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pfi6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西遊之絕代兇蟾-第九十五節 盤問-7hrzn

西遊之絕代兇蟾
小說推薦西遊之絕代兇蟾
双叉寨的正厅,如今已经被改成了一座灵堂,无数前来吊唁之人立于厅外,看上去倒当真是悲悲切切。
凤凰披麻戴孝,哭得梨花带雨,俨然是一副未亡人的模样,煞是惹人怜爱。见到武德真君与卷帘大将前来,他连忙上前见礼,武德真君也装模作样地与他寒暄了几句,便要进入正厅吊唁。
正在此时,却听得卷帘大将忽然开口道:“这位姑娘且慢,某家有几句话尚要询问一番。”
凤凰故作一脸诧异地看了武德真君一眼,方才道:“这位将军有话请讲。”
卷帘大将道:“敢问这位姑娘,云寨主的遗体如今可是找回了?”
凤凰神色一暗,叹道:“却是不曾找回,灵堂中只是以他往日的衣冠作祭罢了。”
卷帘大将奇道:“既然并未见到遗体,你们又是如何确认云寨主已然身死了呢?”
凤凰道:“实不相瞒,乃是有天庭之人传回了消息,我等方才得知他的死讯的。”
卷帘大将顿时眼睛一亮,追问道:“据我所知,云翔只不过是被天河府的天蓬元帅抓了去,至今尚不知死活,又是何人带回了消息呢?”
凤凰黯然道:“不敢隐瞒这位将军,带回消息的,正是天河府之人,眼下正在寨中,将军可是要见他一见?”
这话一出,连武德真君都露出了诧异的神色,奇道:“还有这事?那你快快让他前来相见,让我们也认上一认,免得你们被人诓骗。”
凤凰点了点头,向一旁的熊山君使了个眼色,熊山君便从一旁的屋中领出了一人来。
那人一脸苦涩之相,上前与二人行礼道:“天河府主簿曲薄,见过武德真君,见过卷帘大将军。”
不错,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当初从天河私逃下界的那位曲主簿。
说起来,这人的出现,便是云翔一早也没有预料到。
那曲主簿也当真是倒霉,离开了天庭之后,也是无处可去,想起曾听人说过凡间长安城繁华异常,便想着来见识一番。
长安城的繁华,自然是名不虚传的,顿时便让这位从未离开过天河府的天官迷花了眼。他当了多年的主簿,倒也薄有积蓄,自然便想要将这俗世间的各般享受尽数见识一番,结果居然好死不死地被人引入了佛缘阁。
众所周知,佛缘阁可是真正的销金窟,曲主簿这人又丝毫没有俗世行走的经验,不过数日之间,多年积蓄便已被尽数敲走,还欠了一屁股的账,无奈之下,便只得亮出了天河府神仙的身份,想要震慑住胡九娘。
当然,佛缘阁是不可能被这样的小人物吓住的,她们也曾听说云翔与天蓬元帅的仇怨,便由虎先锋亲自出手擒住了曲主簿,送进了双叉寨之中。
云翔刚刚策划好了一场大戏,见到这曲主簿,顿时大喜过望,一番威逼利诱之下,便让这家伙来唱主角了。可怜曲主簿如今早已无处可去,那个天庭的身份其实也只能带来更多的灾祸,无奈之下,也只得答应了下来。
武德真君虽然不认得曲主簿,卷帘大将却与他有过一面之缘,顿时惊道:“你是天河府的曲主簿?你为何会在此处?”
曲主簿苦笑道:“不敢隐瞒大将军,小人如今早已离开了天河府。”
卷帘大将奇道:“这是为何?”
曲主簿一早便得了云翔的叮嘱,便一脸凄然地道:“若是换做以前,我也不敢实现相告,不过如今听说天蓬元帅已经被玉帝处罚,我便也可以将那冤屈讲出来了。
这些年来,天蓬元帅一直在暗中取用天河府库之物,我曾劝说他多次,但每次都惹来他一顿呵斥。直到今年,他竟然变本加厉,将天河府的收获尽数取了去,我不肯答应,便被他一怒之下逐出了天河府,贬到凡间了。”
卷帘大将大惊道:“竟有此事?事关天庭大员,你可休要乱讲。”
曲主簿忙从袖中取出了一册书卷,正是当初被云翔取走的那本账簿,递上前道:“此乃我多年来记下的账簿,上面将府库的支出记得一清二楚,将军一看便知。”
卷帘大将忙取过了账簿,随手翻看了一下,便见得上面有不少天蓬元帅私取府库的记录,细细一数,当真是不少,顿时便将这曲主簿的话信了八成,道:“看来天蓬元帅果然是胆大包天,你且放心,我定会将此账簿呈送玉帝,请他为你做主,助你重返仙班应该不是难事。”
谁知,曲主簿却摇头道:“大将军,经历了此事,我也不想做什么神仙了,只想安安生生地在凡间过上几年太平日子,还请将军成全。”
卷帘大将见他一脸意兴索然的神色,喟然道:“既然这是你心中所愿,我也不便强求,自会将账簿呈上,不提重新渡你成仙便是。”
曲主簿忙道:“谢过大将军厚恩。”
卷帘大将又问道:“对了,云翔身死之事,可是你报予双叉寨知晓的?你可是亲眼见到云翔已然死去?”
曲主簿略一沉吟,道:“据天蓬元帅亲口所讲,他从双叉寨抓住了云寨主,便已送入了天机石门之中,但凡送入此门中的妖族,从无一人能够生还,云寨主又如何能够例外?”
卷帘大将对这天机石门也有所耳闻,恍然点了点头,心中再无疑虑,与曲主簿道了别,跟着武德真君假模假样地吊唁了云翔一番,二人便径直返回天庭去了。
他们却不知,此时双叉寨的后山之中,云翔与无支祁手中各举着一壶美酒,眼睁睁看着他们所驾的祥云消失在了天际。
无支祁笑道:“云翔小子,你整出这么大的场面,就为了应付这么一个小角色,未免有些小题大做了吧?”
云翔摇头道:“共工前辈实在是过誉了,我也不过是个三界中苦苦求存的小人物罢了,怕是要让你失望了。”
无支祁不以为然地道:“你这小子,说话做事总是收敛得紧,老子却总是看不惯你这副模样,来,今日乃是你的忌日,老子便与你不醉不归,且看能不能真的把你喝死。”
云翔不以为忤地呵呵一笑,便举起酒壶来,与无支祁继续对饮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