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v4uq人氣都市小说 重生宋末之山河動 線上看-第1436章 善惡有報看書-cxpqg

重生宋末之山河動
小說推薦重生宋末之山河動
在赵昺看来,太学生们受到乡绅及失意儒者的教唆而接连发起上书行动,影响不可谓不大,朝廷也感到了极大的压力。但其实缺乏明确的政治目标和真凭实据,因此看似汹汹,却是一只连爪牙都没有的纸老虎,甚至不如当初陈宜中搞得‘请命’运动。
之所以闹得现在依然难以收拾,以赵昺所见还是因为朝廷对于太学生的身份,一是有所忌惮,行事难免束手束脚;二是此次改革确实触及了部分官员的利益,他们在处理此事的态度上自然消极;第三朝廷重臣们还是担心声誉问题,一旦强力镇压,则要背上压制舆论的恶名,而历史上下令者的下场往往都不太好。
而今赵昺敢于站出来亲自面对一众太学生,主要还是因为他的地位超然,作为这个时代的最高统治者,上天的代言人,说话、行事少了诸多的顾及;再有他现在地位已经巩固,有军队做后盾,即便在形势失控的情况下,依然能够翻盘,非是那些朝臣们所能做到的。
再有,赵昺对士人们公车上书这一套已经了然于胸,他们的口号虽然看似高大上,其实就是空中楼阁,没有切实可行的施政之策,很容易就会被驳倒;给他们给朝臣,包括自己扣上的大帽子,也缺乏证据支撑,皆是些道听途说,而自己却是一屁股屎没有擦干净,给了他足够的发挥空间。
此外,赵昺已经深谙政治斗争的策略,他首先就是一套组合拳逼的太学生们当众认错,从而先扭转了局势。让围观的百姓们以为这些上疏之人就是无理取闹,吃饱撑的,让舆论转向,由对方的同情者变成了自己的支持者。接着又利用些伎俩让乡绅变成了恶绅,名士变成了泼皮。
不过赵昺始终把握住一点,将打击面控制在一点,从而将此次上疏活动,定性为一小部分不良士人以谋取个人私利,欲借助大众舆论要挟朝廷的不法行为。如此避免了与整个士人阶层对抗,赢得了正义之士的支持,震慑了中间派,孤立这些反对派,下一步自然就是要收网了,将他们彻底搞臭,并受到惩罚。
“张瑞丰,入太学前就读于石堂书院,曾师从陈普,后入州学,被举荐入太学学习。汝以为其师有经天纬地之才,入京两年却不得重用,心生怨气,又受人唆使,便私下在太学中串联,摘指朝廷修改右文之策,厚达武人,暗中鼓动太学生多次向朝廷上书,要求罢免宰相。然后借机举荐其师为相,为此向多人许愿,事成之后加官进爵,以达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赵昺一挥手,有小黄门高声宣读道。
“张瑞丰,汝可承认,这是汝勾联者的名册!”小黄门读罢,将文卷在众人面前展示,赵昺问道。
“是……”张瑞丰的脸上不知道是融化的雪水,还是吓出的冷汗,他抬手抹了一把,垂首挤出一个字道。
“吾等行事乃是光明磊落,汝竟暗中行如此下作之事!”杨连山见其认下了,大怒道。
“杨兄,吾也是有苦衷的!”张瑞丰哭丧着脸道。
“郑友梅,闵地乡绅子弟,获知对朝廷实行官绅一体纳税,使其家财受损,十分不满。受人蛊惑,又接受入京劣绅贿赂,与张瑞丰等合谋积极参与上疏,并以金钱收买太学中不肖弟子,拉拢二十余人入伙,并提供钱千余贯,供上疏所费之资。”小黄门不理会二人的争吵,接着读道。
“陈旻,以族荫蒙恩旨入太学读书,但不思皇恩,反而以为其父不得志而愤愤不平,时常有不敬之语。为张瑞丰拉拢,许其更相成功之后,以其父为刑部侍郎。入伙后,其积极拉拢同斋学生,并以其族中势力相要挟,威逼十多人参与其中。”
“刘慕夕,祥兴十一年进士,入太学修习期间,不思进取,学业荒废,与不良士人结交,以致多次考评不合格,被取消当期入仕资格,继续留校学习。因此对圣上和朝廷心生怨念,又受到心存不良者教唆,不顾大局,在太学中煽动师生联名上疏,以此博取某些官员的看重,以求得以出仕为官!”
