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小說

tf704人氣小說 我來自遊戲世界討論-第926章 覆神推薦-sbkmo

我來自遊戲世界
小說推薦我來自遊戲世界
“九羽,你不懂的,当年的我,其实已经死了,是太渊救了我,他给了我新生,我无以为报,只能追随其左右,帮助他,完成他生平夙愿,奈何他不想让我死去,让我存留,如今我重新出来,虽然不会死去,但是我的心却已经死了,能够做的,也只剩下了执念了,执念消散,我也会直接的离开。”
剑灵直接说道,话语中充满了一种固执。
“我也劝不了你,也罢,这一次我也算是完成了我的因果,我也该离开了,日后怕是不能相见了,这个剑鞘,是我用我的羽毛加上其他东西炼制出来的,也算的当初欠你的还给你了。”对方直接说道,转身离开。
只留下来了沈东二人。
对方直接看这离开的九羽,陷入了一种茫然,更多的,就想是一种叹息。
仿佛是在回忆,曾经的太渊,最终消亡,可悲,可叹气。
让人无奈。
沈东没有说话,对方看着沈东,也没有说话,两人仿佛有了一种代购,无法的磨灭一样。
“你现在的实力,还不足以驾驭我,不过你也不用担心,等你什么时候成为剑帝了,我会重新苏醒,帮你完成一部分事情,现在的你有了一柄剑了,再用我,反而有害,将我收起来吧。”对方直接说道,一瞬间回到自己的剑中,犹如封印了一样,让沈东也是郁闷。
感情这家伙是就给了自己一个传承就不管事了,剑帝,那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办法,沈东将其丢入小世界里,而自己一个人等待着一种时间的到来。
下一刻,沈东也发现四周重新的回到了最初的起点,仿佛根本没有变化一样,显然是自己完成了任务。
而沈东也看到了曾经的东皇太一,对方佝偻,看着自己,眼神中透露着惋惜。
“可惜了。”对方直接说道,话语中充满了无奈。
“不知前辈所谓何事?”沈东直接说道。
“我谈你可惜了,也谈妖族可惜了,你是人族,跟我当年差不多,如今也帮我完成了我曾经的夙愿,我当初留下三尸,一为的,就是维持我这个愿望,因为这样,我能一直维持着,而不会消亡,二来,也是希望等待来一个有缘之人。
但是足足数万年白驹过隙,却没有看到一个能堪大任的,但是好不容易看到了你,却发现了你根本不适合,也把,如今我已经老朽,这一次也是无法的继续苟活了,这传承,就给了那丫头吧,这算是欠你的,所以东皇钟和六山都给你,丫头的盘古斧碎片,我也劝说他给你,而你则要帮助我妖族。”对方直接说道,话语中充满了一种无奈。
“多谢前辈!”沈东微微一愣,算是明白了过来。
“不用这么急着谢我,我帮你,也是帮妖族,当年所留下来了太多的遗憾,希望你和那丫头能够帮忙。六山其实说根本,也算是我的另一种传承了,可惜东皇剑没有了剑灵,而新的剑灵和你已经有了契约,否则我还能够重新的将此剑重铸成为一个剑胚。”对方直接说道,话语中有些感慨。
“敢问前辈,哪位女修,到底是何人!”
“其实那女修,算是我的后人,当初我有一红颜知己,追随与我,但我与他,其实只能算是知己,但一次妖毒对方为了救我,误打误撞,有了身孕,将此事隐瞒下来,也想为我留下一个血脉。
我欠了她很多,本想这一次她的后人来,想要让他离开,安稳的活下去,却没想到你跟我的传承不合适,而她虽然资质有所不足,但是却算不错,传承给她,也算不错。”太渊直接说道,让沈东恍然大悟。
至于东皇太一的事情,沈东不想知道,但知道对方获得了传承,也算明白了过来。
“好了,该说正事了,东皇钟自我获得以来,已经经历了数万载,然后我陨落之后,东皇钟也就一直的成为了无主之物,不过我为了让东皇钟不会破旧,就将其时不时的入世,其一是为了让其不被尘封,其二也是吸收一部分能量,让其不至于损耗殆尽。
而这无数年的积攒,东皇钟可以说积攒了无数的能量,这些能量,可以说无一例外,都是一种能够让一界毁灭的强大能量。
但是这些力量,我不是让你毁掉仙界,或者三十六天,而是让你毁掉神界!”
“神界?”沈东也是有些惊讶的说道。
“没错,神界其实有些神邸,已经开始插手凡间之事,而且神界其实已经准备了新开灭世,当年我阻挡过一次,却没有成功,但却延长了不少世间,乃至我死后世界没有毁灭,但是这时间是有限制的,而后你的前世太渊,获得了我的剑,一方面是他的信念,另一方面,也有我的暗中帮助。
这种结果,让这个世界没有彻底毁灭,但是这种毁灭,却是必然的,因为对于神界,世界毁灭的越快,这个世界重新孕育的也就越快。
一旦孕育,一切就会重新打破。
而这些神邸,就能够获得这里面更多的资源,这种资源一旦被他们占有,新的世界,就犹如一个被圈养的羔羊,来供给这些人,这些羔羊,永远也无法冲破牢笼,你明白吗?唯一的方法就是炸掉神界,我当初就想过,但可惜实力不够,但是如今有如此强大的力量,只要你能够进入神界,就有机会,当然了,为了屏蔽天机,这些东西我会印入你的脑海之中,事成之后,仙界,三十六条,无数大大小小的修星,将会获得三万年的平静时光,而失败了则会加剧毁灭。
因为算算日子,仙界也已经距离毁灭不远了。”对方直接说道,话语中充满了一种感慨。
沈东而也没有想到这一次遇到了一个这么大的事情,让他也有些不知所措。
显然,这种事情,他无法拒绝,因为一旦拒绝,这种事情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有可能会成为千古罪人的存在,因为这个世界需要拯救者,而自己却站在了这里,这对于他来说,就如同一个烫手的山芋,让他不知道该怎么办的同时,又让他不得不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