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2hm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芝加哥1990 起點-第一千一百零七章已完全醒來相伴-2qtmt

芝加哥1990
小說推薦芝加哥1990
“卡尔伊坎是极富耐心的华尔街狼王,有人统计过,在对目标企业有大动作之前他平均会做三年左右的细致调查研究和资金布局,一般也只玩传统行业上市公司和金融公司,可口可乐、德士古石油、环球航空……手笔很大。而对3DFX的进攻从各种意义上来说,都明显违反了他的习惯。”
冥神的蓮花 令狐兮兮
奥格雷迪说:“很可能古德曼和哈姆林私下里向他透露了大量3DFX公司的内部信息,才导致他有信心对一家刚上市的新兴科技公司加速下手。如果不是你突然醒来,下一步他大概也会像我们对待VideoLogic公司那样,做空转吸筹,然后在股票解禁期后展开恶意并购或者强势掠夺3DFX的公司管理权。”
“嗯。”
宋亚点头。自己醒来那天3DFX股价位于七块多的低点,市值才一点二亿,严重被低估,但现在每股四十块,六点二亿刀的市值又明显高估了,卡尔伊坎那有古德曼出卖的公司信息,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
如果想配得上这个股价,他就得短时间内说好故事,还得不止一个好故事,能经得起资本市场放大镜检验的真故事。
“比在国会山游说困难吗?”
这时候斯隆走了进来,他向对方打趣。
“简单多了。”
斯隆笑答:“刚才我和VideoLogic的董事代表分别谈过,成效很不错,入交昭一郎和我们和解后,他们认为遭到了世嘉的背叛,对公司未来的信心也更加不足。大部分对被并购没有抵触,分歧点只在价钱合不合理。”
VideoLogic认真来说不算米国公司,研发工作室在硅谷,创始人麦克劳伦兼CEO是英国人,也在伦敦交易所上市,目前市值在宋亚吸筹结束后回升到八千万英镑,按一英镑兑一点六四米元计,市值一点三二亿米刀,大约和被暴力拉升前的3DFX等值。
但短短几天,一切都不同了,由于3DFX不可能拿出足够多的现金,换股必然担当并购的大头,按3DFX眼下六点二亿的高点进行并购,按理说他们不可能同意的。
但正如卡尔伊坎看透了上市公司管理层和董事会的脾性一样,宋亚和帮手们现在大概也能摸清楚VideoLogic董事会成员的心理,很多时候,他们个人与公司股东的利益并不一致,他让斯隆去一一争取,技术骨干、管理层、员工董事和独董许诺新公司期权、高薪和更广阔的事业前途,股东派驻的董事代表大概也类似,这些人也会被诱惑,并不总为背后的股东利益说话。
“我游说不了全部人,但加上你手中股份的投票权,我预计会获得董事会半数通过,只用将并购方案弄得看起来更合理一点。”
干回老本行的斯隆汇报:“现在只有两个隐患,公司创始人麦克劳伦,和NEC公司的董事代表。”
NEC只拥有VideoLogic公司百分之二点三的股份,但由于两家公司需要精诚团结打入世嘉新一代游戏主机采购计划,他们也拥有一席董事。
“麦克劳伦先生。”
当VideoLogic的创始人麦克劳伦进门时,宋亚正被吊在康复器械上,由专业复健师抱着腰,双脚绵软地踩着慢速跑带艰难踱步。
两人互相打量,八十年代投身IT业的公司创始人大部分都是技术大牛,性格偏理想主义,麦克劳伦大约也是如此,不过他已经脱离一线岗位近十年了,手里的公司股份其实并不多。
“哇喔,你看起来状态很不错,APLUS。”
几天后遭遇被世嘉‘出卖’,被宋亚做空加董事会突袭的麦克劳伦维持住了英伦风度,这位四十岁白人微笑寒暄。
