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c1dx精彩都市异能 巖忍者日誌-第四十七章 悲傷的雨看書-b25yr

巖忍者日誌
小說推薦巖忍者日誌
当上原和长门鼬两人鏖战之时,岩隐派出的支援小队被人拦住了。
敌人只有一个,是一个带着漩涡面具的面具男。
“哎呀呀,真是不好意思啊,我的任务就是把你们拦下来啊。”阿飞一边躲着手里剑,一边蹦蹦跳跳阴阳怪气的的戏耍着全是上忍组成的小队。
上忍们的攻击很凌厉,不管是如雨点般密集而鼬精准到令人发指的手里剑,还是威力足以在战场上破开任何一道防线的联合土遁忍术,都无法给那家伙造成伤害。
巨大的风魔手里剑呼啸着飞向目标,欲把目标一切两半,可跟前几次一样,风伽的手里剑接近目标身体时,直接穿了过去。
风伽表情凝重,敌人就像是躲在另一个次元一样,让所有近在咫尺的攻击都变得遥不可及。
幸运的是,对方只是阻拦,尚未发动任何反击,参与过神无昆桥与波风水门一战的风伽隐约有些猜测,这个面具男忍术,或许也是空间忍术。
如果是和曾经黄色闪光一个等级的敌人,大家,会伤亡惨重吧。风伽略感不安的目光扫过一众上忍,这些都是村子的中坚力量,不容有失。
“全体撤退。”
犹豫再三,风伽下达了让小队忍者们诧异不已的命令,不等有人质疑,风伽面无表情的沉声说着,“四代目下达的命令,任何岩隐村的忍者不准靠近村子方圆十公里以内,一定是有超乎我们想象的敌人袭击了村子。”
“村子优秀的忍者的生命不应该被轻易的消耗掉,”风伽转过头,目视一众上忍们,“支援四代目的任务,就由我们几个上原的故友去完成吧。”
“猚,你和我一起去。”
情报忍者猚笑着轻轻点头从一众忍者们中走了出来,或许,猚是想到了什么往事。都已经成为村子高层的猚和风伽,连实战都几乎没有了的两人,很久很久都没有并肩作战了。
上忍们再不甘心也只有遵从命令撤退。
“我认识你们奥,”阿飞欢呼着不停的钻入地下,然后又从各种地方钻出来,依靠虚化能力,他跟地鼠一样围着风伽和猚钻进钻出,“岩隐警备队长和情报部长,大人物奥。”
“你们说,如果抓到你们,土影阁下会不会很生气呢?”阿飞突然从风伽脚下钻出来,就像脚边长了一朵人头大的蘑菇,风伽亡魂大冒,随手一蓬苦无丢下,连连跳跃着躲开。
苦无连坠着起爆符轰然声中爆炸。
——
整个都沦为战场的岩隐村,已经完全看不出曾经是村子的模样,凹陷的大坑中,自来也的遗体安安静静的躺着,所有黑色钢管被拔出之后,自来也就无法作为天道佩恩被长门远程控制了。
在自来也遗体旁,鼬半跪着剧烈的喘息着,他脚边是一把断成两截的忍刀。鼬的双手在不受控制的在轻轻颤抖,他手掌上鲜血淋漓,用须佐硬扛了一下极限超重岩加持的金箍棒,二阶段的须佐乎能被打成了碎片,连带着鼬的虎口都被震裂了。
鼬身后背着一个乌漆嘛黑的东西,更准确的说,上原的通灵兽猿洪钢铁般的手臂死死箍住鼬的双臂,更粗壮的双腿锁住鼬打腰部,一副要长在鼬身上打死不下来的样子。
上原临时想起的战术,金箍棒只要接触到鼬,就立刻改变形态,一招名为金刚锁的猿族体术就此被发明出来,并且一战功成。
猿魔身上被上原施加的巨大重力还在,这份重力施加在了鼬的身上,鼬感觉自己全身的骨头都在响着不堪重负的咯吱咯吱声。
“小鬼,如果你用那种黑色的火焰的话,我就咬掉你的脑袋。”猿洪作势张开血盆大口,尖利的牙齿扣上了鼬脆弱的后颈。
颈后的凉意让鼬调动查克拉向眼睛输入的动作停止了,他刚的确是想用天照来灼烧这只丑陋的猴子的。但是天照的火焰不能立刻致死,而背后可恶的猴子却立刻能杀死自己。
投鼠忌器。
鼬想挣扎着站起来,膝盖怎么也无法离开地面,背后像是背了一座大山,压的鼬一点都动弹不得。
鼬被封印了,物理意义上的封印。
长门藏身的大树前,上原找到了这里。
嗤拉一声,上原直接撕开树皮有进了大树内部。
“你来了,土影。”长门费力的抬起头,他竟然还敢笑。
人影一闪,上原闪到了长门身前,像抓鸡仔一样抓住长门脖子,把他提了起来。
“长门,你毁了我的村子。”上原眼里一抹冷意闪过,他手掌在渐渐加力,长门虚弱不堪的身体已到达极限,喉咙处传来的压力让长门呼吸愈发困难,他剧烈的咳着,苍白晦暗的面色不正常的红润起来,这样狼狈的情况下,长门还在笑。
“前……辈,我的计划……咳咳,大概完成了。”
计划?
