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b035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搶救大明朝-第2244章 崇禎,你想幹什麼?讀書-mjvww

搶救大明朝
小說推薦搶救大明朝
朱由检到底当了二十几年皇帝,而且还是挺牛逼的大帝,手腕还是有的。先是对朱慈烺一番敲打,把这位大逆子吓了个够呛,随后又送上一堆看着不错,但实际上没啥用的甜头。什么天子仪仗、皇帝袍服、四省总督和四省巡抚以下文官的任免权等等。
朱慈烺用什么仪仗、穿什么衣服,对他的权势不会任何加成。而四省总督其实名不符实,总督是个军职,四省总督该管的是四省军务。但是朱由检却让朱慈烺去管四省的财政和民政,并没有多少兵权。
而且加给朱慈烺的三省财政、民政之权,对这位储君的实力也没有多少加成。
虽然之前朱慈烺只有江苏一省的财政、民政大权,现在多了三个省。但是浙江、福建、广东这三个沿海经济大省的盐业和金融早就在朱慈烺掌握当中了,而三省的海贸又在郑芝龙、沈廷扬、李国助、刘香等四人为首的海商集团的掌握之中——他们可都是朱慈烺的老丈人。
所以朱慈烺是否能掌握浙江、福建、广东三省的政务和官员任免权,对他的实力并没有太大影响。
当然了,对于浙江、福建、广东三省的政治、经济和对外交流而言,崇祯的这个决定倒是意义重大。
因为这三个省对于北京的朝廷来说,那真是天高皇帝远了。一直忙着到处打仗的崇祯皇帝也没功夫去这三个省兜兜转转,之前他在南直隶、湖广等地推行大府制的时候,也没能亲自去浙江、福建、广东推行大府制。所以这三省的大府制改革搞得也不大成功,特别是广东、福建两省还反复了好几次,直到崇祯20年才勉强完成。不过执行的效果也差强人意,许多应该收取的税赋都没有收到。
浙江、福建、广东三省的走私和私盐也依旧比较猖獗,而且牵涉颇广,虽然每一任地方官都会进行治理,但是治完之后很快就是老样子了。
现在正好让朱慈烺去和浙江、福建、广东三省的地头蛇掰一下手腕。
还有一个让崇祯皇帝头疼的问题则是朱慈烺主政江苏后提出来的——朱慈烺认为大明的外贸管理太落后了,搞了个什么船牌制,而且到现在还在收什么关粮米……这几年中原还算风调雨顺,而且辽东、辽西的肥沃土地也得到了开发,所以大明本土的粮食供应压力已经大为减轻。
同时,大明在占城、吕宋、爪哇、马六甲、真腊(真腊东南部九龙江平原)等处殖民地的千户所和商屯庄园都已经颇具规模,所以每年也能输入不少农产品(主要是糖和稻米)。
在这种情况下,关粮米已经没有必要在实行下去了。而且和关粮米挂钩的船牌制也有点不合时宜了,因为关粮米的抛售会扰乱市场,而保存又很麻烦……几个商市都不大愿意管这摊子事儿,更不愿意承担将关粮米解往太仓库的成本。
另外,由于东南海贸日益繁忙(开拓殖民地这事儿会大大促进贸易往来),原有的通商口岸又太少了,所以许多图方便又想要逃税的商船往往从非口岸进出。
总之,东南四省的海贸也需要一场全面的改革和整顿。
需要成立一个总管进出口的海关司,还需要制定更加合理和方便执行的海关税收制度。还得成立一个统一的反走私衙门,打击四省沿海的走私。而在打击走私的同时,开放更多的口岸也是很有必要的。
这一摊子事儿看着好像不大复杂,但是要整理的井井有条,不仅需要高超的管理手段,还需要很大的权威。朱慈烺这个大明皇太侄兼大明最富和“明联储主席”,实在是最合适的人选。
……
皇城,万岁山。
未来的蒙古大汗朱慈烜,这个时候正领着一个胡姬在登山——这个胡姬并不是其其格、哈斯其其格、蒙根其其格中的任何一位,不过她名字中也有个其其格,叫珠兰其其格。其其格是蒙古语花儿的意思,所以经常被用在女孩子的名字当中。
而这个珠兰其其格名字虽然和另外三个其其格差不多,而且也是一个极有姿色的胡姬,但她并不是另外三个其其格的姐妹,她是被兀良哈和唐王朱聿键联手灭亡的叶儿羌汗国的亡国郡主。和父母一起投降的时候还很小,因为长得非常漂亮,所以被兀良哈选中,带在身边和三个其其格一起调教……当然,珠兰其其格的名字是兀良哈给她改的。兀良哈知道崇祯喜欢胡姬,所以就搞了好多个小胡姬玩养成,大概是为了方便记住她们的名字,所有的小胡姬都在名字中加入了其其格。
这次她也跟着朱慈烜一起来了北京城。
不过朱慈烜并没有把这个珠兰其其格拿出去给朱慈烺、朱慈炯两兄弟挑选,而是在朱慈烺被崇祯皇帝敲打后的第二天,将她带到皇城大内。
朱由检接见朱慈烜的地方,居然摆在了万岁山上。王承恩将他和珠兰其其格领到了一棵裹着黄色锦缎的歪脖子老槐树下,崇祯正背着手站在这棵歪脖子树下发呆。
虽然背对着朱慈烜,但他还是听见了脚步声,而且知道来人是朱慈烜,也没转身,也没等朱慈烜行礼,直接就开口了:“是老二吧?不必行礼了……让朕猜猜,你来朕这里干什么?是认错吧?老大是被你说动才出面串联了老三、老五、老七、老八、老十和你妈,一块儿帮你改变进兵方向的吧?”
“父皇,儿臣知错了……”朱慈烜知道这事儿瞒不过崇祯,所以他今儿就是来认错的。
“那你错在哪儿?”朱由检问。
“儿臣错在不该惧怕钦察草原苦寒,不该使美人计求大哥出面……”
“哼!”朱由检冷哼一声,“人人都说你老实,可你居然用哈斯其其格把老大那么精明的人给算计了!”
“儿臣,儿臣……知错了,儿臣今天就是来赔罪的!”朱慈烜道,“儿臣还给父皇准备了一点心意。”
“心意?”朱由检回头一看,就看见一个肤白貌美,身材婀娜的胡姬在朝自己抛媚眼儿,心中的怒火顿时就……消了一大半。
儿子还是孝顺的!
“不错啊!”朱由检端详着珠兰其其格,“叫什么名字?”
“回万岁爷,妾身名叫叶儿羌.珠兰其其格。”珠兰其其格的汉语说得非常好,而且声音也很甜美。
“呵呵,是叶儿羌家的人,朕还以为是察尔家的人呢!”朱由检说着话又愁了儿子一样,“你心还挺细啊!”
朱由检是额哲的义父,所以额哲的女儿(干女儿)不大适合入朱由检的房帏。
“都是父皇教导有方。”
“是吗?”朱由检冷冷地说,“可是你还没知道自己错在哪儿?看来朕的教导也不算特别有方啊!”
朱慈烜一愣,“父皇,儿臣糊涂,请父皇明示。”
“呵呵,”朱由检冷笑几声,看着朱慈烜,“老大……你才是朕的长子啊!朱慈烺已经过继给朕的兄长了,所以你才是长子!而且你还是我们老朱家和黄金家族联姻所出,身上有太祖高皇帝和成吉思汗的血统,还都是嫡系的血统!
你……就没想过夺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