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zg23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劍骨笔趣-第四百七十三章 兄弟相見相伴-z7cwk

劍骨
小說推薦劍骨
“太子殿下。”
顾谦策马而立,来到太子身旁,他皱着眉头,望向不远处流淌霞光的大泽结界,道:“我们要在大泽外等多久?”
这趟亲征琉璃山。
太子殿下耗费了巨大的人力,物力,以天都储君的身份,让每座圣山都卖了自己一个情面……即便是远在西岭的几位道宗宫主,都参与了讨伐战。
这一战,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出胜负走向。
所以那几座圣山山主,也都愿意卖太子一个情面,即便是扶摇,也亲自参与了“讨伐”,事实上这只是一种“势”的压迫。
根本无需扶摇出手。
连叶红拂出手的机会都没有……这场战争几乎就是碾压,扫荡。
然而让人万万没想到的是,二皇子和韩约将所有力量都收拢在大泽内,等待与中州大军的决一死战,但太子抵达之后,根本不主动进攻,反而勒令大军,在大泽边缘驻扎下来。
气吞万里如虎的亲征之势,在此停住。
“不急。”
李白蛟神情淡然,抬了抬手,他平静眺望着远方大泽,虽然披甲佩剑,但此刻气度之从容沉稳,不像是一位即将拿下大胜的攻城将帅,反而像是一位缓慢收线的垂钓老叟。
顾谦安安静静等候着。
太子身上,有着一股令人信服的魄力。
远方大泽,霞光流淌,无人知晓其内究竟在发生着什么……那里一片死寂,隐约可以看到符箓闪烁的波光,琉璃山在大泽边缘布下了一层结界,用来对抗最终的一战。
太子沉得住气。
顾谦也沉得住气。
但跟随太子一同讨伐东境的那几位圣山大修行者,有几位命星境强者,已经沉不住气了。
“殿下是否太过于谨慎了?”
“如此巨大的优势……悬停于大泽之前,有伤士气。”
“剑修剑心,一往无前,怎可惧战?”
顾谦皱起眉头,望向后侧,那几位低语的命星境立马噤声。
一只手轻轻搭在顾谦肩头,示意他不要动怒。
伸手的太子,神态依旧淡定,并没有因为几句话而改变丝毫心境,事实上他很能理解那几位命星……这一战对他而言,太过重要,大隋天下数年的布局收官,就在今日,他又怎会不希望大胜班师?
他比任何人,都要渴望琉璃山一战的胜利!
所以……他比任何时候的自己,都要谨慎。
“大都督已经先行一步,去了琉璃山。”李白蛟缓缓回头,对着身后的几位大修行者开口,笑道:“他临走之前,对本殿留下传讯,这座大泽……乃是韩约为中州准备的最后战场。若是贸然踏入,此战将会死伤惨烈,诸位至少会有一半之数,在大泽之中。”
此言一出,之前沉不住气的那几位命星境强者,神情俱是一变。
“所以,诸位在这里耐心静等便是。”太子低下眉眼,手指摩挲着自己小臂铠甲上开阖的软鳞,喃喃自语地对着这些大修行者开口:“此战之胜负,不在于你,我,而在于宁奕,韩约。中州大军,兵临至此,并非冲城掠杀,而是收官之用。所以,若有鬼修胆敢踏出大泽,一律……杀无赦!”
太子话音落下。
再无人不耐,这些大修行者稳住心境之后,四境跨战而来的剑修,自然也就稳住了心境……只不过人群之中,有人轻轻咦了一声。
太子细眯起双眼。
远方的雾气泥沼,大泽结界边缘,似乎有一道枯瘦的,残破的身影,缓缓摇曳,这是大泽对峙至此,第一次有“活着”的生灵走出。
太子缓缓抬起一只手,悬而不落。
“戒备。”
嗡嗡嗡的重弩上膛。
老公,快关门!
