时年说的有道理,要知道不论是玉虚学院的玉虚七侠,还是他们的二队成员,是很难被招揽的;而天斗皇家学院的魂师更是被作为军官培养,就算是天斗皇家学院肯放手,武魂殿也不一定敢收;相对比起来,咱们这些后台并不强硬的学院毕业的学生,其实更有机会加入武魂殿之中,并且只要天赋不差,一般都不会缺了修炼的资源。”
弗兰德在这种方面看的一向很准,虽然武魂殿本身的魂师培养体系已经非常完善,但天才魂师这种东西,自然是多多益善。
这些学院的学生看起来似乎魂力与天赋确实比不上玉虚七侠或是武魂殿战队的魂师们,但像他们这样的变态魂师又能有多少?
顶尖的魂师固然重要,中坚力量其实更必不可少,不然大家都是大佬,谁来指挥?又指挥谁?总是要有人做事的。
而剩下的这些参赛学院的魂师们,便是这样的中坚力量,虽然比上不足,但比下也是绰绰有余。
经过一些精明人士的分析,局势似乎明朗了不少,那些参赛的学院也没有了初入武魂殿时的慌张,终于是能在开赛前好好的休息一阵,准备境界即将到来的排位赛。
根据武魂殿传来的消息,三天后比赛将正式开始,旅途劳顿有这三天的休息时间,也足够各所学院进行调整了。
星罗帝国参赛的学院被安排在了武魂城的另一边休息,无形中,武魂殿已经给两大帝国的参赛队伍划分成了两个阵营。
其实这也并非故意要将两大帝国的队伍区分开,而是这两大帝国之间的纷争不断,第一届的便已经出现了“聚众斗殴”的前科,不仅仅学生,就连带队的老师都参与其中。
若非武魂殿以强硬的姿态镇压下去,恐怕这魂师大赛也开不起来,久而久之便形成了这样一个习惯,两大帝国在正式比赛前干脆就别见面,真有什么冤仇,擂台上见真章。
往届的时候,两大帝国确实也不会提前交流,但这一次不一样。
天斗这边本身就有几个是星罗帝国的人,而且说起来还算是重要人物。
朱竹云,虽然已经离家多年,但她却也是实打实的朱家年青一代第一人,甚至就连一些叔叔伯伯辈儿在魂力等级上也不入她…更确切的说,朱竹云甚至说是星罗帝国年青一代第一人都丝毫不过分,二十岁的年纪便有魂帝的修为,这样的超绝天赋星罗皇室恨不得立马就让戴维斯把她取回皇宫…但这显然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且不论戴维斯已经重新跟朱家的一位嫡系女子缔结了婚约,就算是没有这一出,戴维斯也不愿意去招惹现在的朱竹云,万一有什么地方处理不好,原本只是两个人的之间的矛盾,或许会演变成两个家族之间的争端。
而朱家似乎也隐隐开始又了向朱竹云妥协的迹象,朱竹清离家出走这么久家里人没有把她抓回去,便很清楚的证明了这一点。
至于戴沐白,一方面是沾了朱竹云的光,另一方面也是他确实自己争气,星罗皇帝显然已经知道了戴沐白与朱竹清现在的修为,或许更愿意在背后推戴沐白一把,让他通过这一次擂台击败戴维斯,从而真正上位。
朱家的手段或许还要温和一些,毕竟她们家出的都是女子,但星罗皇室对于皇子的考验,一向很严峻,尤其是涉及到皇位的争夺,更是充斥着铁血无情。
这也是星罗帝国在军事上,一直压过天罗帝国的重要原因。
但是今日有所不同,得知父亲也跟着星罗帝国一同来到了武魂城,朱竹云与朱竹清姐妹两个还是抽空一起去星罗帝国“驻地”溜达了一圈儿。
倒也不是为了探查星罗帝国的敌情,就是单纯的见见家里人。
可惜,吃了一个闭门羹。
二人闷闷不乐。
朱竹清沉声道:“就算是军事化管理,也不至于这个样子吧,我们又不是外人。”
“对于父亲来说咱们确实不是外人,但对于星罗帝国别的参赛人员来说,咱们其实还是他们的敌人。”朱竹云无奈的轻叹一声,道:“而且这一次的领队是赵王,是星罗皇室新晋的封号斗罗,估计父亲在他面前也也没有什么话语权。”
朱竹清轻哼一声,道:“当年他争夺皇位败给了先帝,若非当今大帝重新启用,他现在也只能是幽居别院…快九十岁的新晋封号斗罗…有什么可嚣张的。”
朱竹云闻言也是微微一笑,其实对于这位赵王,朱竹云也颇为不以为意,当然对于他封号斗罗的实力还是会有应有的尊重的,但九十岁的封号斗罗,很明显已经是不会再有潜力让他提升了,最多就是延长几年的寿命。
或许这位赵王殿下也是这样的打算,趁着自己还能动弹,发挥一下余热。
虽然在家的时候会埋怨父亲强迫着她们姐们相残,但离家许久之时,对于家人的思念自然又不相同。
尤其是在独自一人求学在外,成长的不止是他们的年龄,还有思想,很多时候也能够体会到父母在那个环境下的不易。
其实还有一点,虽然可以理解,但依旧不会赞同。
两个小姑娘都知道,单单凭借她们自己的力量还是不足以去挑战家规的威严,现在不过是借着老师的威势可以让家族稍稍妥协。
但她们确信,总有一天她们会掌握家族的话语权,到时候的规矩便是自己来定,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需要担心的等待。
一个人强者或许也不足以撼动家族的基石,这个时候如果还有一群同样实力超绝的伙伴,那么局面自然也会不一样。
不仅仅是朱竹云在算计,其实朱竹清自身又何尝没有行动。
只是相对于玉虚七侠与玉虚学院的资源来说,史莱克七怪与史莱克学院能够成为助力的因素还是稍有些不足。
不过幸好她有一个三哥叫做唐三,是昊天斗罗的儿子;还有一个小姐姐叫宁荣荣,她的父亲是宁风致,七宝琉璃宗的宗主,大陆第一辅助系魂师。
或许在关键时刻,也能成为姐姐的助力。
玉小刚终究还是在决赛前跟史莱克七怪汇合一处,旁人到也没有什么表示,总之柳二龙的神情是非常不善。
而这个时候朱竹清也刚刚回来,眼看着如此尴尬的局面,戴沐白主动向着朱竹清询问:“这么样,见到爵爷了么?”
