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vip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在平行世界當精靈訓練師 起點-第905章 “祕籍”讀書-kq9tj

在平行世界當精靈訓練師
小說推薦在平行世界當精靈訓練師
花了十分钟左右,那些受伤的精灵全都被集中到了一起。
虽然这些伤员大多数都是沙奈朵它们带过去的,但是周江他们也累得不轻,毕竟需要他们带过去的,基本都是走不动了的,而这就需要周江他们或抱着或扛着或撑着它们走了。
它们又不是第一形态的小不点,基本都是最终进化形态,所以它们最轻的都有一百五十多斤……
即使他们身体素质好,力量大,但是这么搬下来也有些扛不住啊!
毕竟这一百五十斤也只是最轻的重的都有两百多斤了,这还是体型不大,他们能搬得动的,那些体型大的像是铁甲暴龙之类的,那就更加夸张了……
伤员集中完毕后,周江他们原地休息了一下,随后便去给它们准备能量方块去了。
嗯,也要给郑国强他们准备一点食物,毕竟快要一个小时了,就算他们不饿,当做夜宵也好。
帮着陈子昂他打下手洗菜,突然,周江抬起头看向陈子昂他们,说道:“对了,之前我找过水师傅和赵大哥了,水师傅把她的训练方法给了我,还说你们想学的话也可以学,但是不能告诉别人,怎么样,你们有兴趣吗?”
“?!”
“卧槽!切到手了!”
听到周江说的话,切着菜的陈子昂一个激动,直接把手指头给切到了。
不过即使是这样他也没有管还在流血的手指,而是和陈凡以及陈永安一样,用热切的眼神看着周江。
周江看着他,无奈地说道:“我说你别看了,快去处理伤口,你这菜刀切着肉呢,别被感染了!”
虽然说他也猜到了跟他们说这事的话,他们会很激动,但是激动成这样,他是没想到的。
听周江这么一说,陈凡和陈永安看向陈子昂的手指,见出血量不小就知道,他这刀切得不浅了,于是脸上欣喜的表情也直接消了下去。
陈永安和陈凡两人也担心他,倒是陈子昂自己满不在乎。
“手?”陈子昂看了看被还在流着血的手指,摇了摇头,再次看向周江,脸上狂热的表情一点都没消退。
“手的事待会再说,这么点时间不会有事的,倒是你,水天王真的说我们也能学习?!”
一边说着,陈子昂一边朝着周江这边逼近,而且手也由于主人的兴奋而在做着无规则的晃动,看着那流着血的手指,周江嘴角微微一抽,连忙后退。
他可不想让陈子昂的血飞到身上来。
“好了好了,真的真的,是真的!你清醒点,沙奈朵!”
见劝说没用,而且自己后退之后,他还追了上来,周江没办法,只能让沙奈朵来搞定他。
在边上看着的沙奈朵见周江喊她,也不含糊,立马下场,用念力定住了陈子昂。
被沙奈朵用念力定住后,这家伙才算是安静了下来,脸上的狂热也渐渐消退。
“怎么样,冷静点了吗?”周江看着他问道。
“额……嗯,放我出来吧。”陈子昂整个人除了脑袋以外都被沙奈朵控制住了,所以他也只能认怂。
“呵。”轻笑了一声,摇摇头,周江示意沙奈朵解除念力。
“嘶~有点痛啊。”被解除了束缚后,陈子昂感受着手指上传来的疼痛,立马龇牙咧嘴起来。
“废话,切得那么深,能不疼吗!”周江没好气地骂道。
说完后,周江看向沙奈朵,说道:“沙奈朵,给他治一下吧。”
虽然花费了不少的体力治疗那些受伤颇重的精灵,但是现在治疗一个小小的刀切出来的伤口,她还是能做到的。
这种小伤口对她来说只是小问题而已。
不过在此之前。
“先消一下毒吧。”陈凡说着,拿着酒精朝着陈子昂这边走过来。
“嗯。”
周江点点头,表示同意。
毕竟是切着肉的刀,而且切的还挺深的,所以还是用酒精消一下毒来的好,虽然可能只有心理上的安慰……
“酒精啊……”看着陈凡手里的酒精,陈子昂脸色有些难看。
用酒精碰触伤口……不用想都知道,那绝对酸爽。
“给你个教训,让你这么大意,切着肉的时候还敢分神”陈凡来到他身前,没好气地说道。
陈子昂有些小委屈,“还不是周江啊,要不是他这么一说,我也不会分神啊。”
“哦豁?”周江眉头一挑。
“其实之前我说的都是假的,水师傅根本没这么说过。”
“啊,我错…嘶~!”
