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x9ag0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夏逆 楚白-第七十六章、置閏讀書-f2c32

夏逆
小說推薦夏逆
夜色渐深,透过厚重的雾气,隐约能够看到一轮明月渐渐接近天顶。
一个远比之前擢升仪式规模更大的法阵,出现在牧场里面一片广阔的平地上。
这个直径超过百米的庞大法阵,当然不可能是用什么无形之术材料绘制的——把道格拉斯和纳塔丽娅的全部家当都卖了,也凑不出这么多的材料来。
它只是用经过长期暴晒的干净沙子作为“颜料”,在大地上勾勒出来而已。
但就算是这些沙子,也把两个人的存款差不多用得干干净净。
而且,为了清理出这片平地,道格拉斯这两天都在忙碌。
他要把地上的杂草清理干净,将这一大片地面都挖一遍,混合特殊的药粉,然后再重新砸实砸平——如果不是他本人也是一位修炼无形之术有成的高手,两天时间绝对不够做完这些。
置闰仪式是所有仪式里面规模最大的,一般来说,想要举行一次这个仪式,仅仅临场维持工作,就至少需要几十个修炼无形之术的人联手。而牵涉到各种材料和祭品,就算上千人规模的教派,往往也需要几年的时间来筹备。
在整个伦敦,有能力举行这种仪式的组织寥寥无几。
像道格拉斯和纳塔丽娅这种,正常来说,一辈子都攒不出足够举行一次置闰仪式所需的资源。
别的不说,灯之相十五阶的影响,这种东西就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如果没有越过漫宿第四道门“孔雀之门”的实力,这种等级的影响几乎无从入手。
就算是那些修为足够的强者,为了在孔雀之门寻觅资源,也必须使用稀有的法术之镜作为材料。
法术之镜的制作颇为困难,每次使用之后都会损毁,必须耗费珍贵的古物,抽取其中的灵将其修复,才能再次使用。
换句话说,每次踏入孔雀之门,都至少需要耗费一件颇为珍贵的古物。还需要让至少两位修行深厚的高手出手——不仅搜寻需要人手,修复也需要。
这成本已经很高,可就算踏入孔雀之门,也未必一定能够找到想要的东西。
虽然无形之术的修行者们可以梦游漫宿,获得各种各样的资源,但如果限定目标刻意搜寻的话,能够只用十次就搜寻到目标,便称得上是幸运了。
放在潘龙前世的游戏里面,大概就是所谓的“欧洲人”。
……虽然他们的确是欧洲人没错,但此“欧洲”非彼“欧洲”啊!
影响就这么难得到了,合适的祭品就更难。
一般来说,那些举行置闰仪式的无形之术修行者们,采用的都是以“量”来弥补“质”的不足。他们往往会抓一群水平低微的无形之术修行者作为祭品,甚至使用那些具有某种资质的普通人。
能够像纳塔丽娅这样,拿修炼无形之术多年,水平高深的邪教教主们当祭品……这种事情就算防剿局也做不到。
这种人物就算是没什么后台,可以下手,他们也绝对不敢尝试活捉。
打虎容易捉虎难,这个时代可没电击枪、麻醉枪那类非致命性的武器。
总之,如果不是有潘龙的帮助,纳塔丽娅就算达到了灯之相的十二阶,大概也只能上报防剿局,让防剿局帮她安排飞升仪式。
至于需要等多久,以及到时候具体会怎么样,那就谁也说不清了……
眼看着月亮渐渐接近天顶,纳塔丽娅站在法阵之中,显得有些紧张。
“你不用这么紧张的。”潘龙说,“你看,那些幸运观众们都没紧张。”
纳塔丽娅转头看向摆放祭品的位置,只看到几个被捆得像粽子一样,恐惧到脸上的五官都扭曲了的邪教骨干。
“我真没看出他们哪里‘不紧张’了。”道格拉斯忍不住问,“他们看起来很紧张的样子啊。”
“怎么会呢,未知才需要紧张,已经确定的事情,没什么可紧张的。”潘龙笑着说,“他们反正是死定了,明明白白的事情,这就不需要紧张了啊。”
道格拉斯看着那些人的脸,又看看法阵外面一群被潘龙摆得整整齐齐的肉粽子,实在没办法从这些人的脸上看出哪怕一丁点儿的“不紧张”来。
但他却突然忍不住想要笑。
这些年来,这些邪教大佬们在伦敦周边搞风搞雨,不知道残害了多少无辜,犯下了多少血案!