上原皱眉,手掌松开,用眼神示意长门继续说下去。
“我发现了能够对整个忍者世界产生威胁的阴谋。”
“替补人员阿飞,他多次建议我去抓捕尾兽。从强大的忍村中抓捕人柱力,这种风险极大的计划我都没有信心去完成,这不该是一个毫无上进心处于淘汰边缘的人员该有的建议。”
“充满野心的建议引起了我的注意。”
“在这种时刻,绝很巧妙的出现了,用其强大的情报能力帮助我笼络了一大批实力强大而又对各忍村有着仇恨的叛忍。”
“抓捕尾兽的最欠缺的人手轻易的被解决。到了这时,我几乎就已经确信,自己不知不觉间处身于一个巨大阴谋之中了。”说着,长门因为精力不振而暗淡的目光中,多了一缕微光。
“我的怀疑对象有两个,阿飞,还有绝。但是我很难确定他们隐藏着的阴谋是什么,直到……自来也老师被大蛇丸杀害,外道魔像……”
“答案似乎明了了一些。阿飞或者绝想借住外道魔像收集九只尾兽,借此掌控整个世界。”
“但似乎,真相绝不仅仅如此。”
“为了更逼近真相,我逃离那些叛忍之后,依然在抓捕人柱力,依然按之前商议的——为了和平,终结岩隐为首的忍者联盟,把酝酿中的下一次大战,扼杀在萌芽之中。”
“所以,我来了。”
“那些追踪我的混蛋也一定会跟来……已经来了。”
这时,大树之外,地上突然长出了几棵有着两片巨大的叶子,叶子合拢一起的蕨类植物。
“阿飞还有绝,他们想颠覆整个世界,他们一定有着更大的阴谋,一定是这样……”长门语气开始急促起来,把已经追踪到的线索全部告诉了上原。
树洞之外,有沙沙的沙子在响,上原向外看了一眼,然后狠狠地一脚踹在地上,大地律动,泥土翻滚着堵上了树洞。
轻放下长门,上原嘴巴张了又张,他心情极度复杂。
如果,上原不是穿越者,没有预知剧情的能力,长门不惜代价所换来的情报,无疑迫近了真相,足以让岩隐村以及其他忍村有时间做足了准备。
但对于一个有着上帝视角知晓一切的人来说,长门的牺牲和努力,好像廉价的可笑。
上原对长门的恨意突然就没有了,岩隐村一堆钢筋混凝土的价值,其实也没那么高。上原半跪下身体,用宝贵的查克拉治疗着长门的身体。
“长门,你想独自承受一切的想法,其实很蠢。”上原顿了下,他简单的用医疗忍术探查了下长门的身体状况后发现,这孩子的身体……正在迅速死去,让漩涡葵赶来也来不及了。
“选择独自去背负牺牲之时,你却已经背离了同伴。”
“或许,你应该把想法早早告诉小南,告诉弥彦,甚至告诉半藏也行。”
“如果告诉我,那就更好了。”
长门的生命力在不住的流失,上原能感觉的到,就是自己不来找长门,他也活不了太久了。
上原轻轻的叹息着,他打起精神,对上长门渐渐失神的眼睛,微微一笑。
“长门,我来告诉你,隐藏在阴谋之后真正的阴谋是什么吧。”
“心转身之术!”上原的精神力侵入长门大脑,以精神力的方式和长门进行意识的交流。
“这要从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在终结谷一战说起……”
……
随着意识之中的交流,长门眼睛瞪的大大的,嘴巴微张着,惊讶愕万分。
“你的轮回眼并不是你的,而是属于宇智波斑,你成了那个混蛋的重生的工具。”
“那个阿飞,他就是宇智波.带土,木叶九尾之乱那个面具男也是他。”
“最终的阴谋与绝有关,黑绝。说起绝,就要说起大筒木辉夜,以及神树,六道仙人,查克拉本源……”
……
长门的眼神,丛惊愕,到木然,再到没来由的从灵魂到身体的放松。
“所以,这是一个由来千年之久的阴谋。”
“我为此做了二十年准备,长门,我们不可能输。”
得知了所有真相之后,长门身体各精神紧绷着的弦就突然断了,长门的眼睛在迅速失去焦点。
上原已察觉到了这一点。
“……用我帮你和弥彦他的告别吗?”
长门气若游丝的摇了摇头,他缓缓的抬起了手。
“雨虎……自在之术……”
一团水汽从长门掌心飘起,顺着中空的树干缓缓飞向了天空。
啪嗒。
长门的手无力的垂下了。
“长门,你先休息一会。”上原说着,把长门干枯的手臂叠放在他的胸前放好,轻抚上他的眼睛,“敌人交给我好了。”
“本大爷,可是奇迹忍者啊。”上原自言自语着。
长门竟然死了,原著他是累死的,在鸣人的嘴遁之下,用最后的查克拉施展轮回天生之术,复活了整个木叶村里死去的人。
现在的长门,或许是轻松死的吧。上原再次看了一眼从面部表情和到身体全都是松弛状态的长门的遗体,上原见过太多死于战场上,过于很久都绷紧着的硬邦邦的身体,却甚少看到如同沉睡着一样安静的尸体。默默担负着忍界安危的长门,精神和身体都无时无刻处于紧绷的状态,直到他听到,有一个强大的家伙人跟他一样察觉到了阴谋,并知道了层层阴谋下的真相,并未此已做出了长达二十年漫长的准备时,长门的生命突然加速流逝到了终点。
晓早期用来侦查的雨虎自在之术,那朵小小的水汽飘到了空中,变成了一朵小小的云,轻轻悠悠的飘到了雨之国。
是晴日,小南和弥彦的窗外,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雨很小,小反只能只笼罩住了小南和弥彦的住楼。
不大的云朵,自然无法形成太多的雨水。
下雨了奥,打开窗户,弥彦和小南支着下巴看着那朵很低很低,小的可爱的云,他们突然有种莫名奇妙的悲伤。
这悲伤的雨啊,是长门不舍挚爱同伴的悲伤吧。
无法再保护你们了,弥彦,小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