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k8s精品都市言情 明尊-第一百四十九章示演手段,各自揚名,耳道惡神熱推-c6u8s

明尊
小說推薦明尊
那散修位列黄幔诸席,显然也是有些身份,他将旁边的酒案细细看过了一遍,将其中能抓在手中,一丸大小的事物都记在心中,便高声道:“我来抛砖引玉,为诸位一试!”
他作了一个四方揖,却是不伦不类,带有江湖气息。
自席位之上纵身而起,使了一个身法,须臾间便来到金杯倒扣的案前,本是他有心漏一个彩,奈何座次稍前一些的世家子弟,谁没有一件法器,就算手里还没有,今日也要借来一件撑面子,他这身法虽然化风而遁,在通法修士中有些不凡,但在世家看来,也就不过如此而已。
当即便有不少世家子弟,面露讥讽之色。
此人悠然不觉,又对上座诸位真人行礼,这才专心向金杯看去。
在他面前,金杯倒扣在桌案上,看起了分量甚是压手,杯口宽阔,还要胜过寻常的碗沿,杯腹甚深,可以容纳的东西不小,细细观来,金杯有扶桑树纹饰,杯底有一只浮雕三足金乌。
“不好!”那人心中一沉,这口金杯并非常物,而是一口在日光下,一月便能积满一杯日露的月满杯!
这等灵具,已经算是出产修行之资的宝物了。
也只有谢家这般大族,才会把这等宝物,当成酒器来用。
此人试过数种法术,都只能感觉这金杯灵光犹如一个小太阳一般,极是刺眼,根本看不穿里面的东西。他原本想着,若是能用真本事,自然是最好,用不了才会蒙一个。
此时已经没有第二个选择,这名散修才把拳头一拽,低喝一声,双目之中射出一寸金光,随即他双手一合,快速的掐动起来,几枚卦象符文浮现,落入他眼中金光。
那人将法术一收,得意道:“其中,当是一件酒具!”
酒桌案上,十有七八都是酒器,而且酒器含义极广,在他想来,这般去说把握最大。
庾亮冷眼旁观了几眼,神色渐冷,显然是看出了几分端倪,但他自持身份,也不会多言,任由那人在阶上得意洋洋,以为得计。
红幔之下的一名世族子弟抛下手中的酒杯,冷笑道:“好胆!我等眼下,竟然也敢滥竽充数……真是不把诸位真人放在眼中!”
他拍案而起,飞身上台,伸手一点便破去了那散修眼中的金光。
“目发金光瞳术,不过是乡间野神愚弄乡民的障眼法,催运金光毫无威力,只有皮相威风。能有什么卜算之能……你那几个卦象错漏百出!是把我等,视为愚夫愚妇了吗?”
此人拽住那散修的手腕,厉声喝道。
那散修吓得瑟瑟发抖,犹然强撑道:“在下,在下法术不精,或有疏漏,卖弄了一个小术,但确确实实是推算出来的。不敢欺瞒诸位真人啊!”
“酒具!”
那世族弟子冷笑一声,他呵一口气,便有一口白雾从他口中吐出,随即凝聚心神打出一连串的指诀,那口雾气便缓缓朝着金杯落去。
雾气舒展弥散,在金杯上头犹如雨云一般翻腾,最后淅淅沥沥的化作小雨落下。
下方有世家子弟高声叫好:“言世兄的五行感应之术又精深了许多!”
那名呵气的世家子,这才散去真气,道:“我这五行感应之术,遇金而润,遇火则枯,遇土则散,遇水则化,唯有遇到木气,才会落下……如此金杯之中,当为木属!”
“而你这酒具,有是如何算出?”
言氏子弟厉声逼问道。
而散修愈发窘迫,左顾右盼,支支吾吾,丑态毕露。
那言家子将他一推,推向台下,道:“还不滚出去?”
在场世家子弟纷纷叫好,更有人道:“庶族散修,多有狡诈之辈,人品低劣,若是由他们尽是乱猜,这比斗还有什么意思?”
庾亮略微沉吟,便道:“此次虽为游戏,但也是对我大晋年轻一辈的考量,须得手段出彩,方能夺魁。先淘汰猜错者,若是都猜中了,就以最为切中,手段最高者为胜!”
