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pwz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民國之遠東鉅商-27躲起來的查理的一天-f520z

民國之遠東鉅商
小說推薦民國之遠東鉅商
当天,马莫耶发疯的四处抓人审判挖掘。
爱因斯坦则灰溜溜的回家和妻子坦诚自己的混账过往,然后告诉妻子,查理打他了。
他对女人真的很有一套。
他借助伤势回归家庭,获得原谅,并和妻子和好如初。
但是无论是韩怀义,还是特斯拉,包括这个渣男都不知道,他未来的一位女朋友刚出生不久。
那个女孩叫玛丽莲梦露。
也就在次日。
一个叫海德维希·爱娃·玛利亚·基斯勒的12岁的漂亮女孩随父母从奥地利维也纳来到了瓦坎达。
因为这里接纳犹太人。
她的父亲是位银行家,母亲是钢琴家。
能够来这里是因为遍布全欧的,犹太人才移民计划。
推荐她父亲来的,是巴蒂斯塔。
他认为海德维希是个人才,但在奥地利很不安全,在法国也没什么大意思,于是他就向韩怀义推荐了他。
韩怀义看在杜威特以及海德维希的面子上,亲自去机场接了这位海德维希先生。
韩怀义有些小小的名人收集癖,不过,他对这位没有印象。
但是能入巴蒂斯塔眼睛的肯定是个人才,作为老朋友,友谊越发珍贵,他不会轻掷的。
这天随行的是罗杰斯这位少年军二代。
韩怀义注意到,小玛利亚很羞涩的时不时偷看他的儿子。
特么的,这货招萝莉吗?
韩怀义就不懂了。
他客客气气的和杜威特一起,向对方表示欢迎后,便由杜威特去谈人家的具体安排。
然后他就带儿子走人。
今天是这个月的兄弟日。
他想和他说妞,罗杰斯却他讨论起昨天的间谍案。
“爸爸,昨天马莫耶叔叔抓了几百个间谍,这太可怕了。”
“不可怕,应该还有很多潜伏的,但是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如何保持这种被人关注的情况背后的实际国际地位呢?科技,武装。”
“好吧,国王的想法果然高屋建瓴。”罗杰斯舔他,因为他想明天带些兄弟聚会,但需要老头批准他去天堂岛。
然后他就得到了批准。
“昏庸”的老子此刻眉飞色舞:“要知道,我们的国家人种复杂,所以极其便于有心人潜伏,可是他们不明白我们的户籍制度的可怕,我们将每个人的信息都掌握,这对于整个国家的稳定是有极大好处的。”
“人权呢?”
“孩子,我引申一句话,所有的东西都是相对的。比如在军队你讲究尊严没有问题,你讲究自由,你是不是有病?所有的自由和人权都应该建立在大部分人的生活幸福稳定之上,如果开放没有下限的自由,放松法律的约束,那么只知道讨论这些的人就会丧命。”
“我觉得吧,如果脱离实际只知道讨论人权,不是蠢货就是别有用心。”罗杰斯忽然冒出句金句。
韩怀义大喜:“你说的对!小子,你说的对!看来你不止会用糖衣炮弹忽悠我,肚子里还是有点货的。”
韩怀义的话发自内心。
儿子的小把戏他当然看得穿,而罗杰斯的这句话他很喜欢。
十分钟后他们来到家咖啡店。
韩怀义和罗杰斯低着头从后门进去,坐进视野很好却隐秘的二楼的包厢。
下午没什么人,也没人注意到他们。
不久,那位海德维希一家居然也来了。
小萝莉偶然间却看到了罗杰斯。
她惊喜且勇敢的跑上来:“嗨。”
然后她目瞪口呆,查理也在,他们父子在抽烟,就好像兄弟那样喝着咖啡抽烟,还像小流氓一样的翘着腿。
罗杰斯卷起的袖子里还露出狰狞的让她几乎窒息的花臂。
韩怀义绝望的说:“嗨,我是他叔叔,是查理的双胞胎弟弟。”
“哦,这样啊。”玛利亚坐在了罗杰斯身边:“这是什么呀?”
罗杰斯萨比似的和她展示自己的纹身,那是条中国的盘龙,然后他还捞起上衣,显示肋骨的“死生有命富贵在天”。
这主意还是韩怀义出的,韩怀义在上个兄弟日,带次子一起去纹身,他也有个。
但他没有花臂,作为元首级别的人物,出去后露出花臂这太混蛋了,他会遗臭万年的。
玛利亚惊喜的伸出小手:“我可以摸摸吗?”
当她微凉的小爪子触碰到肌肤时,罗杰斯忽然觉得这小女孩真的很迷人。
而韩怀义心想,小绿茶!
他不知道这个女孩“后来”的名字叫海蒂.拉玛,智慧和美丽并存的WiFi发明人,好莱坞艳星。
小人物的历史已经改变。
她再也不可能在十八岁时,去斯洛伐克拍摄《神魂颠倒》那部让她一脱.成名的电影了。
她如果延续曾经的爱好,也将在新罗马娱乐生存发展。
而她现在认识了罗杰斯。
十二岁,早熟且自立的小女孩身上有安娜缺少的些元素,她野性而大胆,罗杰斯很来劲,反正对面是兄弟不是吗?
但韩怀义决定做个好父亲,他说:“罗杰斯,安娜要放学了。”
“安娜?”玛利亚问,罗杰斯有些尴尬:“嗯,我的女朋友。很抱歉小妹妹,有空见。”
“好的罗杰斯。对了那位,大叔。”玛利亚狡黠的看着查理:“你不喜欢我和罗杰斯做朋友是吗?那你能给我签个名吗?写查理的名字。”
你才多大,你摸了我儿子现在还敢来撩我?
韩怀义顿时鼻子都气歪了。
罗杰斯却大笑起来,好吧,玛利亚其实早知道他是查理!
一头汗的在海德里希的相送下走出后面的父子两上车后相视苦笑,韩怀义说:“懂事点,不要对不起安娜!”
“怎么会!”
不久,车停在了安娜的学校门口。
罗杰斯这个时候忽然懵逼的问:“爸爸,发生那么大的事你为什么不去忙呢?”
“全世界都在找我,但我不想辱骂全世界,我会把他们的人的脑袋寄给他们,再继续谈怎么做朋友。”韩怀义说完对窗外路过的某个戴着遮阳帽的女孩吹了个口哨。
漂亮的法国血统的女孩傲娇的走过,嗖,回头:“查理叔叔。”
她是上海时代的老人,如今瓦坎达总理,梅洛的大女儿。
罗杰斯捂住了脸,韩怀义也很尴尬,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