他不止一次想要逮捕这些人,但却始终被阻拦。
他们的权力、财富,乃至于社会地位、家族人脉……这些有形的和无形的东西,组成了一张罗网,一面盾牌。
这罗网密不透风,这盾牌比任何铠甲和法术都更加强而有力!
他,奈何那些人不得。
尽管这里每一个混账,他都能拿出至少一件足以将对方送上绞刑架的铁证来。但在那些有形和无形的庇护面前,就算是铁证也奈何他们不得。
他不止一次为此愤怒,不止一次诅咒和唾骂,但他无可奈何。
于是他的性格越来越偏激,越来越固执,越来越不近人情。
很多人都说,道格拉斯已经有些疯疯癫癫,甚至距离完全疯掉不远了。
甚至于,他自己都这么觉得。
但今天,他感觉心情无比愉快,所有的阻塞都烟消云散,所有的压力都不翼而飞,整个人就像是被清水洗涤过一般,从上到下从里到外都十分通畅,快活得就像一个得到了想念依旧的玩具的小孩子。
用另外一个世界的形容词,他此刻就是念头通达,畅快得宛若一条自在游弋的鱼儿。
时间渐渐到了,月亮抵达了天顶。
然后,纳塔丽娅念起了咒语。
“骄盛夺目,终不能长久。”她说,“日出为血,从血中升起的太阳,却没有了往日的颜色。它一分为四,唯余残照。”
随着她的咒语,庞大的灵从她的身上透出,沿着法阵的脉络流淌,激活了法阵之中的各种东西。
经过暴晒的砂砾发出细微的光芒,用鲜血誊抄的密传书无火自燃,充斥着骄盛色彩的画布明亮得好像镜子一般,发光的颜料缓缓升到空中,无形的“灯之影响”则开始扩散,弥漫在整个法阵之中。
那些被精挑细选出来的邪教骨干们,眼睛瞪得像牛马一样,他们拼命地挣扎,却一点也无法移动。
很快,灯之影响化成的迷雾就笼罩了他们。
不似人声的吼叫从他们的胸腔里面发出,在咽喉之中震荡,最后混合着鲜血,从鼻子里面喷了出来。
这一喷,就没有停下。
很快,鲜血喷尽,但那几具尸体却并不显得干枯狰狞,反而像是被洗干净之后拧掉了水的衣服,透出一种清爽的感觉。
光,从它们之中透出。
这是他们所修炼的灯之相。
被作为祭品的几人,每一个都是修炼灯之相达到至少八阶的高手。正常的仪式里面,几乎不可能找到这样的祭品。
他们几个人身上透出的光,甚至足以超过上百个像是“诸史研究会”的大学生里奥、老护士维奥莱特那样在无形之术领域刚刚入门不久的人。
这种规模的祭品,足以让那些知情者羡慕到眼珠子都变红。
……虽然或许他们如果知道了这件事之后,第一反应可能是拔腿就跑,有多远跑多远,以免自己也成为“幸运观众”的一员。
很快,那些祭品的“光”就被完全榨取了出来,这些光和之前的迷雾融合,让迷雾显得越发鲜活。
接下来,发光的颜料和燃烧的密传书也先后被迷雾吞噬,于是迷雾就又多了几分活力,里面甚至可以感觉到有无形之物在蠕动,仿佛随时都可能从虚空之中跳出几个东西来一般。
潘龙突然皱眉,弹指。
“别碍事!”他冷冷地说。
随着他的出手,法阵附近的虚空骤然震荡,至少二三十个身体扭曲畸形的怪物浮现出来。
道格拉斯看得眼皮跳动——这些怪物他大多认识,就算是其中最弱小的,往往也需要一队训练有素的防剿局干员们,才能将其消灭,还可能会付出有人伤亡的代价。其中最强大的,甚至需要防剿局六支行动队一起出动,大家事先都写好遗书,才有把握剿灭。
但潘龙只是冷冷地弹指,一道道无形的劲风从他的手指上发出,轻松贯穿了那些怪物的身体。
能够抵挡利剑甚至燧发手枪的坚固身体,在他的指风面前就像是纸糊的一样,一点就是一个血洞。
这些怪物们往往也拥有强大的生命力,被砍上几刀,身上扎了几支长矛,甚至于被顶着脑袋轰上一枪,可能都没办法打死它们。
