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wgkpm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元界傳記笔趣-第五百二十八章 取代熱推-ba1ll

元界傳記
小說推薦元界傳記
一转眼,时间过去了两年,地狱双头犬也和小女孩一起生活了两年。
这两年间,地狱双头犬的“心劫”没再犯过,可它却还是无法静下心来修炼——因为身边多出了一个小丫头需要照顾。
刚开始的时候,小丫头整天整天地黏着它,到了晚上都还要抱着它睡觉,地狱双头犬一刻都脱不了身,根本无法修炼。
后来小丫头在森林里混熟了,胆子大了,就开始四处跑了,地狱双头犬总算是有了独处的时间,可它却又对独自一人在森林里四处跑的小女孩放心不下,总是悄悄跟在后面保护着对方。
不过,虽然这两年一直都没有修炼,但地狱双头犬却并不是一事无成。
因为怕小女孩误闯其它元兽的领地,受到其它元兽的攻击,地狱双头犬私下里把周边的元兽都一一拜访了一遍……拖小女孩的福,它的领地直接扩张了近一倍,还多出了许多强力的手下——不过这些手下现在全都成了小女孩的玩伴兼保镖。
有那么一大群打手跟在小女孩身边后,地狱双头犬才总算是放下了心,躺在草地上晒起了太阳。只是,在放松之余,它的心中却又隐隐有了些许担忧……
“啪啪啪!”
天空中传来了一阵拍打翅膀的声音,随即一只模样神骏的巨鹰降落在了地狱双头犬的身旁。
地狱双头犬抬头看了一眼,并没有见到小女孩的身影,便传音问道:『人呢?』
『在路上,已经在往回走了。』巨鹰回道。
『今天怎么这么早?难道发生了什么事?』地狱双头犬问道。
『有我们跟着,能发生什么。只不过……』说到这,巨鹰停了下来,有些欲言又止。
『只不过什么?』地狱双头犬追问道。
巨鹰回过头看向了地狱双头犬:『你打算把她留在身边多久?』
『怎么?』地狱双头犬不屑地一笑,『这么快就不耐烦了?』
当初这小丫头可是纠缠了它整整一年的时间,这巨鹰才守了不过半个月而已。
『既然败在了你手上,我自然会听从你的吩咐,一个人类也不过百余年寿命,就算天天守着她对于我来说也耽搁不了什么。』巨鹰有些不客气地回道,『看你挺在意那个小女孩的,我就给你一个忠告。』
『在我们族内有着这么一个说法,把雏鹰和雏鹰放在一起,它就会成长为一头雄鹰,把雏鹰和雏鸡放在一起,它就会变成只会在地上扑棱的弱鸡。』
『这小丫头整天和元兽呆在一起,我在她身上已经看不到多少人类的影子了,继续这么下去,她将再也无法回归到人类世界。』
『是让她就这么在森林里和我们这群元兽生活下去,还是让她回归自己的族群,你要尽早做出决定了。』说罢,巨鹰便张开双翅飞走了,只留下地狱双头犬一人静静地趴在原地继续晒着太阳。
良久之后,地狱双头犬张开嘴无声地叹了口气。
巨鹰所说的,其实也正是现在的它所担忧的。
和小女孩生活在一起的它,怎么可能没有察觉到小女孩身上的那些变化呢,可是就算察觉到了,它也无力去改变什么。它是元兽,就算教也只能教对方怎么变成一只元兽。与人类有关的那些事,它可以说是一窍不通,对人类的所有了解,也是从那些偶尔误闯自己森林的人类身上观察出来的——这个“偶尔”是对于元兽来说的,对于人类来说可能无比漫长。
“鹿鹿,鹿鹿……”
一个稚嫩的声音由远及近,只听到那个声音,地狱双头犬就感觉自己全部的烦恼瞬间一扫而空,它抬眼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望了过去,看到一头体型魁梧的巨熊从森林中跑了出来。在那头巨熊的后背上,坐着一个看起来只有五六岁的人类小女孩,那“鹿鹿,鹿鹿”的声音就是从小女孩嘴里发出来的。
巨熊跑到地狱双头犬面前停了下来,然后小心翼翼地抬起爪子把小女孩从自己后背上抱了下来,表情无比专注,仿佛在捧着一块易碎的水晶,生怕不小心就碰碎了对方。
小女孩一落地就连蹦带跳地跑到了地狱双头犬面前,往前一倒,靠在了地狱双头犬毛茸茸的腹部,把对方当成了一个舒适的背垫。
