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小說

80i3g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空想之拳討論-第九十九章.樑工憂鬱(感謝橘桔平的盟主打賞!)熱推-37vp4

空想之拳
小說推薦空想之拳
张莫竹退了半步,把视线放在梁德的眉心位置,不敢去看那双变得有些认真的眼睛。
她天生魂魄有异,直感远超常人,总是能“看”到许多藏在表象之后的东西,正因为如此,她总是能从梁德的眼睛里察觉到这个人不经意间流露出的危险气息。
审总不会刻意掩饰她的危险之处,但面前的这个男人似乎更习惯隐藏。
她在莫氏重工总部门口撞见梁德时,这个男人匆匆忙忙,满脸焦急,没有像穿越到幻海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时那样竭力克制自己,那副人形躯壳肆意地散发着狂烈的野性,让她害怕得尖叫起来。
如果说从审总身上“看”到的危险让人联想起冰冷深海里未知生物带来的黑暗和恐惧,那么这个男人身上偶尔一现的危险就像是莽莽荒原上的狰狞猛兽,凶狂可怖。
买下我的自由和全部身心?
张莫竹狠狠地咬了一下嘴唇,道:
“吃下去之后,永远都会那样吗,一直一直,除了工作什么都不想……
如果是的话,梁工,我想退出猎鹬者项目。”
为了在自动武器设计领域有所建树,她的确已经下定了一百二十万分的决心,过关斩将进入莫氏重工总部,竞聘成为审时语的研发助理,这都是很难得很难得,很幸运很幸运的事情。
但她依然只是一个普通人,一个人应该自己决定自己的人生,而不是被已有的人生决定。
工作学习之外,她需要休闲和消遣,她会看《下辈子再好好上班》,她会在下班后和要好的同期一起去喝酒,抱怨公司的制度和上司的决定。
变成除了工作什么都不想做的狼性机器?
那就不是我了。
张莫竹抬起了下巴,超凡直感带来的恐惧一波接一波,但她没有退却,逼迫自己盯死了梁德的眼睛。
如果是那样的话,我绝不会同意。
梁德还没说话,吃得正欢的无名氏从“血色狼鳗”里抬起了头。
“一直一直这样?你也想得太好了吧!
纯化神魂,定向加持,好吃又没有副作用,能帮助食用者随时进入心流状态提高效率,稳定生效,这种水平的灵食我都不够钱天天吃,项目结束后你想吃都吃不到!
我算算……”
无名氏飞快地掐了掐鱼鳍,道:
“我吃了之后狼性状态能保持5小时20分钟,你的话,大概是23小时零5分钟的样子吧,不继续吃的话就没效果了。”
张莫竹心里一松又一惊:“23小时零5分钟,那不是做梦都想工作?”
梁德一笑,挥手在办公桌上铺了几十杯凡人修仙咖啡。
“喝了我的咖啡,不会有多少做梦时间的。”
梁德向张莫竹说明了修仙咖啡控制睡眠的的功效,认真道:
“钱是很难买到自由的,但自由往往会为了钱而卖掉。
为了钱自由地卖掉自己的自由,自己决定开始和结束的时间,这种行为一般人也都能接受吧。
我希望我出的价码足够高,高到你们愿意为了它在一定时间里出售自己的自由。
但是我不会强迫你们。
我用几个分身在莫氏重工溜了一圈,发现大多数普通职工都对界原行者敬而远之,如果是我去说的话,大概也没几个人觉得我不是在强迫他们,那样的话,氛围就很坏了。
张工,你代我去向其他项目成员转达一下,不愿意接受就好合好散,再找别的人来,不必强求。
每天提供的绝品灵食只是我们项目团队福利的一小部分,张工,我看了公司的规章制度,你们这些技术骨干薪资有千分之二是以晶簇结算,我个人把这个比例提到百分之一,上面不同意也不影响,我私人给你们兑换,而且可以帮你们在百川海集代购商品,包邮。
都记住了吗?”
梁德适时用光幕展示了一下自己的晶簇账户余额(最高值截图),包邮什么的花不了多少钱,反正我平时也要凑单的。
张莫竹瞪大了眼睛,余额数字里,1不算少,0不算多,可这是晶簇诶!
“都记住了,梁工,我愿意!
我马上去向其他人宣布这个好消息,他们肯定开心死了,我这就去……”
“不急,先吃了早餐再说吧。”
梁德从硬纸盒里取出一份狼性套餐,和一杯标准装修仙咖啡一起放在她面前。
“先让他们喝咖啡,喝完咖啡后没有生效的人,不管愿不愿意,全部换掉。”
……
猎鹬者项目重启后已经过了一周,除了项目总监梁德和技术负责人无名氏以外,其他人都是原班人马。
梁德原来担心的情况没有出现,听到梁德给出的薪资福利后,项目团队里的技术人员个个斗志昂扬,没有一个人喝不出修仙咖啡的苦味。
上班这种事,只要公司多给钱,怎么可能没有斗志!
难道大家是为了别的什么才来上班的吗?
有几个人是为了实现梦想来上班的啊,大多数人的梦想都是不差钱不上班好吗!
猎鹬者项目在更换了核心管理者后运行平稳,梁德没有更改那个女人留下的规矩,只是原本由她一个人包揽的核心工作,现在分了两个人执行。
他去空海乱流区做实验搜集数据,阿鳗拿到数据后组织团队改良设计,制造新版本的猎鹬者狙击步枪交给梁德继续测试。
对于审时语的部下来说,工作内容没有任何不同。
梁工这个人比审总亲和多了,给钱很大方,讲话又好听,大家都超喜欢的。
重启后的猎鹬者项目稳步向前,各个单项组的效率都比原来快了不少,因为项目进度喜人,莫总裁批下来的资金也越来越充沛。
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冰蓝色的走廊里,张莫竹抱着今天的项目日报向总监办公室走去。
越是靠近那个房间,她心中直感“看”到的东西就越清晰。
猎鹬者项目越来越好,但是那个男人的气息却越来越低沉。
那种像是薄暮时分凉凉晚风的气息,是……忧郁?
纵横两岸无比自由的界原行者也会忧郁吗?
“梁工,今天的项目日报。”
“你放下吧。”
梁德不自觉地叹了口气,那个问题,要怎么确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