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0qzq好看的都市言情 《洪荒之萬界聊天羣》-561:異界女媧與“好色”小青?鑒賞-m47q5

洪荒之萬界聊天羣
小說推薦洪荒之萬界聊天羣
处于《新白娘子传奇》世界,
某位道祖缓步走下了船头,而除了身前的白素贞,在他身后紧跟着的便是姚曦。
“走吧。”鸿钧看了她们一眼,当先朝着前头走去。
见此,
“……”姚曦乖巧地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至于白素贞,在鸿钧习惯性平静脸色下,也不显活泼,毕竟在她们看来,道祖还是严肃居多。
眼看他们一行三位带着目的往前踏去,从河岸边,到了荒野,又在短短十几分钟的脚程下来到了一处荒废的村子前!
站在村头,
入眼所见没有一丁点人影,倒是一棵如木桶粗的高大古树上有着几只欢快鸣叫的小鸟!
对这个场景,鸿钧倒是有点印象,在剧情中,正是白素贞与小青初次打斗的地方。
此处,名为十里坡!
“就到了,前边不远便是女娲庙。”鸿钧突然停下了脚步,语气淡然地对她们俩个说着,一路过来,她们偶尔也会跟他问上几句对话,相处却还不错。
“恩,可是、道祖,这儿附近好像是没有人呀?”白素贞灵动的眼眸转了转,扫视向了前边村子的大致外貌,看屋子农舍基本上全是用土黄色的泥土砖淋制,可并非残亘断壁状,也没有蛛网密布,“你之前说的那位要给我认识的小兄弟,就住这吗?”
“素贞妹妹,我想应该是的。你别看都是些老旧的房屋,但却没有真正破败下去,肯定还有人时常出没于此、……”听了白素贞的话,姚曦柔声回应着,不过目光却望向了身前的鸿钧,很明显问自己说得对不对?
“不错。”
鸿钧微微颔首,同时随意地往村子里四处扫视了一遍,发现确实一点人烟都没有,便补充解说道:“这是大宋临安城一代的荒郊村落,原本的百姓逐年累月里已经迁入城里。”
“哦,临安城、……么?”(白素贞)、“恩,或许去城里,对他们来说也更好吧。”(姚曦)
“倒是。”(道祖鸿钧)
其实在鸿钧看来,这个不仅是古代,还有妖魔古怪的世界,村子荒废很正常,除非是聚居起来的大型村落。
但他没有讲太多,话落,眼看他没有在村口过多停留,重新朝前走去。
“好了,别愣着了。那群小妖们刚好已经出去活动,我们趁此时机先去看看。”
他想先安静地见见这个原世界的神祗,至于小青他们的问题,主要还是让白素贞去面对。
……
于片刻之后,
鸿钧终于把她们两位领到了一处小庙宇面前,这间屋子从外边看着占地绝不过百平方,那棕色木门、门口外又挂了两条画着奇异人形的布绸旗帜,正是女娲的人首蛇身图!
“倒是一间小庙。”鸿钧轻声自语道,却并不含叹息,只是感慨。
没料想的是即使再强大、尊贵的存在,也有一间没落的庙宇?
这规格顶多相当于乡下土地庙的女娲庙,肯定不是女娲的“女娲宫”,应该算万千神庙之一,起码她在这个世界绝不止一间庙宇。
“……”
他身后的两位妹子听着前头道祖的话语,似乎明白到了什么地方,更加沉默不语,身在这至高神圣的女娲娘娘庙宇外边,她们话语可不敢多!
只见在她们那精致倾城的容颜上是认真与忐忑交加,其中白素贞还流露着几分隐隐的期待,毕竟是即将面对自己世界的上古大神!
……
“嘎吱~”
与此同时,
鸿钧当先走上前去,对着未锁上的两扇木门,随手推了开来,在抬头望进去的瞬间,入眼的是正中间的一樽两米来高的石雕。
她,坐于供台上的一张石制王座上,身后是石头打造出来的神圣光环,而看她身披已经掉色严重的红色帷布,与几条藤蔓自她背后蔓延长出并绕上了好几圈……
“女娲?”
