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kf5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無限重生成神》-第三十一章 海上生明月鑒賞-7ov7l

無限重生成神
小說推薦無限重生成神
帝兵是一族的底蕴,时刻防范其他人的窥视与偷袭,只有在最强的族人手里,才能发挥最大的作用。
而最强的族人,不会是后辈弟子,而是族长,大长老这样的。
帝兵之间也有强弱,帝兵是大帝兵器,早已诞生灵智,若是有人日夜供奉,就可以发挥更大的威力,而姬家的虚空镜,则已经供奉了数千年。
青莲帝兵的威力虽然不小,但是它在妖帝之墓中沉睡了千年,没有人供奉,其中的灵智十分孤僻,不容易亲近,炼化困难,难以发挥其本来威力。
而姬皓月的虚空镜,则被姬家日夜祭炼,姬家代代有修炼同一种功法,所以虚空镜对于姬皓月没有太多的排斥感。
这样的两相差距之下,使得颜如玉说件落入了下风。
张玄看着虚空镜的波动,把刚刚青莲帝兵带起的空间异动抚平,所过之处,空间被镀上了一层薄膜。
这样的薄膜,穿透两层空间,肉眼根本无法察觉,若是不专修空间的修士,神魂也无法感应到。
这里的空间已经被虚空镜封锁了。
不过,颜如玉与姬皓月二人虽然祭出了帝兵,但是却没有发动攻击。
帝兵,是大帝的兵器,二者相击,这里必然毁于一旦,除了持兵二人,剩下的全部会化为飞灰!
核威慑构成,帝兵现在只能作为威慑存在,姬皓月与颜如玉二人心中明白,现在事情已经回到了原点。
“别愣着了,杀了这群妖族修士!”
姬家护道者抚须道,他们人多势众,颜如玉已经动不了了,只有把妖族修士杀了,而后撤离,给姬皓月制造一个干净的战场,必然可以击败颜如玉,夺取青莲帝兵!
若是颜如玉忍不住动手,那么这些姬家的弟子,为了一件帝兵而丧命,也是值得的!
只要姬家再得一件帝兵,足够兴盛万年,为此,一切都是值得的!
一时之间,瑶族修士死伤惨重,除了四大长老滑溜无比,可以斡旋一二,其他人皆是险象环生,即将从战斗变成屠杀。
“我的尾巴!”
“混蛋,我也杀了你!”
“杀了这群人族修士!”
“我去也,妖神解体大法!”
那些妖族修士,一个个爆发了潜能,与姬家的修士进行生命中的最后激战,法力与血肉爆炸只见,森林出现了一个个的大坑。
这样的厮杀,对于张玄来说只是小场面而已,所以他不紧不慢的在战场游走,看着姬家与妖族修士们的战斗。
在绝境之中,这群修士没有留手,张玄得以窥视他们的神力运转,迅速补充运用知识,把它们归纳演绎,推演自己的神力功法。
看着妖族修士死伤惨重,颜如玉的脸色流出一丝苦笑与不忍。
她感觉已经到了穷途末路,自己忠诚的族人不停的死亡,她身上还背负着巨大的使命,难以抉择!
“小姐走啊!”
秦瑶大叫道:“不要管我们!”
“为了帝族,如玉你快离开!好好参悟青莲帝兵,总有一天会再现辉煌!”
大长老也是高声呼喊起来。
“我还能去哪?”
颜如玉轻轻一叹,而后神色肃然,双目之中寒光绽放,她已经下定了决心,要与自己的族人同生共死!
“来吧,如你所愿!”
颜如玉催动手中青莲,那青色的光线不断变浓,而那青莲也是缓缓蠕动,合拢的花瓣即将绽放开来!
“好!你终于出手了!”
姬皓月眼神之中终于流露出了一丝赞赏,旋即一拍胸口,吐出心脉之血,全力催动虚空镜。
他姬皓月不仅要击败颜如玉,还要保护好自己的族人,这才是一族圣子所背负的责任,所具备的能力!
四长老只见青莲帝兵绽放,颜如玉周围的空间就像镜子一样碎裂,而这个碎裂还在向周围蔓延!
这种空间碎裂,任何东西都无法阻挡,在这裂缝内,所有的一切都被切成了两段。
乌云,大地,树木,河流,空气,动物,一切的一切,都被空间斩开。
这就是帝兵的威力!
但姬皓月也全力催动了虚空镜,只见这碎裂的空间朝己方袭来,当即催动虚空镜,只见空间好像潮水一样涌动起来。
那由青莲帝兵引起的空间碎裂,就像是海滩上的沙子一样,被浪潮中和,转移,抚平。
姬家的修士已经准备牺牲,但没想到姬皓月却救了他们,心中顿时恢复了信心!
不愧是圣子,初初掌握虚空镜,就可以发挥出这样的威力,我姬家有可以兴旺千年了!
众人心中激动不已。
“虚空镜果然不同凡响,竟然可以把帝兵的攻击转移开来!虚空大帝啊虚空大帝,空间之术果然了得!”
颜如玉已经放开心怀,自然无所畏惧,傲视姬皓月道:
“但是,今日大家鱼死网破,我们走不了,你们也别想活!”
“鱼死网破?我想你是高估了你自己,低估了我姬皓月!
不过我有个提议,我们单独打一场,你赢了,带人走,你输了,留下帝兵,我依旧放过你们,如何?”
姬皓月从容道:“不然的话,你想鱼死网破,但是我姬家也不是贪生怕死之辈,而最后,依旧是我姬家得胜而归,而你妖帝血脉,就要断绝了!”
颜如玉知道,现在她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姬皓月自然不会食言而肥,修行之人一诺千金,心中纯粹无暇,方能勇猛精进。
“有破绽!”
妖族四长老发现姬皓月毫无防备,当即再次发动偷袭。
而这一次她没有鲁莽的冲上去,而是使用棱山法宝,狠狠的朝着姬皓月砸了下去!
大山携带风雷之声,不过半息的时间便已经来到了姬皓月的头顶,但姬皓月却是连手都没动,依旧直视颜如玉。
姬皓月背靠明月,凌空而立,山风吹拂,他脚下的海水也随之起伏不定,看着这奇异的景象,众人的心也跟着平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