剑阵阵纹燃烧。
无数目光,尽数汇聚在大泽边缘的结界之处,那道摇摇晃晃的枯瘦人影……隔着猩红霞光,没有人看得清那人的面孔。
但太子却挑起了眉头。
三途 崔走
没有人比自己……更熟悉那个家伙,哪怕隔着霞光结界,只有一个残破的轮廓,一个狼狈的身形,他也能认出来对方的身份。
“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出手。”
太子轻声开口。
那道摇摇晃晃的身影,缓缓停在了大泽边缘,他很聪明,没有踏出结界……在大泽内隔着猩红霞光,所能看到的,便是中州那填满视线的军队身影,以及飞在空中的鹰雀,剑修。
安石万岁,青春万岁 安爵anje
烟尘四溅。
一骑当先。
太子始终抬着自己的那只手,勒令身后大修行者不要跟随。
他纵马而行,星辉附着在马蹄之上,踏在大泽的泽面,缓缓前行了一截距离。
大泽结界之外的缓冲区。
太子停在了一个约莫百丈的距离。
到了这个距离,他确信结界内的那个人,可以看清自己,这才缓缓勒马。
“……白鲸。”
以往只有在新年贺岁,家宴聚餐之时,留守天都,不掌边境实权的李白蛟才能与自己这位弟弟见上一面。
家宴已经很久没有再办了。
他也很久没有机会,念出自己弟弟的名字了。
如今。
再度喊出“白鲸”的他,终于不必再伪装什么。
他不再是那个沉溺酒楼,流连美色的无能储君。
不再是那个胸无大略,只知混吃等死,于是每次家宴都要任二弟羞辱拿捏的废物兄长。
海天交接的地方 困室遊魚
他手中掌握着天都城,西境,北境,南疆,道宗,佛门……这座天下的权力,被他尽数握于掌中。
留给这位弟弟的,就只有眼下一块小小的大泽。
或者说,一道薄薄的结界阵纹。
一碰就碎。
一击就倒。
这就是两位皇子夺嫡争权的最后结局。
结界那边,没有响起往年家宴李白鲸必会回应的“兄长”二字,只是轻轻地响起了“呵”的一声。
两个人隔着霞光结界,彼此对视,谁也看不清对方脸上的神情。
最终胜出的李白蛟,神情平静,并没有笑。
惨然落败的李白鲸,脸上却挂着笑容。
霞光结界内,忽然出现了第二道枯瘦身影,摇摇晃晃,犹如死尸……李白鲸的身旁,那座巨大结界的长线弧光内,一连串密密麻麻的鬼修潮水,倒映在霞光的内侧。
远方大泽边缘线外的圣山剑修,禁军铁骑,一下子就紧张起来。
太子仍然是那副抬手制止众人上前的姿态。
李白蛟面无表情望着自己的弟弟。
他知道,此刻结界背后所浮现的一道道黑影,乃是韩约收拢所有力量,召集的鬼修大军。
只要他们冲破结界,那么他会立即下令……迎接这些鬼修的,乃是巨大实力碾压所带来的屠杀。
“在那二人分出胜负前……我不会踏入大泽。”太子幽幽道:“所以不必再动其他的心思了。如果你想与我分出胜负,独自一人,走出结界,我给你机会。”
结界那边,一片死寂。
密密麻麻的人影,几乎贴着霞光结界而战。
鬼修的战力不容小觑……但比起中州的大军,实在是相差太悬殊了。
良久的沉默之后。
结界那边传来了声音很轻的回应。
後宮緋聞
“不必再都斗下去了……”
“你……赢了。”
太子皱起眉头。
他没有想到,与自己分庭抗礼,厮杀至此,走到这一步的胞弟……在最后决战见面的关头,竟会如此没有斗志。
甚至在自己给出机会的情况下,没有挣扎。
太子知道,作为皇权路上的宿命死敌,李白鲸比这世上的任何一人,都要更了解自己。
李白鲸知道自己决不食言。
但是……他竟然直接认输了。
紧接着。
随着那个枯瘦身影,缓缓踏出霞光结界,太子心中的困顿疑惑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不可遏制的愤怒。
你最珍贵
一袭摇曳破旧的黑衫,黑衫主人的面容在光芒灼烧之下溃败,那张原本孤傲的面颊已经腐烂了一半,凌厉的眸光也被颓废所取代。
他的身上,缠绕着浓郁到化散不开的墨气。
而这正是太子愤怒的原因。
“唰”的一声。
骏马长嘶!
坐在马背上的太子,忽然驭马突进,一记剑鞘,重重甩出,砸在李白鲸的面颊之上。
踏出大泽的二皇子木然站立着,他的面前倒拔出一片暗影厚墙,这片厚墙被太子的剑鞘直接打碎,而站立的李白鲸,则是被兄长的这一剑,抽打地如陀螺一般,高高飞起,身子拧转了数十圈,重重摔在大泽地上。
天昏地暗。
他没有再爬起来。
而是这么趴在地上,眼神灰暗,纤长手指抚摸着自己面颊,耳旁响起了烧瓷般噼里啪啦的声音,那是面颊皮肤脱落的声音。
滚烫的“皇权”,正在灭杀着不可杀的影子力量。
翻身下马的太子,握着剑器,来到了自己弟弟的身前,可以看出,他浑身都在颤抖。
李白蛟深深吸了一口气。
他沉声道:“站起来。”
无动于衷。
地上的那个人,倒在了阴翳中,一动也不动。
太子的愤怒,根本无法从那一剑鞘的抽击中发泄,他深深凝视着自己全力以赴,对抗多年的弟弟。
李白鲸还没有死……
李白鲸早就死了……
云州案没有查出证据的时候,太子有那么一丝失望,也有那么一丝喜悦,他当然希望自己能够取得胜利,但也希望拒守东境的宿敌胞弟,值得自己付出那么多的心血。
可是这一刻的见面。
将他的喜悦完全击垮,冲散。
太子的胸膛几次鼓起,最终只是冷冰冰的挤出这么一句话。
“我对你……太失望了。”
大泽水面,荡漾黑暗余波。
侧首俯卧的二皇子,没有挣扎,任由长剑搭在自己脖颈之上,笑着闭上双眼,眼角无声滑落一行泪水。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