“六哥!”一位世家嫡系看了先前那位散修的不堪表现,向一位红幔之后,独自占据一张案几,神态散漫傲然的华服美少年俯身道:“论及卜算之道,在场之人,有谁及得上六哥家传渊源?六哥若非年岁比王龙象,谢灵运小了一些,这神州二十八字之上,本该早就有六哥之位。如今王谢将要下榜,下一届必然以六哥为魁首,当是我世家领袖!“
华服美少年把玩着一只雕龙金杯,眯着眼漫不经心的看着台上的一众世家宿老。
“那些老家伙总是算计太多,要我说,就算把这些寒门庶族放进去又这么样?正好可以一试我等的手段,看他们有几人能活着出来?每次各家约定,进入秘境之后按部就班,不生波折,也甚是没趣。来几个可杀之人,也算是个玩物……”
那赔笑的世家嫡系也道:“也是安石真人过于宽厚,竟然肯给他们机会!”
“几位真人要打压这些不安分的寒门庶族,也是给我世族中的优秀子弟一个扬名的机会……庾元规提议卜算猜枚,决胜这一局,可不是为了我周家《衍天书》而来?但我要成名,当真是轻而易举……何须这些小手段。昔年我周家的元神先祖周瑜,以音律成名于世,但真正叫其名动天下的那一战,不还是火烧赤壁。”
“可见这些风雅之名,修行外道,传世尚可,真正要叫这些真人动容,还得是杀出来的名头!如今世族多为风雅,喜爱谈玄论道,依我看,这等心性不足为取,若是叫这些寒门弟子一同进入金陵洞天,才配成为我等扬名的垫脚石!在这些修行外道上击败他们,又有什么可说?”华服少年不屑道。
“六哥!”那世家嫡系看着华服少年不屑冷笑,低声道:“几位前辈,已经为六哥铺好路了。这一阵,非得六哥夺魁不可!事关我世家颜面……”
“你放心就是!”华服少年掷下金杯,傲然道:“杯中之物,我已经胸中尽得。只是我说了之后,其他人便再无可说,你若想趁这个名头,尽早上去就是。若是我出手,你们都再没了机会!”
“是!”那人大喜道:“六哥可否指点一二……”
“这个字!”那华服少年沾了酒渍,在案上写下了一个字。
在钱晨眼中,那金杯下扣着的东西一览无余,但他也没准备自堕身份,去争夺这个彩头,正如那些世家老朽所说,不过是小辈的游戏罢了。钱晨真正关心的,还是司马越勾结魔道的图谋,这次在建康赴宴,他便把耳道神带了出来,让它去顺带探听一些消息……
此时,在距离他不远的一处席位上,一个莫约八九岁的小姑娘,正在用手托着一只灰毛小鼠,她眼珠转动,悄悄左右看了看,偷偷从自己的荷包中摸出一枚丹药,用小手抠下来一点,喂给那只小鼠。脚下的一只白毛幼狐眼巴巴的看着,急的围着她脚边嘤嘤嘤的叫唤,而那小姑娘却只顾着的去喂小鼠,透着一股孩童特有的认真神色。
她好像察觉了什么一样,突然抬头,看到一个拇指大的小人,正站在离她不远案几上,含着食指,垂涎的看着她。
小姑娘微微一愣,继而惊喜道:“小小个子,你也想吃吗?”说罢,便在她筑基所用的固气丹上又抠下米粒大小的一点,粘在食指上,去递给耳道神。但耳道神这个馋货,早就被钱晨养刁了嘴,那里看得上这种下层修士筑基才会用到的低劣丹药,它不屑的闻了闻黑乎乎的丹屑,指手画脚,咿咿呀呀的说着什么?
那小女孩面露惊恐之色,赶紧抓住灰毛小鼠,藏在怀里道:“不行,小灰不能给你吃!你不可以吃小灰……”
灰毛小鼠灵觉敏锐,早就察觉了耳道神不怀好意,小小的身躯瑟瑟发抖,躲在小姑娘的手心里,惊恐万分,看着耳道神的眼神就如同胆小的耗子,看见恶猫一样。
耳道神性情顽劣,在钱晨手下,时而和金银童子联手欺负后来的精怪,时而又独自对抗联手的金银童子,霸凌经验十分丰富,在平湖福地中横行无忌,也是一方之霸。
完全是个带恶神!
若是小姑娘稍稍硬气一些,它还不敢猖狂,但这般软萌,登时就助长了它的恶气。
耳道神小小的身子,气焰十足嚣张,叉着腰跳到小姑娘面前,趾高气昂,让钱晨看了都想打它一顿。
小姑娘的眼睛里已经盈出了泪水,不停摇头:“不可以吃小灰,也不要吃小白!我把好吃的都给你好不好?”说着,小姑娘便把自己荷包之中藏着得灵丹都拿了出来,拢共不过几枚,托在手上,怯生生的看着带恶人耳道神。耳道神也就是享受这种欺负人的感觉,这些灵丹对它半点用处也没有,却要在灰毛小鼠面前,吃的极香,下方的小狐狸嘤嘤的跳了几下,被耳道神一瞪便老老实实了!
