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qqk6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公子實在太正義了 愛下-第三百三十五章    人間一統,氣運歸一【5000字,求月票】讀書-h3zwv

公子實在太正義了
小說推薦公子實在太正義了
气氛变得死寂。
人间,又变天了!
金色的血雨在扬洒,而这一次扬洒的血雨中,有着难以抑制的不甘和郁闷,有一位天界天骄陨落了!
死的比龙河还要更快!
又刷新了天骄陨落的最快速度!
天地间还萦绕着罗鸿凄厉的嘶吼,“小狄,你死的好惨!”
尔后,那尊神族天骄便陨落!
这一切,简直快的让人来不及反应,哪怕是神族的第一天骄迦楼也未曾反应过来,他的第一想法是,小狄是谁,然后才发现自家的天骄被罗鸿杀了!
太快了!
罗鸿从出手到天骄陨落,简直不给任何反应的时间!
神族天骄陨落,尸体悬浮在空中,无尽的神光被打的支离破碎。
罗鸿眼眸猩红,满是愤怒之色,嘴角微微抽动,带着难以抑制的悲伤!
“迦楼!你神族天骄安敢欺我罗鸿兄弟!杀我兄弟小狄!”
罗鸿冰冷道。
话语落下,一掌拍下,这尊神族天骄的尸体,便狠狠的砸落在了草原之上。
所有人都懵了。
哪怕是人间修士一方,都是呆若木鸡,这什么操作?!
迦楼反应了过来,眼眸中杀机骤然涌现,更是有难以抑制的愤怒不断的涌动而出。
他刚才惊鸿一瞥,却是看到了一道黑影,那黑影攻打神族天骄,反而被强悍肉身给震碎成了黑雾。
原本,迦楼是没有在意的,但是,他怎么都没有想到,罗鸿居然会借机发难!
那黑影居然就是罗鸿安排的存在!
这是碰瓷啊!
艹!
这个罗鸿,怎么能这么不要脸?!
人间修士一方,陈天玄等人嘴角在不断的抽搐,这样也行?
别以为他们不知道,公子的拘灵遣将之术,所拘出的玩意,是能够不断复生的!
看到罗鸿那目眦欲裂的凄厉模样,还真以为死了一个至交呢!
迦楼神色冰冷,杀机滚滚。
罗鸿脸色也非常的不好看,满是痛心之色。
“小狄,你死的太惨了……你我相依为命,从我出道至今一直给我莫大的帮助,我心中一直记得好,哪里想得,如今白发人送黑发人,我好难过啊!”
罗鸿悲怆之意,弥漫天穹。
一號人物
罗鸿盯着迦楼,那凶狠的眼神,让迦楼都是眼眸一缩。
“神族是吧?今日杀我弟兄,若不退出金帐王庭区域,我罗鸿一定不会善罢甘休,你迦楼最好杀了我,否则,只要你们在金帐王庭区域一天,我罗鸿,就屠你一位天骄,祭奠我兄弟小狄的在天之灵!”
罗鸿的话,萦绕在草原之上。
迦楼的面色霎时阴沉无比,身躯都在颤抖,脚踩着黄金战车,恐怖的气息,让天穹上的云彩都被震散!
罗鸿在威胁他?!
等等!
明明死的是他神族的天骄,为什么这个罗鸿还反过来威胁他?
你特么在逗我?!
而周围的各族天骄也是懵了。
谁能想到,罗鸿居然会突然痛下杀手,明明前一刻还在轻抚着刚用龙河尸体铸造的龙剑,结果下一刻,就弄死了一位神族天骄!
这家伙怎么变脸变的这么快啊?
最主要的是,这罗鸿也太霸道了,同时得罪龙广和迦楼,这人皇墓若是开启,龙广和迦楼怕是会将罗鸿往死里杀!
至于那什么小狄,蝼蚁一般的东西,死了就死了,罗鸿居然为了一个蝼蚁一样的东西,杀一尊神族天骄!
疯了!
“罗鸿……你在找死!”
迦楼冷漠无比,下一刻,伟岸无比,在草原之上悬浮倒映的身躯,骤然光芒万丈。
然而,就在他准备出手的时候。
远处,龙广一爪探出,横亘虚空。
“迦楼,以大局为重。”
龙广幽幽道。
龙族龙广出手了!
他居然于此时此刻出手拦阻迦楼,阻止迦楼对罗鸿出手。
这一幕,让诸多天界天骄都是色变。
怎么回事?
这搞什么啊?!
而迦楼亦是眼眸一缩,之前他拦阻龙广,不让龙广杀罗鸿,而现在,龙广亦是出手了,以同样的理由!
