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5vkp熱門都市小说 武煉巔峯-第五千五百一十八章 真廢閲讀-hj47w

武煉巔峯
小說推薦武煉巔峯
玄冥域,前线浮陆上,欧阳烈突兀现身,此刻的他狼狈至极,浑身血污,一身气息也极为紊乱。
接二连三与先天域主的大战,几乎耗空了他的力量,意识昏昏沉沉,随时都可能昏睡过去,这般伤势,没个一年半载休想恢复过来。
死里逃生值得庆幸,他却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活下来的,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回想起方才耳畔边熟悉的声音,心中隐隐有个猜想。
强打起精神,朝虚空打量过去。
一眼便见到一道熟悉的身影正在与偷袭他的那个先天域主拼杀。
果然是这小子!欧阳烈心头大震。
方才他已做好了身陨道消的心理准备,可在那生死危机关头,己身所在的空间竟被扭曲了,他明显感觉自己仿佛进入了另外一个空间,也正是如此,才能让他在两位域主的攻杀下保住性命。
空间神通!
也只有这小子能做到这种事了,至于自己为什么会忽然出现在这前线浮陆上,明显也是他动用空间手段将自己挪移回来的。
来了就好!
欧阳烈长呼一口气,一屁股坐在地上,终于有些撑不住了,一身气势迅速滑落。
看着那战场上,那位先天域主在杨开的攻杀下左支右拙,欧阳烈心头忽然泛起一丝古怪的感觉。
什么时候,这小子的现身,能让人如此安心了?仿佛有他在,这一战就必定不会败似的。
失神一笑,自己这些老东西可真够废物的,修行这么多年,到头来还要指望一个后生晚辈。
算上在不回关那次,自己已经被他救了两次了!
“师尊,吃药!”身边忽然传来一个声音。
欧阳烈扭头望去,正见到自己的宝贝徒弟爬在自己身边,手上高举一个玉瓶,瓶中明显是价值不菲的疗伤灵丹。
宫敛也伤势很重,腰腹间一道巨大伤痕,几乎要将他斩为两半,若不是伤势如此惨重,他也不会退回来。
低头看了看自己徒弟的狼狈,再看看那边杨开的威风,欧阳烈忍不住叹息一声:“真废!”
自己这个徒弟,天资才情都极为出众,要不然也入不了他的法眼,将之收入门下,用心栽培多年,如今已是七品开天,确实了得,可与杨开一比,又算得了什么?
自己当年怎么就没想到将杨开收入门下呢。
宫敛好心爬过来给师尊送药,本以为是一幕师徒孺慕的戏码,却不想得师尊如此点评,当即有些委屈:“师尊,弟子修行速度够快了。”
两百年晋帝尊,又一百年凝练道印,再一百年晋六品开天,之后花费不到一千年晋七品,满打满算,他修行至今不过一千五百年而已。
这个年纪的七品开天,放眼整个三千世界也找不出来多少。
可如今到了师尊口中,竟只是真废的评价,宫敛感觉很扎心。
“哎,罢了,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跟那小子一样妖孽,不能强求于你。”欧阳烈又叹息一声,这才从宫敛手中接过灵丹,打开服下。如果自己这个弟子算是天才的话,那杨开绝对就是妖孽了。
宫敛挤出一丝微笑,感觉更扎心了。
便在这时,那边战场中又传来一位先天域主陨落的动静,欧阳烈抬眼望去,激动大呼:“干的好!”
不出所料,正是杨开斩杀了那个偷袭了他的先天域主。
自杨开现身到现在,前后也不过三十息功夫而已,三十息,两位强大的先天域主授首。
总感觉这小子比起当年在不回关外见到的时候更强大了。
“师尊,你看那边!”宫敛却发现了另外的异常,把手一指。
欧阳烈顺着方向望去,只见得墨族大军后方忽然变得骚乱无比,那浓郁的墨之力遮蔽之下,一轮轮大日,一道道弯月,此起彼伏地腾空,光芒印照之下,数不尽的奇特生灵从墨族大军后方杀将而来,冲散了墨族的阵型。
“小石族!”欧阳烈眼前一亮,很快明白,这应该是杨开带来的。
杨开手中有大量小石族,人族强者们多少都知道一些,毕竟如今各处战场上,都有小石族活跃的身影,这些小石族,俱都是杨开之前赠送出去的。
玄冥域战场也有,不过数量不算多,这么多年大战打下来,杨开当年送出去的小石族死伤不小。
小石族这个种族用来对付墨族确实好用,不过它们唯一的缺点就是难以驾驭,而且实力良莠不齐。
如果单单比较各族大军的平均战力的话,人族大军要超出墨族很多,墨族大军又要超出小石族很多。
所以小石族的数量虽然庞大,可每一次大战都会出现极大的战损。
总府司那边半年前有过统计,当年杨开林林总总,赠送出去的小石族约莫有三千万之多,可现如今还残留的小石族,只有一千三百万左右了,余下的一千七百万都在各处战场被墨族消灭了。
数十年时间,一千七百万的战损,这个数字极为恐怖,人族若是出现这么庞大的战损,早就被杀的绝户了。
玄冥域这边,小石族也有一百万左右,外加人族的百万大军,总共两百万兵力。
不过前线战场这边的小石族,只有四十万,其他的小石族,都分散在后方基地或者其他几处辅战线。
要不然单凭人族三十万大军,未必就能守住这前线战场。
这一场大战下来,四十万小石族估计也剩不了多少了。
可现如今,在那墨族大军的后方,难以算计的大日和弯月腾空,绽放的光芒几乎照亮了小半个玄冥域。
这是多少小石族?几百万?上千万?