这些小兽都是灵魄受人供奉,所化的精怪,于耳道神来说正是天生的食物,往往一个眼神,就压制得它们不敢反抗。
那嚣张气焰,钱晨看的是手痒痒,食指虚弹,在酒案上的耳道神便被一股无形法力弹得飞起。
它手中的灵丹脱手而出,在案上滴溜溜的滚动,小姑娘连忙捡了回来,小妖怪耸拉着脑袋,奄奄的便要离开,这时候小姑娘反而胆子大了起来,伸出指头,小心的戳了戳它,耳道神回头叉腰,昂起小脑袋,小姑娘笑出了声,又伸手戳了戳它。
这时候,旁边传来“咦!”的一声。
耳道神飞快的消失不见,女孩闻声抬头,欣喜道:“爷爷!”
一位透着一股精明之气的消瘦老者,正在惊疑不定的看着耳道神消失的地方,低声道:“刚刚那好像是耳道神!”
小姑娘心虚的藏起了手中的灵丹,害怕爷爷又说她拿自己修行的丹药去喂小灰和小白。
但那老者并未责怪她什么,而是低声道:“这种精怪倒是罕见,天生打探和预知之能,也很适合你。若是能签订血契却也不失为一个选择……当然,说起来,还是那灵龟精魄好一些!”
说到这里,老者露出兴奋之色,道:“苏苏,这一次爷爷可算发现宝了!谢家不愧是仁善之家,刚刚我偷偷上前去看了,那灵龟背甲,乃是灵龟寿终老死之后自然褪下的,非但品质极高,年候更是约有三千年之深。而且从背甲灵纹来看,乃是最为祥瑞的玄龟血脉……”
“如此玄龟,不食血食,不染生灵怨气,趋吉避凶,灵性极重。而且龟甲毫无戾气,杀气,供奉为灵主,便是真正的祥瑞灵神,足以庇佑你福运绵绵,不惹灾劫,护主之能最强。乃是最适合你的筑基灵物了!总不至于向我和你那早逝的父亲一般,奉妖灵为神,叫人斥为邪道。比起原先给你准备的白狐,胜过不知凡几。”
老者说起来,又不禁微微皱眉,暗叹道:“只是这灵龟背甲乃是这场赌斗的彩头,多半已经意属某位世家子弟,我若是强出头,只怕要得罪这些人……”
思虑良久,老者一咬牙道:“苏苏前途要紧,大不了的手之后,就放弃建康这份基业离开。世家虽然持强,但也是要面子的,想来只要走的及时,也没有人会在意我们这等尘埃一般的散修。”
他下定决心,便要冒险上台一试。
这时候台上已经有另一位世家子弟正在展现手段,正是那位受了周六郎指点的世家嫡子,他拿出六枚通灵钱,放在掌心。
六枚通灵法钱滴溜溜的旋转,被他一抛,许多爻文闪过。
那位世家子弟收了这六爻占卦法,天机之道博大精深,就算世家子弟也少有人精通这门外道,如今见得有人露出这一手,纷纷伸长颈脖,入神观望。只见那人闭目掐算了片刻,突然睁开眼睛,拿手指在几位世家宿老面前,划了一个字……
其他人不敢在几位阴神大修士面前,放出神念,自是看不见这个字,但王龙象和钱晨这等境界,灵觉便完全能察觉。
这是个‘梅’字!
坐在何劭身侧下位的是庐江周氏的族长周胤,此人外相莫约七旬,颌下五缕长须,端是一副方正君子的相貌。见到下方那位世家子弟显露的天机术算之能,抬头笑道:“这是卢家的子弟吧!卢家门风不错,家中子弟才干也好,虽是丹成六品,这天机之术却也能得皮毛,如今看来,却是入了品,足见其悟性。若是稍有机缘,说不得也有支撑卢家家门的一天。”
卢家子弟欣喜过望,连忙行了一个大礼。
听那周家阴神尊者道:“你天机之道虽然入了品,但终究修为还浅,只怕这头彩还是落不到你手中。但你既然有此能,我却也不吝于奖赏,来人,把我所藏的六枚通灵法钱拿来,赐予他罢!”
当即便有一位周家弟子应了,拿出一个木匣,盛了六枚气质古朴,包浆圆润的通灵法钱下去。
他下来之后,那散修老者跃跃欲试,看到上面几位真人尊者言语中甚是和蔼,赐下灵物也不小气,想到自家孙女筑基已经到了紧要关口,只差那么一个合适的灵物,便还是心下一横,大着胆子走了上去,躬身道:“在下也愿一试!”
今天刚回昆明,大半天都在赶路,状态有些不好。大家先看着。明天就恢复正常更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