“谢谢,确实感觉一天天都在变好。呃……”
宋亚说:“麦克劳伦先生,开门见山,我不讳言我希望以最快的速度搞定这桩并购,这对你我双方都是好事。合并后的我们能稳定拿到世嘉的采购,我们的技术也有良好的互补性,现在市场上显示芯片初创公司太多了,但按照其他行业的经验,我想未来只会活下来少量大型公司,我们目前都不够大不够强壮。”
“现在3DFX的股价出于不理性的时期。”麦克劳伦回答:“我们还有其他选择,比如ATI、NEC以及一些想向行业上游发展的显卡制造商……哪怕就算不进行交易,我的公司也活得下去。”
“我知道,我会让他们开一个更合理的价格。”
宋亚没回应对方的威胁,继续劝道:“其实你完全不必把这当成是3DFX收购VideoLogic,你可以反过来看待这件事,我打算让你继续担任新公司的CEO,那么说成VideoLogic拿下3DFX也未尝不可。”
“哦?”麦克劳伦挑挑眉毛,“那巴拉德先生……”
“他反对这桩并购,所以如果你同意,CEO就是你的,3DFX可是有全世界最受追捧最顶尖的3D显示芯片技术,而你们VideoLogic的PowerVR一代上市后恶评如潮,2D芯片也已落后于其他竞争者。”
麦克劳伦有点动心但仍然不置可否地告辞了,下一位是NEC方的董事代表,宋亚重申了会将供货给世嘉的定制版Voodoo2芯片交予NEC制造,其他芯片代工订单则视双方的这次合作后再决定。
“入交昭一郎先生要跟你通话。”
妻子的外遇
对NEC来说,3DFX与VideoLogic合并就等于消灭了一个竞争者,把下拿世嘉订单的不确定性降到最低,当然算利好。但本子企业的经营逻辑没那么简单,由于背后大型财阀的存在,他们互相之间有千丝万缕的羁绊,有时并不以公司利益为第一考量。
“APLUS,我只是同意和解,没有允许你回米国后搞这些小动作!”
入交昭一郎很不爽,他应该认为正是由于他的一时心软,才造成了米国这边的骨牌效应,供应商之间竞争越激烈越符合世嘉的利益,而3DFX和VideoLogic如果合并成功,就等于将赛马计划的显示芯片之争解散了,“你难道忘了,你在东京是怎么求我的吗!?”
“我想我们和VideoLogic的合并能在日后为世嘉提供更强大的显示芯片,这是件好事。”
宋亚笑着回答:“其实我在东京忘记跟您说了,贵公司这种针对供应商的竞赛模式太不合理,我们3DFX的产品和VideoLogic各有明显的优缺点,不合作的话短时间内都弥补不了,到最后世嘉只能得到一个不完美的显示芯片。3DFX九十分,VideoLogic七十分,就算你们挑中了3DFX最后也不过拿到九十分,如果是3DFX加VideoLogic呢?呵呵,那最就起码是满分了……再说我们早一点进入更深入的协同开发,也能更快为贵公司的下一代游戏主机拿出更稳定的芯片……”
“油嘴滑舌!”
入交昭一郎更生气地打断。
美男個個好過分
雲山暝
“别这样,入交桑,我看过贵国的财经报纸,大家都对您对我们的宽容与鞭挞交口称赞不是吗?你不会想看到世嘉又和3DFX吵起来吧?”
“混蛋!”
3DFX回米国反口继续开撕的话,那对刚被本子媒体大加吹捧的他个人来说就太尴尬了,入交昭一郎恼羞成怒,砸话筒,弹舌。
同一时间,芝加哥的一家五星级酒店内,艾米亚当斯看着电视画面里在高地公园门口对记者哭惨的宋亚,她边在房间里兜圈子边向经纪人海登抱怨:“他现在身体状况不是还可以吗?为什么不愿意见我?”
“他现在精力不济。”海登劝道:“你要理解,艾米。”
“他连什么康柏的经理人都有精力见!”艾米说着说着大眼睛又委屈地红了。
“那是生意,他需要拿回他的钱。”
海登面露难色,“你看,隔壁的哈莉贝瑞和凯瑟琳女士也等他好几天了,刀锋战士开画在即,女主和制片人苦等到现在,不也难以得见他一面吗?”