被周江这么一“威胁”,陈子昂立马就怂了,然而他求饶的话都还没说完,陈凡便对着他手指的伤口倒下了酒精,顿时疼的他脸都扭曲了。
“忍着点,马上就好了。”陈凡头也没抬,一边倒酒精一边用棉花棒给他擦拭。
陈凡的动作很快,干净利落的,一看就知道他经常干这种事。
清洗好了伤口后,陈凡后退让出位置,随后沙奈朵上前,给陈子昂来了一发“治愈波动”。
虽然用治愈波动治疗他这点伤势有些大材小用了,但是减少点其中的能量就好了,不过即使能量降低到了最小值,那“奶水”也直接溢了出来。
表现出来的情况就是陈子昂的手指上的伤口直接消失不见,一点痕迹都没有,仿佛不从存在一般。
手指的伤势恢复,看着完好如初的手指,陈子昂用大拇指摩挲了一遍,发现没有什么异样后,才感慨着说道:“沙奈朵真强啊,简直是样样精通。”
陈凡赞同地点了点头,说道:“我也想拥有一只沙奈朵了,也不知道领主沙奈朵它领地内有没有沙奈朵的蛋,肯不肯让我们带走。”
“诶,你这么说的话,我们或许可以去问一问?”被陈凡的话勾起了兴趣,陈子昂有些激动地说道。
虽然精灵变得有多强基本都是靠训练师的训练的,他们就算获得了沙奈朵也不可能变得和周江的这沙奈朵一样强,但是看着这么强的沙奈朵,他们就很想要啊!
贪欲,是人类进步的原动力,而训练师也是人,同样会贪婪。
对于稀有、强大的精灵,没有那个训练家能拒绝。
陈凡和陈子昂在这事情上越讨论越认真,越讨论越激动,最后连听着他们讨论的陈永安也都被勾起了兴趣。
他的主力精灵队伍还没创建完毕,要是真的能获得拉鲁拉斯的蛋的话,那确实是极好的。
反正现在他跟着周江一起训练,食物方面的话,有周江的能量方块供给,就不需要他多操心了,而训练的话,在周江身边也能让沙奈朵指导拉鲁拉斯,身为同族的话,沙奈朵应该不会拒绝。
即使最后达不到沙奈朵这种高度,但是想必最后实力也低不到哪里去的。
看着越来越激动的陈凡他们以及一脸意动的陈永安,周江有些无奈。
真以为只要是个沙奈朵就这么强啊……
他的沙奈朵这么强,这么全面要是没有这系统,他还真的难以训练成这样。
不说实力,就是那一堆的技能就不知道要练到什么时候去。
周江拍了拍手,待他们看过来后,说道:“好了好了,别说这些了,你们还要不要水师傅的训练方法啊,赶紧做饭吧,把饭做了之后我把东西给你们。”
“行!”