龙广虽然没有说是乐开了花,但是内心至少平衡了不少。
神族也死了一位天骄,开心。
龙河至少没白死,他还有个伴。
不对,龙河死的更惨,被罗鸿扒皮抽筋……更是铸造成了神兵,这样看来,龙河死的更惨!
傲世擒龍 古龍龍上
这可不行,为何单单他龙河的尸体遭罪?
所以,龙广不仅仅拦住了迦楼,扫了罗鸿一眼,幽幽开口:“神族神血铸身更强,神骨铸兵亦是顶级材料!”
这话一出,犹如惊雷,劈的在场所有人都外焦里嫩。
就算是伤心过度的罗鸿都呆了呆。
原本罗鸿还真没打算对神族天骄的尸体做些什么,因为他不知道神族尸体有什么效用,哪里像龙族尸体,一看就是宝贝。
没有想到,神族尸体居然比龙族尸体还珍贵!
罗鸿毫不犹豫,手一挥,将神族天骄的尸体收纳入了储物页。
顾不得伤心了,先收宝贝要紧!
而迦楼面色愈发的冰冷。
“龙广……你在找死!”
“迟早杀你,扒皮抽筋!”
而面对迦楼的威胁,龙广脸上神色也没有太大的变化:“迦楼,你我同为族中妖孽,你想杀我,可没有那么容易。”
“别以为你个天骄榜第二,就真的能够碾压我了,谁还没个底牌。”
龙广嗤笑起来。
之前不是阻拦罗鸿很开心吗?
现在,你倒是继续阻拦啊!
龙广和迦楼的针锋相对,一下子让草原之上的局势变得剑拔弩张了起来。
佛族梵火,妖族帝释一,仙族白天灯等妖孽天骄亦是色变,面色古怪之间,都是有几分警惕。
警惕罗鸿再突然袭击他们的族中天骄。
这才几天啊,人皇墓都没有开启,就死了三位天骄了!
这死去的三位天骄,可都是族中的宝贝,放在天界,不压制修为,都是天尊强者,一方霸主!
比起当初惨死的元魁天尊都要强大些许。
然而,就是这样的族中妖孽,惨死在人间,一死还是三位。
虽然他们都知道,入人皇墓肯定会有天骄陨落。
霸占你的美
但这不还没入人皇墓啊!
罗鸿收了神族天骄的尸体,回到了三龙邪君辇中,止不住的垂泪,但是实际上,罗鸿的嘴都快笑歪了。
龙广站出来,阻拦迦楼,罗鸿是真没有想到。
他罗鸿不愧是人间大恶人,离间手段高明的一批!
罗鸿继续保持着小狄惨死的悲伤。
看向了草原上的天骄强者们,冰冷道:“我兄弟小狄惨死,我很生气,我现在看着你们就烦,金帐王庭区域,乃我大罗王朝疆土,你们不退出,死!”
“大不了不开什么人皇墓了!人间修士,死战!”
罗鸿的话语刚落。
陈天玄手持刚刚沐浴龙血的地蛟,淡淡道:“随大罗摄政王,战!”
女帝,吴清华等人间半尊,亦是一个字,战!
气氛骤然又变得剑拔弩张了起来。
天界天骄们纷纷色变,脸色变得十分难看,这个罗鸿……简直是疯子!
就为了把他们逼出金帐王庭区域?
何必呢?
“我佛族,撤。”
佛族梵火,第一个开口。
裁仙 梅子酒
罗鸿的疯狂劲,他们都看到了,这家伙就是个没脸没皮的玩意,一旦被黏上,怕是要死一位天骄。
区区一个金帐王庭,他们没有必要和罗鸿撕破脸。
梵火乘坐着黄金巨象,佛族的佛陀们,脚踩金莲,横掠虚空,离开了金帐王庭的草原区域,入了更北的冰天雪地中。
仙族白天灯也带着仙族天骄们离去了。
妖族帝释一也是如此。
先不说疯子罗鸿,就单单是此刻争锋相对的迦楼和龙广,都让他们有些小害怕。
生怕这两个心里不平衡,怂恿罗鸿来杀他们的天骄。
草原之上。
只剩下了龙族和神族。
漫天金色血雨还在扬洒着,扬洒着那位死去的神族的悲怆。
死的比龙渊还惨,一脸懵逼间就被罗鸿给杀了。
龙河和那死去神族天骄的入墓令,分别被龙广和迦楼回收,二者也没有再继续斗下去。
因为没有意义,这个哑巴亏,他们只能咽下。
迦楼杀机浓郁,他从来未曾吃过这么大的亏,他乃是神族的第一天骄,天赋妖孽,这一次,居然被压制成了这样。
都是因为人皇墓,若非忌惮人皇墓开启不了,就罗鸿这等玩意,他迟早杀之!
