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b9w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劍骨-第四百零六章 風雷浩蕩,兩份大禮相伴-kbvax

劍骨
小說推薦劍骨
孔雀神形再现!
一尊巨大的神鸟,被五色神光所笼罩,凶威澎湃如海浪。
整座云中城宴会,都被孔雀道人的意志所覆盖。
恐怖的威压,弥漫整片会场。
孔雀暴怒的声音如雷鸣一般回荡!
“这枚玉囊,是谁交给你的?!”
被这道雷音贯穿魂海的当事人云壑,脑瓜子嗡嗡嗡的,一片轰鸣。
玉囊……玉囊出了问题?
他已经被孔雀妖威吓傻了,哆哆嗦嗦,神情惊恐,张嘴却说不出一个字来。
下一刻,他的身子被倏忽向前掠去。
孔雀已没了耐心,伸手将云壑拘来,五根手指按在这头豹子的天灵盖上。
搜魂大法!
云壑瞳孔束成一条长线,自己魂海里的记忆,被此等手法强行搜刮……在酒馆初遇“宁奕”,而后信任,再后完成交易,都掠入孔雀道人的脑海之中。
只不过。
超級仇恨戒指
嘯蒼茫 紫心辰
宁奕早就料到了会有“搜魂”一法。
他将自己的真实体型,面容,以及云壑与自己交谈的细节都以命字卷毁去。
即便孔雀搜魂,也找不到一丝一毫的蛛丝马迹。
更无法将云壑献礼,与自己,与虺蛇族联系在一起。
孔雀双目怒火大盛,他从云壑魂海之中所搜刮到的真正有用信息,就是一位额覆狮面的黑袍妖修形象。
这有什么用?
幕后主使者,已经猜到自己会这么做了……是那个姓宁的人族剑修小子么?他敢亲赴灞都城大宴?
孔雀神情阴沉,低声开口。
“我要封锁会场。”
他松开五指,云壑的尸体坠落在地,溅起一滩烟尘。
亲眼目睹献礼全部过程的古道。
先是愤怒,再是惊讶,到如今……更多的便是“幸灾乐祸”。
他虽然不知道那玉囊当中是何物,但能令养气功夫出众的孔雀气成这样,想必不是凡物。
古王爷眼含戏谑,瞥了一眼倒在血泊中的云豹,不知是该唾上一口,还是该拍掌叫好……他神情如常,甚至语气间有三分冷漠。
“孔雀道友这么做,怕是不妥吧?”
如今这百族来贺。
贺的是他古道古王爷。
贺的灞都城。
而不是他孔雀,更不是东妖域……凭什么在这里,他说封场就封场?
古王爷幽幽道:“今日本王大宴,乃是喜日。道友杀人折煞,便不合礼节,若是封锁会场,当我灞都城颜面何在?”
搬出礼仪规矩压人,他极擅长。
獵棋 上古七木
这番话说得顺心应手,古道身子后仰,微微翘起二郎腿,看着孔雀那张阴沉愤怒的面色,越看越是欣喜,笑道:“有什么账,宴后再算吧。”
一盆冷水洒下。
两人沉默僵持。
那巨大的孔雀神形,并没有随之消散。
大风掠过宴席百桌,孔雀道人的大袍随风飘摇,他缓缓掠视全场,一字一句,森然开口。
“本道怀疑,杀害东妖域白帝子的凶手,就在这场宴席之中!”
满座哗然。
一片大惊。
即便是席台上的几人,都不再平静。
姜麟蹙起眉头,杀死白帝子的“凶手”,不就是大隋的宁奕么?
“哗啦”一声!
玉囊破碎,妖力倾泻。
孔雀道人双眸赤红,字字泣血,“此乃殿下和郡主生前遗物,被人族剑修宁奕所杀之后……便再未显过人间。那个姓宁的人族剑修,来到灞都城了!”
姜麟心头咯噔一声。
宁奕……来灞都了?
整座妖宴会场,陷入沸乱之中,议论声,惶恐交谈,密密麻麻,嘈嘈切切。
古王爷神情也严肃起来,他收敛笑意,心头隐约有不好的预感浮现。
即便如此,他仍然没有让步。
古道面无表情道:“孔雀道友,我又怎知……你所言是真?谁能替阁下证明,这是寻仇心切,还是一场早有预计的阴谋?”
“不要忘了,此地乃是灞都。今日百族使团来贺,验过大镜,得入宴席,愿意在这里一同饮酒,献上贺礼,这……便是给本王面子!”
“你说拘就拘……”古王爷轻声道:“以后,本王的面子还往哪里搁?”
“古道……喊你一声古王爷,可不要真把自己当王爷了。”
孔雀道人冷笑道:“我孔雀行事,何须向你解释?”
唰的一声。
孔雀道人抬掌压下。
整片宴席,数百张寿桌,轰隆一声崩塌,狂风席卷,神光陡降。
他竟是直接就出手了!
孔雀出手,本意只是罩住会场,不让外人挪移离开。
然而下一刹,竟然还有一人,也出手了!
古道!