欧阳烈师徒不清楚,他们只知道,玄冥域这边,墨族的麻烦大了!
“随我杀敌!”欧阳烈忽然热血沸腾,长身而起,一身伤口处鲜血猛飙。
宫敛吓一跳:“师尊莫要冲动,你如今身受重伤,实力十不存一,哪还能再折腾,还是赶紧疗伤要紧。”
欧阳烈一巴掌拍在他脑袋上:“废话少说,老子什么情况自己清楚,杀不了域主,杀些领主总是没问题的,快!”
这般说着,掠空而去。
宫敛一脸无语,见得师尊都上了,也只能跟上。
后方小石族的忽然暴起发难,战场上两位先天域主气息的凋零,所有的变故都是在那一道金光杀入战场后发生的。
墨族哪还不知,人族这边来了一位顶尖的强者,杀域主如屠鸡宰狗。
这让诸多墨族域主又惊又怒,这一次十几位暗藏的域主忽然杀出,墨族是打算彻底攻占玄冥域的,眼看大势将成,却不想关键时刻出了这样的变故,这让域主们如何能够接受?
一道道强大的神念在虚空中穿梭交流,域主们一时间也不知是该暂时撤退还是继续攻杀了。
还没商讨出个对策,又一位域主的气息忽然消失。
顺着那气息消失的方向望去,正见到那个人族八品傲然当空,睥睨四方。
第三位域主被杀了!
而这三位域主被斩,都只在半盏茶时间内发生的。
域主们哪还敢犹豫什么,唯恐下一个倒霉的便是自己,纷纷长啸,且战且退。
得了他们传递的讯息,墨族大军也开始后撤。
如此战机,身经百战的将士们哪还看不出来,无需八品们号令,纷纷衔尾追杀而去,一时间,墨族大军陷入了人族与小石族联手夹攻的尴尬境地。
杨开的身影也在战场上穿梭不定,长枪过处,墨族死伤不断。
他没再去击杀域主,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短时间内接连动用三次舍魂刺,已是他的极限,此刻的他,神魂撕裂,痛苦不堪,若再催动舍魂刺的话,搞不好要跟上次在大海天象外一样,失去意识了。
而不动用舍魂刺,以他现在的状态,想斩杀一位先天域主也有些难度。
既如此,那就杀些其他墨族。
前后夹击,墨族大军损失惨重,不过小石族毕竟只遵本能行事,杀敌悍勇不假,却没有什么章法。
墨族大军想要突破它们的封锁并不难,只是需要付出一些代价而已。
人族岌岌可危的局势一下子逆转过来,天地伟力交错纵横,一道道神通秘术的光芒绽放。
这一战,人族胜了!
如今只是斩敌多少的问题。
大势已定,所有人族八品都庆幸不已,半个时辰前,人族兵败几乎已成定局,他们此前甚至想过要放弃所有的小石族断后,保证人族主力的撤离,而这一切都因为一人的到来改变。
忽忽间,人族大军与小石族汇合一处,追杀亿万里,一路上墨族丢盔弃甲,不知多少将士战死。
某一刻,杨开忽然心头一动,扭头朝一个方向望去,那边……似有熟悉的气息波动传来。
他连忙身形晃动,掠过虚空,瞬瞬间,便现身在一艘战舰之上,左右望去,一张张熟悉的脸庞印入眼帘,或娇媚,或冷艳,或端庄……
他的突兀出现,将战舰上众人也吓一跳,不过待看清他的面容后,众人才放下心来。
杨开面上满是温馨的笑容,神色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