哪怕罗鸿有上古圣人兵……迦楼也未必惧之!
神族和龙族也都撤走了。
笼罩住整个金帐王庭的恐怖威压,至此彻底的消散。
天界天骄们退走了!
齐虎和楚轩这两位陆地仙是真的震惊了!
艹!
一人逼退天界诸天骄!
这就是人间最正义的罗公子吗?!
罗公子以一人之力,这是拯救了金帐王庭数百万的百姓和生灵,免遭天界天骄的迫害,还大家一个朗朗乾坤般的家园!
罗鸿倒是没有在意这些。
反倒是感觉有些可惜,他还想找机会,将仙,妖,佛三族的天骄也弄死一位呢,保持平衡。
毕竟,他罗鸿对天界各族,需要做到雨露均沾。
可惜了,仙妖佛三族跑的太快。
罗鸿仰头看着头顶之上那庞大无比的规则奖励金云,一个是杀了龙河,一个是杀了神族天骄所得。
两团金云,浩大无比,其中交错纵横的规则力量,让罗鸿有些期待。
虽然说连杀两尊天界天骄,但是,人间的压力,其实丝毫没有减缓。
如今,罗鸿只不过是借助了规则的漏洞,让迦楼,龙广等强者投鼠忌器,一旦人皇墓开启,必将是一场惨烈到极致的厮杀。
而且,一旦人间规则散去,天界强者入人间,人间需要变得更强,需要共同御敌。
单靠罗鸿一个是不行的。
所以,罗鸿没有选择现在就去炼化这些力量,他心神一动,取出了神族天骄的尸体。
首先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放血!
“诸位,沐浴神血,借神血锻体,增强实力!”
罗鸿道。
哗啦!
神血宛若化作了滂沱大雨席卷在天穹,洒落向众人。
刚刚沐浴过龙血的陈天玄等人,面色一凝,盘膝而坐,开始沐浴神血。
这和飞升天门,摒弃人族肉身,置换血脉不一样。
这是将神血当做了宝物,来淬体,修行。
与龙河的血一样,这血液严格来说是天尊之血,当然,被规则压制了些,但是,能量依旧是庞大无比。
轰轰轰!
大家的修为都在炼化神血的过程中,开始突破。
甚至连女帝,大周天子,吴清华等半尊都在借助神血能量提升修为。
……
金帐王庭北上,是漫天风雪笼罩的极地雪原。
各族天骄们被逼出了金帐王庭,如今,皆是在雪原中占据了一个区域。
他们都是天尊压境,自成洞天,这冰天雪地的恶劣环境对他们而言,根本不算什么。
迦楼,龙广,白天灯,帝释一,梵火等五位强者的虚影,各自占据了雪原的一个方位,高耸入云,俯瞰着人间。
迦楼看到罗鸿居然放神族天骄尸体的血,来给人间修士修行,杀机更加滚滚。
佛族梵火端坐在巨象之上,淡淡一笑:“此子可真的是能蹦跶。”
“如今,人皇墓开启在即,我们莫要去招惹他,他越是蹦跶,就越表明他心虚。”
“因为罗鸿清楚的知道,一旦人皇墓开启,他就失去了蹦跶的资本,我等持入墓令入了人皇墓,释放天尊战力,罗鸿挡不住。”
梵火自信无比。
妖族帝释一也是点头:“自然是如此,所以,如今,我们暂且别去惹他,保存实力,万一被罗鸿此子在人皇墓开启之前,给杀了大半的族中天骄,那就得不偿失了。”
“不是死在人皇墓中,那都是白死。”
“而人间修士,一旦入了人皇墓,面对我等,就如蝼蚁面对大象,轻易可以碾碎。”
诸多强者在对话着。
他们打算沉寂下来。
毕竟,他们也能感受到,人皇墓开启应该没多久了。
夫子镇压南天王,大概还能维持一年时间,而人皇墓,必定会在这一年内开启。
一年,对他们这些强者而言,不过是弹指时间罢了。
迦楼和龙广还在针锋相对,之前二者有些撕破脸。
许久,龙广才开口:“入了人皇墓,必杀罗鸿,罗鸿尸体……将归我龙族所有,我要抽他灵魂,鞭挞千万,炼为人傀!”