“杨连山与李耘二人经查并无劣迹,为他人所利用!”小黄门将文卷一一宣读完毕,呈给皇帝。而此时场上喧声顿起,谁也没有想到其中还有如此多的波折,指责之声不绝,简直比一场大戏还要热闹。
“汝等可还有话说?有不实之处尽可当场申辩!”好一会儿,赵昺压压手,喧声渐止,他对阶下的一众人问道。
“学生是受张瑞丰的蒙蔽,被其利用才误入歧途,请陛下赎罪!”郑友梅立刻扑倒在地,向上叩首颤声道。
“陛下明察,分明是其贪图钱财,寻衅滋事,学生误信小人之言,才做出如此不堪之事的!”郑友梅的求生欲也是很强,马上推卸责任道。
“陛下,学生……学生错了,还望陛下看在贵妃的面上宽容一二!”陈旻已经是慌得一逼,他清楚事情败露之下,不仅自己玩完,族中之人也必会被累及。而自己失去了宗族的庇护,就只能全家流落街头,活的狗都不如。
“陛下,学生有负圣恩,受圣上教诲,已然幡然悔悟,还请念在学生寒窗苦读十数年不易的份上……”刘慕夕现在肠子都悔青了,自己已经是科举得中,迟上一两年入仕又能算的了什么,又何必搅进这趟浑水,不仅前途尽丧,命恐怕都保不住了。
“你们二人可有分辨?”眼见杨、李二人呆呆发愣,赵昺问道。
“陛下,学生愚蠢,为小人利用,自知罪孽深重,无言可辩!”杨连山叹口气,向上施礼道。
“学生糊涂,但事不可追,甘领责罚!”李耘嘴唇哆嗦了两下,平静地道。
“嗯,既然你们对自己所为皆认了,也认识到错了,朕心甚慰。但这并非是得到宽赦的理由,人做了错事,有些事情不是一句知错就能挽回的,必须要接受惩罚!”赵昺言道,“尔等的行为不仅搅乱了朝政,还影响了国家大局,且尔等的品行实在让朕难以相信你们能真的抵御住各种诱惑,更不敢将牧守万民的责任放心交给你们。”
“还请陛下宽赦!”一众太学生马上意识到不好,但还抱着一丝侥幸,齐齐跪拜道。
“汝等铸成大错,本应严惩,但念你们年幼无知,从宽处置。”赵昺轻叹口气道,“为首者除去功名,取消太学生资格,不得参加科举,不能入仕为官,遣还籍地编管;从者皆从太学除名,发还籍地,五年内不得参加科举!”
“陛下宽仁,尔等还不谢恩!”小黄门见众太学生悲戚不已,皱皱眉高声提醒道。
“谢主隆恩,万岁、万岁、万万岁!”众人齐齐跪倒谢恩道。此刻他们一个个如丧考妣,久跪不起,虽然知道侥幸逃得性命,但是也标志着他们此生与仕途无缘。而即便五年后能够参加科举得中,有了这个污点,仕途必将艰难,升迁无望。
“虽然你们铸成大错,但朕还是想送你们几句话!”赵昺看看这些太学生,一个个风华正茂,前程大好,可一步踏错,人生也随之改变,堕入底层。
“愿听陛下教诲!”众太学生再施礼道。
“人生第一大义,就是要知道是非对错,分清善恶美丑。若是做不到,又如何可以正心正身,正言正行?人生之路,只有奋发图强才是正途,正所谓空谈误国,实干兴邦!而妄想‘一举惊天下,成就天下名’的投机取巧之举,更是歪道邪行,终会害人害己。”赵昺言道。
“空谈误国,实干兴邦。草民受教了!”杨连山听罢深施一礼道。
“草民等受教了!”其他人也随之施礼道。
“你等也曾沐浴皇恩,受朝廷优待,本当恪守本分,替君分忧,为朝廷出力。可而今却为一己私利,不仅诽谤朝廷,栽赃重臣,干涉朝政,以从中取利。还唆使、收买太学生,干扰国家北伐大计,破坏和议,误了这些青年才俊的前程,害了他们终生。朕不愿在与尔等浪费口舌,自有有司审理惩处,以正国法。”赵昺看向那些士绅言道。
“陛下赎罪……”众士绅闻之大惊失色,他们本想有那些太学生在前顶着,即便出了事情,也寻不到自己头上,而小皇帝不仅将参与其中的太学生尽数开除,且也没有打算放过他们。可此刻一切皆已晚了,从阶上下来一队军兵将他们锁拿。
“将那些厚颜无耻之徒一并送往有司,朕不屑听他们分辨。看着一个个道貌岸然,其实都是一肚子男盗女娼!”那些‘名士’们看事不可为,便想趁乱溜走,却被人群挡住去路,慌得左转右闪,终不得路。赵昺伸手一指吩咐道,而不等军卒动手,已经被围观的百姓乱拳打翻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