经过陈子昂的手指被切到这个闹剧后,再说这事的时候,他们已经能冷静面对了。
不过虽然脸上没有什么狂热的表情,但是他们内心的激动却还是免不了的。
看着匆匆回去继续干活的三人,周江摇摇头,继续去洗菜去了。
沙奈朵的话,见周江继续忙碌了起来,也跟到了他的身边,给他帮忙,慢慢地把篮子里面的肉和菜递给他。
不知道在这里能待多久,加上制作能量方块的配料补给满了,所以周江他们这次没有吝啬,给雷电兽的小弟们吃的全部都是能量方块,当然了,郑国强他们带来的精灵也一样。
不亲自做饭的话,那今晚他们的速度就提升了很多,他们饭做完了,那边还在给受伤的精灵治疗的小队还在干活,其他精灵们也还坐在休息,恢复着体力。
看着激动的陈子昂他们三人,周江也没扫他们兴,用手机把水轻柔发给他的文件发给了他们三人,不过发给他们后,再次提醒了一嘴,这东西只有他们能知道,不要告诉其他人。
虽然说他相信他们,但是这东西毕竟不是他本人的,而是水轻柔的,水轻柔相信他,把它交给了他,要是谁透露了出去,告诉了别人的话,那他就真的就对不起水轻柔了,所以即使他相信他们,也还是严肃地警告了一声。
陈子昂他们严肃地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周江便也不多说了。
严肃的说一声就够了,他们心里应该有数,说多了反而对大家都不好,该相信的时候就要选择相信。
水轻柔的训练方法交给了他们,但是赵枫的周江没给,不是他不给,而是赵枫没说可以给。
虽然周江问赵枫能不能让陈子昂他们也学一下的话,那赵枫八成是不会拒绝的,但是他主动问的和赵枫直接跟他说可以给的,这是两种不同的事情。
要是周江问的话,会有种“逼宫”的感觉,所以他之前在和赵枫聊的时候什么都没说。
得到秘籍后,陈子昂他们欢天喜地的跑到边上去学习去了,周江摇摇头,看了眼在吃饭的郑国强他们和众精灵们,朝着帐篷那边走去。
这时候了,直接回帐篷里面躺着看吧,反正现在也没什么事可以做了,看完后就可以睡觉了。
两种秘籍,周江率先看的是水轻柔的训练方法。
水轻柔的训练方法和赵枫的训练方法,最后他能用到的精灵也就是乘龙和耿鬼这两只精灵了。
乘龙是他预定的冰系主力,而耿鬼则是预想中躲在他影子里面,守护他的安全的一个保障。
虽然这么看起来是耿鬼对他来说更加重要的,但是他可是沙奈朵不离身的,即使没有沙奈朵,那大针蜂也不会离身。
要是大针蜂和沙奈朵其中一个都应付不了对方的话,那耿鬼,不,现在它还没进化,还只是鬼斯通。
如果大针蜂和沙奈朵都应付不了,那鬼斯通就更加不行了。
所以鬼斯通的作用现在就只有穿墙探查或者偷袭敌人了。
而探查的话,除了少数时候,其他的时候沙奈朵不比它做的更好?
也就是说,它的作用就被压榨到了偷偷摸摸的去搞偷袭的地步了……
当然,这是它实力不强的情况,要是实力上去后,它也能做个炮台,当个特攻手,不过这样的话,乘龙也行啊!
而乘龙虽然比耿鬼好不到哪里去,但是它还能当做海上移动的交通工具,而且最为重要,让周江选择乘龙而不是耿鬼的压倒性的条件是——
乘龙它比耿鬼要可爱、漂亮啊!
一个是温柔的精灵,歌声也动听,一个是黑色的幽灵,只会躲在角落里面“桀桀桀”地笑着。这两只精灵,要是在能力上都没有特别突出的地方的话,当然是选择自己喜欢的类型的了。
很显然,周江他不是怪人,会讨厌可爱的乘龙也选择耿鬼。
周江简单的看了一下word的内容。
水轻柔的训练方法里面记载的是她的精灵在各个阶段的时候训练的项目、强度、次数,数据都非常的详细,甚至连精灵训练结束后的表现都有记录在内。
看着那些详细的数据,周江有些感慨。
虽然水轻柔将近三十岁就成了联盟在职的四天王,但是她的精灵要从精英初阶跨越到天王级别,那至少也是五六年的时间,而这么长时间的精灵训练的各项数据都被记录在这里面,这可以说是水轻柔的“精华”了,他岂能不认真对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