迦楼睁开眼,眼眸中神光漫漫,仿佛可以炸碎空间:“罗鸿尸体,归我迦楼,你龙广敢抢,我屠了你!”
龙广眼眸冰冷,额头上的双金角绽放着寒意:“迦楼,别以为就你有底牌,我龙族……底牌也不少!”
“人皇墓和罗鸿的尸体,你我各凭本事争!”
冰冷的声音,炸碎了漫天风雪。
霸道无比的迦楼却依旧是霸道:“争?我就是要罗鸿尸体,你敢夺,那你龙广且试试!”
“呵呵……”龙广冷笑。
雪原之上,气氛冷寂。
诸多天界天骄都没有再说话,他们不是联盟,他们是竞争对手,一旦人皇墓开启,他们必然会各自竞争。
佛族的梵火,幽幽开口:“大家注意点,别让罗鸿再找到机会发难,偷杀天骄……”
别让罗鸿在偷掉人了!
“我等当以大局为重,忍住!”
天地沉寂。
他们一群压境天尊,在人间本该横跨无敌才对,结果……却是被逼的如此凄惨,龟缩一隅。
一时间,所有人都沉默了下来,哪怕是争锋不休的龙广和迦楼也沉默了。
天地间,只剩下了雪花飘飘的冷寂。
……
雪原中,诸多天骄在争锋相对。
而草原之上,罗鸿却在思考实力如何提升的办法。
如今的罗鸿,自身修为达到了七境,万里宽的大道开拓了七千里。
而且,罗鸿有圣邪洞天,大道稳固,战斗力提升也是非常巨大,但是,越是到后面,罗鸿也能感觉到,开道变得越发的困难。
特别是,大道九千里是一个坎,九境陆地仙是一个小阶段的飞跃,那时候,开拓大道将越发的困难。
罗鸿本身大道拓宽万里,开拓就难,再加上瓶颈,头顶上的两朵奖励金云,怕是最多就只是帮助罗鸿将修为堆到八境。
七境和八境,对罗鸿而言,差别没有太大。
但是,若是这些奖励金云给人间修士,或许能让人间的总体实力得到巨大的提升。
“现在的问题是,这奖励金云属于我,如何分散给他人?”
罗鸿想不通,但是,有人应该会知晓。
没有理会还在沐浴神血的众人,罗鸿起身,端坐在三龙邪君辇中,让车辇横空,朝着望川寺的方向而去。
望川寺上空。
三头黑龙横亘,咆哮苍穹,云彩都被震碎。
法罗大师等望川寺的僧人,皆是心悸,三头黑龙半尊气息弥漫,极度恐怖。
罗鸿来了!
罗鸿走出车辇,落在了望川寺的演武场之上。
法罗大师神色复杂无比,昔日的罗鸿,居然已经成长到了如今的程度……
好快啊。
雲夢城之謎
他犹记得,罗鸿在距离望川寺不远的澜沧江被围杀的画面。
一切,其实只不过数个月,但是却恍如过了数年。
罗鸿朝着法罗大师笑了笑,尔后,径直寻得了夫子。
夫子瞥了一眼,悬在望川寺上空的三龙邪君辇,有些酸溜溜。
他这人间最无敌的夫子,都没有这么骚气的座驾呢。
“你小子……屡杀天界天骄,一旦人皇墓开启,你势必会有大劫。”
夫子在谛听雕像下,继续坐镇着。
见到罗鸿在远处盘膝坐下,不由提醒道。
“杀不杀有何区别,哪怕不杀,入了人皇墓,那些家伙还是不会放过我,所以……不如杀他们,换取实力的提升,何乐而不为?”
罗鸿道。
夫子顿时沉默,的确是这个理。
不管罗鸿杀不杀,人皇墓中,必定有生死危机。
夫子看了一眼罗鸿,看到罗鸿头顶之上那庞大无比的奖励金云,似乎明白了些什么:“你吸收了太多的规则奖励,如今规则奖励对你的效果越来越弱……”
“所以,你应该是想要询问老夫,有没有法子将这些奖励分出去对吧?”
“办法自然是有的。”
罗鸿眼眸一亮:“什么法子?”
夫子笑了笑,瞥了罗鸿一眼,高深莫测道:“人间一统,气运归一。”
罗鸿一怔。
夫子淡淡笑道:“人间的气运虽然缺失,但已收回了不少。”
“天下气运,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以如今的人间气运归一,加诸其身,暂得人王地位,可册封天下。”
罗鸿闻言,眉头不由一挑。
盯着夫子。
夫子这老阴货……
是不是在算计他?
PS:求月票,求新鲜出炉的推荐票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