網遊之鷹爪王
“说起这个。”
艾米更加不满了,“哈莉就算了,为什么唐妮布莱斯顿也在?还整天哭唧唧的,有那么为APLUS伤心吗?没听说他俩也有一腿……”
“她?哦,你想多了,唐妮好像因为胡乱投资快破产了,所以现在天天哭成泪人。”海登笑了。
“可她已经是准DIVA了啊!?”
復興利物浦
艾米很吃惊,“歌星可比我们赚得多得多!”
“道理是如此,但谁知道她怎么花的钱……总之这事和我们无关,你也别多问,防止刺激到她。”
“哈莉,我好惨呜呜呜……”
隔壁,唐妮布莱斯顿果然在对哈莉抹泪,“都怪你,怂恿我买网景股票,现在好了!”
“别瞎说啊!”
哈莉赶紧躲远点,“我只是好心告诉你网景会涨,谁叫你的经理人去帮你玩什么杠杆什么期货。”
“好心!?你个碧池,涨了吗?嗯?”
投资姐妹情不再,唐妮布莱斯顿怒斥:“你当时还跟真的一样,神秘兮兮说给我透个内幕消息,那时候网景一百块!现在呢!?”
“呃……”
“不管,这次你必须让APLUS给我个说法!呜呜呜……”
“别别别!”
哈莉吓得又过来哄她,“我是偷听,偷听到他聊网景的呀!谁知道他会被枪击……我不是也亏了钱吗?”
“那你怎么没陪我一起破产!?”
“……”
哈莉无言以对,默默听唐妮念叨着什么‘一百块钱成本,爆仓、破产、被全世界嘲笑’之类的,嘟嘴翻了个白眼。
“是你吗?APLUS。”
宋亚这边刚刚同意NEC对合并后新公司的增持约定,又接到了吉姆克拉克的电话,对方上来就没头没尾地质问,根本懒得关心关心刚苏醒的病人。
“我什么?吉姆。”宋亚装傻。
“前些天Infoseek等合作伙伴的股价大跌。”吉姆克拉克回答:“是你在抛售吗?说真话,别骗我,我知道你醒来后就签了老盖茨的律所。”
“我是卖了一点,但那是因为我需要现金,我想你也看过新闻报道了,我的账户上……”宋亚半真半假回答。
吉姆克拉克可不好忽悠,“不说这个了,我们的网景股票协议禁售期下月初结束,我需要你再补签一个,时间上会短一点。”
抛售Infoseek等股票那天没任何负面消息,网景好不容易把股价拉回了八字头,莫名其妙的也被联动带着跌回去了。
“我现在没精力管那些事,吉姆,我现在每天大部分时间仍然在昏睡中度过……”宋亚才不可能继续答应这条件。
“昏睡?你现在不正在忙着操纵3DFX公司股价?”
吉姆克拉克戳穿,“连VideoLogic的英国人都专程飞来米国见你……你跟我在梦中开董事会呢!?”
“我在努力,OK?吉姆,我直说了吧,解禁后,我那会出手一部分网景股票的,我现在到处都需要用钱。”
宋亚反过来打断他,“或者到时候你给我介绍个机构?如果不想看到网景股价当天也出现暴跌的话。”
“你自己选的哦?”吉姆克拉克威胁:“别忘了是谁带你赚了那么多钱。”
又来了又来了,“我够意思了,我坚持到现在不容易,唉!我身上有六个弹孔,脖子,后背,腿上,屁股里的弹头做了九个小时手术才被取出,脖子那枪差一点点就打断了大动脉,我昏迷了五个月吉姆……”
正诉着苦,吉姆克拉克已经挂掉了电话。
回到三國當主公 千秋風少
“那小子已完全醒来了。”
吉姆克拉克对身边的网景总裁巴克斯德感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