“鹿鹿,鹿鹿!鹿鹿鹿鹿……”刚一躺下,小女孩就开始叽叽喳喳地诉说了起来,但说来说去却也只有这一个字。
刚到森林的时候小女孩是会说话的,虽然有些词不达意,说的话也没有什么逻辑可言,但确实是会说话的。可森林里却没有元兽会说人类的语言,时间一长之后,小女孩也渐渐忘记了才学会不久的人类语言,到现在,就只会发出“鹿鹿,鹿鹿”这样的声音了。
不过这并不影响这一人一兽之间的交流,地狱双头犬能用精神力直接获取到小女孩想要表达的意思,也能直接用精神力向对方传递自己的想法,即使不用语言,这一人一兽也能聊得很开心。
就比如现在,小女孩就正在向地狱双头犬诉说着自己今天的所见所闻。在河边看到了一朵开得很好看的花;在山坡上看到了一块好大的石头;在下坡时不小心摔了一跤,然后自己爬了起来……听到这,地狱双头犬立马小小的表扬了小女孩一番,小女孩有些害羞地往身后的绒毛里钻了钻。
小女孩说的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小事,但地狱双头犬听的却很开心。元兽之间一般都不会有什么过多的交流,往往都是互相嘶吼以示威胁。地狱双头犬很享受和小女孩的这种轻松惬意地交流,不用警惕什么,也不用去考虑什么,这是它在其它元兽身上所感受不到的。
过了一会儿,地狱双头犬问起了小女孩这么早回来的原因,小女孩微微一愣,沉默了下来,没有回答,但地狱双头犬却是通过精神力知道了小女孩心中所想。
原来之前在河边的时候,小女孩看到了一对林鹿母子,雌鹿正在教幼鹿如何分辨有用的植物,幼鹿则在一旁认真地聆听着。
这一幕勾起了小女孩一些模糊的回忆,印象中似乎曾经也有一个人像这样教过她识物认字,可那人的面容和声音她却怎么都记不起来了。
小女孩能感觉到那是一个对自己来说很重要的人,她努力想回忆起那人的模样,然而越是回忆记忆反而越是模糊,这件事就像一根刺卡在了小女孩心中,让她没了再玩下去的兴致,所以早早就回到了地狱双头犬身边。
不过,在看到地狱双头犬之后,小女孩心中的这点郁闷也很快就一扫而空了。
看到这,地狱双头犬没有多言,只是低下头,在小女孩的侧脸轻轻舔了舔。
它知道,小女孩应该是想起了自己的父母,可由于时间太长,再加上离开父母时的年龄太小,小女孩脑海中有关自己父母的记忆已经忘得一干二净了,只留下了一个模糊的印象。再过一段时间,小女孩就会连这点模糊的印象也会忘得一干二净,到那时,她就不再需要自己的父母,一个人也能坚强的在森林中生活下去了——地狱双头犬曾经就是这样的。
可往后,伴随着心智的成长,幼年时缺少的一些东西,渐渐地就会形成心魔,让人走火入魔,失去控制——这也是地狱双头犬后来所经历的。
小女孩似乎正在走和地狱双头犬相同的路,但不同的是,她身边有地狱双头犬在,地狱双头犬会取代小女孩父母的位置,陪伴着小女孩的成长。
就像巨鹰说的,也许地狱双头犬无法教小女孩怎么去做一个人类,但它能让小女孩在这满是元兽的森林中过上一辈子无忧无虑的生活——这对于小女孩来说也许并不是一件坏事。
想到这,地狱双头犬心中的那点担忧瞬间消失无踪,看向小女孩的目光也渐渐变得柔和了起来。
这一人一兽,刚开始也许只是想互相依赖,但经过两年的相处,已经产生了像亲情一样骨肉相连的感觉。
暖阳伴随着微风,地狱双头犬和小女孩都感觉到了丝丝睡意,这一人一兽,就这样依偎着睡着了。
……
也不知过了多久,地狱双头犬感到有人在拍打自己的后背,它睁开眼,看到了之前带着小女孩回来的那头大熊。
地狱双头犬打了个呵欠,眼带询问地看向了大熊。
此时已近黄昏,太阳尚未完全落下,残阳把整片草地都染成了金色。
大熊指了指靠在地狱双头犬腹部的小女孩,脸上露出了担忧的神色。
地狱双头犬回头望了过去。
小女孩依旧安静地在那里睡着,只是一张小脸显得有些苍白,脸上冒着阵阵冷汗,露出了痛苦的神色,情况看起来很是不妙。
地狱双头犬一惊,瞬间睡意全无。
『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