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b4ps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鋼鐵蘇聯 txt-第1096章 伏地殺機鑒賞-aysnj

鋼鐵蘇聯
小說推薦鋼鐵蘇聯
预想中的强烈弹药殉爆并没有发生,俄国佬的钢铁怪物依旧顽强耸立、并未脑袋搬家。
一炮打在了车体首上装甲板的炮弹被直接弹飞、斜射入长空,就像是7.62钢芯穿甲弹打在了45姐的胸口上一样毫无作用,最多也就是剐掉了一层漆、留下了一丁点划痕。
自信心过了头的德军反坦克炮组显然是低估了对手的装甲防护水平,但这并不代表会对手头的新锐反坦克炮利器丧失掉信心。
负责操炮战斗的德军反坦克炮小组很清楚地知道,此时此刻在他们手中的家伙估计是当下全世界性能最强的反坦克炮、没有之一。
这门比PAK40还要笨重得多的超大号反坦克炮,正是自1941年开始就被提上了日程的88炮反坦克炮版本。与原先干兼职的88防空炮不同,全新设计的88反坦克炮专为反装甲任务而生,有着诸如造型低矮、更易装填、相对而言也更易携带和部署的诸多优良特性。
唯一不同的是,正式拿到手的88毫米反坦克炮威力更加强横无匹。
这已经不是装载在虎式坦克上作为主炮的短88,而是与能最新登场的费迪南式重型坦克歼击车主炮同款的长88,德军装备序列的正式定名为PAK 43型牵引式反坦克炮。
最新出产的装备要优先装备给最精锐的部队配发使用,而作为元首亲军序列中战力佼佼者存在的警卫旗队师,拿到崭新出厂的PAK 43自然是很理所应当的事。
这些机动部署困难的PAK 43反坦克炮沉重无比,战斗全重达到4.3吨,已经不再是前代PAK 40那种一群大汉齐上阵就可以人力推动的程度,必须要上专门的牵引拖车才能好生伺候这些刚刚出场的新式大爷。
库尔斯克这几天的天气就像是天真无邪的小娃娃一样喜怒无常,一天之中的晴空与大雨又是甚至能交替往复三四次。一阵狂、一阵停的瓢泼大雨虽不至于造成洪涝,但确确实实让一些本就不好开车的地方,变成了如今的烂泥地水坑、近似沼泽的味道。
大马力和宽履带加持的德军坦克想过这些深一脚、浅一脚的水坑还算容易,轰满油门直接开足马力强行淌过去就行,本就以极佳越野机动性著称的坦克部队,还不至于被这点烂泥塘子绊住了脚步,此时的德军装甲部队体重还远未到虎王和猎虎的那种平均程度。
但大马力的坦克想过去容易,马力本就有限不说还牵了个沉重拖油瓶的PAK 43拖车们想要过去,可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车过去了、结果炮陷在了泥塘子里拽不出来,或者是车和炮一起陷在了泥塘子里使劲儿脱坑却未果,更有甚者甚至因为导向车轮一划、用力过猛,直接把重心失衡的PAK 43拽翻在了泥塘子里、当场侧翻。
强调凌厉进攻速度的警卫旗队师,本就已经把反坦克炮这类在进攻中用不上的防御型装备,远远甩在了部队的尾巴部位。现在又整了把车开进泥塘子里、宝贝反坦克炮当场翻车的这么一出,一来二去的耽搁之下就更是和前锋部队的距离相错甚远。
以至于昨日仍然准备继续发动进攻,囤积在刚刚攻下的十月国家农场这个临时休整点的警卫旗队师部队,遭遇到事先已经有所征兆的苏军部队突然反击时。
那些原本能极大缓解防守压力的PAK 43反坦克炮,仍然被远远地甩在了装甲部队的后面、根本望不见影。只求攻击速度因而把行军队伍拉的实在是长成一条龙的警卫旗队,差点就因此付出了足以覆灭的惨重代价,好在有友邻帝国师的部队紧急赶来救场、这才逃过一劫。
在昨日里没来得及闪亮登场的PAK43反坦克炮们经过了整整一夜的急行军赶路,终于在今晨彻底甩脱了泥坑的同时抵达了预定的战斗位置、准备就绪。
而这些甚至可以称作是当下世界上战力最强的制式反坦克炮的首战,就迎来了可以说是同为当下世界最强重型坦克的斯大林近卫第一重型坦克旅,一场莫名其妙的王牌对王牌巅峰对决就此拉开序幕。
“装弹,继续射击,快!”
指挥着自己部下们的德军炮长清楚地看到了穿甲弹被瞬间弹飞的可怕情形,而望远镜里那台冲着己方阵地一路咆哮而来的俄国佬重型坦克,却好像丝毫不受影响。
狰狞而独特的巨大外表配上那门暴力粗犷的**主炮,没有人会怀疑在造坦克上有着独特天赋的俄国佬如此杰作的实力。
车体首上装甲打不穿并不代表全身都是无敌,41年自己指挥37敲门砖打T34的时候也是车体首上根本别指望打穿,只有炮塔正面装甲和车体与炮塔的脖子处结合部能够有希望击穿。
“瞄准炮塔,打那个俄国佬的正脸!射击车体毫无作用,倾斜角度比那些T34还要更大!”
大胆判断自己可能又遇上了类似情况的炮长变更了指令,听命行事的负责操炮瞄准炮手立刻微调手中的高低机转轮,将炮镜中心的密位刻度线套在了能够击中炮塔的位置上,确信自己已经锁定了目标之后立刻大声开口。
“已瞄准!”
“装填完成!”
“开火!”
装载在费迪南之上、乃至是未来即将诞生的虎王都会采用的长88的确威力非凡。
整整六米多长的修长炮管猛然向后制退、炮身一抖,极具扩散的炮口火光烈焰,再一次将威力非凡的定装88毫米被帽风帽穿甲弹脱膛送出。
炮手的自信并非是空穴来风,凄厉呼啸的长88专用全口径穿甲弹又一次精准地命中了目标,凭借极其优良的弹道表现和超高炮口初速,狠狠打在了那辆俄国钢铁怪物的炮塔正脸之上。
但人类所处的这个世界有时候就是这么现实残酷。
本应该是所向披靡的长88再一次败下阵来,静对动射击、打在了马拉申科座车炮塔左侧正脸、靠近外弧边缘装甲位置的穿甲弹再一次被无情弹飞,那一道激烈而灿烂的跑马灯般火花简直是最大的讽刺与无情的嘲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