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c0syp熱門玄幻小說 我在大明開無雙 ptt-二百五十四章 三爺我回來啦展示-xawiw

我在大明開無雙
小說推薦我在大明開無雙
话说,康飞把那城门口收税的家伙抽了两个大嘴巴子,随后,抬起一脚,一个窝心脚,就把那厮踹了出去。
只见这人跟个皮球一般在地上骨碌碌打了两个滚,顿时头晕脑胀四脚朝天倒在地上,抬眼只见阳光刺眼,浑不知身在何处了……
康飞一脚把那人踹翻之后,一反手,就把刀给抽了出来,高举过头,那光线在刀刃上面折射,波光盈盈,炫人耳目……
“来呀!小爷倒看哪个王八蛋不怕死,爷在扬州杀得倭寇人头滚滚,还怕你们几个赤脚的蛮子?”康飞虚张声势,大声呵斥起来。
那些狼兵只是没见过世面,淳朴,可也不傻啊!听康飞自报家门一声喊,顿时就晓得这是个狠人……
当然,关键是这些人身上没家伙,要是带着长枪盾牌,结个阵,金蛇郎君来了也杀给你看……
狼兵们面面相觑,还是一个貌似有威望的中老年站出来,沉声就说:“这位哥子,俺们是跟随抚标老大人出来抗倭的,只是到了建州,当地兵备道不给俺们发兵粮,没奈何,只能在城门收点银子,都是要拿来换米的……”
康飞先是一愣,可等他把对方的话听完,前后再自己脑补一下,大约知道了是怎么一回事了。
比如这人口中的抚标老大人,你乍一听以为是个什么武官,可仔细脑补一下,哦,明白了,巡抚老爷。
前文说过,明朝文官很操蛋,明代的规矩,客军过境,按说,是要拨给钱粮的,但是,但凡是个老爷,几乎没一个肯掏这笔钱的。
道理很简单,这钱,留着找表子吃花酒,难道不香么?
别看什么【匪过如,兵过如蓖】之类俗语,就以为当兵的都不是好人,可是,这俗语后面其实还以有一句哩,【官过如剃】啊!
你说让人饿着肚子行军打仗这靠谱么!所以明代当兵的自己找钱都成了潜规则了。
“你们大人名号叫什么?是哪一甲的进士?”康飞想问清楚一点。
这个可就为难对方了,那人水平大约也就是这个年月所谓见多识广,但是,肯定不识字……这种水平,康飞那年代来个小学生就能吊打。
脸上憋红了半响,那人憋出来一句,“老大人名讳,俺们哪里敢提及……”不过,说了这句话,这人愈发断定,眼前这位年轻人贵不可言,便一挥手让手底下那些狼兵退下去。
他是见过世面的,记得有位大人找他们抚标大人打秋风,连大人的名号都不知道,就敢把抚标大人一拦,似乎也是这般口气,问名号,问什么甲,好像很屌的样子,张嘴就问大人要三千两银子,说是去黄山短了盘缠,扯了几句什么黄山什么不看岳的,老大人最后没奈何,硬着头皮咬牙掏了五百两,那人得了银子,非但不感谢,还笑话了几句。
他迄今记得,老大人脸色难看,瞧着对方扬长而去,由此可见,能这么说话的人,都是贵不可言的贵人呐!
康飞也瞧出来了,这人到底言语表达能力不过关,还是别为难人家了。
反正他只明白这些人是跟着某位巡抚老爷打仗的,到了建宁,当地没拨钱米,就按照大明的潜规则,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虽然这些家伙站在城门口收税,称得上一句收刮百姓,但是,这钱,不给他们收,大约也是要进文官的兜里面……康飞自觉没那么大的脸让别人不收税。
他哼了两声,拎着刀打量了两眼地上那厮,犹豫着是不是一刀一个小朋友……
“这位小老爷。”那狼兵首领这时候就说:“这是俺们抚标老爷的干儿子。”
说话间,他还往前站了两步,隐隐挡在那厮身前,康飞瞧见了未免还要高看这人一眼,未免就把他个面子,就把刀一收。
既然给别人面子了,就要说出来,做好事不留名不是康飞的风格,当下他把刀往后面毛半仙怀里面一扔,看着那人就说:“今儿个我把你个面子,留这厮一条狗命。”
说着,他未免嗤笑,“你们巡抚老爷真是够重口的,收门子收个这么黑的,还丑……”
那狼兵首领未免就要替抚标老大人分辨,“这的确是俺们抚标老大人的干儿子。”
康飞闻言未免诧异,不是兔子?真是干儿子?
当下他忍不住就问了一句,“不是门子你们老爷让他来收城门税?你们老爷真是……”
他原本想说你们巡抚老爷真是够失败的,夹袋里面连个人才都没有,不过这年月,主忧臣辱,主辱臣死,他要这么说,大约那人会翻脸。
当下他哼了一声,看了地上那厮一眼,那厮这时候还迷迷瞪瞪的,窝心脚踹得有点重,根本不知道自己在鬼门关打了一个转又回来了。
康飞转身去驾着马车,到了建宁行都司衙门门口,却发现门口全换了自己不认得的兵。
他一想就明白了,这是那位巡抚老爷鸠占鹊巢,把行都司衙门给占了。
当年扬州盐运衙门就在城外,后来非得搬到城内去,人么,都想舒坦,有权了格外如此,有权却不舒坦,那有什么意义可言呢!
因为俞家小姐在,他不想多事,就转到旁边街上的二门去,果然,就瞧见熟人了。
“三爷。”站衙的那人一声喊,热泪滚滚而下,可算是见着亲人了。
康飞看着,未免皱眉,跳下马车就来问他,“这到底怎么一回事?”
这厮是卞狴犴卞二爷家里面的家生子,从小念过学堂的,那是准备当管家培养的,说实话,真论水平见识,许多读书人都比不过,毕竟,这年月大多数的读书人嘴尖皮厚腹中空,吹牛逼就顶顶顶顶厉害,什么【为往圣继绝学】什么【为万世开太平】可真做起事来,却连洒扫的大脚婆子都不如,毕竟大脚婆子还能担水洗衣做饭不是。
这衙兵擦了擦泪,就把个前因后果仔细说与三爷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