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3nlp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玩家超正義》-第一百八十二章犧牲之血肉熱推-144xp

玩家超正義
小說推薦玩家超正義
除却站在这里的五人之外。
还有两人遥遥站在彼端。
站在前面的,是看上去只有七八岁的可爱男孩。他有着棕褐色的柔顺头发,白嫩到仿佛渗透着奶香、像是从未晒过太阳一般,让人联想到人偶的程度。身上穿着一本正经的、带有领结的小礼服。
而在他身后的,则是一位佝偻着身体的老人。
他看起来异常年迈——并非是男孩的祖父辈,而是曾祖父的程度。老人看上去已经年迈到半只脚迈入坟墓中……仿佛只要跌倒、就再也站起不来一样。随时死去都不会觉得奇怪。
而他们的共同之处,便是都带着全遮蔽式的手套……以及瞳孔都是同样的鲜红。
——是与此刻的酒儿极为相似的猩红。
“巴尼阁下,还有雅各阁下。”
圣者语气温和,很有礼貌的点了点头:“初次见面。”
……这就是,所谓的血手“兄弟”?
林依依顿时怔然。
这真的是一对亲生兄弟吗?
如此巨大的年龄差,即使说是祖孙都会让人觉得不对劲。
——因为哪怕是祖孙,年龄差也不该如此悬殊。
而在“与己对立之人”声音落下的同时。
酒儿身上再度激起一声炸雷般的巨响。
第一声雷鸣,唤起了【血杯之口】。
第二声雷鸣,将他们传送到了这猩红色的异界。
而在第三声雷鸣响起的同时。
天上那暗红色的太阳,便开始滴滴答答的淌起血来。
先是极细的一小束,随后很快开始变粗。那暗红色的“太阳”此刻便像是倾斜过来的瓶口,不断向下……或者说,向内涌出什么东西。
在这之后,酒儿的心脏再没有发出雷鸣般的声响。
她只是抬起头来,专注凝视着天穹上的巨大黑色太阳。双眼是空洞的暗红色,如同【杯之口】倒映于她的瞳底一般。
仔细看去的话,他们此刻所在的猩红色草原面积并不大。
大致只有两个足球场大小。
而那些流淌下来的暗红色的“血”,远远看上去似乎并不算多,可它落在地上却仿佛瀑布一般,激烈的落下、溅起混着白色泡沫的血花。
粘稠的,带有柑橘系芬芳的血浆很快浸没于地上。
而圣者的双脚就像是长在了地上一般——他一动不动,那些落下的血便在向他流去。
“【禁忌仪式:杯中之天】……不愧是你,沃登小姐。”
稚嫩的男孩见状却也不惊慌,他只是轻笑出声:“真是如出一辙的手法。我都有点怕了呢。”
“可你们不是主动找过来的吗?”
亨利·沃登也并没有直接动手,而是隔着一条血河,与对面的一老一少的“兄弟”两个友好的谈话。
但他的言语却不那么友好:“如果怕的话,不应该一边尿裤子一边喊着叫妈妈,兄弟两个抱头鼠窜吗?”
“在你面前逃走,没有什么意义吧。毕竟你是只要吃掉一个人,就能偷走对方全部欲望的魔物……”
男孩悠然注视着满身疮痍的圣者,语气变得恶毒了起来:“也不知道现在的你……还有几成是你自己呢?”
“百分之一千,都是我自己。”
圣者没有任何迟疑的答道。
随着鲜血浸湿了大地,他不再有任何犹豫。
他甚至没有抬起手来——
一瞬之间,就像是整个世界活过来了一样。
从圣者脚下所接触的那些血中,迸出了无数条带刺的藤蔓,铺天盖地蔓向对面那两人。
那些藤蔓在接近它们的时候,有一半化为了锋锐的长枪。而剩余的则从四面八方接近过去,像是要将他们攫握于手中。
而血手兄弟脚下的鲜血,则像是水鬼一般抓住了他们的腿和脚,死死抱住他们的腿。
轰轰轰轰轰轰——
虽然看上去只是柔软而纤细的藤蔓,但在它们化为利枪激射而去时,却发出了如雷般的轰鸣声。
相隔数百米,地面却依然在轰隆隆的颤抖着。
林依依这时才终于明白,为什么圣者要将敌人抛到这么远的地方……
不然的话,可能光是AOE就会波及到他们。
“把你的生命给我,巴尼!”
