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d65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特種奶爸俏老婆》-第4867章:叛變推薦-hqqmt

特種奶爸俏老婆
小說推薦特種奶爸俏老婆
(欠一更,明天补)
晚上……
莫塔城的一处高档酒店内。
五星级的标准,六星级的环境,七星级的享受。
葛家老太太喜欢深居简出,葛家老爷子喜欢热闹。
这酒店是葛家的产业。
对外营业只是其一小部分,葛老爷子经常会来这里消遣。
今天晚上。
酒店里超一级豪华的包间,葛老爷子摆下了一桌给邛白庆功。
葛家人来了不少,二代的、三代的。
“葛老前辈,怎么不见小俊啊。”邛白笑着问。
葛老爷子的脸色微微一变。
“哦,是这样的,小俊他今天晚上有别的安排。”葛忠旺连忙接过话头,举起杯子道:“邛领导,这次关于失业百姓的安置,你可是立了大功劳,现在整个漠北都在传你的佳话呢。”
“是啊,邛领导,这一下你可成为了我们漠北老百姓心目中的大英雄了,把那林昆比下去了一大截。”
葛忠邱笑着说。
“那个林昆,光是有匹夫之勇,在这种没有硝烟的战场上,怎么可能是足智多谋的邛领导的对手。”
葛无忌笑着站了起来,举起手中的杯子,“邛领导,敬你一杯,提前祝贺你马上要官复正职。”
“我也敬邛领导一杯!”
葛安达站了起来,笑着道:“我已经迫不及待看到林昆吃瘪的样子了,他灰头土脸的模样一定很好看,哈哈……”
“你们都敬邛领导,我要敬林昆,要不是他覆灭了骆家,也不会有我们葛家瓜分骆家的机会!”
葛静文笑着站了起来,她看向邛白的目光颇为暧昧。
“酒,可以喝,但一切正式的批文还没下来之前,说不定发生什么变故呢。”邛白谦谦有礼。
葛老爷子放下了手里的烟杆,“小白啊,你不用这么谦虚,我已经动用了家族的关系,打听到了,燕京那边的领导们,基本上已经商定完毕了,最迟明天早上,就会有消息传过来。”
“真的么?”
邛白情绪有些激动,“那简直是太好了,只要我重新恢复了正职,就有姓林的手下一群人好瞧的,他们在我们的地盘上搞新型经济,简直是妄想。”
葛老爷子满意地点点头,“我葛家没看错人,小白你一直都是我们自己人,替我们家族的利益着想。”
邛白谦虚地道:“葛老前辈谬赞了,我只是尽了应尽的义务,葛家一直待我不薄,我为葛家着想也是情有可原。”
门外,管家挪腾着小步子走了进来,来到葛老爷子的身旁。
管家低语了几句。
葛老爷子的眉头皱了起来。
所有人注意到了这一幕,手上的筷子、杯子都停了下来。
“知道了。”
葛老爷子声音低沉地道,目光看向众人,尤其是邛白,“小白,有件事不知道你听说了没有。”
邛白的神色马上凝重起来,“葛老前辈,您说。”
葛老爷子道:“漠北财政司的账上没有什么银子了,可今天半个下午,却放出去了两个多亿。”
邛白以为是什么呢,笑着说:“葛老前辈,您有所不知,李元财和几大银行的行长交情不浅,他应该是从那些行长那里,拿到的贷款。”
“非也……”(一零)
葛老爷子摇了摇头,“更是确切的消息,各大银行已经停止向漠北的财政司放贷注入资金,就因为漠北的财政司连年来亏损,银行不想再做冤大头了。”
“那这笔钱……”
邛白以及众人都疑惑了起来。
“李元财靠着的是朴家,这钱只有一个可能,就是朴家注入进来的,可朴家为什么要做这个冤大头,是想要保住李元财,还是另有图谋?”
葛老爷子捋着胡须道。
……
另外一边。
朴家也给李元财办起了庆功宴,李元财在司长的位置上坐了多年。
这一次邛白出尽风头,他同样也出尽了风头。
不出意外的话,在马上到来大选当中,李元财也会再进一步。
如今……
朴家也好,葛家也罢。
他们暗中对付林昆的同时,也关注着漠北高层的角逐。(零一)
手下的人突然来到了朴老爷子的面前,低语了几句。
朴老爷子的脸色马上微微一变,但并没有动太大的声色。
“元财啊。”
朴老爷子看向了李元财,笑着说:“你和几大银行的关系还好吧?跟他们这些管钱的人交往,永远要记住一句话,你要表现得比他们更有钱。”
“是,朴老。”李元财恭敬地道。
“怎么样,这次几大银行联合拨的贷款够用吧?如果不够用,随便吱一声,咱们这里有钱。”
“多谢朴老,够用。”
“哦?”
朴老爷子笑眯眯地看向李元财,“你最近去门奥赢了?”
不等李元财回答,其他的朴家子弟打趣,“李司长,你有这手气,下次可记得带上我啊。”
“还有我一个……”
众人起哄。
李元财的脸色却是越发难看,“诸位,就不要取笑我了,漠北财政司的库里,的确没有多少钱了,这次是多是拉到了一个慈善组织的资金。
嗨,要说这些有钱人,纯是闲的,见我们漠北整体落后,大手一挥就捐了好几个亿过来。”
晚宴散了。
朴家老爷子亲自送李元财离开。
等李元财上了车离开。
一辆黑色的轿车,悄然地尾随在了李元财的车后。
“父亲,这是?”
“什么神秘的投资,我怀疑李元财已经不是我们这边的了。”
“那是?”
所有的朴家人都紧张起来。
他们这些年从李元财的身上投入,同时也有不小的收获。
已经尝到了甜头。
李元财如果这个时候突然投向了某方势力……
“一定是葛家,只有葛家能拿出这么大的手笔,来填充漠北财政司,被李元财盗出来的窟窿。”
朴老爷子眯着眼睛道。
“啊?”
所有人诧异了一声,紧跟着愤怒起来,“都已经是这个时候了,葛家还想着挖墙脚,可真是够无耻的。”
“我们必须要搞清楚葛家到底想要干什么!”
朴老爷子笑着说:“对待叛徒,你们就不用操心了,葛老头喜欢挖我们的墙角,那就给他点惊喜意外。”
……
嗡!
行至一段偏僻的路,后面的黑色轿车忽然发力追上来。
开车的司机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脸上一阵轻松。
副驾座上坐着一个女人,女人也是一副云淡风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