巍巍而坐的稚童,翘着二郎腿,瞬间正襟危坐,对准孔雀,翻掌祭出一枚古印,刹那间天地风雪大作,原先被强威笼住,随时可能崩塌的木桌古椅,被一股柔和之力托住。
整座会场的妖力封禁,就此解开——
这还没完!
古王爷轻轻叩指。
“嗖”的一声!
风雪玺印迸发一道幽芒,与孔雀五彩神光对撞。
两人神情俱是一变。
孔雀闷哼一声,抬手握拳,将神光捏入掌心。
情難自禁
古王爷则是气势如虹,不见颓态,瞬间由坐为站,伴随他这么一站!
身后的灞都城一脉,诸位师兄弟,尽数按桌站起,磅礴气浪,险些将高台掀翻。
龙鸣,雀吟,大妖异象,在宴席之上纷纷显化——
三师兄和四师兄,这两人头顶,各自浮现一片游鱼,一黑一白,相交浑圆,是为阴阳!
五师兄背后浮现一截枯朽断木,散发荧光,有磅礴无尽之生机。
古道背后风雪大作,龙相隐现。
姜麟则是展露父皇留下的麒麟古皇异象,一双碧水金瞳陡然睁开。
“怎么,想要切磋切磋?”古道压下手掌,制止了埙妖君和白骨城主想要帮忙的意图。
这是他和孔雀的私事。
孔雀道人神情阴沉,他知道灞都一脉极其团结,而且极其护短,今日他若是执意要与古王爷对着来……并非不可,但闹到最后,一定是白帝陛下和灞都老人之间的意志对撞。
“古王爷,若是你执意放人。我会将此事禀告陛下。”
深深吸了一口气。
孔雀警告道:“陛下丧子之痛,东妖域会跟你好好清算。”
灞都城弟子,向来服软不服硬。
若是愿意低头,好言相告,说不定自己还真就顺手帮这个忙了……
但若是威胁。
就算搬出白帝的名头来,也不管用!
古王爷不屑一顾,冷笑道:“好大一顶帽子……本王真是害怕极了。”
“师兄……”
有一人轻轻拉扯古王爷衣袖。
古道略微回头,看到了姜麟皱眉沉思的面容。
他虽性格刚猛,但也不傻。
灞都不惧白帝,但绝不愿意替人背黑锅。
“我有一言,想问一问孔雀妖君。”姜麟缓步上前,他先前便已经觉察到了不对劲。
黑槿在查看“风雷宝珠”之后,便借故离开了宴席。
以那丫头的性格。
她分不清宴席的有趣和无趣……对她而言,待在灞都城的哪一天都是十二时辰,无论有没有这场宴席,她的生活都不会有什么波澜,起伏。
姜麟对黑槿的了解,让他看出了最后黑槿离席之时的眼神。
饕餮的双眼里……闪烁着“希望”和“期待”的光芒。
小师妹,一定是发现什么了。
“姜麟殿下,但问无妨。”孔雀深吸一口气,神情不悦。
灞都城,都是一帮疯子!
非但自己不讲道理,还不听别人讲道理。
唯独好一些的,就是这麒麟古皇子姜麟了。
“妖君刚刚搜魂,可有‘宁奕’线索?”姜麟柔声道:“即便我师兄答应你,愿意封锁会场,这数千大妖一一查起,总该有个头绪吧?”
孔雀神情并不好看。
他沉声道:“我在搜魂之中,只找到了‘这个’。”
孔雀抬袖,先是自袖袍中溢出一缕气机,将台上的空间封锁,让台下宴席的使团诸妖,根本不清楚台上发生了什么。
接着,他展示了“云壑”的记忆。
“狮面……黑袍……妖修……”
仅仅一眼,姜麟便看出了那段影像中熟悉的身影。
他心头咯噔一声。
自己的预感……应验了!
宁奕!
之前在金叶茶室遇见的古怪男人,就是宁奕!
且不论宁奕如何瞒过自己和一众师兄门的探查,逃过一劫。
只论今日!
在看到影像的那一刻,时间似乎开始变得“缓慢”,姜麟望向席台,他目光从数千头大妖的宴会上掠过……望向了云中城外的方向。
思绪却是如箭矢一般,射向那个命中注定的终点——
献出白帝子遗物的宁奕,不可能在这里。
他已经离开了。
可是,他来灞都,为了什么?
献礼……只献一份礼?
不。
不不不……不止是一份献礼。应该还有一份。
姜麟的目光,投向了东南角,古师兄的雪龙大殿藏宝阁。
那枚黑槿看过之后,便借故离开的“风雷宝珠”。
就在姜麟思绪穿通的那一刻。
一道通天的,炽烈的光柱,从灞都城云中城东南角直射而出。
风雷浩荡,射穿宝殿。
云霄破碎,屋瓦寂灭。
絕世最強劍尊 沐爺
古王爷怔怔看着光柱方向。
移獵蠻荒
紧接着。
遥隔数里的“砰”的一声,璀璨的爆炸声音远远传来,掀动风雪与雷霆,将漫天云屑撕碎,扑面贯在古王爷的面颊之上。
古王爷这才意识到,发生爆炸的地方,不是他处。
是雪龙大殿!
那里,是自己最珍贵的藏宝阁!