男童发出了稚嫩而尖锐无比的声音。
而老人则只是臣服的点了点头,毫不以为这有什么问题:“没问题,哥哥……”
随后,赤枪之雨落下。
大地被轰击到塌陷、肉眼可见的裂纹从四面八方浮现而出,地面如浮岛般上下起伏,裂缝处滋啦滋啦的迸出血泉。
而血手兄弟,此刻便被接连不断的轰击声所淹没。
——原来小的那个才是哥哥吗?
林依依一边抱住头蹲在地上,一边在心中冒出了这样的念头。
她原本还以为,自己或许能上去帮帮忙……但在看到圣者放出开局第一招的时候,她就意识到了。
——自己可能不太配。
如同整个世界都活起来了一般。
大地深处迸出喷泉般的血浆。
天上落下瀑布般的血河。
而这些鲜血,全部都被亨利·沃登所掌控——随心所欲的化为任何形状。
那十万标枪齐出的场景,仅仅只是序幕而已。
这足以将他们几人加起来轰到粉碎的攻击,对血手兄弟来说却只是试探而已。
不可知、不可视的某种力量,硬生生的将赤枪之雨从中间撕开——而此时,他们才终于看到血手兄弟的姿态。
也得知了他们之前所说的,“将你的生命给我”是什么意思。
他们真的是黄金阶的堕落者——而这意味着完全的恶魔化。
只见男孩的脖颈处探出几根触须、探入到身后老者的七窍之中。而男孩闪烁着赤芒的双眼,也变得愈发明亮。
随着他向圣者伸出右手。
空中便浮现出无数只空气之手。
有的稚嫩如孩童、有的苍老如老人;有的看上去是男人的手,粗糙而有力,有的则是女人般白皙纤细。正是因为在滔滔血河之中,这些空气组成的手反而变得清晰可见。
仅需一眼,西酞普兰便能看出那些“血手”中饱含的诅咒与怨恨。
——那是被血手兄弟杀死之后,所夺走的“手”。
是的。
他们的畸变部位,并非是“血”……而是“手”。
能够夺走被自己所杀之人的“手”的能力……并用任意一种媒介将其重现并控制。
毫无预兆的,圣者脚下的土地开裂。
泥土所化为的手将他的双腿死死攥住——就如同圣者对他们所做的一样。而空气所化为的手,则如钢铁一般钳住了圣者的脖颈、眨眼间便将其捏断。
然而圣者却对自己所受的伤丝毫不在意。
他甚至完全没有管将自己被捏断的脖颈,和被沙之手碾碎的小腿。
倒不如说……在他受伤的同时,世界顿时勃然大怒。
那无数鲜血的行动速度顿时提升了数倍——就像是开了三倍速一样。毫无预兆的突然加速,让重新化为液体的突破了无形之手的防线。
随即它们立时涌起,高高聚拢如浪头。
自上而下重重拍去——而空气之手则如同祈祷一般两两合十、立于海浪的正前方,试图将其从中间劈开。
血浪则直接被切成两半。
可在它在向两侧倒去时,从中探出无数只锋锐的矛。仿佛古老的刑具一般要将敌人从内部搅的粉碎——
并在接近敌人的瞬间,如同合拢的利齿一般,突然合并并咬住了中间的两人!
眨眼间,圣者便在以一敌二的情况下,牢牢握住了胜势。
这是完全超越了玩家们想象力的战斗。
他们理解了。
为何圣者却会被称为“魔物”。
那并非是兵刃的集合。
而是随心所欲生长,专门用来针对敌人的、无可力敌的魔物……无需头颅、无需肢体、无需骨骼、无需内脏。那是超越了常识的“随意生长”。
怎么方便就可以变成什么样——只要体积不断增大,终究会变成如飓风、海啸一般无法消灭的“现象”。
——此乃圣骸骨,【牺牲之血肉】的伟力。
与其说这是神圣的力量……倒不如说是受尽诅咒的力量。
林依依也终于知道,为什么圣者会让酒儿使用禁忌仪式,将他们召唤到“杯中之天”的领域了。
如果这血河在外界的话,恐怕最终整个城市都会被搅进来,成为血河的一部分。
假如有朝一日,沙漠能够得到生命并活过来……大概也就是这个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