但只要被潘龙的指风贯穿,无论贯穿的是哪里,它们都会颓然倒地,红色、绿色、甚至紫黑色的鲜血溢出,不断流淌,很快就流得干干净净。
而这些颜色各异的鲜血并不会流到地面上,而是会流到潘龙的面前,在他面前聚合成一团,缓缓旋转。
这一幕,和之前潘龙将邪教“教皇冠冕”的骨干成员们全都抽干生命力的那一幕,看起来无比相似。
无论是邪教徒也好,还是魔怪也罢,在这位来自另外一个历史的东方具名者面前,都只是可以抽取鲜血和生命的材料罢了。
原本还对纳塔丽娅的飞升仪式有些担心的道格拉斯,突然就完全定下心来。
他觉得,自己之前的担忧,似乎有些多余。
一位如此强大的具名者,又怎么会犯那些低级错误呢?
就算纳塔丽娅的飞升不会很顺利,就算是“世界的反馈”不足以为她开启三尖之门,送她抵达漫宿的最高处,这位具名者也一定会亲自出手,把她给拉过去。
他笑了,笑得轻松自在。
和他轻松的笑容截然相反,那些被捆得像粽子一样,整整齐齐摆在旁边充当观众以及下一个仪式备用品的邪教高手们,却一个个瞪大了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事情。
世界上竟然有杀魔物如此轻松的强者?!
他们也是有见识的,自然认得那些魔物。其中比较弱小的也就罢了,那几个特别强大的,就算他们带着自己全部的手下,也不敢说一定能够打得赢。
按照他们的经验,如果遇到这些魔物,最好的办法其实是送上祭品,让它们吃饱了,也就没危险了。
反正魔物的思想都是很单纯的,吃饱喝足就会离开。最多吃上两三个人,它们就吃饱了,就走了。
只要自己不死,他们才不在乎魔物要吃多少人呢!
但这位不知名的高手,竟然什么武器都不用,也不需要施法,就只是弹弹手指,便将这些强大的魔物都给杀了!
他的强大,简直令人难以想象!
想到这里,他们的心情越发低沉。
落在如此强者手上,他们可以说是毫无生机了。
想要跟这样的强者讨价还价,或者是期待谁来救自己,完全不可能……
于是他们一个个垂头丧气,就像是斗败了的公鸡——不对,他们虽然不是公鸡,但的确是斗败了的没错。
法阵里面,仪式继续举行。
迷雾已经笼罩了几乎所有的东西,只有纳塔丽娅自己,以及那幅散发着骄盛夺目光芒的画布,依然还没有被迷雾覆盖。
此刻,迷雾正在画布周围蠕动,就像是一个想要偷吃东西,却又害怕被父母责骂的小孩。
如此犹豫了几次之后,它终于像是下定决心一样,猛地扑了上去,包裹住了画布。
一声低沉的吼声,从迷雾之中发出。
随即,迷雾剧烈震动着。
所有人都清楚地感觉到,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迷雾里面飞快地成长,眼看就要彻底壮大。
而一团狰狞的气息,刹那间锁定了纳塔丽娅。
这正是“置闰仪式”最关键也最危险的一环。
如果不能得到接引,仪式者将会被这团迷雾吞噬,转化成在漫宿之中游荡的魔物。
漫宿里面那些强大的魔物,很多都是这么来的。
一般来说,这时候就该拜请司辰接引自己,依靠司辰之力震慑迷雾,再借助迷雾的力量打开前往漫宿的门户,然后以血肉之躯步入漫宿,以最快的速度跑到漫宿的最高处,在司辰的接引之下穿过三尖之门。
但纳塔丽娅并没有这样做。
她深深地吸了口气,闭上眼睛。
奇异的悸动,油然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