这就是当前世界的“她”?石像没有多少的风华绝代,有的只是朴素寻常。
紧接着,
鸿钧目光又迅速瞥向了屋子里边角落,庙宇大不大就不说,反正地面是黄色的泥土铺垫,完全的接地气,算是彻底的“乡间土地庙”。
此刻,鸿钧还没有引起神像背后那位女娲注意的打算,却是不着急。
“女娲娘娘?”鸿钧看到的,跟进来的两位妹子自然也是看到了,这幅感觉非常破败的景象同样让她们吃惊!“这、……”
“跟你们想的不一样?”(道祖鸿钧)
“先进来坐坐吧。”回过神来,鸿钧走到了庙宇左右两边的高台上,一个闪身坐在了右侧边沿,“别惊讶,无论哪个世界的她也是很忙的,不会时刻注视着自己在人间的任何一处庙宇,更不会聆听凡人们的每一个祈祷。久而久之,这样的破败气象倒不意外。”
用小说流的定义,如果不是有谁明着大骂女娲,即使普通的念叨,那位也是屏蔽的,否则来来往往的香客怕是烦恼得很、……当然,在鸿钧的观测中,这个世界几位香火旺盛的仙神都是让自己的童子童女们负责信仰事宜,比如那观世音座下的龙女、善财童子。
……
“恩。”听到鸿钧的话,白素贞她们倒是放下了几分忐忑,毕竟神像那位没看着这儿,心里当然不会太紧张了。
可望了一眼连椅子都没有的女娲庙,只有前边神像脚下的两张破蒲团,她们又犹豫起来。
迟疑片刻,
姚曦刚刚想拉白素贞向鸿钧身边走去,某位道祖倒是突然开口了,“白素贞,你是不是觉得、……emm,她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啊?素贞也不知道,就是、就是……”、“呵呵,“她”跟你在群里看到的她、不一样,对吧?”
鸿钧进来就发现白素贞对于女娲的石像看得有点入神,同时或许小妖出身的她就一直比较敬畏神灵,看那神色,跟早前见到时所提及“观世音”那会一样虔诚!
这时,
没有听到白素贞的回应,鸿钧的目光也落到那女娲石像的蛇尾上,白素贞应该是第一次看到女娲这个真身,无论群里,还是当前世界,群里的话,她进群是比较晚的,自己那傻徒儿仅仅在斗气大陆明着显现过蛇尾,即使洪荒时空都没有露出蛇身。
可对于这个话题,就算鸿钧在这,白素贞也不太好意思提出来,她的天性如此,俗话说就是偏向善良虔诚、品格端正,可不敢认为女娲娘娘跟自己有什么同族关系!
好吧,倒是不少《白蛇传》黑幕都爆料她与骊山老母,那可能的某位女娲化身有关联!
“她可跟你不同。”看着姚曦走到自己身边站着,鸿钧依然显得惬意自然,没有一点身处她人庙宇的拘束,又见他抬手示意着女娲的石像尾部,“不过这也只是形的一种,就跟我们现在的“人型”身躯一样。”
隐约可见石制的尾部曼妙优雅,且鳞片分明,让她的仪态更加的神圣尊贵,再注视那双眼眸,或许工匠传神,颇有画龙点睛之妙,充斥着一股仁爱!
“原来如此~”白素贞点了点头,似乎有点懂了,就跟她化为人形一样,反正世间万物长得什么样,又不一定代表种族?
在科学性蓝星,
普通人怕是理解不了,但其实很多生物光凭外表确实无法直接划分为一个物种,严格上必须再从深层次的基因序列上进行划分!
不过,白素贞理解的是“万物”自身的一点本质。
“嗯,你是否要向她祈祷一下?”鸿钧看向站在身前不远的白裙少女,语气略微轻笑地问着,“本尊可以让她听到你的声音。”
“道祖??”、“不必避讳这些,本尊在此并不影响,你有礼拜之心,向她祈祷又有何妨?”
“……好的,谢谢道祖。”迟疑了一下,白素贞还是应了下来,如果是穿越者,恐怕得到白素贞加入聊天群的机缘,早就对土著世界的大神失去敬畏之心,可白素贞不是。
不知为何,反正看着这位女娲娘娘石身,她总觉得有那么一丝亲近感。
而迎着鸿钧支持的目光,以及姚曦的惊讶,白素贞走到了蒲团垫前。
当她跪了下来,双手合十间,下意识又瞥了一眼身侧的鸿钧位置,却见已经没有了他们的踪影!
是看不到了?还是离开了?
白素贞没有多想,轻轻闭上了眼眸,有着美人浅睡的美态,听那如黄鹂般悦耳的低语传出,“女娲娘娘在上,弟子白素贞,前来拜见娘娘~”
“嗡——”
在白素贞话落之刻,
庙宇中似乎有着什么力量,肉眼可见石像上散发出一阵七彩的神圣之光!
那石制的脸庞变得模糊起来,是一层氤氲之光覆盖在其上,隐约见得一位身姿曼妙的绝色女神以虚幻的形态覆盖在石像表层!
她,有着疑惑,尤其是看到下边叩拜的白素贞!