朱竹清将情况简单的说明了一下,总算是打开了这个僵硬的局面。
唐三颇为好奇的看向了戴沐白:“戴老大,我还以为你们星罗皇室战败的成员会被直接杀死呢,没想到这位赵王竟然一直活着。”
“呵。”戴沐白自嘲的笑笑:“毕竟都是兄弟,除非两人之间真的有不可化解的深仇大恨,一般战败方的最好结果就是幽禁终生,这位赵王殿下,其实是我父皇的亲叔叔,也就是我皇祖同父同母的亲弟弟,二人相差一岁,天赋也几乎不分高低…所以我皇祖也只是靠着年轻上的微弱优势,才能一直压着这位赵王殿下,最后取得胜利,成功登基。”
“但其实宫里面还有一些别的说法,就是赵王的天赋还要更高,只是不愿意兄弟相残,才一直故意保持着仅比皇祖若一丝的样子,如此一来也不用别的皇子参与其中,直到在最后输给皇祖…”戴沐白轻叹一声:“这些事情我都是听父皇说的,或许是真,或许有假,但我想这也是故意讲给我们兄弟的。”
“但是…大帝当年就亲手杀死他的弟弟。”朱竹清的眉头稍稍一皱。
“有些时候既然已经坐到那个位置,很多事情便身不由己,或许父皇他有什么非杀不可的理由。”戴沐白缓缓摇头,表示自己并不清楚其中的更多细节,只能半猜测道:“或许父皇回想起当年来,也会有几分后悔在心中吧。”
这个话题暂且告一段落,玉小刚也终于无视了柳二龙痴怨的神情,带着关切询问道:“我听说你们在来的路上遇上了伏击,你们都没有受伤吧?”
“没事。”弗兰德拍拍胸脯,道:“你当时不在场,可惜没有看到那场面,一千多号魂师铺天盖地的过来,说实话…当时心里还真就有几分害怕,但是一想到玉虚宗主还在一旁,便镇定了许多…可惜的是玉虚宗主并没有出手,反而是青衣姑娘让人眼前一亮,你是不知道,她有一招可以搭建出堡垒的魂技,当时对面一共二十多魂斗罗,上百位魂圣同时施展远程攻击的魂技,却硬生生被那堡垒给挡下来了…青衣姑娘也就是稍稍流了些汗,看上去消耗并不大。”
“竟然还有这种事情?”玉小刚一路过来其实也听了不要传言,只是大家都是在讨论——宁风致这样的成熟大叔实在是太有魅力了,听说他的妻子去世之后一直没有续弦,嘿嘿嘿…这是花痴女;
剑道尘心的七杀剑不愧是大陆第一杀器,那一份宗师气度简直令人神往;不不不,大陆第一杀器不是七杀剑,应该是昊天斗罗的昊天锤才对,你们莫非不知道当时昊天锤往地上杵,根本无人敢越界的场面么?
这是再争论究竟谁才是大陆第一杀器的名头。
“要我看,七杀剑与昊天锤不相上下,而且二者之间也并没有什么可比性,一个是利器,一个钝器…说道大陆第一凶器,我觉着还是银斗罗的蓝银皇更加厉害,你们莫非没有看到昊天斗罗对银斗罗言听计从的样子么?所以七杀剑等于昊天锤、而蓝银皇大于昊天锤,所以蓝银皇是第一凶器,谁反对?”一个好事者参与进来,让当时的场面更加混乱。
玉小刚也就胡乱听了几句便离开,知道的并不详细。
“可不是。”众人连连点头,表示他们就在堡垒之中,很清楚的感受到了那堡垒的强大之处。
……
玉虚学院的房间之中。
“还没有谢过师伯在出手相助。”青衣姑娘对着申道长一礼,感谢道:“若没有师伯出手,恐怕弟子就已经被那些魂技轰成渣子了。”
“不至于。”申道长摆摆手:“你的本体是天庭青石,那些个魂技最多把你的意识轰散,还奈何不了你的身体。”
青衣姑娘面色尴尬,原来是我拖累了这具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