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07hkt好看的都市小说 諸天重生 線上看-第3636章 分配相伴-8slqs

諸天重生
小說推薦諸天重生
外面。
萧奈何已经下去半天了,可以清楚的感觉到下面的动静,但是七公主等人却没有一个人敢下去。
“我们要不下去看看?”池摘星忍不住问道。
他在萧奈何下去没多久就醒过来了。
“不,萧公子没开口让我们跟着,自然有他的道理。”池小蝶断然否定,道:“我们跟着下去,说不定还会给他造成麻烦,这个时候只能相信萧公子了。”
就算没有亲眼看到下面发生什么事情,但是他们依然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下面惊人的动静。
时不时传来的能量波动让他们心惊胆战,难以想象下面发生什么规模的战斗。
不过就在池小蝶几人都有些焦急的时候,忽然下方传来一阵破空之音。
几人脸色一变,连忙倒退,全副武装警惕起来。
但是下一刻出现在他们面前反而是萧奈何一个人。
“你们这是怎么了?”萧奈何见几人如临大敌,不由得失笑。
见到是萧奈何,池摘星吐了一口气,连忙问道:“是萧大哥你,我还以为是那个血圣王。”
“不是我还能有谁?”
池摘星干笑了一声,挠了挠头。
此时七公主忽然心中一动,眼中流露出了一丝精芒:“那血圣王难道……”
他们可是亲眼见到萧奈何跟着血圣王一起跳下去的,现在萧奈何安然无恙出现了,那结局可能只有一个……
果然,他们听到了萧奈何的回答:“血圣王已经没了。”
这几个人忍不住吸了一口冷气,看向萧奈何的眼神就好像是看怪物一样。
如果说之前的智慧和尚、不破镇天只是昙花一现,那血圣王可是实打实的圣贤强者。
放在仙门学院之中,圣贤已经是学院中的顶尖高层了。
萧奈何扫了他们一眼,缓缓说道:“只是一道意志而已,虽然生前是圣贤,但死后实力不存一二,没必要大惊小怪。”
池小蝶几人点点头,但还是心中震撼。
池摘星更是满眼憧憬:“大哥你太厉害了,那可是上古叱咤一时的血圣王啊。”
“萧公子莫非已经取得那件大道至宝了吗?”七公主忽然打断了池摘星的话。
其他几人也是神色动容,下意识看向萧奈何。
萧奈何很平静:“是拿到了,没意外。”
“那……那是什么宝物吗?”池摘星的语气都忍不住好奇起来。
“也不是什么宝物,就一件庐舍,一个肉身。血圣王之所以能存在,就是依附在这肉身附近。如果再给他千百年的时间,他靠着这肉身重生也不是不可能的。”萧奈何一笑。
他这说的没错,血圣王在仙胎附近磨了很久很久,多年如一日的磨掉仙胎的锐意,再过千百年,说不定就能占据仙胎。
血圣王之所以夺舍池摘星,就是要用血肉之躯来抵挡这些锐意。
可惜血圣王磨了这么久的时间,最后反而给萧奈何做了嫁衣。
如果不是有血圣王这一手,萧奈何还真的很难顺利收下这仙胎。
“肉身?这是什么级别的肉身,连圣贤强者都忍不住出手,发动帝战!”七公主有些惊骇。
她想过很多种可能,大道至宝可能是什么法宝、武器,或者是功法、药材之类,但万万没想到居然是一具肉身。
但她也知道这肉身肯定不简单,萧奈何说的轻描淡写,但一具能引起轮回帝战的肉身,那绝对是惊天动地。
想到这里,七公主看向萧奈何的神色显得有些复杂起来,最后幽幽一叹。
“萧大哥,这……这肉身介不介意……让我们见识一下,就看一眼。”池摘星干笑了一下。
池小蝶眉头一挑,一手敲在了池摘星脑瓜子上面:“不要给萧公子生麻烦,安分一点,人家还救过你一命呢。”
“我、我就只是好奇而已!”池摘星似乎有些惧怕池小蝶的威严,不由得缩了缩脖子干笑。
“其实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这肉身一拿出来,你们可能承受不住。”
确实,仙胎如今融入到萧奈何的体内世界,一旦拿出来这种气场一开,连神王都抵挡不住,别说他们几个人了。
萧奈何随后从怀中取出一样东西,这是之前他拿到手的‘四象经诀’,这一小块拓本就是他们几个人一开始的目标。
“这是四象经诀,之前我答应过你们,现在给你们。我说的话从来不会不作数的,不过这四象经诀我已经自己记下来了,对我来说这拓本也没必要拿在手。”
萧奈何确实看过拓本,但是真正的‘四象经’也在他手中。
七公主几人并不知道,可是萧奈何拿出‘四象经诀’的时候,这几个人一下子就激动起来。
特别是七公主,她在见识到萧奈何的强大之后,甚至担心萧奈何拿到‘四象经诀’,不会分享出来。
毕竟就算他那样做,也无可厚非,全程下来他们根本没出什么力,更不好意思说什么。
现在萧奈何居然将拓本交给他们,这让七公主反倒是十分感叹。
“大恩大德,小七铭记在心。”七公主身子一欠,给萧奈何深深行了一个礼。
其他几个人也连忙躬身答谢,如果没有萧奈何,他们根本拿不到这拓本。
萧奈何也没拒绝,而是受了这一礼,他说道:“这四象经诀确实了得,就算是神王圣贤都未必能够全部参透。至于你们看不看,那就随你们了。”
七公主几人面面相觑。
虽然说这一次她是为了老师而来寻找‘四象经诀’的,现在找到了,若是说不心动那肯定是假的。
“这拓本拿到手,到时候交给老师也算完成目的了。老师也没跟妳说拿到手不可以看,想必他也已经预料到这种事情。”池小蝶看出了七公主的心思,说道。
七公主点点头,最后说道:“我们也手抄一份吧,至于这一份拓本肯定要交给老师的。”
说完,这几个人便是将‘四象经诀’手抄了一份。
抄录过程他们只是稍微扫了一眼,便是感觉到了‘四象经诀’的深不可测,不由得失神,最后还是强行将意识拉回。
“不愧是纪元天书‘四象经’的残诀啊,就这一篇残诀已经如此了得,那正本不知道有多可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