这时,白素贞重新抬头望去,自然也看到了这位身穿粉白色长裙的女神!
“女娲娘娘~”比起自己在聊天群里看到的妙龄女娲娘娘,眼前这位更像是三十岁左右的芳华,可一样美丽,一样神圣而不可侵犯,这白素贞更不敢轻视她!
“你是从何处来?”女娲尽量掩饰着自己的疑惑,语气中有一丝的郁闷,发现她只能看到这条白蛇在峨眉山的生命轨迹,是莫名其妙就来到了这间小庙,又莫名其妙引起自身的注意!
“小女白素贞,本是峨眉山上的一条白蛇,幸得当年观世音菩萨的仙露点化灵智,又历经千年修行,终于脱胎换骨,如今是陪、……下凡尘来历练。”解释中的白素贞说到一半,话语顿了一下,明显不知该不该把那位道祖绕进来。
“哦?那你可是有何事求于我?”听着白素贞的话,女娲略微沉吟思索一番,并没有强行探测白素贞的识海,仅仅反问出来,她清楚这小白蛇来自哪,以及自然而然的未来,同样清楚“它”的心性善良天真。
“……”白素贞一时可答不上来这话,如果没遇到鸿钧,还能问下对方来指点修行,现在有了道祖在身边,应该不用问了吧?跪在蒲团前的她侧歪着小脑瓜,心思也急速运转起来,“女娲娘娘,素贞并无它求。只是路过于此,见到娘娘圣庙,心生敬仰。”
“……”没什么问题吗?女娲的意志迅速扫视了一遍庙宇,当然毫无发现,又远望外头,哪怕看到正在赶回来的青蛇一伙,也没有异样,寻思着或许真是缘分?冥冥之中,听得这条小蛇的祈祷之音?“白素贞,我见你天赋不凡,可心性不足,不曾经历磨练,它日必定一番红尘劫难加身,倒有一言相赠,……还望你恪守本心,不忘大道,如此方可、……(省略)”
眼看这位神圣绝美的女娲娘娘出乎意料的好说话,白素贞连忙把叮嘱记在心头。
而待女娲话语完毕,
白素贞有着浅浅一笑,并柔声致谢道:“谢谢娘娘指点,素贞此后一定努力修行,磨砺心性,修成仙道。”
“嗯,外边有一位与你有缘的同族“姐妹”正在赶来这,你且去庙外候上她片刻。”女娲最后望了一眼白素贞,终于放下了疑虑,并逐渐散去显化之身,毕竟白素贞与自己也交集不深,没必要探究太多。
在整个过程之中,
这位女娲似乎对于庙宇的破败毫不在意,哪怕或许有一道意志便足以改变这一切。
“是,女娲娘娘。”白素贞再次微微低头祷拜,心思是指道祖说的某位兄弟?
那到底兄弟?还是姐妹?!
……
回看庙宇一角,
鸿钧与姚曦的身影重新出现,还不待她们两个开口,听得鸿钧说道:“白素贞,你上前来。”
“恩,道祖。”听到传唤,白素贞连忙起身走近,“道祖,刚才娘娘、她……”
“本尊不是指此事,你已经听她提及,外边那位与你有缘之人?”鸿钧示意白素贞别过于着急,望了一眼村外方向,倒是还有点时间,“本尊与姚曦刚才商定,准备去四处走走,而你的历练,也是该有点自己的空间了。”
“……??”(白素贞)
“你且宽心,本尊会不时来看你。”鸿钧瞥见白素贞满脸的疑惑,不过他当然也不是改变了剧情线路,只是因为有人可以暂时陪伴她成长,那同样是个难得的过程,至于她不需要经历的,鸿钧一定会帮她省略掉,“可是还有何顾虑?”
“是的,道祖,素贞是不是有个情劫?”她在群里一直知道,但是不是避不开?
“情劫?”(鸿钧)、“……!!”(姚曦)
“恩,群里大家都是这么说的。”、、“呵呵,又哪有什么情劫?”
鸿钧轻笑一声,在他看来,除了有谁操控,是大能制定,没有什么固定情劫之类的存在。
于当前时空中,
许仙对白素贞的爱是被动开始的,只要白素贞不是主动追求,压根不会纠缠不清,何况无论是这个世界,还是聊天群里曾经提及拥有“半步多”的《白蛇传》,前者许仙有青梅竹马金如意,后者也有青梅竹马连翘妹纸,估计白素贞还得算“第三者”介入。
因此,
望着自己面前乖巧甜美的女子,鸿钧神色逐渐恢复了平静,又有着略有所思,透过照应在白素贞身上的时空轨迹,他似乎看到了一位身着顽劣少年打扮的青衣小伙整天缠着这位“白姑娘”!
他,与她一起救人挽回自己的过失,还带她去人间城池游逛嬉戏,再后来遭遇法海又被她救了一命,让那位一直口称“小爷”不停的小青在原本就有的好感下拉扯住她并许诺要娶对方!
可以吗?不行!
时光岁月里,
鸿钧见到了身边的傻白甜妹子闻言是捂住唇角一笑,忍不住打趣小青的“小尾巴”还在,是化形不完全的小毛孩,而为了避免陪伴过程中出现闲言流语,小青选择了更容易化形的女儿身,否则还得花上几年功夫!
“道祖?”白素贞略显忐忑的轻唤打断了鸿钧的观测,回过神来,察觉到身边两位疑惑不解的模样,鸿钧轻咳一声,“咳咳,没事,本尊倒想起一件事。”
“是什么事儿?道祖。”(白素贞)、“是呀。”(姚曦)
“你们这个世界妖类化形,是都有一个重塑身形、定下阴阳的时候吧?这个过程本是天经地义,可倘若有人愿意为你放弃自己的坚持,还是值得去好好珍惜的。”
“是的。”化形?她猜测出一点点了!
“诺,这个给你。”从某位道祖的手中出现一个盒子又往白素贞身前递去,“这是一枚普通的恢复丹药,你那位小兄弟可是不小心伤害了无辜百姓,有了这个,也省得再费劲。”
“啊?恩,谢谢道祖。”鸿钧说得有点不清楚,但白素贞还是接着过来,毕竟道祖说的总有理由的?“道祖,那你刚刚说的,素贞会遇到自己的爱情吗?”
“……”(道祖鸿钧)
“你会明白的,一切需要自己去亲身经历。”(道祖鸿钧)
“……”(白素贞)
“素贞妹妹,我曾听群里他们说过,蓝星有这样一句话。有道是,卦不敢算尽,畏天道无常,情不敢至深,恐大梦一场。若择之不慎,则伤人伤己呀。”姚曦看到白素贞似乎除了排斥了许仙,又不对爱情反感,乃至向往,连忙劝说一句。
“情不敢至深?”(白素贞)
“好了,去外边看看吧。”鸿钧微微摇头,啥又扯上天道了?
没有辩解,他示意着白素贞去外边看看,同时意志囊括了身边的姚曦消失离去,仅仅丢下一句尾音,“有什么事,只需呼唤本尊即可。”
……
与此同时,
几分钟后,在临安城内的街道上,暂时使周围来往人群下意识忽视他们两位的鸿钧稍微适应了一下喧闹的街市。
“道祖,我们现在去哪?”、“先陪你逛逛,再去抓那一只作恶的蜈蚣精。”
鸿钧没有扯开被搂着的胳膊,心里也是想着顺便把蜈蚣精收拾掉,这磨难对于白素贞的成长作用不大,反而对无辜生灵有着伤害。
至于之前给白素贞丹药是否让她减少了历练?不会!
那还刚好避开了与许仙的纠葛,没有了他们俩一起行医救人并铺垫感情的过程。
“赵昊他们几个,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经过大半天的时间,
鸿钧陪着姚曦算逛了个透,一边往某处酒楼走去,一边有休息时间了难免又看向了自己的聊天群。
在那,没有了鸿钧在旁边,白素贞终于在群友们的催促下,直播起了自己的凡尘历练。
只见聊天群直播画面上,
鸿钧早前观测到的青衣小痞子正带着四个河妖往庙宇门口的白素贞走来,正是某位其实有点自恋,以为他“天姿国色”,帅得一塌糊涂的小青,而他身边四个人模人样的河妖,分别是年轻小伙、中年大叔、年轻胖子,跟一位白发童颜的老头。
不过,小青正在流鼻血!
那四只河妖也围在他身边,说着,“不是,老大你流鼻血了?”、“老大,注意仪态啊。”
此刻,
小青明显听不进任何的话,只觉得自己心头砰砰跳个不停,嘀咕道,“完了完了,论美色,我只能退居第二名了、……这送上门的绝色佳人,我岂能辜负啊?”
汗!
看向视频画面的鸿钧见到小青流鼻血的样子,也是无语,即使他觉得其实白素贞长得确实挺甜美的,不同老版本的白娘子,是新版本的“四千年一遇”,但小青这猪哥样跟群里萧炎、赵昊这俩逗比没差别了!
这心态?变成女的跟她在一起,也很怪异吧?
而有这个思虑的,明显在弹幕上也不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